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凯閠D濒死经历NDE



描述经历:

我星期六早上去医院,只记得在急诊室一些片段。家人告诉我会给姐姐说,要她星期一早上来医院。结果接下来两个月,我是靠维生器活着。当我在昏迷中,我听见人们在我的病房讲话,但我无法醒来,也没法反应。记得那时感觉很冷,姐姐替我盖被子,并且握着我的手,同时我也在发烧。有一位护士来病房,责怪姐姐把我给裹起来。她说因为我在发烧,所以不能裹的太紧。姐姐说她看我的表情,知道我冷而且不安。后来我告诉姐姐这件事,她也认同有这回事,奇怪!姐姐能读我的表情。在病房我也听见弟弟的声音,他从别州飞回来。我知道他回来看我,我一定是病的很严重。我当时感到孤独无助。我不确定自已身处何地,可是我的意识还存在,但我挺高兴能听见人们在谈话。听力是我唯一能确认,自已还活着方式。

后来出院后,我一直觉得应该回医院,让昏迷病人的家人知道,不要让他们单独在病房,我在昏迷中能听见就是证据。然后我感到自已,开始飘的越来越远。记得自已跟神求,不要让我脑死。认为这是唯一我还活着的现象。然后我感到自已在某黑暗处,我一定挣扎的很历害,记得有一位男性的灵,祂以意念和我沟通。他一直强调说:只要妳接受死亡,放弃一切的挣扎,妳就不会有事的。祂在这里停留很久,突然,祂似乎往上升去。我觉得祂是恶魔,在我脑海中,祂想要我放弃挣扎结束生命。我记得求神帮助我,结果恶魔就消失了。然后我记得自已,在一处非常亮的地方。那好像在空中或是云上,但我知道不是在云中,那感觉真好。那光好像托着我,像被人背着或拥抱般。唯一能描述的,是我成为宇宙的一部份,却感觉不奇怪,好像我知道自已就来到这里,并且是很熟悉的感觉,觉得从前未感受过的轻松。觉得以前曾来过的熟悉回家感,然而这里没有其它的人。突然在远处,我看见一个身影向我走来。祂像人类般站立着,但身上有电流绕着祂。起先我不记得祂是否有嘴,可以说话,但记得我以小孩般的口吻问他说:你也不过如此呀。就在我要说或想他是谁时,我立刻知道祂是神。我觉得自已很无礼,并且不知道该怎么办。祂出现在我眼前与我沟通,我不记得祂所说的一切,但我知道祂令我感到很棒又轻松,感到美好不尽是因为和祂在这里,同时也对自已的人生和所经历的。可是我不觉得害怕,感觉脑门被打开,所有人生知识很快涌进脑中,例如世上所有的麻烦(不僅是我个人的)都会没事的。对于世上所有好的,坏的,醜陋的事都在掌控中,我感到很有趣。这一切都是计画中的,而且不是真实的。我感到现在身处的地方,才是真实的,而在世上的日子却如梦一般,是一种测试或实验,基于某种因素我回来了。

自去年以来,我一直在挣扎中,甚至愤怒因为我不能留在那里。我不太记得所发生的一切,仍然有时会质疑。到现在还会有快闪记忆,我想是那些曾忘记的回忆。我很幸运找到,一位善良又支持我的灵媒,她说: 这跟我们相信神一样,只是不确定而已。我仍然相信这所发生的是真的,等到我再见到祂时会问祂:记得2001年四月发生的事,那真的有发生吧?在还没再见祂前,我会好好过日子,同时不要一直试着找到所有答案,而弄的胡思乱想,搞不好或许我一直回想,就能知道所有答案了。

背景资料:

性别: 女性

濒死发生日期: 04/21/2001-06/2001

濒死发生当时,是否有威胁生命的状况发生? 有,正在生病,由于肺炎倂发败血症,靠维生器在医院住了两个月,医生给家人说,他们认为我将活不了多久。医生告诉我说,我能活下来是奇迹,因为他一度以为我要死了。医生几乎要放弃,我会活的希望。一位在我先前的女士,也因为同样的病情,结果她过世了。当他们卸下我的维生器后,把家人叫来病房,告诉他们我快不行了。结果我活下来了。

濒死经验元素:

你如何評估自已濒死经验内容? 復杂的

是否服用任何禁药或药物影响你的濒死经验? 不確定,我不知道他们给我什么药。我想是那种让我沉睡的药,可能是药效不错的那种。

濒死过程是否像梦一般? 不是的!

经验包括: 灵魂出窍

你感觉自已脱离了身体吗? 有,记得我往下看见,医生和护士给我急救。因为抓狂的医生向护士大叫,我为护士感到抱歉。也觉得对医生歉意,因为他已经很尽力的救我

在濒死时,那一个时段,你的意识和警觉处于最高峯的状态? 处在昏迷状态时

感觉时间是否加速还是减慢了? 所有事物好像都在同时间发生,或着时间已停止,还是一切都没有意仪了

请比较在进入濒死那一霎时,你的听觉是否与平时不同。 没有

是否穿越或通过隧道? 不确定,当我在黑暗处时,我不确定那是不是隧道,我不知道自已在那里。我没注意到,当时没有光。

是否遇见或感觉到任何去世的灵(或是还在世活着的灵)? 有,在黑暗中我遇见的第一位男士,我相信是魔鬼。他有魅力并且狡猾。当我在光中时,我确认这位是神,以人类的想法,我对所发生的一切很挣扎,但在我内心底,我相信这是真实的。我不记得有看见任何人,但我可以感觉到。

