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Yolanthe vM NDE

描述一下经历:

我的名字是Yolanthe v M,我的灵魂给我传递了很多的东西。在1988年时,我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因为落马后被马踩在头上),我感到自己在光芒中上升。我知道我离开了自己的大脑,而我的身体就躺在那里,没有感知,也没有疼痛感。我现在明白,对每个人而言,只有灵魂是永生不死的。我学会了如何用灵魂去帮助别人,并且学会用能量控制自己的灵魂,使其不被其他人控制。我现在是一个自由的思考者,而不再是宗教生活下的木偶。这就是我选择的道路,盲目的信仰神就和在地狱中没什么不同,从那时起我开始被幻觉困扰,幻觉来自某些想控制我的人。作为一个自由的思想者,我热爱生命,吸纳生命中所有的美好,爱每一个人他/她真实的样子。如果我还被框在宗教信仰里,我就不能接纳所有的生命形式,包括在另外维度的生命形式,宗教信仰总是有太多的条条框框。生命的进程不断前行,我知道我的父亲,他现在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会是我的外孙。这是他作为一个自由思考者所做的选择。而我曾经是我的曾祖母,我选择了和我的女儿,我的祖母重新生活在一起。我现在是,并且会一直是一个自由自考者,以上所写是一个简要的介绍。

我跟随一道光束上升,某人使我停下,并问我“你信仰上帝吗?”,我回答说“是的”,然后就被迫离开了那束光。接着我穿过一道蓝色背景下的拱门,在那里我看见我的祖母,她也看见了我,并为此感到烦恼,她告诉我父(灵魂之父)会照顾好我的,我看见父和我的哥哥Diederic在一条船上,我哥哥在他6岁那年死去了,当时我只有1岁。我在这个地方待了很长时间,不过一直没有上船。

父问我是想继续留在这里,还是想回去。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发现我躺在我女儿的床上,是我10岁的女儿。我拥抱她亲吻她,告诉她我爱她,见到她我很开心。但她看不到也感觉不到我,她一直在哭喊着妈妈不要死之类的话。我14岁的儿子也在那里哭喊。

我不仅仅是心烦意乱了,父也看到了这些,所以我决定回去。当时我看见我的孩子们沐浴在光芒下,而我丈夫则在黑暗中。在我回去的路上,我看见Richard C了,他告诉我他会给我演奏他的曲子,以便使我尽快恢复健康。

我醒来了,却失去了记忆,父称我母亲为Carla,我哥哥的女友Francis为Peggy。我知道我的儿子是Daniel但不记得女儿是谁。我想父一定是一个优秀的建筑师,因为我开始自动的画画了,虽然我并没有受过这种培训。

重新适应做我自己花了很长的时间,父在这段时间离开了,虽然有时他还会在我身边,并且在我需要他的时候支持着我。我祖母是一位优秀的艺术家,为诸如《士师记》里面的名人做画像,她画出了他们的面孔,但在她手下的那些人物性格啊,不难想象肯定还有更难看的手。

我的艺术不在于人们的外表看起来是什么样子,而在于人们的内在看上去是什么样子,很多人一点都不喜欢他们内在的样子。我知道还有其他一些艺术家也在做相同的事,因此他们需要帮助那些因为过去的经历受到伤害的人。这样艺术家们可以有一个更清晰的心灵,这也体现了艺术家有多么积极的价值。

我的写作内容都是心灵传输给我的,当一个人处于诗意的状态时,诗就会自动涌现出来。

背景:

性别: 女性

濒死体验发生日期: January 1988

经历发生的时候,是否有威胁生命的事件发生? 有 遇到意外 我从马上坠下,马踩在我头上,造成脑损伤。我临床死亡了8天,我的孩子们都知道我生还的几率很小了。

濒死体验元素:

你如何评价经历的内容? 积极的

有没有任何药品或药物有可能会影响你的体验 ? 有 有的,使用了Tegratol和Dilantin(两种治疗药物),让我在社会上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是否有任何药物或药品会影响到你的经历?你的经历是否像做梦一样? 不是

