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 ??????????

自杀的濒死体验

经历:

38年后,在196010月的痛苦,恐惧和震惊仍然萦绕着我。难以解释的是认识到上帝从我企图自杀时起,一直到今天的无限的仁慈和宽恕。我将叙述的绝对不是我的幻觉或自我欺骗。我叙述曾经发生的事实,并希望它帮助某个地方的某个人,每每当看上去死亡是唯一出路时,认识并且欢迎上帝的存在。如果38 年前,谁说我会走上丧失信仰的叛逆道路直至地狱的深渊,我会大笑。这就是故事。

回溯1948年我刚与一个叫Pat的女人结婚。她非常受欢迎而我觉得能赢得她十分荣幸。那时候我是会计,忙着努力追寻一线希望而甚至忽略急剧的暴风云。接着几年,我的所有希望,梦想和欢乐的前景消失了。曾经偶尔很少在社交场合喝点酒的我,开始越喝越厉害,直到到了严重滥用酒精的边缘,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这边缘是丧失信仰的地狱,恐惧,无能,和自怜。

仅仅在我心目中的完美婚姻七个月(译者注:可能是笔误,应该为七年)后,我发现被妻子欺骗了,这让我更加消沉和酗酒。我也被责怪为婚姻破裂的祸首。每次之后有一个新婚外情被发现,不论是逢场作戏还是整一年的事,我都向她表达我所受的伤害,并竭力使她内疚。即使这样,当我最终决定晚会看上去完全绝望的婚姻时,她仍出去约会。

Pat走了以后,尤其是晚上,我把我们两个儿子和小女儿送上床,听了他们的祈祷。那时候起到对我来说浅薄和麻木。祈祷中我找不到确信或希望。我投入无神论中。当孩子快要睡着时,我找了自认为的最后解脱;两瓶安眠药和一个药柜里的处方药瓶,那是我留着的镇静剂。加上三瓶酒,我想我备齐了自己最大解脱所需要的。我记得医生告诉我不要把酒喝这些药丸混合,否则我会死的。那个时候,我没想死,但就是那个话引起了我自杀的念头。

我写了自杀留言,倒出5片镇静剂,把酒和喝的都混合在一起,我向妻子的空椅子举杯。致一无所有,致空虚。胶囊很容易吞下了, 酒精虚假的温暖流过我。我想着在路上了,没有退路了!!

第二杯我服下了所有的镇静剂,手指尖脚尖开始麻木。呵,也需药片根本不会发生作用,我自己想着。我感到没喝醉,只是有点迟钝,头昏眼花。我有一点点害怕自己的企图被阻止,因为我已经得到了所有我认为重要的东西了。所以我喝下了另一把安眠药。我把最后的倒出来的时候,手仍然是稳的。我能做什么?如果还不奏效我怎么办?我感到胃里出现一种强烈的灼热感。

我喝酒习惯非常强烈,以至于午餐时候喝几杯,回家时候喝一些,加上夜里五分之二瓶伏特加或者波旁都不足以减缓头疼和沮丧。我不希望醒来后留着一些酒,而所有问题还侵蚀我。我永远不想醒来。我吞下了所有药片和酒,然后看见一个黑色、像云一样的东西向我而来。它从我厨房的房顶穿过,吞没我。

我感到自己以非常快的速度穿过隧道,我看见隧道尽头的光,并怀疑着那里是否是我要去的地方。那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然而我记得回头看见自己昏死在厨房的地板上,对于这另一半我,显然那意味着走向什么。这就是死亡吗?我想着,不!某个地方传来一个答案。

我非常惊讶的看见一个异常美丽、发光的伟大的爱、伟大的怜悯和温暖。那是一个美丽的明亮白光的存在,有着从中心放射的银丝。我先是吞吞吐吐,然后发现我的想法全能被这个难以置信的光读到。不!她又重复了一遍,死亡不是这样的。来,我给你看。我记得和他一起飘到一个非常压抑的地方,完全没有美好,没有生命,人们慢吞吞的拖着身体,头向下,肩向前倾,好像很压抑、听天由命的样子。他们一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漫无目的的走着,有的时候互相撞到,但仍继续走着。想到我将被放逐到这些迷失的灵魂中,我就极度恐惧。但是那声音似乎理解我的恐惧,并且安慰我:这是你自己制造的地狱。你必须最终重回地球,重新经历所有你这次生命所经历的同样的困难。在那之前你将和这些迷失的灵魂在一起。自杀不是逃避的方法。

