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VV NDE

描述一下经历:

我的经历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不过看到了这么多和我相似的经历,我觉得我有朝一日也会把我的故事写出来。简单说来,这些经历发生在我17岁到50岁之间,没怎么受到各类宗教书籍,文章和网站内容的影响。还有一个我觉得很棒的事实是,我发现我的经历并不是孤例。

在我17岁时,我第一次意识到有这个世界之外的物质存在。那时我正在分娩中(我知道年龄有点小),子痫病发作了,我的呼吸停止了。后来不知怎么的,我又清醒过来了,感觉特别渴,护士给了我水喝,我觉得喝水的感觉就好像在喝入自己的生命。我对护士说,我现在不怕死了。她问我为什么,我说我已经去过另一个世界了。我想解释清楚但是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我记得我那时在一个昏暗的类似于等候室的房间里,还有许多人也在那里,他们朝我走过来。有一些人我觉得像是我的家人,但我却不认识他们,不过我知道他们认识我。

我仍然清楚的记得那种被爱意、温暖、恳切和关怀环绕着的美妙感觉,那种美妙的无限完整感让我很想继续和他们待在一起。我们之间不需要语言交流,通过心灵感应就能理解彼此。他们告诉我的最主要的事就是我必须回去,我请求他们让我留下,我已经不想失去这种被爱意和温暖笼罩的感觉,但他们坚持让我走:“你必须离开这里,你还有事情要做” 。然后我就发现我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那些疼痛和不适也随之而来,那一年是1969年。

在那之后,我又经历了许多次神奇的精神体验。在还年轻时,我和我丈夫以及朋友们经常一起参加聚会,有一次聚会是在我家举办,有人带了个蛋糕,但并不是我们经常吃的那种。(吃下蛋糕后)感觉有什么东西好像控制了我,我足足大笑了一分钟,然后我发现有一个穿着斗篷和兜帽的男人正在和我说话,他长有灰色的胡须。我记得他一直在问我问题,不过他对我的态度还不错。然后我发现面前出现了一幅画,那好像是一种魔画一般。我仔细看了看它,觉得它好像是像织锦一样的那种纹理材料,我甚至可以看见经纬线。但我知道这幅魔画展示的就是我的一生,我明白它就是我。那位长胡子的先生让我再靠近一点看,当我近到可以看清每种颜色的针脚时,我看见了里面出现自己的生活影像。

我看见了自己过去的生活影像,也看到了自己的行为给他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我发现有好多次,我都是那么的自私,贪婪,不友善,斤斤计较和粗心大意,我真的为自己感到脸红羞耻,为自己给他人带来的伤害感到深深的歉疚。那位友善的先生却把我带出了这种情绪,对我说:“嗨,那也不完全是坏事” 。他让我看了魔画的另一个部分,那些过去的事件就像电影一样被播放出来。我渐渐的发现一切都还算好,我也有很友善的时刻,也会关怀他人,乐于助人,还有幽默感。这些美妙的情景让我觉得我做的其实也没那么糟糕。他又领我看魔画的剩余部分,有很多地方的织线都是松垮而不整齐的。我跟他指出这些问题,他说: “那是因为这幅画还没有完成。”

当我清醒过来时,我以为已经过了好几天,但其实只过了几分钟,这段经历发生在我18岁时,现在我逐渐明白了生命魔画的意义。我还有一些其他的精神经历,(在那些经历里)一开始我就在和基督耶稣或者什么人对话,我能明确的感受到他们的存在。但在这些经历发生时,我常常跟自己我只是梦到了这一切,或那只是一些栩栩如生的想象,是些疯疯癫癫的事。有时我自己都不能确定那些事是否真的发生过了,但在我的生活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会习惯性的大声对基督耶稣诉说。我渐渐发现我的祷告真的有用,于是我会仔细的选择想祷告的内容。我知道我的祷告会被应答,虽然不一定是通过我期待的那种方式。我开始觉得生活中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有的时候真的很难弄明白。

