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玫瑰瑪丽J 濒死经历NDE

描述经历:

在十二岁那年,我得了后来才知道的脊髓膜发炎,记得发生在某一天的下午,感到一直无发忍受的头痛,到了晚上发烧高达华氏101度,第二天早上就被送去医院,做了一连串的检查,整个人仍然还是不舒服。

我住的病房好冷,而当一个人发烧时,同时也会觉得冷,是很平常的事。更不用说病房內的空调,使我觉得更冷。起先我还能忍受的,因为我一直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中,可是一个星期后,我突然变得好热,而空调无发使我降温,感觉上只有等死了,心想如果盖上从家带来的睡袍,也许会觉得暖些,结果真的比较好些。但同时其它事情也发生了,或许我认为自已睡着了,两眼闭着而却能听见,四周所发生的一切。但是觉得自已渐渐远离这种状态,听觉慢慢消失,消失到我完全都听不见。当时我太小,并不知道是那件睡袍造成的,因为那柔软的睡袍好舒服,心想只要盖着它,就能马上把体温升高。然而我也意识到,我的灵魂离脱体,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能把灵魂出窍,和死亡连想在一起。

立刻我就在另一个完全漆黑的地方,在一条路上行,没有人告诉我往那儿去,我就已经知道自已要去那。只有我单独一人,而我很渴望到达路的尽头,於是轻快地向前走。但我在距离三英寸,就要到达目的地时,发现我站在一扇如电影銀幕大的窗户前,它是进入另一个世界的入口,那个世界类似地球,而它很像是伊甸园。我正站在路的尽头,同时也是那扇“窗户”的前面。我东张西望,看是否能找到与自已同年龄的孩子,但是一个也没有。於是我往那绿油油的草地走,是我在地球上从未见过的绿色。想在山腰上下来回玩一玩,那意味我必须进入“窗户”内。但是我害怕会有小孩藏在里面,然后他们会跳出来吓我。若想要去山腰,我还必须穿越一条透明小溪,然而这些并不会使我打消去的念头(指过山腰和穿越小溪)。我知道这个地方是真实的乐园。结果终於我抬起一隻脚凖备踏进去,后来还是放弃把脚收回来了,而我一直重复这样的动作。我很吃惊,突然有一位男子从“窗户”跳出来,站在我后面,我多少知道他是谁,也清楚整个过程中,他一直都跟着我。他说:别犹豫啦!如果你想进来,就来吧!可是一旦进来,你就无发回去了。当他和我说话时,一股平安的能量传过来。在他一张开口说话,然后接着再将时,我已经四肢麻痹倒在地上。如果他再一直讲的话,我可能就死了。而事际上我已经死了,只是我还不知道而已。我明白自已在那里,以及我不在身体内了,但是我还是相信,我可以控制来去。我还计画要上山腰去玩,四处看看,然后再回去给人讲我的经历。当这个人给我最后通牒时,於是我想到,我的妈妈和姐姐,他们会如何反应,我不想让他们伤心。他就能听见我的想发,这是我们沟通的方式。当他说话时,我也能在脑海中听见,如果我想些什么事时,他也用意念来回应。当在想到妈妈和姐姐的同时,就等於回答他说“不”,我马上就回到,我刚进来的地方。慢慢地我往后飘着回去,渐渐听到四周的吵杂声,一直到我完全回到体内。可是有一个问题,我全身僵硬无发动弹。显然我离开我的身体有一阵子,所以我身体不能正常运作。我的腿和全身,好像被人用几百支针刺的很疼。当血液流通后,我的腿感到最痛。等我长大以后,才知道人在去世后血会变稀。所以我才晓得,这是为什么,当时我感到剧烈的疼痛,那是因为身体内的血,好像结冻后又被解冻的感觉。於是我躺在那里哭,直到我能移动手臂。电话响了,是母亲打来的。手臂是最先可以动的,我用左手的力量,将身体移到右边,像瘫痪病人移动身体般。母亲问我为何哭?我告诉她说,我的腿很痛。

背景:

性别: 女性

濒死体验发生日期:1983年七月

经历发生的时候,是否有威胁生命的事件发生?有,我得了脊髓膜发炎,服过所有药都没用,最后被送到冷气超强的病房,不能盖任何东西,试着以此方式,防止体温上升。

濒死体验元素:

你如何评价经历的内容?正面的。

有没有任何药品或药物有可能会影响你的体验? 没有

是否有任何药物或药品会影响到你的经历?你的经历是否像做梦一样?不像在梦中,当我身体失去意识时,我知道周遭发生了什么事,而且很好奇将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以为自已可以掌控来去自如,想探个究竟再回去体内。

经历包含:灵魂出窍

你是否感觉到知觉或意识从身体脱离开?有,感觉好多了,也充满活力,出窍后觉得病完全好了,而我(指她的灵长像)跟离开身体前一样,唯一不同,是感觉到超自然的能量。

在经历的过程当中,何时到达了知觉和警觉度的最高程度?在整个过程中我的意识很清晰,能做到想说,就立刻明白的阶段。

时间是否感到加快或减慢?一切事情好像同时发生,或者时间好像停止了,失去了意义。回来时,明显的我经历了出窍,能阐述身体所承受的痛苦,以及明白整个过程有多久。

请将你在经历中的听觉与经历发生之前平时的听觉能力相比较。没有不寻常的声音或是吵杂,去的时后,有一段连风声也没有的安静。多久。

你是否进入或通过了一个通道?不确定,那像是一条通道,不像在隧道里,只能看见伸手可及的距离,而我不是被隧道包围着,感觉在安静广大的旷野中。多久。

你是否遇到或感知到有任何去世(或活着)的人的存在?有,有一位男士在我后面,他就是拿撒路人的耶稣,不需要别人告诉,我立刻就知道他是谁,他要我自已选择,是要过来到这里,还是要回去人世间,我们完全是用意念沟通,这里没有秘密,如果我想到什么,那意念不仅会被听见,而且能得到答案。多久。

经历包含:一片黑暗多久。

你是否看到不同于尘世的光亮?除了光以外,我看见一个新世界,有日光,草坪,山坡,流水,花朵,云和天空,这一切都和地球一样,除了它们看起来十分清新。多久。

经历包含:超自然的风景或城市多久。

你是否进入到另外一个非尘世的世界?那里看起来像是童话故事般,一切很乾净和纯洁,在我眼前是颜色鲜明优美风景。多久。

经历过程当中你的情感是什么样的?感到愉悦,自由,想要探个究竟和四处游走。多久。

经历包含:学到特殊的知识多久。

你是否突然之间好像明白了一切?没有多久。

你将来的生活场景是否出现?没有多久。

经历包含:看到边界多久。

你是否到达一个边界,或建筑物的临界点?不确定,记得在那条路和“窗口”之间,有一个明显的界限,我也很清楚知道这条界限。多久。

你是否到达一个无法回转的边界或地点?我碰到了一个不允许我穿过的屏障;或是非自愿地被送回尘世。难过的是,我不能进去参观,想进去到处看一下,在那里玩些时后再回来,但是我明白,一旦我去了之后,就无发再回去地球。为此感到很沮丧。

神,精神和宗教:

在经历之前你的宗教信仰是什么?不确定

你现在的宗教信仰是什么?保守基本教派

是否因为你的经历,你的人生价值和信仰产生了变化?有的,以一个小孩的眼光来说,我已经能明白圣洁

的三位一体的意义。经历包含:看到非尘世的生物

关于不同于宗教的尘世的生活:

你与他人的关系是否因为你的经历而发生特别的变化?使我更传注於神。

濒死体验之后: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更加敏感,有治愈或者灵媒的能力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对死亡的态度

你的经历是否很难用语言来表述?有,这经验很难和没经历过的人谈论,他们无发了解我所说的。

经历之后,你是否具有了在经历之前所没有的任何超自然,非同寻常的,或其他特别的技能?不确定,在发生濒死之前,我就赋予聪明及知识,而在濒死后,这种现像更加敏锐。对灵界十分敏感,能感觉及看见灵的出现,还能知道别人身边有那种引导灵,同时也发现自已所爱的人,他们一些我不想知道的事情。

你的经历中是否有一些或多个部分,对你来说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整个经验最棒的是看到那崭新的世界,而糟糕的是,我想参观那地方,然后再回地球的计划被否决了。

你是否曾经与其他人分享过这个经历?有,通常他们会很吃惊,我也知道,他们很难了解我所说的。

在你生命的其他时间里,是否曾经有任何事情重现经历中的某些部分?没有

对你的经历是否有其他需要增加的情况说明?没有。

是否有其他的问题可以询问,来帮助更好的交流沟通你的经历?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