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 ??????????

一名囚犯的濒死经历

查理 译 

2007220 

  我名叫菲利普,以下是我的濒死经历: 

  1995924日,大约是在下午1点半左右,我抢劫未遂,被一名片警开枪击中,子弹击碎了我膝盖,重伤了小腿上的动脉。后来我被告知,我在手术期间因失血过多而休克。 

  回想起来,有两件截然不同的事情发生。首先,我发现自己飘浮在一个手术台的上方。其时,我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很感兴趣,关注着那种混乱,但手术灯挡住了我的视线,于是我"移下来",到了一名女医生的后面,并越过她的后背凝视着前面。记得当时我直发笑,因她太矮了,不得不站在什么东西上才能够得着手术台。我还看见一名穿戴着手术护套的男子斜靠在墙上,我认得他是一名官员,他曾陪我上救护车,还让我供述了一份友善的报告。(这些场景在我康复后都得到了证实。)接下来,就像是"泡沫砰的破碎了"(并非真的是"泡沫破碎",但这是我能想出来的最为贴切的描述了),一切都暗了下来,就像慢慢地入睡。接下来我像是一名四岁的男孩,赤脚站在一处美丽的山野草场中,握着我的胖墩墩的小手的是一位我所见过的最美的男人,他比希腊神话中的神还要美一百倍。他就像太阳发光一样,散发着爱的光辉,我知道同他在一起很安全,我感到一股曾未有过的平安的爱。我们手牵手,开始沿着穿过草场的小路漫步。我明白他要带我到一个特别的地方,但散步也很重要。我看见奇妙莫名的东西,颜色、形状、嗅觉,一切都很明快而美丽,就像是第一次见到这些。我的向导和我一样享受着这散步的乐趣,还不时地指点着新的东西,并笑着看着我乐在其中。唯一的声音就是他的笑声,这笑声与其它的一切一样,异常的奇妙;这笑声又像是山涧的奔流,又像是新生儿的第一声啼哭,还像是清脆的钟声和雷鸣我永远也没办法精确地描述它。 

  我们来到了小路的终点,在这里俯瞰着一个山谷,它被云雾覆盖着,不但看不清里面的东西,也无法估计它究竟有多大。从谷中显露出如此悲哀的情感,我哭了。那种感觉充满着渴望,就像是你希望不要发生什么事情,但它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你也知道要改变它是太迟了,但总之还怀抱着那份希冀。我的向导也哭了。浪费生命是无言的悲哀。 

  向导身上的辉光已经变得更大更亮了,笼罩着我们俩。有一句话涌进我的脑海:"菲利普,你现在到了路的终点。记住,我会一直爱你。"辉光褪去,我的向导微笑着擦拭我的眼睛,然后像是再次"泡沫破碎" 

  当我在病房醒来时,哭得像个孩子。对面站着一名护士,她试图安慰我,想让我安静下来。她对我说,一切都过去了,我会好起来的,并问我为何这样痛哭。我对她说,我作了一个梦,一个悲惨的梦。她笑了笑说,在作手术时,麻药会阻滞脑部的活动,所以不会作梦的。她又问我梦了什么。我无法告诉她全部的景象,因为我在与磕睡争战,但基本上把事情的梗概讲完了。她告诉我,手术过程中,医生们两次遇到了"麻烦"(我躺在手术刀下有六小时),我一度因失血而休克。她又对我说,她不认为我说的那些是梦,并让我睡觉。我梦见了自己更好的人生和前途并知道这是可能的。 

  我也问过其他的医生是否有可能在麻醉状态下作梦,都说不会。我一直试图让自己相信那是别的东西,至少是好的。偶尔,在我快睡着时,我看见我的向导站在我的边上。我相信我亲眼瞥见了天堂和地狱,不仅看见了我的护卫天使,牵着他的手,还听到了上帝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