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PAGE接近死亡的經驗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Sarah 的濒死体验 在艺铃(Art Bell)电台播出2/4/99 - 2/5/99

经历:

  1989年8月晚上10点左右我从一个志愿者站骑车回家。当我快到红绿灯时,被一辆车速50迈的敞篷小型载货卡车从后面撞倒。 我和车都靠到卡车上。当司机猛刹车时,我在空中被弹出60英尺,撞到路肩。我的肺受伤了,大多数内脏都破裂了,并且骨盆和几条肋骨也碎了。我几乎要死在路边,幸好一名附近的警察迅速叫来救护车。我不记得上述的这些事情,在我来讲,以下是我的记忆:我先是骑着自行车, 然后立刻在一个完全黑暗的地方,我没有方向和角度的感觉,但是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就是说,我有一个身体。在不远处我注意到嗡嗡声和一点亮光。声音逐渐变大,光也向我而来。当目标靠近时,我注意到那是一个奇幻的魔鬼生物,被火焰包围着,有着巨大的眼睛和牙齿,留着口水咆哮着向我舞者过来。它的眼中有威胁,咬碎了牙,向我伸出一条流口水的橙色舌头。我被铆在了黑暗中我站的那个地方,似乎没处可逃,那个东西越来越快,一定要过来阻挡我。我站在那个地方,闭上眼睛,等着被火焰吞没或者被吞吃,或者都是。然而,我意识到它慢慢的没有痛苦的穿过我的身体,我用内在的眼睛看,只发现它高兴得笑着,穿过我融化。我后面有一阵雾气,然后突然我穿过黑暗非常快的飞向前面。我飞过另外两个不同颜色但仍然可怕的魔鬼生物。由于有了第一个的知识,我也让这些东西接近并穿过我。很快我到达了黑暗中一个隧道的入口。隧道似乎由灰云一样的物质建成,远远的在右边有一个口。然后分叉了,看不到尽头。在右边的分叉处,从分叉处的右边发出黄白的光,淡淡的照亮隧道。我上下看了看自己,发现自己没有身体,而是代替为一个蓝白色的光,好像一种交叉的十字或者有脉搏的星星。那时候的我感到自然和愉快。不再被连着一个有重量的形式让我感到非常自由。

回头看隧道里面,我注意到结构的两边都有门口,一些其他的十字/星星在隧道里徘徊,有些是和我一样的蓝色,有些是琥珀色。另外两个蓝色的十字/星星出现在我身旁,轻轻把我推进隧道。我沿着飘上去,看到有些门开着,有些关着。第一个我瞥见的门类似经典的地狱。有尖叫和痛苦难忍的喊声。裸体的人被炖在一个有几个池子的贫瘠场地,池子里都是泡沫排泄物和锯齿形的石头。恶魔和其它动物在用所有可想象的方式折磨人们。而且人们也互相折磨。当我靠近这个险恶场景的门口,我感到好像一个漩涡的力量把我吸入那里,我发现自己飞在这个痛苦的地方上面,气味腐败,热到几乎无法忍受,然而有一部分我被这个国度里居民受到的多种多样的痛苦痴迷着;而绝大部分我想离开,所以我没有任何困难的离开。我感到任何人如果想都可以离开。我感到没有任何人和事能把那些人囚禁,除了他们自己相信他们继续承受的痛苦。我飞回到门口,门口在地狱的每个角落清晰可见。我离开的时候只有欢乐,但我仍感到有一部分自己远离那种快乐。下一个门口并不更好,我可以看到,人们头向下,走在贫瘠的黄色岩层上,全神贯注于他们自己沮丧的自我怜悯的想法,没意识到别人在他们身边。这个场景发出一种非常孤独和隔绝的感觉,我躲开了,免得靠得太近,尽管云的隧道中这个开口旁没有感到人和吸入的力量。我在向隧道上面飞去,瞥见其他门口。但是下一个让我永远难忘,那是一个几乎难以置信的美丽世界,我看到美丽、树木繁茂的花园,有喷泉和瀑布,小溪和小桥,都闪着彩虹色的光芒。对这个世界的美丽比较近似的描述就在艺术家Gilbert Williams的作品中,我在濒死体验几年后发现了他的作品。一种宁静和和谐的感觉在这个场景中流动,然后我向门口移动,有种强烈的欲望进去。就在我进入时,我的鼻子遇到好像塑料围巾的东西。我向前推,但被轻轻回绝,有个声音说你没有进入这个世界的信息。那时候我记得感到失望,但是不是因为被认为不值得,只是没有被通知。然后我把注意力放在光上,它在右手的支叉闪亮着。我进入了光,被一种全然绝对的喜悦转化。只有喜悦。我对光说,我在这。光说很棒,声音充满了快乐和祝福。我把自己献给祝福,学到了很多如果描述的话听起来粗俗,但对我来说现在和永远产生共鸣的真理。我学到了我是永恒的,尽管我会经历很多种死亡,我会永远知道我是谁。我不用害怕,只是更多去经历,并且我对自己的经历有最终的选择权。这听上去虚假但是相信我,这种内心知道这些的感觉非常非常的好。最终,我决定不再对永恒的祝福着迷,决定离开。我对光说我要走了,然后光说真棒,同样全然喜悦和祝福的存在,不论我如何表现。我飘回隧道,继续惊奇的向周围看,当我停在一个门口的前面,向外层空间看。块状的岩石飞过,远处的行星和银河旋转着。当看到这个沉寂的景象,一种平静和冒险的矛盾心理包着我。隧道的入口很近,我能听见有个声音喊:别走SarahZane怎么办? (Zane是我的儿子,在这个意外时五岁)。我觉得这些声音让我苦恼,因为我不想去任何地方,当然我会在那里看Zane长大。另一个生命在我旁边出现,我们谈论我的选择。我们听见一个声音说如果你经过这扇门,就不能回去了 。我下一个清醒的记忆是在医院的床上,数不清的管子接着我,嘴里有个呼吸器。我充满喜悦,有力的哼哼着,尽管没法动弹。当我重新回到物理的自己后也很快有了非常疼痛的感觉。

我在濒死体验后,必须面对很多考验和挑战,包括彻底失去身份,残疾,贫穷,失去朋友,由于他们无法理解这经历如何改变了我,以及漫长的痛苦;但是对于灵魂不朽的知识和脱离死亡恐惧的自由已经为我创造了一个宁静的基础,没有任何暂时的物理限制可以动摇。我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就是每个人可以不用经历我经历的伤,就可以经历那些奇迹,因为这样整个世界就会改变。

濒死体验研究基金特别版故事的其他部分


9924日,Sarah的濒死体验播放之后,我们被许多佛教徒告知,Sarah的体验与西藏《生死书》中描述的许多惊人的相似。实际上,这些相似是惊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