我找到了一本名叫《物理之道》的书,在我翻阅它的时,我发现作者用一个概念 “湿婆(Shiva)之舞”,来描述某种奇妙的精神体验,我决定买下了这本书仔细看。当我在书中读到那些我曾经亲身体验过的经历时,我真的感觉很高兴,心里也觉得很踏实。湿婆之舞就是一种对生命的理解,在生命的体验中,我们并没有什么丢失掉,或者浪费掉。我感到生命的能量充斥在各处,它们彼此转化并向四周扩散,集中到新生的事物上。生命的能量是有创造力的、生机勃勃的、充盈在宇宙间的,它启动了新的生命,一切都在前进,没有什么是无用的。

我仍然记得当我经历这些精神体验时的感受:我们所有人都是很重要的,我们都是一个伟大实在的一部分,我们的生命的确是有使命的。在我三十多岁的时候,我经历了最后一次的精神体验。也许这次体验不算是最有教导意义的,但我感觉它是最壮丽辉煌的。我其实并不是很开心,我感到我把事情都搞砸了,我好像做了很多错事,我就是不能摆脱这个沮丧的想法:“你有工作必须要去做。”要是我早知道我有那么多事情要做,我可能就坚持留在那个世界而不回来了。

我好像并没有完全做那些精神体想要我做的事,不过在最后一次获得精神体的启示之后,我发现有时我自己在讲着什么,而听者却是张大了嘴很惊讶的样子。我会想,我说的这些话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反正我对自己总是不太满意,有点感到绝望。于是我做了件不太常做的事,我去了我们村镇的教堂。那天是星期五,我去的时候觉得心情很沮丧低落。我看见教堂里点着蜡烛,里面有一些穿长袍的人,还有一队人群,他们正排着队走向牧师。牧师给每个人一小杯酒,和一片看上去像米饼干之类的食物。我也排在队列里移动着,我一直在哭,并接受了牧师祝福和食物给予。

我那时意识到我不应该过来,因为这个教堂不能给我真正的安慰。还有耶稣,他真的爱我吗?我不能确定。在一个复活节的周一早上,我起床后就直愣愣的坐在床上,我丈夫问我怎么了,我向他喊道:“耶稣,我刚看见了耶稣!”他说:“那只是个梦,要不你再睡一会吧。”但我不相信那只是一个梦。我看见的是一团非常明亮的光芒,它占据了我的整个视野,虽然非常耀眼,但不会弄伤我的眼睛。我很害怕,我在那团光中看见一个人形,他立在光芒当中,穿着白色的长袍(我后来在圣经上读到类似的服饰描述,不过那就是我当时所看到的),留着很长的头发。我还记得他腰部围绕了一条绶带,绶带末端有一个流苏。

但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脚,我觉得那是石头或者大理石做的,穿着非常华美的便鞋。我仍记得我当时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在他面前就好像是一粒灰尘或者沙子,小到仅能看着他的脚!然后他对我说话了,我现在实在想不起来他对我说了什么,我只是记得他发出的声音,就好像是地震一样,是那种低沉的隆隆声。正如之前谈到过的,我们之间不是通过语言来交流。他看上去好像对我不太满意,但他默认了我的存在,并且让我明白,他知道我是谁。但我实在是太诚惶诚恐,于是我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就这样,不管是那到底是梦还是现实,反正我真的和耶稣有过交流了。

背景:

性别: 女性

濒死体验发生日期: 1969

经历发生的时候,是否有威胁生命的事件发生? 有 分娩中 分娩导致的毒血症,水肿,呼吸停止,医生用产钳帮我生下女儿

濒死体验元素:

你如何评价经历的内容? 多种因素混合

有没有任何药品或药物有可能会影响你的体验 ? 不確定 不确定,医院的用药?

