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杰瑞B濒死经厉 NDE

经厉:

1991

我真不知道,如何来描述这个经厉,但我相信神要我跟人们分享的。每次要将它写下来时,我不禁哭起来,因为那经验依然清晰,就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这是我一生中,感到最深刻的事。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住在美国乔治亚州的白人,今年57岁。已婚太太叫安。我有五个孩子,十个孙子女,又将要添一位孙字辈,两名曾孙,其中一个快要出生了。我因为健康因素已退休,但我不喜欢退休后的生活。一直到1991年,那时觉得有点不太舒服,十分疲倦,失眠,手臂疼痛发麻,以及呼吸短促等现象。我起先以为,是因为抽烟和年纪大,才引起这些症状。我太太在学校,开了28年的校车,当时她正在开校车,我在家的后院,我们有一部旧卡车,平常用它托我们露营屋,到阿拉巴马湖边营地。卡车表面漆剥落了,一位热心的友人,帮我们从里到外,把车漆了一遍。

我在后院,要把遮阳帽戴上时,我感到胃很不舒服,开始冒汗,胸部疼痛一直沿到手。像多数吸烟者都认为,只要坐下,吸口烟就会没事的。哎呀!我完全估计错误。

那时我太太开校车回来了,她把校车停好,就走到我坐的地方,她说“怎么搞的,你脸苍白的像棉花般”不想让她操心,我说:一下就会没事的。她又再问说:“要不要我打911,还是我送你去急诊室?”她开了后门,於是进屋内,我起身随着她也走进去,才刚到门口,突然我感到像有人拿活塞,堵住我呼吸,两腿一软,我就昏倒了,感觉好有六隻大象,一起踩在我胸口上,我知道自已有麻烦了。

安转身过来就打911,我告诉她说:“我可能是心脏病突发”她重复告诉911我的情形,并说“请赶快来。”我叫安打电话给曾给我卡车喷漆的朋友Grady,因为我知道,他以前因为心脏毛病,有服用过硝酸甘油。他先来,接着急救人员拿着酸甘油才到,我先在舌下含了两粒,还是没有用,后来急救人员来后,我告诉他们已经服了,但还是不能呼吸,而且胸口很痛。他们把我的衣服剪开,又把监听器放在我身上,然后告诉我说:”你心脏病突发,加上血块堵塞,“ 在那时后,我看到太太,不敢相信的表情。

然后,我却感到好笑,我以前从不会像这样反应的,我告诉Grady和救护人员,我要死了。请Grady告诉我的孩子,要好好照顾安,并告诉他们“我很爱他们“。接下来,我全身变得冰冷,一切变暗了,感受到一生,从未感受过的平静,好像在几分钟的时间内,景象就完全黑了。

接下来,我便浮在救护人员之上,看着他们给我做急救,他们在我的手臂和心脏各打一针,於是就做心脏电擊,在他们试了两次电擊后,我看到我的灵魂从身体内出来,我家是栋两层楼的房子,然而现在却变成没有屋顶了,我也越往上飘,能看到每个在屋内和屋外的人。我朋友Grady知道我去世了,就跑到外面,在卡车旁呕吐。他看起来和白天一般苍白,其它的朋友赶紧跑到太太安身边扶着她,救护人员还在给我急救,我这时已经完全没意识了,他们叫了支援小组来帮忙,他们带了一套已经充电的急救仪器,可是现在的我,感到一点也不害怕死亡了。

突然,我进入了隧道,它很窄,看到尽头一道非常美丽的光芒,头向前,以几百公里的速度往那光冲过去。越接近那光,光辉更亮,可是却不会伤眼睛。於是我像跳进游泳池般进入光中,被光完全包围着,在光中发出一个声音说“一切都会没事的”我领悟到,从来没感受到的安详,没有痛苦,在那爱中的感觉,是无发以世上的言语来形容的。

我知道那是神,祂说“你必须回去”你太太很难过,不能承受你的离去,祂又说“往下看,你就可看到她”於是我向下看,看到在屋内所有发生的事情,安表情木纳,不知道要做甚么。虽然我很爱她,但是我仍然跟神说“我不想回去”神呀!我在世上,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的爱,神说“进来吧!你来参观下天堂,然后你必须要回去,因为你要为我做些事情。

那天神带我看的地方,真是没发形容,我尽力描述它。那扇门真是很美,我也见到我父母,祖父母,他们很早就过世了,其中有一个人,我並不认识他,但他说”他也爱我“,他们都表示:他们很好,会在这里等我回来的”。我们就在那里聊了许多事。在那里面的感觉,就好像其中包含了所有的事物,很像是永远看不尽的。前一秒你在这里,下一秒你就在另一个地方。很多事物可看,例如清澈的溪水,就像水晶般透明,蓝天綠地,当你走在草地上,不会留下足迹的。从未听过的曼妙音乐,也未见过繽芬的花朵,我没看到有人生病,瘸腿,或是不快乐。

