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蘇菲亞 W 濒死经历 NDE



描述经历:

我当时去看我的男友,他弟弟和在某地遇到的女人一起,来这城来看他。他们醉着坐在桌旁,笑闹,做出不雅的动作。我因感冒,而且耳朵发炎,实在受不了他们。在丈夫于1973年去世前,他找到这个男人,要我嫁给这个人。丈夫知道自已不久于世,担心我不会再结婚(我仍还没有)。这个男人在我们房地产公司旁边做生意,人看来挺好的。他是我们的好朋友,可是我俩不知道他酗酒,畢竟我们只是平常上班才见到他。我尝试各种方法,要他戒酒,可是都失败了。我下了最后通谍 - 要他二选一不是酒,就是我。

在五年交往后,他选择酒,所以我就离开他了。这(指濒死)发生在我们交往的第四年。当时我坐在旋转高椅上,我转身起来,感到自已要跌倒。接下来我知道的,是我在屋顶之上。我能看穿屋顶,看见地上一名女性,被压扁的身躯,像巴比娃娃般大。我的视觉和听力非常敏锐。那个酗酒的女人跳下椅子,探视那具驱体,把她翻过来。结果我明白,那就是我的身体,前额有一道很大的碰伤,脸全是血并且流到满地。女人伸手从洗碗槽,拿了一条洗碗毛巾,试着把那躺在地上的女人眼睛及脸上的血擦乾。这条洗碗布很湿,只把血冲淡而已。男友的弟弟快速跑到尸体旁边,用手摸她的劲动脉。他说:我摸不到任何脉搏跳。又试两隻手腕的桡动脉,女人把脸凑近那驱体的鼻子,将手放在这驱体的胸前说:她没有气息了。他弟弟用耳这来听心跳,女人很快给那具身体两口气,弟弟开始用手压心脏。

男友发疯似的哭叫说:苏菲!如果妳死了,我就自杀,没有妳我也没不想活了。我爱妳,如果妳活起来的话,我就不再喝酒了,神呀!请你不要让她死掉。接着变的很奇怪,我看见不用眼,听到不用耳,沟通不用嘴,或是肢体语言。我知道所有发生过去和现在的事。感觉现在的状态很自然,而肉体却只是暂暂,又不自然的处境。我感觉回家了,这是我的家。那具女性驱体看来很弱,但是以我(指灵)来说,这是我必须经历的过程,是要让灵命成长。这好像在大学修一门难的课(比如微積分),而你知道必须修完,才能畢业。我有些不情愿,答应回去体内,回到那我从未和他们一起生活的家人。我也发现自已的前世,是一个虐待女人和小孩,魁武的男人。所以我要经历弱小体殘女人的生活。明白自已为什么,会有閲读障礙。在1940 到1950 年代时,如果你分不清楚左右的话,那是很挑战又丢脸的事。我为什么要从事护理呢,那是因为每一次,我要放弃,去做其它的工作时,却每次又回到原点,所以我的目标很明确了。我离家去很远的学校上学,而我只带了一件行李。带了学校规定的东西,所以行李还剩一点空间。我只能选一样东西(好比心爱的泰迪小熊),我选了拥有艺术天份,后来证明是对的决定。灵界知道我是过客,而我的确是的。然后在通道底端出现一道白,我想进入其中。那光变的更强烈,于是我尖嚣迅速飞奔而去。祂和我知道,我必须回去,因为我在世的任务未了。祂们保证我不会孤单,并且会记得所经历的一切。这像是给我预先告之将发生的事:“乖孩子”,你可以的,我们以你为荣。我曾虔诚梼告,在死后能见到神和耶稣。七岁时牧师说我是“怀疑的汤马士,因为我常质疑许多事。我知道他们说的是错的,但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对的。光灵知道我困难尝试记起一切。年幼的我试着把零星片段的梦合理化。在14岁时,我生了一场大病,几乎死去,当时我梦到自已出窍,进入另一个陌生的驱壳,体验了我无法解释的经验,而且是违背我的宗教信仰的事。六岁时,我看见一具大卫麦可安吉拉,以无花果叶蓋身小雕像,不明白我为什么感到气愤。在家后院不远的小溪,我找到一块鲜蓝色黏土。我小心地把它挖出,很兴奋的跑去给妈妈。给妈妈说这是他要的,他必须收起来。但是我不知道“他”是谁。于是我感到受挫并哭了。妈妈后来拿起那块土说,她会为“他”把黏土收好。有时尤其在晚上,当我发烧时(这是很常有的事),我会听见”他”说,“轻轻的抚拍你“我能感到他,那像石膏般凉滑的大腿。在那里我用粗布和细粉给他打蜡。我站的很高,有点害怕跌下来,而我更怕他。长大后看见真的大卫相片,知道这就是小时后见过的“他”。我仍然很倚恋他的雕像。不同的是,我现在知道“他”是谁了。那光灵答应我,不会再经历这经验了,可是我回来体内后,能保留这些记忆。虽然我非常想留下,但我还是要回来的,就回来了。突然,进入体内,感到冷而颤抖,难以忍受的痛,不是因为眼中出血的原因。那个女人放乾布在我头上,并清理乾净我的脸。他们把我送到床上就走了,而我男友却昏倒了。直到午夜他室友回来,把我送去医院。他们把我前额裂开的伤口缝合,就叫我回家了。急诊室的护士给医生说,我有头撞伤,而医生不信她说的。护士给我说,要我明早在医生诊所等医生来。我就照她的话做了。医生也发现我有脑震荡的现象,可是当我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时,他要我不要讲,否则他会把我送去医院。于是我很久不再提这件事了。

