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 ??????????

Karen的濒死体验

首次讲述于 www.near-death.comBulletin Board section部分,然后在Kevin Williams和作者的慷慨应允下在这里再次发表。

 

我十几岁的时候,经常在梦中有精神体验。当我长大以后,生活更丰富了,这些经验就减少了,在我第一次怀孕前完全消失了。儿子出生以后不久我做了最恐怖的梦,梦见自己会在车祸中恐怖的死去。好几个月,我被梦境带来的恐惧笼罩,极度小心可能出现的车辆。当儿子7个月大时,我慢慢平静下来,对自己说,那只是一个梦而已...不会发生的,我有一个新的教职,一个孩子,一个家,和丈夫需要照顾...对这件事,已经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去想了。然后,这事情发生了。那天我很快离开了学校,想把儿子从他祖母那里接走,然后赶回学校观看棒球比赛,和儿子有一个完美的下午。当离开高速公路时,绿灯亮已一段时间了,我像通常一样小心的左转,想今天真是幸运日。然后一瞬间我就离开了。顿时我身处曾到过得最美丽平静的地方。我祖父,另一个前世中认识的人,还有一个守护准备帮我完成过渡。他们告诉我事故,给我看现场。他们说,是时候回家了。那个地方的压倒性的爱和喜悦多么诱人。我能感到每一刻自己都更亮了。但一阵恐惧和慌张,我开始哭泣。不,我不可能死了。儿子怎么办?他只有7个月大,根本不会记得我。他父亲甚至不知道如何照顾他。我不想他和爷爷奶奶一起长大。不,不,不...现在不是走的时候。他们错了。在爱的拥抱中,他们给我看我死后儿子和全家人会安然无事。我妈妈可以依靠我的奶奶。会花些时候,但是他们会恢复。我丈夫,仅过伤痛和孤独也会恢复并且再次找到爱情。死亡是我们在地球上的功课之一,而我的死会给我生命中的人重要的一课。他们给我看葬礼,教我如何亲近那些我爱的人,还说我最终可以与那些灵魂打开的人交流。我可以接受这些,他们会好的。我一直感到自己更亮了。但是等等...儿子,我不能离开儿子!我的儿子!孩子需要母亲,我需要作他的母亲。我不能就这样走。我感到好多耐心,好多爱。向导们解释说,这些感受只是我与人类部分的一个联结,当我的人类部分没有后,我会感到像空气一样轻,绝对的喜悦,极度的爱。言语无法公正的描述感受。他们帮助我脱掉人类的重量。那感受好极了,似乎让我越来越强大,然而我与儿子的联结太强烈了。我们在这个美丽的地方漫步,看到似乎永恒的东西。我们讨论我的人生,我们讨论了信仰,我们讨论了人类容易忘记的灵魂的奥秘,以免我们将永远无法在地球上生存。我始终在敬畏中。有些部分就和我一直想象中的死后生命一样;有些我简直就是大错特错,我记得心里说。其他我爱的人在哪?什么时候能见到其它上上辈过世的人?会的 他们在另一个不同的平面上。当我的过渡完成,就可以在准备好后选择去其它层级。不时地,想到儿子就让我更重一点。我无法忍受儿子没有母亲而长大。我被告知会有别人代替我照料他。先是祖父母,然后他们给我看了Jake的人生。他曾是最美的男孩,那么快乐,但是他的灵魂似乎被一种忧郁刺穿。这是他要解决的功课。他知道在这一生需要学习的主要功课,这是有意被安排的。我看见Jake78岁时有了一个新妈妈。一个很美丽的女人,心地善良,绝对关心他,对他很好。但她快要和我的丈夫有自己的孩子,她对自己孩子的爱与对我的孩子她的继子的爱不同、不平等。这不是我希望的Jake的人生,不可以。我为我丈夫高兴,他很好,很开心。但是儿子就不同了。在持续耐心的帮我过渡到那一边的工作中,还学到了其他知识。我必须放手。好几次我变得歇斯底里,后来就安宁平静了。我看见一个女孩进入了Jake的地方,但是他不理解,Jake的精神有着取代她的需要。剧变太大,Jake无法弥补(但他做到了)。一时间我感到快要接受自己的死亡,我经历了悲哀和痛苦的重复,渴念着儿子,和我的人生。我无法对自己人世的生活放手。我的向导们尽了全力,他们从不放弃,从不气馁,无法想象他们付出了多少耐心和爱,最终,歇斯底里被一个更高精神包裹我的爱安静下来。向导们被指导如何允许我回去。除了他们恳求被给与更多时间,他们还被告知,在这个时刻,我的精神不会安宁。让我回去更好,去安定精神,学习更多课程,我的恳求此刻赢得了返回的机会。我理解,在下降前,我的朋友和家庭的学习课程被延迟了,但是他们在我去世时将必须学这一课。我的精神什么时间,地点,如何返回有了安排,还包括什么新的课程我要去学习和吸收。在我到达那一边学习的课程必须被忘却,知道什么时候会作为人类再次死亡之类的东西对灵魂无益,因为那样就会只关注那些,尤其是临近死亡的时候。记忆中最后我被带回事发地点,就在降落之前,我被告知当孩子们长大些时会有永远回家的时候。我立刻接受了,但是,等等!什么是长大些?是说仅仅几年后吗?十几年后?我能看见他们结婚有自己的孩子吗?这是事故发生后首先难以面对的方面。我又有了与儿子在一起的时光。必须谨慎度过因为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人们说我活下来很幸运,一个很大的公用载重汽车闯红灯撞到我的小汽车的驾驶室。尽管系着安全带,医生说如果气囊不打开我就死了,这在侧面撞击时是很少发生的。事故后的第一年我努力用最好的方式生活,尽可能快乐。但是忍受着严重的痛苦,肩骨碎裂,肋骨断裂,两处盆骨骨折。医生说最慢六个月到一年后疼痛会消失。三年后,疼痛还没有消失。第二年似乎最糟。我很想自杀,想做的就是回到那个地方,那里生命是多么可敬畏,充满了爱,和喜悦。我的儿子,还有后来的女儿是我唯一活下去的动力。我为他们活着。今天,仅仅三年后,我就接受了自己回到死亡,渴望回到我死后的家,并挣扎着寻找宁静和喜悦,直到我的时刻最终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