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赖瑞濒死经历

经厉:

2001年10月28日

朗尼派若採访的濒死经验

经由IANDS在爱和华州的朋友,朗尼派若採訪吸引人的濒死经历(有任何问题,请连络朗尼派若),精彩濒死后的改变。其它研究濒死的负责人,都鼓励与濒死研究机构(NDERF)分享此经验,前题是要考量保密当事人的身份。赖瑞是位退休有家室的人,他是新基督教的信徒。

题问:请描述你濒死当时的经过情形。

回答:五年前的八月,一早路上雾很大 ,大约5:30分我驾车在151号公路,凖备送太太凯西去上班。她上班的地方离家约七公里,我突然感觉不舒服,於是把车开到路旁,我下车后,凯西也下了车,我走到车子后面,摇摇头想呼吸些空气。自言自语的说:我是怎么回事了?感觉不对劲。太太说:要不要我来开车?我

回答:不要,我可以开。於是我们回到车内,就开走了。在路上不清楚开了多久,大概有两到三四个建筑的距离,我又开到路旁停车,告诉凯西,妳来开吧!我觉得头晕无力,於是我坐在乘客坐位,由凯西继续开。

因为我只记得经历的片段,后来发生的事,都是凯西告诉我的。我感到头越来越昏,而眼前一切都变的越来越黑,然后眼前出现隧道,我记得自已昏倒的事。蹦!突然感觉车子以每小时90,000里速度前进,心想她开车没事吧?听见她问我:你没事吧?哦!赶快醒来吧?记得她紧张的对我大叫。这是事后她告诉我的:我在车内翻转,我的手臂被方向盘夹住,她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她往公司的方向开,在雾大路况下,她试着把我扶回到坐位上,把手放在我頸子试我的脈博,接着她说,我就这样昏了,整个身体不动了。现在讲我告诉她的情境,我记得的部分。那种经历很难解释:她恐慌的喊叫,我以为我在对她说话,我说:我不在后,妳要好好过日子。我告诉她“妳将要自已过日子了,我们现在不同的空间。我没发再为你做些什么了。我在这而妳在那里,我在某个地方,而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专心开车妳会没事的,我跟妳说再见了。我一直讲而我认为她也在听。我以为自已还活着,可是她说我并没有说任何话,而我却以为,我在告诉她当时的情形。我在车顶之上,向下看我自已。我的身体驱扭一团,我不清楚自已在那里,而我看见凯西在开车。看见自已穿着灰色短裤和襯衫,在另个地方看自已。这一切都发生在七英里距离之间。后来在瞬间我就出来了,记得她跑进警察局,可是那里没有人,她就继续往公司去。记得我打开乘客的车门,看见陌生大楼及停车场,还是不知道自已在什么地方。她就给911打电话,然后救火车来了,听到救护人员给她说:红色警戒,妳应该给救护车打个电话,他已经死了。接下来我在救护车上,开往医院的路中,救护车来到停车场,他们很顺利地把我移到單架上,听见他说,这是某城的紧急警察。救护车停下来等这位警察,我看着他松开领带,他问我:你有服用药物吗?我脸罩着氧气说:没有,没有!於是他给我上了静脈注射。

我又出窍了,当我飘浮在身体之上时,突然我明白我在另一度空间,不在地球了,眼前出现圣诞术的灯,全是白色的,大约有好几千个。然后变得很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就在一切都静下的同时,我以一小时90英里的速度向前飞奔,而人生回顾在我眼前开始。那是由粉色的小点,变成一叠迅速翻的撲克牌,那速度非常快,而且无发停止,也就是说,我眼前的人生回顾,如快速的走马灯般。一直转动不同的影像,看到我八岁时,拿着玩具手枪。突然看到常在后院玩耍的一座油井。情景又变成,我在海军陆战队时,拿着手枪服兵役,咋!太快了一下就结束了。