后来他们告诉我,我死了3 到4分钟,但在天堂时间是静止的,感觉上我好像在那里,待了3-4个月之久。接着神放开我的手说:你必须回去了,等你完成任务后,就会再回来的。那时,我就经由原来的隧道,以超快的速都回来。

然后我一张眼,就看到急救员和当时是四岁的小外孙,他就住在隔壁,跑来看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我看着他们说“我是不是离开了一会儿?”他们回答说“我们不是你的敌人,而是和你一起並肩作战的。”我们要你留下来。 我变得不怕死亡了。在他们送我去医院前,为我打了23筒针,电擊3次,其中一名急救员,甚至告诉我姐夫说“不必急呀!,把他送到医院也是没救的。”

他们连附近的小医院都不去,就直接把我送到乔治亚州的重症医院。在见医生前,我碰到一位做护士的老朋友,她说“我不敢相信,医生提到的就你呀”,当救护人员打电话来时,把你的名字给我们,我就知道是你。他们叫我不要说话,可是我要知道实情,因为有些事要交待家人,医生说“我会尽力救你的”。

后来太太告诉我,医生唯一能救我的,是打一针抗凝剂,九年前,那支抗凝剂要付3900美元。太太叫医生不要告诉我,因为我会因为太贵,又会心脏病发作的。后来家人,一直以这件事取笑我。医生给我打这一针,於是我就被送到加护病房了。他们让我的太太和孩子随时来病房,是因为医生认为我没有救了。大约第七天,医生告诉我,他们要做个心脏導管,看一下血管堵塞的情形,再决定如何帮我,结果95%在左边的主动脉,还有几处较轻微的血管堵塞。

第二天,他们使用一种推堵器,来清里血管中的的东西后,我就被送回病房。他们告诉太太说“在做導管时,25% 到30%的左下心房已经堵塞,在完成这项手术后,就又回到了加护病房。照顾我的护士很有爱心,但是她每次见到我时,她都愁眉苦脸流着泪。后来她告诉我,一位救护员给她讲,我能告诉她,关於一些不属於这世上的事,我明白她的意思。她说:在你回答我的疑问前,你不必讲就光听我说吧。她说,她八岁的儿子,因为脑腫瘤,在三个月前去世了。她想知道在另一边的情形,因为急救人员告诉她说,当他们把我救回来时,我说了些事情,所以他们知道我经厉濒死后回来的。当我躺在病床上时,心里想着,如果给她说我的经厉,是否会像一般人把我当做瘋子,或是脑部受了伤?那时她在我病房哭时,我的心也同时在哭。今天我回想这件事时,相信是神感动我。突然我跟她说我濒死的经验,我们两个都痛哭不已,她说“他已经在天堂,现在我可以放心了”她擁抱着我说“谢谢!我会记得你的”。我深信神派她来照顾我的,她像母亲般,把我照顾的很好。

后来我出院,在家休养了很长一段时间。在过去九年中,因为怕人们认为我是瘋子,我没有跟任何人分享我的经厉,我也思考神到底要我为祂完成什么? 过去九年中,当医生告诉我,某个病人将过世时,我会和他分享我的经验,一般临死的人,他最恐惧是,不知道死后的世界会世什么样。同时我也和患癌症不久於世的Emily修女,分享死后的经验,我知道她十分爱神,也確信她死后会到那里的,她在2000 年57岁时去世的,除了我的小孩外,我是唯一见证她去世的人。这整个改变我对人生的看发,我视每一天,是我在世的最后一天,也改变我对人的态度,视他人如己,帮助他人,而不是只顾自已。我刚结束教33个从13到19 岁的年轻人研读圣经,参加教会的诗班唱诗歌。

我以前只是写些信件类的文章,一直到去年,我写了12首诗,其中一首诗是关於我的濒死。我每天都好好的活着,是为了讨神的欢喜,以便将来死后,会再回到天家。如果你认为我发瘋了,没关系的,因为总会有人相信,也能了解的。

我希望我的濒死经验,能帮助临死的人,使他们在面对死时没有惧怕。我也要感谢神,给我每一天,每一年在世上活着,还要谢谢那些救护人员的帮忙,医生和护士的照料。愿神保守你们大家!

这是杰瑞写於6-28-2001 年。

背景资料:

性别: 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