我的经验对他人或许不重要,但是对我来说却很重要。不管你是否明白真理,而真理是不变的。以前人相信地球是平的,而太阳绕着地球转。可是事实,是地球是圆的,并且绕着太阳转。我不太清楚,为什么自已阅览你的网站。也不明白就这样把自已经历写下来,可是我不想再质疑这些问题。谢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让我把所经历的写下来,我感觉很不错,虽然我知道以后,我也不会再看自已所写的。有一点很有趣,我在1973年去世的挚爱丈夫,没在我濒死时出现。但我也不祈望他会出现,因为在当时,这不是我应该知道的。

背景资料:

性别: 女性

濒死发生日期: 大约在1977年

濒死发生当时,是否有威胁生命的状况发生? 有,遇到意外, 被急救。

濒死经验元素:

你如何評估自已濒死经验内容?是正面的。

是否服用任何禁药或药物影响你的濒死经验? 没有

濒死过程是否像梦一般? 这经验决对不是做梦。却很真实而且在当时,我完全明白这一切。同时一些像我一般的灵,在我眼前上方。正常状态下没有身体时,我们是一团圆形的能量,活泼的处在不同频律下。在我左边有两个能量团。这情形很难形容,我叫祂们“灵体”。祂们以非常快速摇动着,并且很高兴见到我。这两个灵生前是我的邻居(大约比我大30-40岁)。母亲报导其中一位,在几个月前已去世,在我经历濒死后两个星期的前几天,她又报导另一位邻居也去世了。我感到跟这两个灵很熟,并且在祂们后面还有三个灵,又有四个灵,而在另一排也大约有四个灵。(经历多年后,我的记忆退化了)。在我右边有三个灵,然后再有三或四个灵。在这两群灵体当中,有一条窄道。没有地面或是实体物质。在窄道右旁第三排,是我父亲的灵体,他于1969年去世的。但我和祂没有很亲切感。

经验包括: 灵魂出窍

你感觉自已脱离了身体吗? 在濒死时,那一个时段,你的意识和警觉处于最高峯的状态? 现在进入挺有趣的话题,有两个人因为酒醉跌倒,但他们举止行为却很清醒,我从没见过,会有人那么尽力的来救我。这令我觉的有趣,我看着男友一直哭,却很像看一个穿尿裤小孩,突然坐在地上哭般。他没有受伤,但觉得很挫折。这是他要学的功课,而且他会没事的。这我先前已经说明了,接下的部分,就很难用言语来解释的。

感觉时间是否加速还是减慢了? 所有事物好像都在同时间发生,或着时间已停止,还是一切都没有意仪了,空间和时间都没意义了。这都是人自已造成的。

请比较在进入濒死那一霎时,你的听觉是否与平时不同。 没有,不需要耳朵,没听到像其它人所说的音乐。

是否能知道在其它地方发生的事? 我当时不知道,遇见一位已经去世邻居的能量。这是先前她写信告诉我的,而我现在也无发求证,因为母亲因为老人痴呆,于去年过世了。

是否穿越或通过隧道? 没有

经验包括: 出现已经去世的人

是否遇见或感觉到任何去世的灵(或是还在世活着的灵)? 有我认识所有的人(灵),但不是在这一世认识的。

经验包括: 非地球的超自然光

是否看见非地球上的光辉? 安详,很明亮的白色。那是集所有能量的状态,与世间的人分开的。那和我一起的灵,也是这总集的光之一,而祂们只来在此欢迎我,然后就会回去光中。

