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莉萨M.濒死体验

经歷

我生于俄罗斯,经历濒死体验时我才五岁,那个时候我还在俄罗斯生活。濒死体验发生时,我和母亲、祖父母正在进行假期旅行。

事发当日, 我们一起来到海滩。当时浪很大,母亲抱着我站在海水中。 对于一个5岁的小孩子来说, 当时的浪很凶暴, 但我觉得自己是安全的, 一浪接一浪地打在我妈和我身上, 对此我感到很兴奋。随后在一个巨浪的冲击下,我母亲失去平衡,抱着我的手松了,我便被巨浪冲走。

有那么一刻我感受到对死亡的彻底恐惧,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个生死关头。我屏住呼吸, 挣扎着去寻找可以给我抓住以救命的东西, 但手触及之处只有海水。我感到无助和完全失去控制。当我意识到挣扎也没有用, 我就放弃了。我不再屏气,不再尝试拯救自己,不再挣扎求生,听天由命。

我能记起的下一件事是我当时感到一种此生未曾体会过的深远而纯然的平和。突然,我感到十分安全,我被一种我只能形容为毫无条件的爱的力量所包裹和保护。这爱围绕着我,无所不在,但与此同时,这爱也是我,是我最深层的本质。我不再有恐惧和担忧,不再为任何事情挣扎,我可以继续停留在这里,继续保持这样的感受,直到永恒。

最后我感觉我好像成为了真正的我。此后再也没有任何限制,我可以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了解任何我想知道的事情,做任何我想做的事。这样自由的感觉无法言喻。我奇妙地意识到平时我们所谓的“时间”现已中止,不复存在。

接着我被一种不明的力量卷走,极速地移动,我感觉速度比光速还要快上很多。我经过很长一段路程,简直如同穿越了“世界的尽头”。我没有拥有一个身体的感觉,我只感觉自己如同闪电般,穿过黑暗而朝着远方一处光辉夺目的点前进,而我越是接近这光点,我唯一所想的只是抵达这光点。

当我到达这光点时,我发觉自己置身于光的世界中。这地方的所有事物都是由光构成的,并时刻放射出光。那美丽和光辉是说不出的美妙。可能把这地方形容为“天堂” 比较适合,但我没有宗教意识,而且我知道并没有“地狱”这样的地方。虽然我不明白为何我知道,但我知道当我们死去后最终都会来到这地方,不论他们是谁,活着的时候做过什么事。

一个男性形象站立于光中,散发着光,散发着超自然、毫无条件的爱。我被“光体”拥抱着,或者说被它散发出的光包围着而感到像是被拥抱。 突然间,我记起这地方。这是我家,我真正的家,我不知道我为何之前把它忘了。我感觉好像在一个陌生国度经历了一个又长又艰难的旅途而最终回到家中, 而站在我面前的“光体”比世间任何人都更了解我。

这“光体”知道与有我关的一切事情,所有我曾想过,说过和做过的事,它把我整个人生在一瞬间显示出来。它展示的是我一生中所有的细节,包括那些我已经经历过的,和我回到世上所将要发生的。这一切都同时显示出来, 我一世中的所有前因后果, 所有好的或负面的, 所有我对世上他人的影响, 他人对我的影响。我的想法和感受都无一遗漏。而我也能体会到和我有交集的他人的感受和想法,我几乎变成了他们,这令我纯粹地体验到自己的行为如何带给别人痛苦或喜悦,积极或负面的影响。

尽管在人生回溯中我也看到很多自己的不足之处,但那“光体”并没有对我作出任何评判。它只是把我人生原原本本地展示出来,它对我的爱是绝无条件的,它给予了我所需的力量,让我能够不加遮掩地看完整个人生,从而让我决定对于自己而言哪些是积极的,哪些是负面的,我需要为此做些什么。 我现在不记得展示给我看的人生细节,过去的或将来的我都记不起来,但我记得什么是最重要的。