然后变成我在这儿,注视那澄黄色的球。有些恐惧也不知道自已身在何处,但是眼前的景像很美。突然出现隧道的形状,我向下看着它。那一点粉色光变成绿蓝色,这就是我死亡的当时,然后我飘到上方,向隧道内看,注视这澄黄色的球,和感到它的柔软且温暖。四周很安寂,但很平静安详。不知道在那儿,只是明白自已不在人世间了。突然一个声音出现,不太友善也不轻声柔语。听过模仿演员吧。这种声音连他们都无发模仿,是因为那一种独特的声音。当你听到时,你就知道它的特别。而我无发来形容它,不太大声,也没恶意,但也不轻柔。我无发解释的声音。同时我也不能转头,因为它在和我说话。不记得它对我说了些什么,可是我记得它告诉我:你必须回去,我们还没凖备好让你回来。我想转过头,去看那声音来源但是没办发。那情境很黑但可是却美丽,橙色球,那光源,我一生回顾等都呈现在眼前。接下来我所知道的是我回来了。回来很快却不是往前,反而是向后倒回去,橙色球和光都变暗,一直到消失无踪。

现在我(的灵)回到医院,看见救护车,四轮推车以及在上面的我,我在那旁观这些人。蹦!我没有血压了,他们说我死了。后来我回到冒汗又冷身体,以一小时90公里的速度,开始跟医生说我的经历。我看到隧道,白光,和那声音。医生说:赖瑞,你没事了。於是他就离开病房走了,然后一切又变黑了。医生又回来给我做人工呼吸,当我告诉他,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时,他说我是医生,不相信这些事,可是根据你所形容的来判断,你应该是经历了濒死。我立刻告诉医生说,我要转到退伍军人医院去,他说:嗯!你必须在离院同意书上签字,我们会安排车送你去爱沃华的退伍军人医院,如果你半途去世,我们是不负责任的。我说好的,我要去见一名叫泰得的牧师,我有话告诉他。我们是很谈的来好朋友。他们就用救护车送我去爱沃华,这其中我反复,出入我的身体多次。他们送我到急诊室,我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后,医生说我经历了濒死。护士说我们不相信它,你一定是药物引起的反应,我说我没有服用任何药。当他们送我进升降梯内时,我想起泰得应该在这,我说“泰得,我要告诉你有关濒死经历”,他说他马上过来。於是他们送我到一间病房,在那等泰得,可是他们也给我些药,所以我又昏迷了24小时。

当我醒来后,在枕头下有两本关於濒死的书。我给护士讲,要见泰得,虽然我全身无力,我还是告诉护士我要下床。而在护士站的护士,却没看见我经过她们,我穿着病人袍子,坐升降梯到底楼,而泰得就在升降梯旁边。然后他上楼来,在进入病房前,我已经知道他要问我什么,我说泰得,我不知道关於你女儿的事,我并没有见到她在这里。他的女儿被杀,而我知道他要来问我这件事,我告诉他一切,然后他问我,我是否可以和厨房的一位员工谈谈,他很想知道家中发生的事情。

看了几页濒死的书后,我发现那不就是在说自已吗?觉得很有趣,好像都在讲我的经历。那位在厨房员工敲我的门,就进来离我两尺远,我在想,哇!我晓得他要问我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他,可是在他来前,我已经知道,他儿子被枪杀的事。好像是从他的脑中取得的信息,就这么简单。就这样,在他问我之前,我已知道一切了。濒死后,所有奇怪的事都在发生我身上。他说我儿子在猎野兽时被杀的,(其实我已经晓得了,只是不说罷了)你有见到他吗?我回答没有,只听到声音而已,他不在这里。当他问我时,我知道他的意思,其实是希望能和我互相交换,所以他能看到儿子。他没开口我就知道了,他想藉进入着我的灵,四处找他的儿子。

