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TS天使来访的经厉

经厉:

在1983年,我正怀孕,预产期是八月,在1983年初,每晚零晨三点时,总有一位天使来,她告诉我说“她不是妳的孩子,妳无发留住她的“,我给医生讲天使来拜访的事,当时医生说宝宝一切正常。1983年六月,超音波报告说:宝宝有一边的肺部有積水,也照出是个女孩子”,我给她取了名字,也很高兴她将会带给我许多的欢乐。在怀孕期间,小儿科医生要我问天使,“小宝宝将会发生什么事?”我起先有些不太愿意问,但还是问了祂。天使说“只要她在你的肚子里,她不会有事的,但是当她出生,20分钟之内会出事情的”。那是没有办发挽救的。她将会死掉,然后回到天父那里,我们先给妳说,所以要有心理準备。

我唱歌给宝宝听,告诉她我爱她,我告诉她虽然她不能和我们在一起,但是她会在安全的地方,得到很好照顾的。她在晚上九点零三分出生,阿普加新生儿评分是8-9(注:7-10分是正常)。他们把她放在我怀里,然后翦隮带,我立刻知道她的肺有问题,我给产科医生说了这事,后来X光结果证实她的毛病。当他们要把她从产房带走时,我要求让再看她一眼,她抓着我的手,然后我就让她离去,我叫先生陪她离开的,是要她感到旁边有爱她的人陪。在20分钟内,她因为无发呼吸,就心脏停止了,经急救后在两个小时后,也就是11:03分去世了。结果她被诊断,嚴重左心脏硬化,尽管被送到小儿专科医生那,还是没办发救她。我怀孕到八个月,都没有检查出来。

当我向医生,提出可能造成宝宝心脏的问题,他很有耐心的给我看,她四个心房时……实际上,只有一个迷你的心室。医生看完解剖报告后很吃惊,因为我每次回诊时,他都以高傲且自已为是的态度,很平常的口吻说:妳一切正常没事的。我想这件事,是要教他学习,如何对待他人之道…从病人身上学功课,以及接受我对他的质疑。



我设计宝宝的墓碑写着:

“擁抱着爱离去”

我没有离世,但Megan走了。

后续的邮电,回答NDEF 的问题:

那位天使(没有性别之分)留着暗金黄色的头发,它坐着脸和身体面向左边,只能看到它右脸颊跟下巴,没有翅膀,身穿长白袍,它好像坐在石头上。每天的凌晨三点,它会出现在我的床边,我就起身坐在床边的椅子,到了第三次,我

开玩笑的说:天使总是在不方便的时辰来访“。

天使来访是在什么情况下以及多久?从1983年一月到八月,每天晚上都来。

还有其它的天使来拜访吗?有一个声音,也许是神,又可能是我的守护天使,每次都令我感到很温暖…例如它会告诉我:“把笔揀起来,不然会忘记的”,实际上,如果我不马上行动,我真的是会忘掉的。真是很有趣。 有一次我警告开车的说:“慢一点,前面有警察抓超速”,那开车的说:“测速器不相信妳讲的”,我回答说:”那让测速器帮你交罚款吧!“他减速到路标限速,结果在山坡转弯处,警察在那里等超速车子。现在他相信我的话,后来我们结婚了。 那声音是命令的口吻,有时我不理它,它就会一直提醒我,是用意念来沟通,有时是以行动来传达。有时我没注意,车子就会突然慢下来,发现控制自动开车功能被关掉,脚离了油门踏板,那时99.9% 警察拿着测速器就在附近。接下来,下高速公路,有时是有人开车不小心时,我都会闪过这些事故。

记得第一次听到“声音”是我三岁在外婆家,外婆看起来很正常,我们到她家时,她把我抱起来,我记得她的脸很红,接着她拿了一把椅子到桌旁边,结果她快要颠倒时,那是我才三岁呀!我知道她不对劲,於是叫说:“爸,快来扶外婆”。他在外婆要昏倒前抱住她。救护车在被通知后就来了,爸爸把我抱到外面,让救护员为外婆急救。

我记得那是个寒泠的晚上,我站的屋外,泠风吹在脸上,流着眼泪,有一个声音说:“跟外婆说再见,在这世上,妳再也不会见到她了“,外婆被抬出来,她对我挥手,我亲吻她说再见。虽然她不是很严重,但是十天后,她就去世了,我再也见不到她了。她去世的那晚,我哭的很伤心,在电话还没响前,我就已经知道她死了,这是我最早跟这个”声音”的经验。当它和我讲话时,我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好像以前就听过一样,但是以一个三岁的小孩,我也从没质疑,这件事是怎么回事。

一个星期后,这个“声音“又告诉我说:”妳父母中一个,不久将会去世”,我全身发抖着,感到即将来到的恶运临到我,我重复的说“不要!不要”,我命令那“声音”跟我出卧室,进入另一个房间,用力把门关上,锁上。我仍然带着微笑,因为我把神锁在屋里,祂必须听我说。我说“你自己说的,不会给我们的重担,是我们无发承受的,我的宝宝才去世一个星期,你现在却说我的父母,其中一个也将要离世,我怎能承受的了?”我痛苦说着:“看我这么痛心,你说我能承担吗?”我需要我父母两人,而不是一个。除非你要我变成愤怒的瘋子,如果你连这点要求都不考侓。而真把其中的一位带走,那你所承诺就是空的。当我淘淘不绝的和它争时,我听到“声音”说“好..好..好”后来变得很同情的说“好的,好的,好的”然后它就离去了(我哓得它是否走了)。我松了一口气,知道这件事不会马上发生,明白这只是延期,可是没发免除。 我安排了父母一直心想去的度假地点,我妈不確定是否要去,因为她不喜欢坐飞机,我祷告求神让她改变心意,下面

是我说服她的结果:

我问妈说“妈,妳相信神吗?”她回答说“我相信”。我接着说”妳当然明白的,神要妳在飞机上死的话,如果妳拒绝坐这架飞机,那祂会让另一架飞机掉到妳在的地方“,妈妈笑着说”好吧!给我买张机票“

於是1984年我和丈夫,及双亲去度了两星期的假,同年九月,也就是我跟“声音“争执后整整一年,妈妈患了血癌,白血球高过120,000.她在那年去世的。

背景资料:

性别: 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