经验包括: 强烈情感的状态

经验包括: 特殊的知识或目的

你是否突然明白所有的知识? 有关整个宇宙的事情

经验包括: 人生回顾

是否看见未来的情景? 世界的未来,那景像很令人害怕,我尽量不去想。当儿子16岁时,我预见他躺在棺材内,并带着微笑,我知道他会没事的。一个星期后,他碰到很严重的车祸,车内另外三个孩子没救了。儿子坐在第十排的第一个,他被抛出车外,但只有颈子皮肤擦伤而已。医生及两位警察和几个急救人员,亲眼看见这场车祸发生。他们都很吃惊所看见的。那好像有人把儿子提起来,再把他放在地上。我丈夫(于六年前去世)很爱这个儿子,我知道他在保护我们的儿子。

是否到达一个界限或被建筑物所限制? 有,我知道不能前往进入光中。同时有隔开我和祂们的分界点。

是否到达一个边限或是一个无法折返尘世的回转点? 我遇到一个不允许我前往的屛障,或是很不请愿的被送回来,我知道不必多说,我必须要来回,我很不高兴,但是没有其它的选择。

神,精神和宗教:

在濒死前你相信那个宗教? 不确定, 在28岁时是天主教, 33岁嫁给以一位传教师,35岁受洗,但不认同宗教的教导。相信自已从内心发出的祷告。

你现在信什么宗教? 不再信任何宗教。

是否因为濒死经验,改变你的价值观和信仰? 有,我不喜欢说服他人。我比倾向放任方式,当时后到了,人们会学到并明白一些事的。我很在意人们自杀,当知道人们想要自杀时,这会令我很生气。因为很多时后,有人会阻止我,而这让我感到很挫败。因此我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家人知道后,是多么的难过 。我能感受他们家人的痛苦,这使我非常疲累。有时觉得若我不远离这些人(指人自杀)的话,我会遇到不好的事。这种情形很难解释,所以我在此打住。

在宗教之外,关于我们在世的生活:

你的人际关系是否因为濒死而有特别的改变? 在我58岁时,我和其它60位护士一起被免职。每次要申请失业补助,或是另找工作,好像有某种力量让我停止。于是我就忘了护士的经验。我也不想再用这些护士技能。有时我会注意,当我不再做某些事情之后,于是我认为,护士身涯应经结束,就退休了。我成为艺术家,并升格做了奶奶,我畫人物油画,这令我自已都惊奇。捏女性黏土塑像,我也不知道灵感从何而来。有时手上捏着黏土,不一会儿,就捏成一隻小精灵,滑稽的和尚或是仙女。几乎任何手工艺,都能做很棒,除了水彩画,我学不会所以就放弃了。前一阵子,一个小男孩,要我帮他和他祖母画人像,完成后,他一位六岁的朋友看见,那朋友也要给他父母画一张。结果他父母对此印象深刻,就要求我为他们两岁的小孩也画张。我画了并且画的很不错。这个父亲给我20元做为赏金,可是我拒绝了。他说这是付画布及颜料的钱,这样我才收的,不然我宁愿送给别人。如果是礼物的话,孩子们会买本地手工艺店的礼劵给我,我可以用来买艺术材料。我用不同的材料,做许多成品,孩子拿他们喜欢的。我很喜欢做这些手工,并且感到很适合做这些。这是我该做的事奖赏部分。自光那里得到的应许,让我在世上的生活比较容易些。

濒死之后:

你的工作是否因为经历濒死而改变? 工作或学习

预知的能力是否增强? 更加敏感,有治愈或者灵媒的能力

你的感觉情绪是否有改变? 对家庭,朋友或社会的感情

你是否在面对死亡的态度有改变? 对死亡的态度

濒死是否改变你对生命目的看法? 生活的目的性

你的濒死经历是否难以言喻? 有,所经历的无法用言语来解释。医生说那是个梦,如果我继续想这件事的话,我就会以为他说的是真的,于是我保持沉默。

在濒死后,你是否拥有在濒死前,所没有的通灵超自然感应,不寻常或其它特别赋于的能力? 没有,从小我就比较能接受,并明白在我身上所发生的事。我也强烈感觉,要寻求经历负面的事情。有时感到肩膀被按一下,或是心中的感觉说,不要去那里,或是妳不必去的。当病人一切正常没事,我把救生推车停在病房外,医院的同事就嘲笑我的行为,有时我甚至不清楚病人的情况。自已就就会如此做。可是在还没换班时,这位病人发生警急情形,因为心脏停止做心肺急救,或是其它的警急状况,于是救生推车派上用场。一位从牙买家来的护士认为我在行巫术。另一位医生说,我对病人的病情比较敏感,并鼓励其它护士提要高敏感度。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有些病人说,当我摸他们时,痛就减少很多。有时当我碰他们,觉得一股热流从身体流出去,他们就感到轻松。可是如果我时常这样做的话,我会感觉很疲倦。现在只限用在孙子身上。有一位外科医生来我们这层楼时,每次见到我们,都会给我们拥抱,他说这是恢復精神的方式。当他觉得无精打彩时,就会要拥抱我们支取力量。如果我们需要,他也同样会做的。许多人嘲笑他,甚至说他是色老头,可是每一次拥抱后,感觉很安稳和放松。他很高大,每次被他抱时,我整个人在他怀里。但我从不感觉这是性騒扰。那是灵里的互动。在这样做了20年后,医院管理阶层说,如果他再这样做的话,就要取消他的优待。于是他就停止了,这让我感到很生气。在我要辞职前,我告诉他,自已对院方的决定很生气。我记得看着他发光的脸,他说:妳知道的。我说:是的,我知道。他以前是战区军医。可是我清楚他在战时发生过什么事,我知道在这家医院,很多时后,在其它医生不愿冒险做的手术,他都很乐意救人及动手术。自从医院人事和他谈过后,我再也没有见到他了,但他确实很特殊又属灵。大约十年前,有一位年轻的男学生,他和其它三位学生,来我家和女儿一起做功课。我曾经常给孩子,讲我的濒死经验,但不知道他们信不信,也就没有在意。我被这位在桌子旁的男孩,引起我的注意。他抬头看着我,我们在灵里发生共鸣。不经由语言,只是很温暖,熟识的感觉,是一种我无法形容的沟通。直到女儿摇我,我才回到现实。她很生气,要我说法生了什么事。我给她说:他知道。而他回答说:是的。她想知道为什么他会知道,所以我给她说,因为他遇见了那道光。他说当时他很小,大约五或七岁。后来我走开让他们继续念书。那天稍晚些,女儿说他讲了一件发生在他身上,类似我的经历后,她就相信我以前给她说的经验。他从来都没有给任何人说过他的经历,可是当他见到我时,他明白我知道,而且觉得放心给我说他的经验。

在你的濒死中,是否有一些或多件元素,对你来说是特别而且意义重大的? 感到美好及安慰。接下来的,就是困难的部分。

你是否曾经与他人分享你的经历? 有,(1)我的医生:他要我停止和人说这件事,(2)在濒死后两年,我在一家大工场,从事职场保健护士,我朋友给我一本,有关一位医生在战乱时,经历灵魂出窍书的事。她说她从不买书,都是跟图书馆借。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借这本书。她读后觉得没兴趣,实际上是她看不懂,只是随便流览罷了。然而她感到奇怪,觉得要把这本书给我。我一晚就看完它,虽然与我经历不太像,但这让我明白灵魂出窍是怎么会事。第二天当我要还她书时,却找不到了。一直找了两个星期,仍没找到。最后我去书局的电脑搜寻,结果还是售货员帮忙找到的。两个星期后,我收到书就还给朋友了。当晚回家后,这本书就在门口台灯桌上。我从早上出去后,就没有在家。奇怪吧!我把这事给朋友说,她是非常虔诚的教徒,她觉得神如此做,是有祂的原因。我深感要告诉她我的经验。她很尊重的听我所讲,并且说如果相信是真的有发生,那就是真的有发生。神常以这种,不可思仪的方式做事。她并且建议,我保持底调,这样人们不会认为我疯了。我们都同意,今天所谈的事,就当从未发生过。(3)五年后我的孩子。我女儿现在相信我所说的,但承认她不能理解。儿子很注意听,但不表态,于是我们也就不再讨论了。(4)1985 - 我孙子的外公得了心脏病,并且做了心脏搭桥手术。事后我们谈死亡,以及是否有死后的世界。我谈了些部分我的经验,他是很聪明的工程师,但沉默寡言。两年后,他又发生心侓不整,没呼吸或心跳。我打911求救,同时想把他从长椅扶起来,但没有办法。他身材魁武,又因为在高温的佛州,给木头钉完钉子,出了一身汗,于是身体卡在椅子上。我跳到他身上,用力垂他的胸部。就在救护车来之前,他恢復眼神,开始呼吸。在医院,他告诉我说,他很失望没有经历濒死。但他记得坐在长椅上感到胸痛,然后救护人员救他的情境。以后他不再提这件事,我觉得他还是不相信我所说的。