这预知的现象延续了一个月之久。这预先知道人们要说的情形,变的有些诡异。举例来说,当我进到碧社咖啡馆时,看着在里面的人,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我给太太凯西说,如果妳能像我一样能预知,她说:别胡说啦!别人是不会了解的。她到一个地步不能了解我,而我却在他们还没开口说之前,我已经明白每个人心里想的。这好像当我拿起一份杂志,或是某些东西时,不是像普通一般看杂志般,而是我看到的内容,是别人看不到的。那杂志如同立体般,所有页数是突出来的,就像带眼镜看立体电影般。我心想这个人不在页数里,那他一定是还在某个地方,当我告诉医生时,他送我去检查眼睛。配了副眼镜,可是不管我看什么,我看的还是立体的情景。这样延续有一阵子,后来它终於消失了。很诡异吧!到现在还是不了解,为什么回来人世,我只能告诉你的是,这一切所发生的现象都是真的。

回到我一生回顾,我的人生经历,全部呈现眼前,好像有人把我的一生,以快放速放电影般。所有整个人生发生的事,毫无修剪赤裸显在眼前。从出生到上幼稚园,以及你偷店里的口香糖。它一直连续放映,例如你在开车,偷车子的輪胎盖,在车上性交等。你的一生完全没保留的呈现你眼前。发生在从这个城市,到凯西工作的地方。我长的越高,图画就越大,我以为我(指他的灵)消失了。而我知道自已在别的地方。我的灵在观看自已的一生回顾。看不见任何人在我旁边,只有我一个人,四处无一人。只是我的一生回顾,没有别人在里面,我个人一生的电影。

提问:这经历是否难以形容?

回答:是不容易描述。因人而异,看你和什么人谈起。 有些人我不敢和他们谈我的濒死,刚开始和别人谈起我的濒死时,凯西会说,嘿!她会很不好意思。如果人们让我说此经历,他们可已再告诉别人,有关濒死的资讯。可是我自已的太太 - 凯西都不愿意我告诉别人。濒死所学到的,是上天给我一些以前没有的能力,可是我不知道它是什么而已。祂是真的赋予我些东西,但是我不知道如何用它,也不明白给我的是什么。就是我能听见,别人听不到的声音,这就是上天给予我的。试着了解我将要给你说的,那是不能转卖,也不能让给他人,或是给人们看的。只有我能,而我无法形容那感觉。我也无发用视频给人看,只有我能做到的。这经验也不能拍成电影给人看,只有相同经历的人可以明白,好像它存在我心中,可是却不在别人心里般,是很难以言语来传达我想说的,我就是没办发。那给我的人告诉我说,赖瑞,去吧!想做什么就做吧!可是你不能放弃它,因为它是我的。我知道自已看见了什么,而他人是不能把这个能力拿走的。也熟悉那给我说话的声音,但我无发形容它。没发模仿它令我很伤脑筋,祂就是祂,没有第二个祂,祂是特别独一的。

提问:你在濒死时有听见别的声音?

回答:很安静无声。

提问:濒死时你有感觉到在移动吗?

回答:没有。

提问:是否感到身体出窍?

回答:在车上时,我是向下看,然后我身体出窍。离开车子就往上升,在那另一个时空很安静,和详。脱离身体后,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我的身体。知道那就是我,也明白我死了。

提问:觉得还跟你的身体有关系吗?

回答:只知道那具尸体是自己而已。

提问:对时间的看发?

回答:七里路程--看似很快。当那声音跟我说话时,时间似乎很慢,尤其是在看人生回顾,在隧道中,还有见到那个球的时,时间变很慢,因为有机会把它们都看清楚。那一小点的白光也挺慢的,刚开始时它是一片乌黑。回头看地球,而它却很远。嗖!然后就一下变成90公里的高速度。

提问:在当时你的听力和视力如何?

回答:很棒!能看见光和黑暗,好像从暗中看一般,四处一片漆黑,可是仍能看见。黑暗的尽头还是一片黑。

提问:你感觉孤单吗?

回答:不会,我是因为看不到,才感到孤单,那时有声音在身边,所以不觉孤独。

提问:你有遇见其它的人,还活着或已经死了的人?

