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PAGE接近死亡的經驗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理查德德L's接近死亡的经历

经历的过程:

当时我八岁, 在洛杉矶市郊 San Gabriel Valley里一个名叫 El Monte的城镇成长。

那天,我正和我最好的朋友 Felix 在一条繁忙的街道上骑自行车。我在道路的右边沿着交通前进。我朋友在道路的另一边和我同一方向前进。我想越过马路去他的那一边, 所以回头看看有没有车辆接近, 但由于马路的弯曲, 我看不清楚100呎以外的地方。这马路的速度限制是40英哩/,但通常司机都超出这限度, 所以我知道我没有足够的视距去安全越过马路。我知道Felix能够看得远一些,所以我大声地向他说, ! 有没有车呀? 他回头一看, 摇摇头向我说, 完全通畅! 我急速向左过马路。我最后一样记得的事是尖锐刺耳的煞车声, 和看见一架1962 Chevy Impala 在我十呎范围之内。灰色的烟在车两边升起。

跟着我记得自己在空中二十呎左右以上漂浮。我向下一望,看见一孩子横卧在路中心。这孩子很面善。他四肢大字形般横卧着,左腿在一个不对劲的角度,衣服被扯裂及染污了血,他没有了呼吸。我觉得很平静, 好像下面出事可怕的场面并不重要。我看见几个人赶去那孩子身边。其中一人开始替那孩子做人工呼吸。我听见他用两种声音来说话。我觉得很奇怪。我听见他说, 快叫救护车, 这孩子没有了呼吸! 但同时我也听见他说, 请不要死! 我知道这是他心中所想的事,而不是他口中说出来的说话。我觉得奇怪我可以同时听见别人说话和别人心中所想的事。我在这现场大约一分钟,跟着我看见一度明亮的光照着我。我向上望,见到一线光从天上一个好像小洞似的地方照射出来。这小洞慢慢地变大。这光的颜色像珍珠母,有蓝,粉红,绿和金黄色的色条,很美丽, 很光亮,但我可以看得很清楚,絶不同望着太阳时那么刺眼。

我开始听见嗡嗡声,而且很快变得很大声。当这声音的音响变大时,在我上面的小洞也变得大了,那光线也变得更明亮,而我感到自己像被拉向那光,好像被挤过一个对我来说是太少的小洞。当我进入这小洞时,那嗡嗡声变成嘶嘶咆哮声,而我就急降下跌,感觉就像光速度般急速穿过一个隧道。我感觉自己不是单独在那里,我感觉到其它人的存在,但我看不见他们。

我经过一条类似分界线,好像一个障碍,很难去形容。

我被光围绕住。当我周围看时,模糊的外形开始形成。起初,他们像光线&#****7;动着, 但很快光线就变成人的形像,许多的环绕着我。我听见他们低声地窃窃私语,从这群人当中, 三个人向前走近我。当他们接近我时,我更清晰地看清楚他们。他们身材高和苗条,穿着看似飘垂着的长袍。其中一人留着胡须。他们都有长及肩膀的头发。其中一人向我说话,"你这时不应该在这里, 你应回去, 你知道你自己同意了什么事。"

我告诉他我不愿意回去, 我喜欢在这里,我感觉好像在家。他们好像都觉得我的回答好笑。

你必须回去, 你有工作要去做, 我们很快会送你回去。

我望着这群人,看见我所熟悉的面孔,有朋友,家人,敌人和曾经相识但记不起几时和在哪里认识的人,其中有些我知道我认识了很久,在很多过去的人生,过去的地方遇见过。这些人生片段在我脑海中掠过,有种连续,联系的感觉,像是有一目的跨越多个世纪。我再望向我面前这三个人,他们是已往的,古代的。我不明白为何我知道,但我知道他们是的 "很多年的灵魂",是看守着我那一组人的。我们都是沿自他们而来,就像每一个孩子都有自己的路要行,但每一个孩子亦都是和那源头连接起来。我没有感觉他们对我有任何批判, 反而他们像是很亲切地觉得我很有趣,就好像父母看守着自己孩子玩耍一样,就算孩子真的做了坏的事情,他们都不会批判自己的孩子。

留着胡须的那一位对我说,"你可以问任何问题, 我们会回答, 你也会记得, 你这样做是重要的。"

我第一个问题是 "这是否天堂? "

"这可以是,如果这是你所想要的。这也可以是地狱, 如果这是你所相信的。这现实是你的一部分, 立即可以实现。是你自己创造自己所想要的现实,不论你在什么地方, 因为我们都是共同创造者。

"上帝在哪里? 我看不见他," 我发问。他们明显地觉得好笑,好像在偷偷地笑我所问的问题。

"你如何可以看见一些你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我们都是上帝的表达当你用你的眼睛来看,你是通过上帝的眼睛来看,而上帝是通过你来体验现实。当你和上帝说话, 你是和你自己说话。我们是一体和一样, 没有区分或间隔。你可以看见上帝, 就像你的手可以看见你一样,因为你的手是你中的一部分, 也是由于你和为了你而发挥作用。是没有分离的任何分离都只不过是幻像围绕我们的光是上帝, 是我们存在的源头,是免费地给予我们所有的人。

下一个问题, "为什么我感觉这是家?"