(5)在大学课堂讨论世界宗教,这是1987年当时是比较深奥的话题。我们谈到印度死亡仪式。反復告诉将要去世者,要去白光那里,而忽略其它的色彩。我不记得自已说了些什么,但有天主教背景,却是印度藉的和尚老师 ,在1987年问:我是否有灵魂出窍的经验。我说是有的,但我不记得,我是否曾经和他讲过我的经历。(6)下一学期,我被“重点及创造性思维”课的老师叫去他办公室。他说我在班上很醒目,不是由于我年纪大(事实我年纪不大的),而是平时我身边有光彩,可是今天我却没有,他想要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是因为那一天我太累了。有一位年轻的女学生,由于癫疯发作,吃药后也没用,起先她在餐厅时,癫疯就发作过,当癫疯结束时,她还没清醒。我们叫了救护车,我给她我所有的能量。所以我太累,以至无法上下堂课。在我告诉老师后,他提醒我以后,用这种方法要谨慎,而且尽力而为。我们聊了下,关于我身体的情形,然后他问我出窍的经验。这令我吃惊,因为我不知道他的来厉。这种我一面和他说话,而另一方面,我又不自主很快讲的情形,令我感到很不安。那好像有人在我体内一般。我不在讲我的经验,而是在一个没有时空的状态中,解释没有身体的状况下是什么情形。我深入研讨分子结构,物理和能量的特性等话题。这是很奇怪的经验。老师很专心的听我说,当我讲完后,我问他是否曾有灵魂出窍的经验,他回答没有。但是他有读过类似的文章,而对此感到有趣。自从这次谈话之后,我们就再也不提此话题了。

(7) 我女儿的同学。

(8)1989-1990年,有一天在医院,和其它五个护士休息时,其中一名护士回忆她灵魂出窍的经验(在25年前发生的),她年轻时因为大部份肠子坏疸开刀,在恢復室又发生心脏衰竭,经历了灵魂出窍。她记得我是其中在手术室的护士。她说她见到耶稣,圣母玛丽亚,约瑟,以及穿长白袍留胡蓄的上帝,听见天使唱优美天上的乐曲。她描诉她所见,在世上闻不到的美丽花香,看不到的葱绿的山,和清晰河流。我只默默的听着。她脸上发光,她谈到因为这经验改变她,这是为什么她成为护士的原因。后来在升降梯内,我悄悄对她说,我也有过灵魂出窍,但和她说的不太像,没有耶稣出现。第二天她安排我们一起吃午餐,问我愿不愿意和她分享我的经历。我们找了一处人少的桌子,我告诉她我的经验。她没说任何话,但眼泪一直流,并且说“是的”和拍着我的手。然后她告诉我,我们有类似的经验,在知道自已没发疯,她鬆了一口气。她述诉在经过灵魂出窍后,她回到病房时,牧师已经在病房,凖备给做她临终祷告仪式。她一直给牧师说所经历的,而他不停的打断她,并告诉她耶稣在等她。接下来的一个月,牧师每天都来看她,直到她出院为止。而且他一直重復相同的信息,最后她相信牧师所说的。直到那天在电梯内,我悄悄告诉她我的经验后,所有的记忆都涌入脑海,她想起自已的经历。她说她很感恩,自从这次的谈话后,我们就不再提这件事了。(9)几个月前,一位传教师和他的助手,敲我的门要和我讨论,人类灵魂必死之事。当时我在照顾,两岁正在哭闹长牙的孙子,感到有些不耐烦,就脱口说出“你们两个曾经历过死去又在復活吗?他们说没有。我说如果你有的话,再来和我谈灵魂必死。他们听完我说后,像似见看到鬼一般,倉慌离去,这我可乐着了。(10)然后就是你们啦!完畢。

在你人生的任何阶段中,是否曾有重复濒死时的某些片段? 不确定,我试着重復某些片段,但都无法完成,感觉不对。我的女婿能用一条金色线达成目地,可是我试着用线的方式,结果没用(指以催眠方式)。于是我放弃了。

你是否还要增加其它濒死时发生的事? 我该讲的已经说清楚了。谢谢给我讲述,我濒死经历的机会。

是否有其它的问题能帮助你更能阐述你的经验? 你们已经做的很好。我感到松一口气,现在因为坐太久,我的屁股有点酸,而且很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