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茹喜濒死的经歷 NDE

经歷:

这是我濒死的经歷:我生命中所发生的奇妙经验。

一九九一年四月,我在店里买了些鱼回家煮来吃,当时我觉得很好吃,第二天虽然有点不太舒服,但是我还是去上班了,因为我一直有胃不适的毛病,想忍一下就会好的,可是快到下班时,我实在难过的不能走路,我想可能是患了肠胃流感,我去了厕所,坐下就来哭了,我一般不会这么失常的。勉强回家后,一到家就躺下来了,我先生三番两次的,来看看我的情形如何,我一点东西都吃不下。整个晚上,一直跑厕所,甚至有的时后我是爬去的,就因为我从不认为自己是软脚虾,所以就没叫人来帮我,我庆幸还好沐浴间就在马桶旁边。我整晚换了十三条内裤,第二天早上,我觉得我必需待在家里,因为我非常虚脱,没力气走路,对我来说,这是很不寻常的,在这工作十年中,我很少请假的,实际上我也不敢相信,在我以前的工作岗位,也从没有请过一天的假,甚至连我生病时也没有,仍然去上班,尽力做好我该做的事。

整个早上,老公一直打电话问我的情形,他问到我是否有发烧,我说我太虚弱,没有心情回答他的问题,但是一个小时前曾有量过体温,是一百零四度,他叫我再量一次,然后说会再打来问我,我说好,会照他说的做,可是我挂电话后,就昏睡着了。后来他打电话来时,只听到繁忙的信号,于是他提早下班,已一百一十的车速赶到医院,因为他知道我出事了,当他来的时候,我已经离开我的身体,向那光源去了,我已经去世五年的妈妈和哥哥在那等我(他们相隔六个月离世的),要带我回家,当时我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觉得哥哥看起来像一位电视的演员,他笑着对我说:来吧!茹喜,这里很好玩的,他一直这样问我。

直到一个月后,我才想起哥哥的確像那位电视明星,年轻而且有着一头红发和脸上的雀斑。我们一生中曾经歷过许多灵魂,但却没有任何一个会被伤害到的(指在不同时间,我们有不一样的灵魂,和以下作者要描述的有关),其中有一个小女孩,当我看着她的眼瞳时,我看到了她的灵魂,而且我认识她,后来我想起来,那个小女孩就是我自己,在我七岁时消失的,因为当是我被性侵(指作者被性侵时,灵魂离开,而没有感受到身体上的伤害),对一个小孩子来说,就不再纯洁天真了,所以她离开我了:那是我孩童时的灵。在我第一次濒死经歷后,她又多次出现,试着勾起我的回忆。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应当先爱自已,如果连你自已都不爱,你怎么能爱别人?

在濒死时见到妈妈,她却一直不愿和我说话,她只是看着我,就像我从镜子里看着她一样,我拂摸她的头发,就像在她生前,我时常会做的动作,我喜欢轻轻地摸她的头发,这个情景一直重复着,我想引起她和我讲话,却没有办法。到现在每当我闭上眼时,仍然可以感受到她头发的质感,直到两个星期后,我才明白,如果一但她与我说话,我就会跨越生死一线的间隔,但她知道我的时间还没到,所以她不开口说话,我非常想和母亲在一起,但她了解还不是我的时候(离世)。

好一段时间我才想起来,当时在我旁边,还有另外一个灵,它穿着连帽的长袍,擁着我的肩膀,我起先以为它是死神,长袍里面只是一副枯骨,我并不知道它是谁,也没有和它沟通,更不在意它的存在与否,我觉得它是魔鬼。我在别人的描述中看见过它,仍然不知道它是谁。 因为当时我只注意摸母亲的头发,我非常想念她,很想和她在一起。

终于老公把我叫醒了;他很用力地把我摇晃到几乎从病床上掉下来,醒来后,我从老公眼中看到恨,后来我想他是害怕而不是恨,因为他知道当时我已经死了,这把他吓坏了,至今,他仍不愿意和我谈我的濒死经验。 后来我能从床上爬下来,到走廊中面对着大门,当时我赤着身,连穿衣的力气都没有,从门口向外看,看到我从没有见过的多彩美丽的颜色,我发誓,我以为那是花盛开叶子茂盛的伊甸园,这可是和五天前的景色不相同,通常花是要五天以上才会开的,但是它却在我濒临死亡时盛开了,我认为是个奇迹,很驚奇花开得如此快,在第五天,我因为发烧到105度去看医生,不明白为什么我的脑子没被烧怀,医生也觉得很不可思议,他们为我做了全身检查,发现我所有女性器官都没了,我视这个现象为“重生”。

另一件奇怪的事是,我的皮肤变得很红,像十字路口的红灯一样,医生们不知道原因,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形。大约两个星期后,每一寸皮肤像蛇般开始脱皮,连同我脚趾上的皮,脱到没有一点皮肤还是原来的(皮脱的很完整)。星期一,我回去上班了,我充满了精力,可以抛丢一个橡木货板,它可是很重的呀! 我把货板抛到十尺以外。 照一般来讲,我才病愈,而且瘦了十七磅,这是不可能的,我回去上班时,体重才九十八磅。直到好几个月以后,我才了解那(指濒死)所发生的,和所看到的,这一切都是真的,虽然我不明白整个濒死经验,可是我知道,它徹底的改变了我,如果要我重新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选择经歷濒死后变成现在的我。

希望你们感受到我喜悦的经歷,爱和光明与你们同在。

背景资料:

性别: 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