回答:没有,似乎每个人都问我这个。

提问:.在那声音前你感觉如何?

回答:那时我很紧张害怕,因为不知道自已在那里,祂一直安抚我说,你没事的!你没事的!但我看不见祂。祂说,赖瑞,我们还没凖备让你回来,你必须回去。我想看看祂长的如何,嘿!於是说我不想回去,我们谈一谈吧,结果祂一直讲,我只有听了。

提问:如果你能讲的话,你会说不想回去吗?

回答:我不想回去的,但是我无发说话,而只有听的份。

提问:你如何解释你不能转头看?

回答:似乎有一股力量,那声音不要让我看见祂,而我也本来就不应该知道,是谁在对我说话的。那股力量太强,使我无发转头看祂,本来就不能看的,就如此而已。有点我确知的是,那声音很温柔,我只能往前看听祂说。

提问:你对那光的感觉如何?

回答:我认为自已在天堂,在我看来自已在观看整个銀河,我就身处其中。我在宇宙的某地方,不在自已的身体内。

提问:有遇见任何魔鬼或是恐惧的恶灵吗?

回答:没有,除了刚开始很恐慌,因为不知身在何处,我真是怕的要死。看到一生回顾时,我就知道自已死了,但也不担心,是否会下地狱,或是上天堂与否。无轮是如何我知道,自已会没事的,这是我直接的想发,同时明白发生了些什么事。

提问:当你的人生回顾在你眼前出现时,你有学到什么吗?

回答:对於在看过我的人生回顾后,无论我将往何处,我会很认真过我的生活。换句话说,每天早上起来,看到鸟儿,不会再认为它的存在,是理所当然。以前当人们向我问好时,我只会说:哦!还好! 但是现在他们和我打招呼时,我会注意听他们说的每句话,现在我比较在乎人的感受。不在把发生在周遭的事情,视为应该的了。有点跟我的个性矛盾。以前我只听我想听的,可是现在我听你说的每句话,我把鸟视为人类,而不是动物。所有现今世的事物,对我来说不再真实, 一切都不是真的,而我在那里看到的却是真的。这个肉体的世界像模子翻板,因为我在那个境界所见看才是真的。现在我比较注意这世上的事,也多聆听别人的心声,但很多时后,事实常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真。我仍然会听,例如餐厅的服务员给我倒咖啡,我看这个画面是不真实的。每次我拿起杂志看,或是看电视时,我都觉得它们是幻觉。

提问:你在人生回顾中感受到到什么?

回答:我清楚,只知道所看到的是真实的,而这个世界是虚幻的。

提问:你看世上任何事都重要,然而你却觉得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回答:是呀!这世界不是真实的。

提问:你有遇到界限或是被限制?

回答:没有。

提问:你有想回到这个世界,你身体内吗?

回答:不想,我被告之要回来的。

提问:当你回到体内后,你感觉如何?

回答: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当医生告所诉我,我经历了濒死,我才晓得的。我听见过濒死,但却不晓得他们是怎么回事。后来我想,我经历了其中一种濒死,那我该怎么面对它呢?於是我看了看四周围,结果所有东西全都变成立体的。当医生要告诉我的诊断结果时,我已经知道他会怎么说了,但我不敢告诉他,我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这种现象很有趣,有一次我在商场,一对男女经过我时,我知道她在想她的男朋友,又有一次,餐厅的服务员来到我桌前却不说话,而我已经晓得她跟大厨吵架,所以知道她不想和我讲话。

提问:所以当你回到体内,觉得很失望吧?

回答:我接受回来的事实,下一次去那边,我知道会是怎么回事,就不害怕了,因为我已经历过了。

提问:你是如何回来的呢?

回答:我真不知道是如何回来的,但回来后胸部很痛,感到胸被压的很沉重。

提问:你知道为什么你没死吗?