是否有任何药物或药品会影响到你的经历?你的经历是否像做梦一样? 是的

你是否感觉到知觉或意识从身体脱离开? 在经历的过程当中,何时到达了知觉和警觉度的最高程度? f我的意识完全清醒

时间是否感到加快或减慢? 没有

请将你在经历中的听觉与经历发生之前平时的听觉能力相比较。 没有 我想不起来,没法作比较,但我知道交流好像不需要动嘴唇

你是否进入或通过了一个通道? 有 我进入过一个房间,房间里还有其他人,房间是雾灰色的。那时我是想继续前进的,但他们不让。

经历包含: 看到死去的人

你是否遇到或感知到有任何去世(或活着)的人的存在? 有 他们看上去就像普通人,不过他们用心灵感应的方式交流。

经历包含: 超自然的光

你是否看到不同于尘世的光亮? 没有

你是否进入到另外一个非尘世的世界? 显然是神秘或非尘世的领域

经历包含: 强烈的感情色调

经历过程当中你的情感是什么样的? 每一种感情你都可以描述

经历包含: 人生回溯(想起以前在自己人生中发生过的事)

你将来的生活场景是否出现? 世界的将来 我有时会有那么一瞬的感觉,就是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我觉得这可能和别人也有的直觉也没什么区别,我也做过少量那种在未来真实发生了的梦。

经历包含: 看到边界

你是否到达一个边界,或建筑物的临界点? 有 当我在那个房间里时,我不被允许往深入的地方走,他们说我必须回去。

你是否到达一个无法回转的边界或地点? 我碰到了一个不允许我穿过的屏障;或是非自愿地被送回尘世 (必须要回去这件事让)我感到很失望,那种充满爱意的、温暖的、关怀的美好感觉把我完全笼罩了。

神,精神和宗教:

在经历之前你的宗教信仰是什么? 不确定

你现在的宗教信仰是什么? 自由主义

是否因为你的经历,你的人生价值和信仰产生了变化? 有 最开始我试图忽略它,那时我才17岁,我还有好多事情想做。我试着把这个经历当做一次栩栩如生的梦,但很多年过去后,我发现对这段经历的印象却越来越深刻了。于是我读找了一些书来读,也和别人交流过,我发现我不是唯一有这种经历的人。

经历包含: 看到非尘世的生物

关于不同于宗教的尘世的生活:

在你经历之后,生活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那些经历对我的影响)一直都在,尤其是当我试图忽视它时。

你与他人的关系是否因为你的经历而发生特别的变化? 是的,有深刻的影响。但那种影响很难在具体的生活中体现出来,那是种贯彻心灵的影响。我明白了我们都是某种更伟大存在的一部分,我们每个人做的事其实都是互相关联的,并且对于我们心里在乎的事,一定要坚定的去维护。

濒死体验之后: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对家庭,朋友或社会的感情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对死亡的态度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生活的目的性

你的经历是否很难用语言来表述? 有 现实生活完全没有类似的经历,我的表述不得不受到语言的限制,用语言我难以给它一个精确的描述。

经历之后,你是否具有了在经历之前所没有的任何超自然,非同寻常的,或其他特别的技能? 有 已经在上文中描述过了。

你的经历中是否有一些或多个部分,对你来说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所有的部分

你是否曾经与其他人分享过这个经历? 有 对于我的经历,牧师并没有给我很多反馈,他只是记录了,并且祝福了我。我也告诉了我的孩子,最小的孩子现在也已经24岁了。他们开始认为我只是有点异想天开,不过他们现在也明白了它的意义,因为我最近又跟他们仔细谈了一下。多么希望世上的所有人都能明白自己的责任啊!目前为止,听我谈过我的经历的那些人,他们的反应不是沉默就是若有所思。还有一些人可能也听过类似的事,他们会提出一些明显漏洞百出的理由,试图说明那些只不过是脑中的幻觉。

在你生命的其他时间里,是否曾经有任何事情重现经历中的某些部分? 在NDE经历中最开始出现的一些片段,确实在我生活中发生了,我已经描述过这些事。祷告,也许还有那个蛋糕中的某种物质,可能也可以带来一些更加强烈的精神体验。

对你的经历是否有其他需要增加的情况说明? 当在那次祷告后的经历中,我见到耶稣的影像时,那好像是一种原子能光线,但我现在觉得这个描述也不是很贴切。 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一次NDE体验。

是否有其他的问题可以询问,来帮助更好的交流沟通你的经历? 相比于问题而言,更重要的是人们在对我的这些回答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