经验包括: 一片黑暗

经验包括: 非地球的超自然光

是否看见非地球上的光辉? 我在光中,感觉自已是光的一部份,那光很亮而且很令人感到安慰。

是否进入另一个非地球的世界? 显然是一个神秘或是非地球的领域

在经验中你的情绪感觉如何? 诧异,满足,对生命和死后生命的爱

经验包括: 特殊的知识或目的

你是否突然明白所有的知识? 有关整个宇宙的事情

人生的过去是否出现眼前? 没有,但我记得,认为自已的人生还不错,回来后明白,神并没有要求我们过完美人生。

是否看见未来的情景? 世界的未来,回来后觉得在世上的一切,只是短暂的。我们经历可怕的战争,世上有许多不幸的事发生,然而我们仍要往前行,因为这些恼人又恐怖的事,终会过去的,有一天回顾时,这些事就如一场梦般,好像他们从未发生过。我不是说,我们不能活出自已最精彩的人生,或是尽力让人过美好的生命,使许多人感动,但不要那么在意结果如何,因为那最棒的我们还没尝到呀!

是否到达一个界限或被建筑物所限制? 没有

是否到达一个边限或是一个无法折返尘世的回转点? 没有

神,精神和宗教:

在濒死前你相信那个宗教? 不确定,我自幼在天主教家庭长大,但不是那么热衷,却记得所的教义。过去几年我一直在想,人死了会去那里,还是人死化为无?我一直相信神的存在,可是不信有撒但。同时认为人会做怀事,是因为自已的软弱,而现在我相信撒但是存在的。

你现在信什么宗教? 自由派,有些困惑但经历濒死后,我相信是有一位全能的神。我相信祂是宇宙万有,像空气和光一般,是自然的一部分。同时也相信有撒但,他和人类的软弱玩游戏。现在我不属于任何教派。

是否因为濒死经验,改变你的价值观和信仰? 有,我想已经谈过自已的感想。

经验包括: 非尘世间的灵

在宗教之外,关于我们在世的生活:

在濒死后,你的人生观是否有改变? 关于自已的每一天,每一分种,然而我还是我,这是很奇怪的现象。

你的人际关系是否因为濒死而有特别的改变? 有许多的方式,然而那种改变无法解释。我正试着找答案。有时后我对人很有耐心,而有时后却很没耐心。我的确有某些改变。

濒死之后:

你是否在面对死亡的态度有改变? 对死亡的态度

濒死是否改变你对生命目的看法? 生活的目的性

你的濒死经历是否难以言喻? 有,我从来不记得自已的梦。但如果是做梦,我起来后会立刻知道那是梦。以前还没冥想时,会有很奇怪如真实的梦境,而我知道那是做梦,而梦最后会被忘记。当我醒来给医生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是不是在跟魔鬼争吵。后来医生问我说,那是什么意思。可是我不敢给他说是为什么。我怕他认为我脑子有问题,就不让我回家。自从去年开时,我每天都会想我的经历,好像它一直如影纠缠着我,无论我很努力的要把它忘掉。相反梦不是这样的,而经历却一直在我心中,或在灵里深根。我知道在内心某处,当我和神在一起时,许多知识被放入脑中。记得我的意识很清悉,变聪明,了解一切事物,淡泊看生命及生活方式,好像我能用脑子一起体验这些事,浅嚐这一切。祂可能收回了这一切经历,但我一直觉得,我忘记得的某些事物,我很想不计一切,把它们找回来。我知道自已又在胡乱说些事。我所经历的是,人类的意识及灵魂是宇宙的一部分。我正好想到某些事,我好奇如果人们将要去世,在放弃生存的意念同时,身体就只剩下意识,当脑中放空世上的所有念头,这使得脑(或意识)产生变化。

在濒死后,你是否拥有在濒死前,所没有的通灵超自然感应,不寻常或其它特别赋于的能力? 不确定,当我回家后,每次要开关灯时,灯泡都会自动熄灭。弄得女儿不准我碰她房间电灯开关,这样情形有好几个月之久。我一直以为是电力有问题。直到最近读到某人濒死经验,才知道我们有相同的情形。这让我想也许是某些现象造成的,你看我女儿就不能把电灯弄灭。后来这种现象,就再也没发生了。

在你的濒死中,是否有一些或多件元素,对你来说是特别而且意义重大的? 死后生命及其见闻是真正存在的。而负面的是也有撒但。以前我从不相信它的存在。

你是否曾经与他人分享你的经历? 有,灵媒相信我的确经历了那很棒的情境。他们帮助我,如何面对并平衡心态,以及保留所经历的一切,而不会让我抓狂。我给姐姐提过这事,想她会认为我疯了,或是服药的关系。她说我回家后,她感觉我跟以前不太一样。

在你人生的任何阶段中,是否曾有重复濒死时的某些片段? 没有,我猜这可以叫創伤后压抑,医生也是如此说的。我想这一切,是记忆慢慢恢復,通常不是我刻意要想的,但偶它们会,在我没想到的时后出现。

你是否还要增加其它濒死时发生的事? 我想现在你也许能了解,在我内心有许多东西,但我无法全部讲出来。因为我不知道如何表达它们。当发泄后那种感觉真好。心理医师只让我谈45分种心中话。顺便告诉你们,他们证明我没有发疯。这令我很安慰。

是否有其它的问题能帮助你更能阐述你的经验? 就是去做,因为经历濒死的人,需要与人谈他们的经验,并且听其它经历者的经验,如果能给科学和宗教界证明这一切,那就更棒了。我猜想人类都想知道,关于将会发生在自已身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