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Val的濒死经厉 NDE

经厉:

记得醒来时,有俩个护士在绕在我身旁,和我说话,要把我叫醒。 当我张开眼睛时,看到她们正在看着我,其中一位轻轻拍我的肩膀,然后她检视我喉咙上的蹦带,就对另一位说:她在流血,快叫医生来。

当时我感到和身躯分离,耳边听到一忙乱阵吵杂声,我向左转头,看见门口有一道光射进来。那光比太阳还强,而且越来越强烈,接下来,我听到有人说:她不行了,记得有四位护士和医生围在我身旁。於是又往左转,看到门口的光已经充满整个病房,我看到一位又高且安详的灵站在光中,好像是耶稣,祂带着平安充和喜乐,充满我整个人。 感到我的灵从体内出来,飘向那在光中等我的灵。可是我只能向前移2-3尺,就不能再前进,好像有人抓住我的左臂。向下看到医生正在为我做急救,我妈坐在病床边,两手抓着我的左臂,叫我不要走。我有些犹豫,是要继续前行到光中?还是回去身体内?

接着我记得,我醒来在病房内,父母坐在我的床旁边。觉得有某种不寻常的事发生,我也很驚奇自已还在身体内。很难跟他们谈我的经验,因为止痛药的关系,我的灵魂一直在进出肉体的状态。两天后,当麻醉渐渐消失,我回想起,在恢复室所发生的事,为了没进入那光中,感到不明白和难过。后来我妈告诉我说:她当时并不在恢复室,而是坐在病房外面的走廊等候,当她看到手术医生和护士,急忙的跑进恢复室是,她知道我有危险,於是用意识,她就在我旁边来帮助我。她否认我已经死了,只认为我病的非常严重,几乎快要失去我。

在手术后的第二天,隔壁床位的女士,因为心脏停止过世,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人去世,她的灵魂从身体內离开,这令我很生气,因为我也曾经在这种状态过,但是没有让我“回家”。

因为我跟护士讲,关於隔壁病人过世,让我无发睡觉很不高兴,於是医生就来和我谈谈。他说:有关於我的经厉,那是很正常的,他又说:是的,妳的心脏停了几分钟,而我们很幸运。能把妳救回来。关於我看到隣床病人死亡,他说很抱歉,让我见到这种事发生,要把我转到另一间病房。我说:没事的,我知道那位女士在“家“继续她的生命了。他拍拍我的头说,那只是我的幻觉,就叫护士给我一些镇静剂,让我睡觉。

从那以后,我不再和任何人谈我的经验,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但我明白我所见,感受的一切是真的发生过。我们在今世所经厉的,只是生命中的一小部分,而死后的生命是存在的。

背景资料:

性别: 女性

濒死经历发生日期: 1974年九月六号

在这次经历发生时,有威胁生命的事件发生吗? 有的,在手术后恢复室,我的扁条腺出事了,喉咙开刀口裂开,流血不止。失血和体内大量的甲状腺素,造成心脏停止,需要马上施行急救。后来他们告诉我说:我几乎已经死了,因为心脏停了好几分钟。由於我年轻,加上身体健康,我很快就被救回来了。

濒死体验的元素:

你认为你的经验的内容: 复杂

有没有什么药物或药物,这可能会影响可以体验?不確定。 我才由扁条腺割除手术中醒来,麻醉还没有完全退。

这个经历堪比以任何方式与梦想?没有. 有关事后想起来的记忆,感到在我麻醉时,是有些事情发生的。因为被(灵界)送回来,我就差一步,就能窥看及见证在我眼前的另一个世界。

经验包括:灵魂出窍

在你的知觉/意识从你的肉体分离出来的时候,你看到或听到在现实中发生的事么?有的。当我浮在我的肉体之上时,有看见自已的灵魂,有手,脚和身体四肢。它们是透明而且充满了光。

在体验濒死经历期间你是否有着最佳的意识和警觉性? 尽管他们给我麻醉和其它的药物,而引起神智不清醒,我的味觉,品尝力,和听力却很灵敏。同时也觉得和我的肉身没关系了,好像我不再属於那躯体 的感觉。

你有否感觉到时间加速或者减速了? 没有

请你必须马上之前的经验,当时的经验,你每天的听证会上比较您的听力? 有听到不寻常的声音吗? 那声音很大而且速度很快,有点像站在瀑布旁边,同时也听到其它的声音,像在唱歌般。可是我却无发形容那种美的境界。

你是否像是知道了在别处发生的事情,就像有超自然能力一样? 在他们还没告诉我心脏停止的事之前,我跟医生和护士们讲,在我情况不稳定时,我有看到,他们为我做人工呼吸急救,以及护士挤生理食盐水到我的体内,我还告诉他们,当时他们看起来很驚慌和紧急。

你有进入或经过一条隧道或围墙吗? 没有

你有没有遇到或发现任何已故(或活着)众生?有的,有一位像耶稣的灵站在门口,有光围绕着祂。我们没有直接的沟通,只是感觉到,很深的爱和平安,以及欢迎我。我很想进入那光中,但是我妈一直要我回来,让我无法完成,我在那光中的经厉。

