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乔安娜的濒死经厉 NDE

经厉:

让我先介绍下我自已,我是个46岁的女人,自已独居,家有一隻狗和一隻猫,因为我身上有许多的残疾,所以一直待在家中。我过的日子好坏,要看我身体情况而决定。身上整天常有着疼痛,但是我脾气很倔,拒绝和病痛妥协,我只是坚持忍着过这一天。家庭看护每两星期来一次。她很年轻,做起事来不仔细,很多时后我还要重做,不过她慢慢的,也做的不错了。女儿这个月将满24岁,有个不错的工作,最近几个月,才离开她那暴力倾向的先生。为了把她扶养长大,是我之所以能撑下来的动力,没有其它的原因。过去几年,我就常常计画要自杀的,很多次后几乎真的就做了。但我想,当她长大一切都稳定,不再需要我时,我就完成自杀的心愿。 在这整个过程,我学到的经验,现在和你们分享,希望能帮助需要的人。

1980 年初时,我开始觉得不舒服,1983年时,就感到身体不对劲。1985年因为不能起身和走动,被送进医院,追究原因,是我在1981年打儡球时,背部受伤的结果。那是我已经离婚,独自扶养女儿。身体的病痛,使我无发再上班,成天不是这个痛,就是那边不适。我根本没办发工作,於是就依靠救济金过生活。多年下来,我的病痛越来越严重,1987年,在三个月内,我廋了45磅,医生也查不出毛病。1990年初被诊断,我的病情是无发医好的,也查不出病原,服的药也没有用,只能尽力过每一天。我先告诉你们我的情形,是让你们了解,我为什么会忧郁,严重到想要自杀。因为身上的残疾,常常造成我很多的困扰,那么年轻就身累眾病,没人爱的感觉是很苦恼。当我女儿长大搬出去后,我就更寂寞了。假如人们有我其中一种疾病,就可能会受不了,何况我有好几种不同的病痛。

1992年我被救护车送到急诊室,我被告之心脏病突发,医生和护士很惊奇,我这个37岁白人女性,没有高血压及高胆固醇,却有心脏病。我感到死亡的威胁,突然我哭了,我不想死呀! 在病危病房,亲戚来来往往就走了,我还不知道,我是这么严重。接着我只记得,前夫带着女儿来看我,他告诉我说“别担心,我和太太会照顾女儿的,我们都很爱她的”,当前夫跟我说话的同时,我看到一帘白布,把面对我的门挡起来,从下往上。把整个房间围着,我从来没有看过那么净纯的白色。后来女儿告诉我说,那时她和爸爸来病房看我,她以为我在睡觉,然而生命监视器,发出一长声响后,就变成一条线了。当急救人员进来,他们往退后,让了一下空间,那五人小组,就开始做急救。急救人员把帘子拉起来,女儿看到,有人拿着急救仪器为我急救。护士带他们到等后室等,说一有消息,会马上通知他们。

同时,我被一阵非常舒服的感觉包围,渐渐地我往这感觉沉进去,从未感到如此纯静的境界。在我眼前一片安宁,平静,安详。没有疾病,疼痛,以及任何痛苦,这地方没有负面,也没有恶魔。越看越觉得好棒。记得在心中叫着“哇!”因为我对眼前的现象,感到肃然起敬,当我向前看时,看到一团白色柔软的景像,好长又好宽,它延伸到,尽我眼可见,我一直看着它,然后看到一点蓝灰色的光,从地低端出现。当我向前接近那光时,我看到,原来它们是一些人影子的侧面,有大,有小,有年轻的,也有老的,因为只能看到身影,所以看不出,他们的种族类别。人数多到我无发数。他们都散发出无条件的爱。

我继续前行,想了解这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也想成为这里的一部分。我靠进他们时,白色的雾渐渐散了,好像要让我看清楚。在那同时,有一位像女的灵过来,她牵着我的手,当我看着她时,我对她流露着爱,我也感受到她对我的爱。 其它的人仍站在一边,好像在说话般。虽然我不认识她,我还是和她聊了一下,但是不记得,我们谈话内容。然后我张开双眼,发觉我的头向下朝地面着,试着把头抬起来,看看自已在什么地方,但是头低的角度,使我不能抬头,我往右看,有一个陌生人站的那里,他说”嘿!妳这样一定不舒服,让我把妳的头移上来吧!”,他接着说“小姐,妳可把我们吓坏了”,结果他是医生,是他把我救回来的。我记得当时,我不想说话,心感到空虚难过,脑子也很混乱,闭上眼睛,回想在那地方的感觉,想要回到那里,见证那里的一切,可是当我闭上双眼时,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对于这所发生的一切,是一直到有天晚上,我在看电视,有人在电视节目中,讲濒死的经验,结果我才明白,我也有相同的经厉。这种节目不是每天都有的,我是偶尔在电视上看到,才知道的。我看电视才了解濒死,就更能接受那发生在1992年的事。

当我和人们谈起这件事时,他们一般会怀疑我所说的,或是认为我在做梦。自从那天以后,我改变对许多事物的看发,我与两位将去世的人,谈我的经验,是要他们不要怕死亡,其中一位患有囊性纤维化疾病的年轻人,在他去世前两个月,我们变得很熟,一起谈死亡。我不明白,像我全身都是病的人,为什么还活到现在,生活对我来说,是很不容易的,到现在身上的病痛变得更严重,加上又患了心脏病。我经常需要他人的帮忙,例如过去两个月,我要人扶我进出浴室,因为我的手却不听使唤,所以我还不能完全自已来,吃饭时,我必须在厕所旁边,因为一小时后,就要上厕所。我有残障和另一种医疗保险,它们不包我所需要食物的部分,所以我常常没有足够的食物。因为我们彼此依靠,所以不愿意,让我的猫和狗饿肚子。在我生病时,它们也从未离开我,不管我是在什么情况下,它们都很忠心的。有一天很热,我想去冰淇淋店买甜点吃,却因为没钱而作罷。很几次因为空虚,感到没人爱,又孤单,我对着天说“为什么!要让我这样活着?”,为什么要让我回来?我深受肉体的痛苦,加上寂寞,有时两种都有。我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

在濒死发生之前,我在医院陪患癌将离世的母亲,在她去世那天早上,她深呼了一口气,我看到她的眼睛张很大,她惊奇的環视着病房四周,我出去找医生,医生看着她奄下最后一口气,我很好奇,她为什么会有那惊讶的表情。她在去世前几个星期,眼睛都是闭着的。后来我在1992年经厉过濒死,才明白在1991年12月1日母亲去世时的表情,是因为她看到了天堂。

为了看着女儿长大,是我之所以能支撑下来的原因。只有她能让我安然去天堂的,我并没有时常想到死亡的,虽然我很想回天堂。可是我不会用自杀的方式。如果在我面前,出现一隻苍蝇或是小虫,我也不会打死它们。 而会放些东西,使它们出去,这是我对蚊虫的慈悲。

虽然我很想回到1992年所经厉的情境,但是我不会以自杀的手段回去的。所以无论我现在是多困苦,我会等到那时刻来临。因为死并不是生命的消失,而是生命的延续,而且是个更完美的世界,所以我会等到要离开的时刻。感谢这个网站,让我有被认同感,使我又和人们连接在一起。

背景资料:

性别: 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