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 ??????????

三姐妹
并非NDE (濒死经历)却是类似的非正常经历

经历:

   我们姐妹三人。我那个不大记得的大姐7岁的时候死于脑癌。她死于196016日,我和我的姐姐都在此后的三年半出生。

   大概在199312月底的前两个星期我一直在照顾我因为胃癌而卧病在床的姐姐。姐姐那年33岁,我们简直形影不离。那晚我因为嗜睡症发作去睡觉了。虽然我在医学领域工作,但是拿我自己的病却没有任何办法。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听到大姐的声音对我说:告诉乔迪不要畏惧死亡。到时候我会在那里,告诉她让她找一只蓝色的手。然后她说:你要和她在一起因为我死在妈妈的怀抱里,她无法承受。到时候所有人包括护士都会在那间屋子里。但是不用担心,我会处理的,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现在,你的嗜睡症这个星期总是发作,你必须去找花匠定做一个有三姐妹,一条心字样的心型花束。然后熨好你的黑色衣服做准备。指派专人来打电话因为我们人很多。告诉乔迪如果她在死的时候听不到你说的话,那么你就要和她在一起走了。她又说:在她卧床期间你会很健康,但是然后我们还会把你的嗜睡症还给你。我醒来的时候很平静,没有害怕。我按大姐告诉我的做了。19941月第一个星期的早上,我姐姐让她的护士在隔壁房间给我打电话。陪了她整整一晚,刚刚要回来睡一会儿她就叫我到妈妈哪去。(我住在隔壁)。她不再半睡半醒的,而是警觉地坐在那里。她的手在抖。她说:金,我也和你一样有幻觉了。我很害怕。我搂住她。她对我说:搂紧我。不,不是那样。到床上,我要你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然后她横躺在我的胳膊上,又陷入了半昏迷状态。我转过去对妈妈说:我不会动的。大概在13日,我告诉她她将在16日死去。15日早晨,她醒了。我还是一直没有动。我那两天一直握着她的手。我一直没有睡,但是感觉还好。她让我给正在工作的父亲打电话。他跑回家。她起床亲吻他并感谢其赋予生命之恩。她太爱妈妈了,以至于不忍心和妈妈告别。她总是说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会对妈妈做出这样的事,就像安(我的大姐)。我说:你以前也不知道你会死啊。在吻过父亲之后再次陷入昏迷之前,她说:现在我可以上天堂了。16日,星期四早上11点左右她醒了并叫着我的名字。我仍然紧握着她的手。她对我说:金,我爱你。然后又陷入了昏迷直到18日,星期六。她生在68日,那天她刚好33岁半。大概下午230分左右,我的父母、她的丈夫、她两岁的小女儿和护士都来到了这个房间。突然父亲感觉不适,她的女儿开始哭了起来,她的丈夫把女儿带了出去。妈妈闻到了一股烧东西的味道。我知道时间到了。我告诉护士。护士说她还有呼吸。我把她抱起把她的犹大书和悼辞放在她的手里。然后我说:乔迪,到时间了。安说过要找到祖母、祖父和她蓝色的手。在看到之前你不要走。不然我就要和你一起走了。你看到安蓝色的手了吗?她睁开眼睛,微笑着点着头,然后就死了。我把她抱起来,但是我却遭遇了局部麻痹,只有上半身可以动了。护士想要把我推开,我喊着:不,我一定要这样做。作为一个呼吸道临床医学家我把她翻过来发现她的毒瘤已经破裂,她的嘴里和鼻孔都有黑色的分泌物。我把她翻回去,吻她。我把头转向母亲床上方我们三个人的照片,突然有种强烈的温暖和亲切的感觉。简直太美妙了。在我亲吻她的同时,她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她穿着一件薄纱的睡袍飘出了房间,我甚至可以把那件睡袍清晰地画下来。我的祖父母在她的左右,一只蓝色的手在她的头部上方飘着。她消失之前,给了我一个飞吻。然后我就开始痉挛了,浑身肌肉无力持续了两个小时。那晚,在我的公寓里我对我丈夫说:我要是知道她不痛就好了。她没有退缩,而我却给她注射了更多剂量的吗啡。但是我怎么会知道呢。那晚,我睡觉的时候她出现在衣橱的上方,穿着同样的睡袍对我说到:你这个笨蛋。还得我从天堂大老远的来告诉你我没有感觉到痛。我爱你。你就像妈妈那样搂着我。非常感谢。如果有事我还会来找你的。你也知道因为癌症我变得很丑,但是明晚你看到棺材里的我就会像婚礼上一样美了。他们知道你太爱我了,如果你不能确定我在天堂就像你见到的一样你会崩溃的。告诉妈妈她是地球上最幸运的女人,因为她的两个在天堂的天使可以使她成为地球上唯一能够看到天堂的天使。那晚在她的葬礼上,她就像她说的那样美丽。没有任何因化疗或毒瘤所留下的疤痕。它很华丽。她的丈夫在此后的两天里带着她两岁的女儿离开了。我的父母为了她小女儿的抚养权争得不可开交,因为妹妹希望她的女儿和我们住在一起。她带着这块心病离开了人世。我们奋力争取,但是失败了。我只能一个月里有一个周末的时间和她在一起了。有很多次侄女生病或者哭的时候我都看到她在铁轨的那边边哭边幻想着对她的女儿说:哦,宝贝,宝贝。每当那时我真想把我的小侄女叫过来,但是那样她会很伤心。多少次我来到她的墓地,去看那桃色的玫瑰和她的坟墓。当我正要离开的时候,突然一阵风刮过,一扇门砰的一声关上了。她被埋葬在一个室内的陵园。我仿佛听到了她在我的大脑里用我的声音在和我说话:回来吧而地面上是一支长茎的红色玫瑰。我凝视着她墓碑上的照片仿佛听见她说:我不会忘了你的生日的。我的生日是118日,而我两个姐姐都死在一月。

   她死后,还有很多事情发生。我和牧师谈到她时,牧师告诉我她给我留下了一份特殊的礼物。我一直为她祈祷,直到她死后我才相信人死后还会有生命。但是尽管如此,我还是没有信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