经验包括 超自然的光

你有看到超自然的光吗? 有的,那是无法想像的白光,有白色,银色,和多种颜色都混在一起,像彩虹

般。

你是否觉得像进入了一个非尘世的世界? 显然是神秘或非尘世的领域

经验包括:强烈的感情色调

在经历期间,你情感是怎样呢? 复杂的,当我飘往那像耶稣站在门口前等我的光,我感到喜悦,爱及和平。而我发现因为妈抓住我的手时,使我不能前进时,我很难做决定,不想离开妈和家人,但是我更想进入在那等我的光中。

你过去的生活片段有否回到脑海中? 虽然我从小就有预知的经验。不可否认,这次的经厉证明,我们是谁,做什么的,在这个现实世界中,是微不足道的。我们所詮释的真实,在这每天面对的尘世间,它只是个肤浅的境界。我们的意识在肉体死去后,任继续存在的。

未来的片段有否浮现在你的脑海中? 没有。不是经常发生,从小我就有能预知梦,灵界来拜访,这些现象在经过濒死后,更频繁强烈。

你是否到达了一个边界或是有形宇宙的尽头? 有的,如以上所述,我感到我妈抓着我,要我回去,这使我无法前进,到像耶稣般在等我的光门口。

你有否到达了一个边界或是没有回头路的地方? 我碰到了一个不允许我穿过的屏障;或是非自愿地被送回尘世。 不確定我是否在清醒时,决定要会回来,还是要进入那光中。就是在我妈和那光之间作的决定。

神,精神与宗教:

你有你的经验面前什么宗教如何 不确定

你现在有什么宗教? 无教派,相信万教歸一种信仰。

你有你的价值观和信仰后发生的作为经验的结果您体验什么变化? 有的,觉得和神更亲进。生命是一件很珍贵的礼物,人们不应该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对於生与死,我们人类还有很多要学习的。

经验包括: 看到非尘世的生物

关于我们的尘世生活的宗教之外的:

是在因为你的无损检测你的生活变化如下: 增加

你的人际关系有因为你这次的经历而改变吗? 我不再与人分享,是因为家人和朋友对我的经厉不感兴趣。他们好像被吓到。所以我就“闭嘴”不说。我仍然相信神,也常感觉到守护我的天使在我的周围。尤其在教会时,更能感的它在场。在我17岁时,我对天主教很虔诚的,甚至想要奉献自已给神。然而我人生改变了,我变得追求智慧,而不追求属灵。 我上了两年大学后,决定要成为一名护士。我是真的想要做护士,希望能在人们需要帮助时,给他们帮助。直到上了护校后,我才发现,我有医治的能力,和直观医疗的能力(可以看见身体的内部),没有和同事提起这件事,我暗中用上天给我的能力,因为我知道他们是无法明白的。渐渐的,同事们都知道,我和他们不一样,给我取个小名叫:雷达,因为我能看到病人将要发生的病情。我有时会犹豫,要不要用我的天赋,也从未觉得对它有十分的信心。我只和几位有相同情形的朋友,以及家人分享。

你有没有遇到的,因为你的经验物理变化?敏感度增强,医治和预知的能力

你有没有遇到的,因为你的经验物理变化? 对家人,朋友和社会的感想。

你有没有遇到的,因为你的经验物理变化? 对死亡的看法

因为你的经验,你有没有遇到变化的决心/在你的生活的目标? 对人生目的的使命感

你的经历是否难以用语言形容? 有的,觉得很难跟父母和医护人员讲我的经验,因为他们不接受,也不了解我的经厉。

在你的经历里面,有没有一部分或几个部分对你来说特别有意义或重要呢?请说明下。最棒的是,明白我们是有灵的,而在世间经厉人类的生活。最糟的是没得到父母和护理人员的支持和鼓励。他们不相信我的经厉。有时我感到,我有一些部分是不属於这里的,又因为太想回“家”,到想要结束自已的生命,就为了要回天家。

在那经历之后,有其他的事情(例如药物)使得那次经历的一些片段在你的生活中再重现吗? 有的,常常在睡觉和冥想时,我会灵魂出竅, 时常冥想也练习用手医治,它叫Reiki。很多时后,我可以意识来进入更高的灵界,但要视我的精神状态。也时常感觉到天使,或出现来世间的超灵。

你还有任何关于这次经历的事情想提供吗? 在2001年三月,我长久卧病在床的母亲去世,那时她才满68岁。在她离世前很多次,我们谈到对生死的看法。后来因为我的濒死经验,使她感到平安。我陪着她离开世界的,临走前,她告诉我说:她了解为什么,我在这个世上是那么痛苦。她后悔,在我15岁时影响我回来的决定,但是,我回来是要完成我该做的。我灵里的一部分,是要用我医治的手来帮助别人。当妈妈时候到了,我协助母亲回“家“。 在她去世前,我一直很犹豫,觉得我应该,在另一边帮她回家的。现在,我明白那是不必要的,因为我能跨越灵界和世界。我也成为爱和光灵的管道,使它们在尘世间更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