经历包含: 灵魂出窍

你是否感觉到知觉或意识从身体脱离开? 有 非常妙的感觉 我是一个自由的个体,在光束中上升,我既没看见,也没有想去看我的身体。

在经历的过程当中,何时到达了知觉和警觉度的最高程度? 非常高,十分的清晰,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时间是否感到加快或减慢? 一切事情好像同时发生,或者时间像是停止了,失去了意义 我的灵魂可以在巴黎待上一整天,而现实中我只在公交车上待了30分钟。我的灵魂不再受时间限制了,其实你的也可以。 我那时看见人们是健康强壮的,没有遭受疼痛的回忆,我甚至连那次事故都不记得了。

请将你在经历中的听觉与经历发生之前平时的听觉能力相比较。 我能听到一些模糊的音乐,我接收父传递的信息时,没有听到噪音。当我的灵魂来到孩子们身边时,我可以听见他们的哭泣,这使我感到很烦恼。在我的灵魂回到自己身体的路上,我听到Richard C告诉我他要演奏他的音乐以便让我更快的恢复健康。

你是否像是知道了在别处发生的事情,就像有超自然能力一样? 我已经去世的哥哥在那年重新转世成了我的侄子。 我看见我的两个孩子和我的丈夫,影像清晰地就像在看照片。我的孩子沐浴在光芒中,而我丈夫则在暗处。我问父我应该信仰什么宗教,他因为我的这个问题而烦恼,他回答说,最接近真理的宗教是佛教。但我知道涉及到诸如能量中心(Chakras)这样的概念的佛教也不是真理,只不过是最接近的。

经历包含: 看到死去的人

你是否遇到或感知到有任何去世(或活着)的人的存在? 有 感知到祖母,父亲和哥哥,在我遇见Richard C的路上

经历包含: 超自然的光

你是否看到不同于尘世的光亮? 有 我在一束光芒中上升然后停下,有人问我是否信仰神。我说是之后,就被迫离开光,穿过一道拱门,我看见我祖母在那里。后续的内容请见问题4。

你是否进入到另外一个非尘世的世界? 显然是神秘或非尘世的领域

经历包含: 强烈的感情色调

经历包含: 学到特殊的知识

你是否突然之间好像明白了一切? 关于宇宙的一切事情 我创造了自己的生命,自己的未来,为自己选择了最适合的道路。我的灵魂可以回答所有问题,就好像我自己真的明白一样。 我在我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思考,把头脑中的信息和灵魂中的信息交换传递着。所有的问题,无论是现在的还是以前的,都会有一个答案。有些问题需要我对一些更基础的问题有了解答,比如我需要先知道1 + 1 = 2,才能知道12*12 = 144。当一些诸如“你为什么要经历这些”的问题浮现在脑海中时,我的回答是:因为你的内心深处想要经历这些,你会从你的经历中学到很多。

经历包含: 人生回溯(想起以前在自己人生中发生过的事)

你将来的生活场景是否出现? 世界的将来 我所写下的内容,不仅仅是我看见的,也是我的心灵传递给我的。我的心灵中有许多文件储存着这些信息,在一个我认为是逝去的时代的地方存放着。

经历包含: 看到边界

你是否到达一个边界,或建筑物的临界点? 有 我认为那个围墙或者边界存在于一种超能力或者超存在之中,光照耀你就意味着你不能再向任何人寻求帮助。宗教充满了矛盾,无论是在个人心中,还是在现实中,都会导致争斗。

你是否到达一个无法回转的边界或地点? 我碰到了一个不允许我穿过的屏障;或是非自愿地被送回尘 我选择了回来,因为我的孩子们需要我,我也会因为不能再与他们联系而感到伤心

神,精神和宗教:

在经历之前你的宗教信仰是什么? 不确定 长老会

你现在的宗教信仰是什么? 自由主义者。我可以接纳并关爱每一个人原本的样子。我不会向任何人敬拜或祷告,以请求帮助,因为我发现我可以帮助自己和别人。

是否因为你的经历,你的人生价值和信仰产生了变化? 有 之前有一些人试图用宗教将我限制在他们的规定里,但我现在是一个自由思考者,并会保持这个状态。

关于不同于宗教的尘世的生活:



在你经历之后,生活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无论在何种情况下,我都明白我之所以要经历这些都是有原因的,而且是好的原因。 我帮助别人越多,就越快乐

你与他人的关系是否因为你的经历而发生特别的变化? 我热爱每个人原本的样子,至于日常生活?每天帮助一个人,爱上自己从中的收获。至于我的职业?我在医院里作为志愿者帮助别人,我喜欢这份工作。 我按照每个人本来的面貌对待他们,并且会关注他们积极向上的方面。我不是一个挑剔苛责的人,对于其他苛责的人,我会帮助他们,他们也逐渐的不那么苛责了。还有一些喜欢批评苛责的人,他们会被别人批评。

濒死体验之后: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工作和学习方面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工作或者学习。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更加敏感,有治愈或者灵媒的能力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对家庭,朋友或社会的感情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对死亡的态度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生活的目的性

你的经历是否很难用语言来表述? 有 我的家庭不能认同我有这方面的体验,现在也不能,但我会心平气和的与他们沟通。妈妈依然认为基督教联合会的观念是正确的,但我知道那不是。我知道真正的事实,而且我很喜欢这个事实,我的心灵和情感都很愿意拥抱它。

经历之后,你是否具有了在经历之前所没有的任何超自然,非同寻常的,或其他特别的技能? 有 我有过,它曾出现在我的意识里,但我当时并不知道它的存在。其实每个人都曾有过超自然体验或技能,每个人也都曾下意识的使用了它。 我学着用这些曾被我忽视了的能力,有很多种这样的能力。灵通者也只是让你内心深处的想法浮现在你的头脑中而已,然后你就会发现这些想法都是很重要的。至于超自然现象,我不觉得有任何现象是超自然的,这种观点这很正常。艺术家在某种程度上就像是疯子,他们能看见每个人内在的真实样子,并按照内在的样子做他们的肖像画,就和我看到的一样,非常准确,艺术家也以此谋生。

你的经历中是否有一些或多个部分,对你来说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最好的地方在于我明白了生命是永远延续的,就像我已经去世的祖母,父亲和哥哥,他们轮回转世后依然生活着,活的很好。最不好的地方在于我死去以后不能再和我的孩子们说话了。 最好的地方在于我明白了生命是永远延续的,最不好的地方在于我死去以后不能再和我的孩子们说话了。

你是否曾经与其他人分享过这个经历? 有 他们很喜欢我的经历,尤其是那些曾在中风后经历了濒死体验的人,他们觉得自己的经历不再是个例了。 尤其是中风的患者,他们因此也愿意谈论他们的经历,那些曾被他们深深埋在心底的经历。上了年纪的老人不再害怕死亡,很期待和他们已经去世的亲友再次相聚。他们知道他们会再次轮回转世,诞生在他们选定的地方。他们也知道在下一世中的合适的时刻,他们也会有自己的子女,他们已经完全能控制自己的生活了。

在你生命的其他时间里,是否曾经有任何事情重现经历中的某些部分? 有 Tegretol 和Dilantin(两种治疗药物)会让人陷入疼痛和神志不清的状态,很高兴我并没有用它们。我希望医生在给有过濒死体验经历的患者开药时能思量再三,因为药物可能会伤害他们。

对你的经历是否有其他需要增加的情况说明? 更多的关注我头脑里的想法,那是我灵魂的住所。 它(我的这段经历)发生在我生活比较困惑混乱的时期,我想它是为了帮我理清头绪。

是否有其他的问题可以询问,来帮助更好的交流沟通你的经历? 只需要让人们说出他们真实的想法,而不要用问题把他们限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