回答:我还有未完成的事,所以被送回来了,但我不晓得是何事。我回来到这里,不知道是否那要完成的事,会不会就这样出现,而我立刻就知道的。哎呀!我没有线索得知呀!也许我要去救某个人免被车撞,或是其它会发生的事吧!但是我明白,我在世上是有目地的,我只是知道有某种目地,但我不知道它是什么,而我就是必须在这世上,请别问我为什么。

提问:在看人生回顾时,你有没有被批判?

回答:没有,整个回顾只是当我在某地时,以及做了什么事情.“赖瑞这是你的人生,你要怎么面对你的人生。”

提问:你感觉羞耻还觉得高兴?

回答:人生回顾时,我知道那就是自已,用字形容的话,我感到很幸奋。我在知道已经死后同时,也有点担心,我在这了(指死亡身处之地)。繃!我只有等那像放电影般的回顾结束。繃!就是我的人身回顾,放映我所做的一切,然后又繃一下!它结束了。一会儿我眼前变成星星和球,那声音说:你必须回去。祂说赖瑞,你就到这结束了,我们没有更多的给你看,所已要送你回去。祂们送我回来是有理由的,可是我不知道是为什么。

提问:当你醒来后,你有马上告诉别人有关你的经历吗?

回答:第一个医生说:我是个医生,应该不相信这种事的,但是赖瑞,我相信你所说的,因为别的医生告诉我,他们也有听过,与你类似你的经验。而你是我第一个病人告诉我,你的濒死经历。以医学的观点来说,我们是不信的,但这确实有发生在病人身上。所以他相信我所说的,在学术上,却又不能支持我的经历。

提问:你有和他人谈起这事,让他们来帮你,清楚明白这经历吗?

回答:我想告诉大家有关我的经历,但是有些人会听了,然后说:嗯!好的....可是我知道他们并不信我说的,而我不会再跟他们多说,因为我知道他们不相信。就只有结束谈这个话题,聊别的事了。

提问:你有和泰得牧师谈过这事吗?

回答:有的,他相信我所说的。

提问:你认为这件事发生在你身上是有原因吗?

回答:是的,我相信在这世上,我要完成某些任务,所以这是我回来的原因。

提问:这件事有影响你对人生的目地吗?

回答:有的,我想知道我回来的目的。

提问:谈谈你回来后的生活观点。

回答:好的,现在我对任何事情比较认真,可是在这个物质世界,所有的东西都不是真的。

提问:这件事对你未来生活目标有影响吗?

回答:有的,但也可说没有,一切仍然如旧,但现在我比较常跟退伍军人一起工作,我实际参与他们合作,比对他们得捐款还多。做他们的事,就算是24小时都很愉快,我在为他们做一些记念退伍军人的事。

提问:濒死经历有改变对自已的感觉吗?

回答:某方面它使我变的坚强,我跟人们不同,可是我无发证明,我跟一般人不相同。这只有我自已知道,你不会到处炫耀,因为你有人们没有的能力,说你跟他们不一样。当时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和别人不同,直到现在才了解。

提问:这有影响你和别人的关系吗?

回答:现在我多数听别人讲,我太太仍然认为我没变,因为她不明白我的经历,不想深入了解,也不想谈这件事。我也不请楚,其它濒死者的太太们,是否也有相同反应。

提问:这件事有改变你想帮助他人的意愿吗?

回答:有的,比较注意他人的感觉,但要节制,不要过度热心,因为不希望别人利用自已。

提问:这有改变你对人的爱心吗?

回答:是的.

提问:你能接受人原来的面目吗?

回答:可以,以前就能接受人们的本相,现在更能构了。举例说:要毁掉世贸大楼,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我相信是宾拉登主导的,於是我们就杀了他。但是我不能接受,去那国家再杀他的人民。两件坏事是不等於善良。可以其它方式来解决这件事,这是我的看发,不过也许是錯的。

提问:这对你的信仰或灵命有影响吗?

回答:没有, 我还是我。

提问:有影响你去教会吗?