那"光体"让我看到人生过程中真正重要的是我们感受到的爱,是我们所做的怀着爱意的行动、话语、思想。所有没有爱的行动、话语和思想都被清除掉,它们无关紧要,不复存在。只有爱才是真正重要, 只有爱才是真实的。我们所做的一切有爱的事本应如此,它是好的,美妙的。

在我们人生过程中感受到的爱才会被保留, 其它一切都会消失。

接下来我记得我发现自己置身于另一个地方,我并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之前的“光体”已走了, 现在围绕我的是其它的灵体,或者说是“人”,他们似乎是我曾经认识的人。它们好像家人、老友、会永远陪伴着我的人。形容他们是我精神上的,或者说是灵魂层面上的家人最为贴切。遇见他们就好像和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久别重逢,我们相见之后在彼此间迸发出爱与喜悦。

这些“人”和我通过某种心灵感应的方式来交流。我们的交谈无需言语,直接是精神之间,或者说是心灵之间交流。我们都没有肉体。我们皆由未知的物质构成,好像是纯粹的光的聚集,我们像是置身于一片光芒中的点。所有人都能立即知道别人心里在想什么。任何人都没有可能,也不需要去隐瞒任何事。这种沟通方式不可能产生误解,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近到无法形容的程度。我们都是独立个体,但与此同时我们又是同一的整体,通过坚不可摧的爱的链接而永远结合在一起,围绕我们的光也把我们结合在一起,我们是主体光的一部分, 也是彼此的光的一部分。

这些“光体”所散发的爱治愈了我,扫除我内心的阴郁,消除所有我在世间积累的痛苦和忧愁。地球和我在地球上过的生活都已变得很遥远, 而且是越来越遥远, 简直就像从来没有真正存在过。我和我的灵魂家人在这地方度过了一段岁月,漫长得如同永恒。通常情况下我们所理解的“时间”和“空间” 在这里是不存在的,但在这里我们也有不同的地方可以去,也有时间的流逝。这样的说法是自相矛盾的,但这是我可以用语言来解释的唯一的方式,不受空间限制的空间,不受时间限制的时间。在这里,只有纯粹的(灵魂)存在。

除了感到被“治愈”, 我不记得我们还做了什么,我们只是在一起,并且很乐在其中。我记得这个光之“世界”极为广阔,既没有边界,也没有外部。我记得这里所有的“人”对所有事物都有完全、彻底的认知。无法形容的愉悦、美丽和爱。即使是独立的“人”和“物”,也都由光构成,一切都是光。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这光。这光是有生命的,是一切事物的实质。

接下来我记得的是我突然发现自己回到最初遇见的光体面前,它告诉我,我必须回去。我说,不行,我才不会回去。这是我惟一最后想坚持的事。生活在地球上,充满了黑暗,痛苦,束缚,局限,和这美好的地方相比,地球简直就是一个令人恐怖的地狱,所以我断然拒绝回去。那光体告诉我说我的时候未到,虽然我被准予“回家”探访, 但我必须回到尘世履行任务,完成自己曾选择要做的工作。这光体提醒我,我的目的是到尘世中学习更多关于爱,怜悯,和如何传达它们,而我的工作是要尽我所能去帮助他人。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这光体说我很快就可以回到这充满光的地方。它说,实际上时间并不存在,真正存在的只有永恒。

接下来我感知到了我的肉体,我知道我回到了尘世,浪把我冲上岸,而在我爬上岸时,我呛出了很多海水。

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把这濒死经历忘掉了,我记起这段经历是在很多年之后。即便如此,这经历一直伴随着我,给予我力量去应对我人生中遇到的困难和去帮助、支持别人。在我整个职业生涯中,我一直在以不同的方式帮助别人。18岁时,由于工作关系, 我开始接触到年长的人,垂死,老迈,身体上或情感上有病的人。工作时还接触过患有艾滋病和有精神疾病的人。后来我在精神卫生保健和社会关怀领域工作, 接触到心理上,社交上,情感上和心灵上有困难的人。在我记起我这段濒死经历之前,我就一直觉得我的工作是极其有意义的。现在我是一个心理综合治疗学家, 这是超个人心理学的一个分支。