我眼前展示出我一生的全景。其中最痛苦的、也是我能想象最痛苦的记忆,就是最后五年完全被酒精滥用压垮了。我看见了究竟是如何影响我年幼的孩子和他们的未来。我看见失去他们的家庭、失去我给我的孩子带来的悲伤。我看见他们的母亲不能好好照顾他们,最终使他们寄人篱下。我也预先看到如果我继续习惯性的酗酒,并保持现在的家庭关系,那么酒精中毒对孩子们的影响。我看见我所有的三个孩子,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将模仿我的坏榜样,每个都最终用酒逃避自己每天的压力,直到变成酒鬼。我挚爱的女儿长大了,嫁给一个酒鬼朋友,他最后打她,强奸他们的四个女儿,远远让我难以承受。这好像一记响亮的耳光,一个重大的现实检验。

我看见如果我改变行为,成为一个有责任感的父亲和模范,所有的三个孩子都将快乐的成长并有所作为。那不是完全没有每天的挣扎,但是他们有机会选择他们自己的道路,不受任何滥用物质的影响。我看见如果我做一个真正的父亲,大儿子可以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人。我看见如果我继续和他们在一起,做一个酗酒的软弱的父亲,他就会最终吸毒并为了得到吸毒的钱犯罪入狱。那对我太恐怖了,当即我决定,绝对不能让孩子们那样,也不能让自己那样。我看到如果我继续做一个绝望可怜的酒鬼,我不会解脱。我将必须重新经历所有让我到今天的考验和伤害。我必须在另一次生命再次面对,而我甚至愿意承认,那对我来说更加可怕。我哭了。

光的存在似乎知道我充满了懊悔,怜悯和爱。他用严厉的口吻说话,好像一个父亲对儿子,你的生命不是你可以随心所欲的。你创造了自己,给自己生命吗?不。所以你不能选择死亡。我无法说话,无法思考,哭得更凶了。我想这个声音的出现一定是圣灵传达给我的。这个声音,继续轻柔些地说,"我没完成你,你的工作没有结束,回去做你想做的事。"

我醒来后第一件看到的就是我女儿脸上绽放的松弛。Nancy晚上已经醒来,徒劳的想保持我的生命。噢,爸爸,她说,我多么害怕失去你,你那么冷,我根本感觉不到你的心跳。

厨房里我妻子正要吃午餐。来吃,孩子们,她喊道,如果你能醉着摇摇晃晃的到桌子这里,你也能吃,她讽刺的加上。我感到精疲力竭,非常饿,但毫无遗弃感。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前天晚上过量服药后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最好的是,我仍能感到前一天晚上的内在的爱和宁静。

如果说从那以后的生活是完美的,那是撒谎。分居和离婚让人心碎,尽管我得到了监护权。我要孩子们,孩子们也要我,而我妻子的男朋友不想要他们。我结束了作为一个会计的工作,在一所当地大学里当教授,那并不容易。

我用所有的积蓄和退休金付帐单,在长达一个月的找工作时间里让家庭不受影响,从而失去了本应有的学习新工作技能时的安全,这不时地很有挑战性,让我害怕。站在地狱深渊时,我开始懂得的宁静和舒适仍没离开我,也没让我失去重新得到的信仰和确信。有的朋友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不觉得更痛苦;第23首圣歌是最好的答案是啊,尽管我走过死亡阴影之谷,我不害怕魔鬼,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棒和杆,安慰着我。

经历之后,我不再恐惧死亡,而具有远更精神的远见。现在我非常严肃的负起抚养孩子的责任。我为他们活着,并且骄傲的宣称他们的生活现在大为好转,我已经成为一名一直应该成为的父亲,我遇见一位美丽的女人并和她结婚,她内心也很美丽,给我很多力量和鼓励,走过所有人生的考验和苦难。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在地狱边上的经历,以及它所教我的。

当有好的结果产生,负面的濒死体验并不负面。我现在是一名牧师的顾问,同时为小企业做簿记。我的孩子们都有自己的生活,快乐,繁忙,有意义的生活。我感到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