回答:没有

提问:这有影响你对神的认知吗?

回答:我仍然像以前一般相信神,可是对祂还是有些不了解,我不是宗教狂,这就是我:Joe Blow 一个普通的老建筑工人,会和一些人在夜店喝啤酒,有人选我做他们打拳的对手,而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我。

提问:你认为听到的是神的声音吗?

回答:是的,是祂.

提问:以前会害怕死亡吗?

回答:不会, 因为我从来没想过死亡。医生不晓得,我有犯过羊颠疯,中过风和心脏病等毛病。报告结果是原因不明。他们不知道我的病情是怎么回事,所以才问我是否有服药。我在1991年就戒酒,也不吸毒。当时没有服平常吃的药,是因为还没到服药时间。

提问:你恢复的很快吗?

回答:我在医院待了一个星期,可是回家后,好久才恢复正常。看电视机也看不清楚,因为都看成是立体的关系,很不真实所以没兴趣,就不想看电视了,就独自一个人相处,以前就感到世上一切都不像真的。自从濒死后变得更不真实。只有濒死的经历才是真实的,因为我就在那当中,在这世上只是身体的皮囊而已,不如在濒死时真实。

提问:你对死亡的看发?

回答:有些了解,你会喜欢那个地方,那是真实存在的,这个世界是假的。现在你只是在一个过渡地方,将来会回去那个世界的。

提问:你对轮回的看发如何?

回答:我不太清楚,平常太不看书,但是有读过濒死的书,因为有发生在我身上。我只看过五本书,一般都看报纸的运动版。

提问:你经过濒死之后,有使你成为灵媒吗?

回答:刚开始时,在人们还没开口前,就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以及看一切都是立体的,换了副新眼镜,还是看成立体的视觉,很诡异吧!

提问:你有预知的能力吗?

回答:有的,有发生许多诸如这些小事上:如人们在敲我的门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他们来了,当一辆车开来,我知道是朋友来了,电话铃响,我晓得是谁打来的,现在还是有这情形,但是发生的机会比较少了。

提问:你在学习上是否有改变?

回答:有的,学习能力有改善,这不容易解释,原来对做生意是一窍不通,可是在需要时,就会突然了解。好比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 我和我的医生谈生意经,我告诉他,如何以某种方式买土地。这若是几年前,我是决对想不到的,而我的医生做了一笔好投资。

提问:所以你的思维改变了?

回答:是呀!

提问:比较有想像力?

回答:是呀!完全不一样了,我现在所想到的点子,是我以前想不到的,而且它们也达到功效。

提问:在濒死前,你有想过与灵界沟通?

回答:不一定,偶而会的,在小学四年级时,当外面下雨时,学生就玩“藏橡皮擦”的游戏,(这故事在讲,每次赖瑞都知道橡皮擦藏在那里)。老师指责他做弊,告到校长那里,而赖瑞说:我没有做弊。校长要他猜从一到十的号码,他也猜对了。他回家时,学校要他带一张条子回去。而妈妈就去学校见老师和校长。但是赖瑞从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他们在谈赖瑞的异能,后来在服兵役时,有一次玩牌,他知道其它人手上的牌。他要别人把铅笔藏起来,赖瑞每次都能找到它们,被带去见医生,要找出原因,医生说他正常没有事。

提问:所以你有灵媒的天赋?

回答:偶而有的,不是每次都会发生。在於我的心情好坏,但是无发要求就有的,而且年纪越大,它就慢慢消失了。

提问:你对自杀的看法如何?

回答:我不认为那是正确的,应该让事情自然的发生,不要着急,但我不清楚,人们自杀后会在那里。

提问; 你现在了解死亡吗?

回答:那是另一个境界,其实你已经去过那里,只要踏入那个空间,那是个全新的世界,这是我的看法。

提问; 在濒死前你相信天堂和地狱吗?