我的濒死经历也使我建立了对超自然的, 神秘的, 非同寻常的, 和灵性的事情毕生的兴趣。我的经历令我去探索未知的领域, 令我去寻求很多疑问的答案, 令我不停地努力去认识更多关于生命, 死亡和生死之间的事情, 不停地去发掘更多帮助他人的途径, 对我来说, 这是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事情。最后,这次濒死经历令我领会到不仅是死亡, 也令我领会到生存的意义,至今它还在继续指引着我。

背景资料:

性别:

濒死经历发生的日期: 1974年夏

濒死经历的特点:

在你体验濒死经历的时候,是发生了危及生命的事件么? 是的,生命危在旦夕,但还没有到临床死亡的地步。泡在海水中,我近乎溺死。

你如何考虑你所经历的这些? 很复杂

经验包括: 灵魂出窍

你觉得你从身体里分离出来了吗? 是的,纯粹的“精神”,“意识”, 无所限制。本质上的我和那些我在那光之世界中遇到的存在者,都是由光创造出来的。我们都是光, 只不过大家的密度有所不同。

在体验濒死经历期间你是否有着最佳的意识和警觉性? 我比平常的时候更有警觉。好像我什么事情都知道。拥有所有的知识, 领会到所有的事情。

时间是否加快或者减慢了? 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在瞬间发生的,或者说时间像是停止了,失去了意义。没有时间, 没有空间, 只有永恒和空间的无限。

你有进入或经过一条隧道或围墙吗? 不确定。在我到达那光的境界中之前, 我经过了一黑暗的地方, 但当时我不知道我是经过了一个隧道。我不在乎。我只是想到达那光中,所以我就没有注意到其它事情。

你有没有遇到或发现任何已故(或活着)人物? 是的,如上所述。

经验包括: 黑暗

经验包括:

你有看到超自然的光吗? 有,一个有生命的光,是万事万物的本原。我不只是“看到”这光,我,其它我所遇见的存在者,和在这地方的所有事物, 都是源自于这光。我相信这是很多宗教,灵界,传统教义都有描述的万物合一的根源。如果一切的本质都由这光构成,那么一切实质上就是一体的,而这就是我所体会到的。一个有生命的光,是万事万物的本原。我不只是“看到”这光,我,其它我所遇见的存在者,和在这地方的所有事物, 都是源自于这光。我相信这是很多宗教,灵界,传统教义都有描述的万物合一的根源。如果一切的本质都由这光构成,那么一切实质上就是一体的,而这就是我所体会到的。

经验包括: 超自然的景象或城市

你是否觉得像进入了一个非尘世的世界? 显然是神秘或非尘世的领域在我经历濒死体验的时候,我不知道所去到的地方所处的“层级”。

经验包括: 强烈的情绪基调

在经历期间,你的情绪是怎样的呢? 彻底、深远的平和,被愉悦所淹没,最大限度的自由,完全包罗万象而又无条件的爱。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爱。也有深深的悲哀和忧伤,在我离开光之世界而返回尘世的时候。

经验包括: 特别的知识

你是否仿佛突然理解了一切事情? 关于宇宙的一切事情 我个人目的是学习关于爱和所有表达它的方式,尽我所能去帮助他人。在某种程度上,我相信这是所有人真正的人生目标,尤其是学习关于爱和表达爱。只有爱是真实的。当一切都消逝,只有爱遗留下来。

经验包括: 人生回溯

过去的片段有否浮现在你的脑海中? 我过去的片段不受控制地闪现在我面前。如上所述。

经验包括: 看到未来

未来的片段有否浮现在你的脑海中? 我知道我看到我回到世上所将会发生的事情和我将会遇见的人, 但可惜, 抑或是可幸, 我把这所有所有忘掉了。有时, 当某些事情发生, 或当我遇见某些我知道自己从来没遇见过的人, 我“知道”我“记得”他们。

