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 ??????????

摇头丸产生的濒死体验

(濒死体验之后有结语记录)

我是Jonathan,在1975夏天,我17岁,住在纽约上州一个小镇上。我买了大量叫做窗玻璃的摇头丸。将近一周时间,我和朋友们将近一周内每天都用,但是一剂药量不再能达到希望的效果。事情发生前一天,我们每个人都服了两剂。事发当天,我去看爷爷,又服了五六剂强力摇头丸。我给其他人每人两三剂。大约下午4:40,我开始感到效果,但是不同以往,我开始感到生病了。我正在和父母一起住的房子隔壁的朋友家,我感到眩晕,上楼躺下,呼吸困难,心脏狂跳,感到恶心。旁边的钟是下午4:50,我感到眼皮上翻,好像我想向上看,然后所有的东西都黑了。

我突然发现自己从金星开始经过许多行星,然后是木星,土星,海王星,天王星。我必须承认没有看见冥王星。这些行星交叉排列互相很近,而不是在直线上排列。它们巨大而且绝对美丽。木星最彩色而明亮。它们互相很近,我经过一个,立刻就到了下一个。我在短时间内经过他们,尽管没有任何快速移动的感觉。在我将要经过天王星时,我回头再看看这些行星,它们难以置信的美丽,当我向前看自己要去哪里,我最终终点就在视野里,而且让我惊诧。我在接近一个马蹄铁形状的云墙。我在入口停下,云墙的大小令人折服,我可以估计它的尺寸。它似乎约有100英尺深、宽,高度有两倍。我无法看到里面。底部是紫色,我向上看,颜色和亮度都加强了,紫色到淡紫色,到蓝色,然后淡蓝到顶部的白,而且巨浪汹涌好像暴风云的顶端,折射着下午的骄阳。我该提到,我自己并没有控制移动,而是被到那个位置。我也没有尝试移动,所以不知道自己能否移动。在云的顶端,我看见许多、许多对翅膀,纯白色闪着金光,它们都围绕着云顶端的整个边缘。我立刻意识到它们是天使。它们好像从那里看着我,我能看见它们的翅膀转过来移动。慢慢的宽阔张开和关闭,惊人的样子。它们被一个我看不见的光源照亮,但是它们上面的是黄白色,而且非常亮。我仔细看云上面,和天使们所有的移动,试图看见一些特征,但是它们太远了,看不见它们的脸和身体,但是翅膀惊人的大,而且容易看见。我被所看见的大大打动了,向下看的时候,我震惊了。在云墙的中间站着一个人形,就在我前面一楼大约50英尺远。我不觉得下面有一个身体或者固定的表面,实际上我下面的就像我穿过的空间一样黑。但是那个人形是一个从头到脚全身白袍的人。上面的光照亮了这个人,但是头巾在头上足够长,在他脸上投下影子,让我无法看清脸。我能看见他双手在两边垂下而伸出,就像从侧面伸出的脚,有手掌指向我。我们都没有用语言,实际上整个事件只有沉寂,但一旦我看到他,就被爱和喜悦的感觉征服了,那难以描述。然后我的一是充满了关于我的存在和人生意义的知识和答案,我记得对自己说,现在我明白了,我懂了,那真是多么简单!!在那时我知道我为什么出生,上帝的所有计划的目的是什么,而且一点也不复杂,十分的简单。我也毫无疑问的认识到我面前的人是耶稣。又无声的交流一会后,我就在床上醒来了。哦!回来的感觉多么可怕,离开了我前一刻还在的地方。我急得大叫道""!"" 然后合上眼睛,试图回去。当然我无法回去。我看表是下午五点,也许过了一两分钟。我起床感到非常棒!完全没有摇头丸的效用了。我走到镜子前,看到瞳孔正常。摇头丸让瞳孔在很亮的地方也扩张,我们经常开玩笑说别人的八号球眼睛

我能听见朋友们的声音,仍然在地板上跳舞。我暗自想,真棒,我没觉得疯狂,我经历了更多,但没像他们那样。我走回家和父母吃晚饭。一个小时左右后,我回到朋友的家,他们仍然因为摇头丸而疯狂。记住,我比他们的药量多一倍,但是药在我身上的效应已经完全过去了。

当我从濒死体验回来,短暂的经历中获得的知识完全从意识中抹去了,但我能记得,甚至在24年后的今天,完整地记得我看到的一幕幕,记得我获得了知识,和我的反应。

还有一个惊人的信息,经历10年后,我参加一个圣经学习班,学习圣歌里的Daniel,上帝如何命令天使拱门Michael去把Daniel从狮群中拯救出来。

天使说,在Daniel开始起到时,他离开了上帝,当他结束祈祷,天使出现在Daniel身边,把他从狮群中拯救出来。现在我不记得原话了,教师当时告诉我们,如果你用高声朗读的普通速度朗诵祷文,要56分钟,所以天使用了56分钟从上帝身边到Daniel身边。记得我前面说过晕倒时是450,回来是5点,正好来回各用了56分钟。我努力理解那天发生了什么,这完美的吻合了那天的事。现在我被说服,因为凡人被束缚在时间和空间里,一旦我们超出了凡界,时间和空间仍然存在,但是被大大压缩了,所以行星会那么接近彼此。我向你保证,天堂就在云墙的外面,我只是不被允许看到,因为我当时的人生不够好。 (此后很快我停止了药物使用)。当晚上你仰望夜空,那些光点中有一个是天堂,而我们死后只要6分钟就可以到达。

结语: Jonathan在他的濒死体验之后说:

你们希望了解我的药物使用...  在我濒死体验之后不久,我停止使用药物,如可卡因,摇头丸。抽烟继续了一段时间,但是34年之内,我彻底戒除了药瘾,甚至不喜欢医生开的药。每个月我最多喝一两瓶啤酒。我确信看见了耶稣,却不被允许看见天堂,让我重新思考每件负面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