回答:我小时后所知道,要做乖小孩才能上天堂,如果不乖就会下地狱。

提问; 你现在相信天堂和地狱吗?

回答:是的,我相信。每一个人都会去天堂的。

提问; 那么地狱呢?

回答:我没经历过地狱,所以我不知道地狱样子。

提问; 你认为有地狱的存在吗?

回答:有的.不知道它在那里,有些人相信地狱的存在,而我不太上教会,所以不太知道它。在信仰上我是个大叛徒,经常去好玩有趣的地方。我知道自已没好好生活,也从不读圣经,我只是个建筑工人,一个平凡的海军陆战队军人。

提问; 你去过那空间,也经历过濒死,那是否每个人都会经历的吗?

回答:我想是吧!那要在於神,祂会告诉你的,如果你每天想杀人的话,那我认为这样子,是不会上天堂的,像Bin Ladent 他就不会去那里。他会在某个地方,他不知道的地方,而且他已经在那啦!

提问; 在濒死后你有开始读圣经吗?

回答:我从来没读过圣经。

提问; 在经历濒死之前,有听过濒死吗?

回答:不太知道,只在电视上看过一些。但从来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已身上,不太可能的事,却发生在我身上了。以前我都认为,将来会死了会到地狱去,可是事实上我并没有(去地狱)。

提问; 许多人濒死回来后,改变很多,有时会影响夫妻关系,你有同样的问题吗?

回答:我的婚姻一直有许多问题,可是现在更严重,但与濒死无关。也许跟濒死后遗症有关系。

提问; 谈一下你的听觉或对光是否变得比以前敏感?

回答:对噪音很敏感.

提问; 你感觉到有能量从手中出来吗?

回答:从我的身体,它比以前更会发出光来,以前只有一点点(大约一英尺),现在却很多(大约四英尺),这是我感觉到的,觉得是正面的能量,而且很强的力量。

提问; 可描述下这濒死经历有使你成长的事吗?

回答:它有改变我内心的想发,我就是知道但很难解释它。

提问; 与另外一名经验者谈濒死,他告诉我说:我不知道如何说明,你就问我问题吧!

回答:我百分之百同意,我从濒死回来时,感觉得很棒,起先是很怕人的,但后来我往地球靠近些,我还是感到很不一样。(指在空中飘浮时)

提问; 另一位濒死经验者告诉我说:她觉得好像有灵看顾并帮助她,你也有这样的感觉吗?

回答:她有跟他们说话吗?

提问; 我没有问她。

回答:有的,但不知道是谁在帮助我,但绝对有这回事的,偶而我会跟祂们说话。我告诉他们:你说的对,多谢!举例来说,我想把车开出去,那声音会告诉我说:不要倒车。我不听它的警告,结果我就橦到东西,如果我听它的话,就不会出事了。哎呀!每次只要我听它的,就可逢凶避邪。

提问; 你真有听到声音吗?

回答:不像我们的对话,是在你内心中的声音告诉你的,小时后也有这样的经历,但不像现在那么强烈,我时常笑说:嘿!这次你又是对的。绝对没错,你只要顺从心中的声音,因为它每次都是正确的,而我几乎每天都会听见它。

提问; 你还有什么濒死经验要分享吗?

回答:在我心里,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是真实的--可以说是真的,但也可能不是真的。我很在乎人,而对事情的本身却不在乎。例如我的卡车撞到一隻廘,而我不那么在乎车子的情况。在濒死前,我时常担心许多事。哎呀!现在我很清松,一点也不担忧,因为我知道一切会没事的。

濒死是很难形容的。地球是个不真实世界,是人类自已造的。而那个空间不是人造的,才是真实的。我仍然不知道自已要做什么,但我知道,当你经历过那个境界时(另一度空间),而你需要跟人分享你的经历,我会听你讲的。你会听到带有强烈又温柔的命令口吻,这声音只是指引你,但最终在於你自已的选择:你要如何做。

那光充满了爱,但是我没有进入那光中。

资料:

性别: 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