"因为这就是家, 一切从这里开始, 也会回到这里, 这是所旅程和课程的起点。"

我跟着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当时,这问题似乎很适当, 但我至今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会问这问题。"当我再次回到这里,我可否留下来?" 我得到的答复是更奇怪。

"我们不认为你会想留下来,你从来都不想留下来。你喜欢你所学的课程, 尤其是艰辛的。你可以做你所喜欢的,这是你的选择。"

这一问一答持续了大概一小时。我一共问了十五个不同种类的问题。如果谁对这些问题感兴趣,我可以和他讨论。但有些问题, 我就宁愿不再讨论。这是一些很私人的问题, 或是一些大部分还未能够接受的问题, 或是一些我不应该讨论的问题。

或许有一天我会写一本关于这些问题的书。

问完最后一个问题后,他们告诉我是时候回去了。我仍然不想回去,但我没有再争辩, 因我知道是必须要回去。

我不知道我怎样回去,只是忽然间发现自己在救护车上。我感到全身疼痛, 好像窒息似的。我的喉咙插着一条管。我闻到和尝到血的气味。我朝着救护车的随员看,突然发现有一很强烈似曾相识的感觉。这是回忆起几日前的梦境。这一幕正是当时的光景。有一件事很突出, 这几个字"我记起"            

这经历是否很难用文字来形容?
  是。在这经历中,有些部分是很难用文字来形容,  例如同时经历多种的观点和事件。

在这经历发生时, 有威胁生命的事件发生吗?  有。呼吸停止了,但我不肯定我的心脏有没有同时间停止。

在经历发生期间, 什么时候是最有意识和警觉性呢?  从隧道出来后,我只能形容我那一刻的感觉为超自然的, 但那一刻又的确是很真实。即使现在, 这感觉对我来说仍然似真的,而不是一个梦。

和平常的有意识和警觉性比较, 经历期间的最高有意识和警觉性是怎样 比平常更有意识和警觉性。

如果你在经历期间的意识和警觉性跟平常不同, 请说明 我能同时在不同的地方, 同时经历不同的事件。时间的感觉好像大大扩张了, 好像那一刻扩张至将来和过去。

在视觉上, 你和平常有所不同吗 (在任何方面来说, 例如清晰度, 等等)?  有。当我在我的身体之上漂浮的时候, 我能同时看到我周围的360 , 但我似乎只是集中注意力于看得见的一少范围, 就像我正常的肉体的视觉。颜色是正常的颜色, 不是透明的。

在听觉上, 你和平常有所不同吗 (在任何方面来说, 例如清晰度, 辨认声音的来源, 音调, 音强等等的能力)?  不肯定, 在我离开了身体时的期间, 我没有听见任何声音, 在紧接下来的事件中, 当我在另一境界时, 我在我头内听见声音, 不像我们正常听见声音。

你有否感到自己的身体和意识分离了?  有。

在经历期间, 你情感是怎样呢 平静。

你有进入或经过一条隧道或围墙吗 有。以上已经描述了。

你有看到光吗?   有。以上已经描述了。

你有看见或遇见其它生物吗 有。以上已经描述了。

你有回顾过往生活里的片段吗?  不肯定, 有感觉到过去的事件, 但和现在生活无关的。我也经历发生在将来的事, 这一世和来世的。

你有否观察到或听到一些有关人或事物的东西 而后来可以被证实的呢 有。我朋友亲眼看见这意外, 他形容我如何横卧在街上, 他的描述和我离开了身体时的记忆一样。

你有看见或到访一些美丽或特殊的地方, 平面或空间吗 有。很多这样的地方。有时好像在肮脏的路上, 例如看见一间以前我曾住过的屋。有时又好像从外面看见另一现实的里面, 是很难形容的。

你有否感觉到时空或时间改变了 有。就像以上所描述, 时间好像被拉长了。或用 扩大了  更适合。

你有否感到有一种能获悉特别知识或宇宙的感觉吗 有。一切的东西都是联系着的。我们和我们称呼为上帝的造物主是没有分隔的。其余我所知道的, 我情愿现在不说, 有些是令人不安的。

你有否到达了一个限界或是一个物理结构的尽头 有。像以上所描述, 一个像似洞的限界存在, 我像是从洞的尽头挤出去。

你有预知将来的能力吗 有。我所看见这一世发生在未来的事情都确实地一一发生了, 包括在我人生的交叉点上所发生较大的事件。

经历之后, 你有否得到精神上, 超自然或是其它特别的才能, 是你在经历之前所没有的? 有。很显著的。当别人在我附近的时候, 我很容易地感觉到他们内心的感觉, 甚至是陌生人。和我有感情的, 我在远处已能感觉到他们内心的感觉。我也有很多预知未来关于我自己和整个世界的梦。

你有与他人分享这次经历吗?  有。第一次是和我教会的牧师讲。他拒绝接受我这经历, 而告诉我这一定是一个梦。很多年之后, 我才告诉别人, 大部分人对我所说的都抱着怀疑的态度。

在经历之前, 你有否听闻接近死亡的经历 没有。 

请说明在经历发生不久之后 (几天至几星期), 你对它的真实性有什么看法和为什么?

经历绝对是真的, 直到现在, 我仍然完全记得所有发生的事情。

在你的经历里面, 有没有一部分或几个部分对你来说特别有意义或重要呢 请说明一下。
所发生的每一件事都是有意义的。

请说明目前的你对它的真实性有什么看法和为什么 经历绝对是真的。请看以上所说的。

你的人事关系有因为你这次的经历而改变吗?  有。自从这经历, 我的所有事情都改变了, 好像我已不是以前那个我似的。我以前的人生像一个梦, 好像属于别人似的。

你的宗教信仰或惯例有因为你这次的经历而改变吗?  有。我不再到教会去。我觉得这是浪费时间和精力。上帝对被崇拜不感兴趣, 反而对我们的经历和成长感到兴趣。 

在经历之后, 有其它的事情例如药物令到那经历的一些片段在你的生活中重现吗?  没有。

以上的问题和你所提供的数据是否能准确并且综合地描述你的经历?  
我期待可以回到那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