你有否到达了一个边界或是没有回头路的地方? 我碰到了一个不允许我穿过的屏障;或是非自愿地被送回尘世。这一部分经历是最为“实际“的部分,光体告诉我必须得回去,而我说不。我记得那光体对待我如同大人对待小孩子那样,我是孩子,确切地说,在灵性感知上我是孩子,而他是大人。那光体善意地对我微笑,坚定地而温和地告诉我,我一定要回去的,因这是我的工作, 是我的职责, 我必须去履行。他提醒我这是我自己所选择的,而我表现得像是一个小孩,就是不愿意回去。自从我记起这段濒死经历,我也记起我拒绝回到尘世,我发现这是我其后在人生遇到关于生存和情绪上的困难问题的根源。我必须在治疗中面对它,最终明白我为何接受返回尘世,然后去选择完成自己的任务,这是我在濒死经历的时候未曾做到的。

神,精神和宗教:

在体验濒死经历之前你的宗教信仰是什么? 自由主义的。无(犹太人)

你现在的宗教信仰是什么? 自由主义的。无(犹太人)

由于你的濒死经历,你的价值观和信仰是否有所改变? 是的。如没有这段经历,我真的不知道我长大后会成为怎样的人,自那以后我是一个没有信仰和成见的人。但我很肯定我的经历令我成为一个不受宗教教义或仪式影响而有灵性倾向的人。这也令我可以接受轮回的说法,如果将东方和西方的宗教教义比较,我更倾向于前者,而对于灵性经验与信仰或理性教义,我也是倾向于前者。

经验包括: 遇到超自然的生命存在

体验濒死经历之后:

你的经历是否难以用语言形容? 是的,经历濒死体验时我才五岁,并没有足够的词汇量来用语言表达它。即使是现在我也很难表述,因为这段经历发生的领域不同于我们一般意识下所熟知的,而在这个领域里无需用语言来传达想法。它们(词汇)是地球上的人类所用的交流方式。没有词汇能用来描述这种经历和相关的感受,所以我几乎只能是发明一些词来描述。

在你体验了濒死经历后,你是否具备任何超自然的,非一般的,特别能力,而这能力是体验濒死经历之前所不具有的? 有,在濒死经历之后, 我习得一种”看穿“别人的能力, 令我可以透过别人外在,看见他们内心隐藏着的痛苦,需要和渴求,他们背后的动机和潜在的人生策略。这能力曾为我带来好多问题, 直到我学会善用它。有时,我会做预言梦,直觉地感知到一些未发生的事。

在你的濒死经历中是否有哪些片断让你觉得意义深远或者特别重要? 最糟糕的部分是濒死经历开始之前,还有结束后返回尘世的时候。最好的部分是我遇见光体,体验人生回溯。光体对于我来说最为重要。

你是否曾与他人分享你的这段经历? 是的,别人听了后有很不一样的反应。有的人着迷般地好奇,有的人深受感动以至于怀疑,有的人感到恐惧和排斥。当然,最能理解这段体验和它所带来的影响的是别的同样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然而我常发现最为有意义的是把这段经历分享给那些有病,濒死,对死亡恐惧的人。我觉得死亡已成为西方社会最大的共同恐惧。

在你生命中还重现过像这样的濒死经历么? 是的,我曾尝试冥想, 自我探索, 而自然地体验那光与平和,体验亲密、有爱的联系。

关于你的濒死经历你还有什么想要补充的么? 濒死经历令我们与死亡面对面,也因此令我们与生命面对面。生命和死亡缠绕在一起的,是彼此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学习如何去活,就是学习如何去死,而学习如何去死就是学习如何活得更充实。倘若我们畏惧死亡,我们就畏惧生活。倘若我们畏惧死去, 我们就畏惧真正地活着。

我们还能问什么问题,能有助于你传达你的经历? 你觉得你会经历这样的体验的原因是什么?是的,我相信世界上很多同样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会对当前的集体意识产生影响并改变它。他们带来对宇宙的视角的理解,宇宙的合一, 宇宙的慈悲和怜悯,博爱,这都是我们的时代所缺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