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喜乐C濒死经验

经厉:

我不确定是否要将我的经验,发表在这个讨轮网上。是朋友邀请我的,所以在认细考量后,感觉把它说出来比较好。五天以前,就是2002年二月六号,在我身上发生了很特别的经历。而我34岁的生日是在二月八号星期五,星期三快晚上快接近午夜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继父扶着我,坐在计程车的后座,急忙的开往医院。我心跳快(在梦里)的感觉它要爆开般。在梦境中情境太紧迫了,於是就醒了。而当我从梦中醒时,事际上它真是跳的很快,我躺在床上想让它减慢,心想这可能是焦躁感袭击,反而心脏跳的更快。好像妇女生产般,我几乎无发呼吸,也没办发给儿女打电话,於是打911给他们说我心脏病发作。他们要我冷静,救护人员已经在来的路上。打点话给在另一个房间的女儿,告诉她说:立刻来我这,她就马上来了。女儿有点惊吓,我却想不起任何话来安慰她。哎呀!我就要死了,可是我不知道如何让她安心,比起经历濒死,我还更在意这一点。我试着停止想这一切时,突然我前夫来了(女儿打电话叫他来的),救护人员也在楼上我的卧房。他们试着拍拍我,叫我保持冷静。而我的心脏跳到一分钟200次,女儿告诉我说,在救护人员紧救时,她一直看着心脏监视仪器,她说我的最低心跳是198。於是他们在我全身贴上电线,然后找到一条好的静脈。给我打静脈注射。接着抬躺在移动床的我(我有200磅重)下楼,光是抬我下楼,就能够让他们心脏病发了。其中一个人说,让我这一头先下去再转身,而另外一个人却说,不!应该先从我这里下,所以折腾了一阵子,才决定最安全方式把我送下楼。整个过程我只有闭着眼睛下楼的。后来我记得,感觉冷就要求一张毯子保暖,他们说:等一下,我们马上就要上救护车。女儿听到就上楼,把她床上的被子拿下来给我。接下来记得自已,就已经在救护车内了。仍然呼吸很急促,脈博跳到一分钟200次。我直觉知道,快要死了,我想到许多事情,心想人们在死前都在想什么?而我先想到的是我的儿女,谁会照顾他们(年纪从13,9,和7岁)。明天儿子就要九岁了(在我生日前一天出生的),而我却以经离开人世了,谁能照顾我的宝贝呢?以及我的家?没人会承担房子贷款的。我付保险了吗?那保险会支付房屋保险和我的埋葬费吗?等一等,我想我是有房屋保想的,还有银行存款保险。可是那只是意外保险而已?我把这些资料放那里?人们能找到它们吗?我前夫在那里呢?他是不是跟在救护车后面?哦!怎么办?还有最喜欢我的90岁祖母,当她知道我死的消息,一定会很难过的,很有可能因太伤心而去世的。还有像我儿子般的小弟,他住在远方马里南州,他知道我死后,一定会痛不欲生,但是他没有多馀的钱买机票来德州。我好害怕,请好心人给他和我妈,打个电话通知他们。在救护车内,我迅速思考这些问题,然后其中一位急救员说:我们必须给妳Adension(是一种治疗心侓不凖的药),妳会有很奇怪的感觉,但是别担心。放松心情妳会没事的。当他们把Adension由手臂注射到体内时,我觉得自已浮在空中,事际上他们要我的心脏停止跳动,但是这样做并没有用,我的心跳仍然很快。他们又说:我们必须再加药量。“好了,我们要给妳再注射一次”妳仍然会感到很奇怪。妳对第一次药量的反应很好,这次也不会有事的。我们需要让妳的心脏跳慢些,而同时我觉得自已飘浮更高。好像在几秒之间,我已经变成空气的一部分。后来我感觉到自已的心跳,不记得有看见光,可是有感觉到自已出窍,并且没有重量,至少这是个很不寻常的经历。在医院时,我渐渐感觉心跳脈博变慢。后来回想,我几乎离开这世界,而这个经历改变了我整个人生关。

决定要以一个新面目来看人生,也不太在意许多事,或被一些事情困扰。因为那个星期三,我独自面对自已的疼痛,因着神的恩典,才有第二次生存的机会。他们告诉我说,如果不能使我的心跳减慢的话,我一定会因心脏衰竭死亡的。更不用提,这是件令人惧怕的经验。於是我决定,做些生活上的大改变,包括要减肥去掉50磅,让自已压力减少。这是我的故事,希望能帮助他人受益,让人知道很重要的功课:人不会永远在这个世界的。活在当下,好像是你在世的最后一天。因为有一天,終会变成是你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天。

六个月后:

妳好,玖迪,

我很好,谢谢妳对我的经历感兴趣。我的人生有了很大的改变,现在我是个全职的传教士,在当地的医院,做一位不支薪的牧师,探访慰问生病和濒死病人,并安慰失去所爱的家人。同时也在宣教团体办的鸡汤厨房做自愿工,安慰及服侍和招待貧穷人,无家可归的人,以及低收入的家庭,这是每个星期三的自愿工作,我很喜欢这份工作。还有我也在监狱传教组服侍,它是基督教自愿团体,每个礼拜四,探访当地的轻少年间狱,教导那里的轻少年,以及带领他们查经。另外在八月十号,将有从韩国来的外国学生,我会做他的接待家庭。他在十号就会到达这里,是个15岁信仰基督的年轻人,我自愿免费接待他十个月。请为我这个任务梼告,因为我根本不会说韩文。无论如何,我觉得完全明白,自已在世上的目地,就是为人服务和爱他们。我也不批评任何人,因为人们常爱批判他人,而且经常是错误的评断。并且除此以外,我们同时也被他人衡量,换句话说,如果我们以什么去衡量别人,同样也会被他人批判的。所以在我有生之年,我不再批評他人。

我变的比较能聆听人们讲话,尤其对我的子女,以前我在忙的时后或是在休息时,就随便把他们打发走。现在我会停下手边的事,就专心听他们说,让他们知道可以信任我。现在我们每天傍晚会研读圣经,每个孩子选一个圣经故事大家来学习。最后我已经训练自已像科学般的灵里直觉,能感受别人身上的心灵感应,就知道他感觉是否忧郁。我也经由“肯音”机构提供的电话服务,交谈的对象都是忧愁,忧郁,孤独,或只是需要朋友的人。前三分钟是免费,服务的时间很有弹性。有一次我不方便谈,於是把这位需要与人倾诉的人,介绍给机构的另一位同事。这是我的网址http://www.keen.com/Mother+Joy.。我帮助许多人,也有不错的口碑。在“肯音”曾得过五级星的评价,有许多旧識,因为他们相信,我观察入微的直觉,热心及诚实。嗯!我希望已经回答妳的问题,虽然电话咨询服务时,我必须厚着脸皮与人交谈,但是我喜欢而且很享受,这一切都是被祝福的奇蹟。

背景资料:

性别: 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