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Vern D 濒死经历NDE

描述一下经历:

1974年我在赛普斯“皇家”通讯社服务,参与国家安全局的业务。1974年11月28号那晚(和其它的人一起)在当地酒吧喝了些酒。整晚一直起身去小解。其中一次去厕所时,撞上散在地上带锁的小柜倒栽葱地。不幸的,我撞上坚硬的钢铁小柜。当我跌倒时,头重撞到小柜尖角部分。那时感到几秒巨裂疼痛,然后就起身站起来。起来后并不觉得痛,摸摸头也不感觉痛。没疼痛的(走路很正常)走到小桌前面对着类似兵营窗户。虽然还是很黑,我仍能看见屋内其它人。觉得自已受伤不轻,应该请人帮我一下。在屋内走走,看见一些躺在床上睡觉的人,可是我知道,不能把他们吵醒。於是我坐在桌前,试着完成几乎太不记得小时后玩的拼图:“用多少火柴做数字23”。我一面玩着拼图,一面等人来救我去看医生时。当我朝窗户外看时,光出现了(我知道这好像蛮愚蠢)它很黄或是太多金色,我的能见度很低(可能是因为,一早的晨雾关系),过了一会儿(我不知道是多久),我想应该有人发现我了吧?而我却坐在这里,他们可能会看不到我(这想法很奇怪)。所以我走回到床前(在小柜后面的双人床下面床边)看着睡在床上的人,这是我最后记得的,醒来后已经是12月3号。我的经历是那么的真实,在醒来后,没有理由不相信,它发生的事实。我把这经历,告诉其中一位护士,她接着说在五点以后,我才被发现躺在头撞在军用的小柜旁。我说在屋内走来走去,她说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人,能在我这种情形下可以动的。被发现时,由於体温过低而死了两次:一次发生是在救护车上,另一次是在手术台时。

背景:

性别: 男性

濒死体验发生日期: 1974年11月28号

经历发生的时候,是否有威胁生命的事件发生? 严重头部受伤。

濒死体验元素:

你如何评价经历的内容? 很复杂。

有没有任何药品或药物有可能会影响你的体验? 有,(他说没有,但是实际上在陈述经验时,有提到那晚他有喝酒)。

是否有任何药物或药品会影响到你的经历?你的经历是否像做梦一样?没有,真实的让我相信它就是真的 ,在听到护士及医生们的说法:以当时我身体昏倒躺下的情形,是不可能移动,(我被迫改变对这事看法)。

经历包含: 灵魂出窍

你是否感觉到知觉或意识从身体脱离开?除了先前提到奇怪的感觉外,我相信自已还是在体内。

在经历的过程当中,何时到达了知觉和警觉度的最高程度? 完全清醒,可是没法醒来,也不能与人沟通。只祈望有人醒来发现我,并向人求救。不觉得身体不舒服,但知道需要有人来帮我。

时间是否感到加快或减慢?没有。

请将你在经历中的听觉与经历发生之前平时的听觉能力相比较。不记得听见任何声音。

你是否像是知道了在别处发生的事情,就像有超自然能力一样? 除了在和医护人员分享之后,他们奇怪的看我之外,我没有机会求证我的经历。我只是个普通需要紧急医护的病人,於是被送回英国。

你是否进入或通过了一个通道?没有。

你是否遇到或感知到有任何去世(或活着)的人的存在?没有,唯一看到的灵,是那些在屋内活生生的人。

你是否看到不同于尘世的光亮?有,那黎明般的光,看起来很奇怪。

你是否进入到另外一个非尘世的世界?没有。

经历过程当中你的情感是什么样的?生气的是,在那屋内的人都没醒来。感觉自已在等待某些事发生。

你是否突然之间好像明白了一切?没有。

你将来的生活场景是否出现?没有。

你是否到达一个边界,或建筑物的临界点?有,有一个无形的边界。觉得若是我马上进去的话,会因为离开我应在的地方被发现,我就会惹上麻烦。

你是否到达一个无法回转的边界或地点?我碰到了一个不允许我穿过的屏障;或是非自愿地被送回尘世我明白自已必须回到曾受伤的地方。我对要前去探险有点惧怕,於是决定回来。不记得有看见自已(指具有人形)。

神,精神和宗教:

在经历之前你的宗教信仰是什么?不确定,普世聖公教派(英国国教派)。

你现在的宗教信仰是什么?普通信徒,普世聖公教派,罗马天主教的家庭(妻子和小孩)。

是否因为你的经历,你的人生价值和信仰产生了变化?有,相信有些人在去世后,并不知道他们已经死了。

关于不同于宗教的尘世的生活: 在你经历之后,生活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有行动困难的问题。

你与他人的关系是否因为你的经历而发生特别的变化? 没有变化。

濒死体验之后: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工作或者学习。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对家庭,朋友或社会的感情

你的经历是否很难用语言来表述?没有。

经历之后,你是否具有了在经历之前所没有的任何超自然,非同寻常的,或其他特别的技能?没有。

你的经历中是否有一些或多个部分,对你来说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最棒的是回来尘世,而槽糕的是,身上的疼痛(在五天醒来后的感受)。

你是否曾经与其他人分享过这个经历?有,我妻子不想知道我的濒死。我也不觉得应该,在平常会议后拿出来谈论。

在你生命的其他时间里,是否曾经有任何事情重现经历中的某些部分?没有。

对你的经历是否有其他需要增加的情况说明?如果我可选择的话,我希望能避免这一切的发生。

是否有其他的问题可以询问,来帮助更好的交流沟通你的经历?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