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ml> 杰荣的濒死经厉 NDE 428

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杰荣的濒死经厉 NDE

经厉:

发病的那天,我才喝几口咖啡,就感到上胸口很不舒服,好像觉得吞了东西,却仍有一种”消化不良“的感觉,於是喝口水,但是仍然感到不适。反而过了几小时后,疼痛加遽,深感体力不支。可是那天早上,我还有个很重要的工作需要完成。是一件很急的公事,我和同事必须要把它快点做完。於是抱病去上班,心想把它完成后,就可以回家休息。 今天上班变得很困难,平常走路,只需要十分钟的路程,却要二十分钟才能完成,有一段我没有用走的,而是乘坐电梯。当我到达公司时,我感到很疲倦,但还是决定,要完成手头上的工作。没多久,我因为太累了,而无发继续工作,胸前觉得更痛,一直痛到右手和頸部。和我一起工作的律师,他看到我的样子和症状后,就说:你必须马上去医院。一位同事带我坐计乘车去医院(我不要他打911的),在车上,我一直惦着那快要完成的工程,如果留给同事,可能会使他陷入困境(这对我后来某一件案子很重要)。

在坐上医院的轮椅后,由医护人员推我到急诊室时,我就昏倒了,不久就醒了,我躺在病床上,看着他们把我的衣服脱掉,又把那白色的贴片,贴在我的胸口上。接下来的两个半小时,我只感到中度的疼痛,还没到很痛的地步,后来对这一切医疗部奏感到厌烦,於是我听到自已说:真是好无聊呀!突然我听到一个很奇怪的声音,好像“啪”又有点像“折断“声,像是从我右边后脑发出来的,大约在耳朵稍微后面一点往上1.5英寸处。我发现,我的意识在身体之外。起先,我以为在似如真实的夢境中,因为以前我也曾经由操练,能达到这种境界。后来我告诉自已,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并不在睡觉。很令我吃驚的是,在这同时,我没有疼痛感了,而且能清楚观看,四周所发生的一切。要知道平常我若没带眼镜,是看不清楚的,同时也感觉很欢愉般的清醒,充满了能量。 时间越长,就觉得更清晰,在这种状态中,好像有两个小时之久。

在我左边,有些人在忙着张罗事情,而我正是他们所专心关注的。他们穿着黑色发红光的衣服,我还觉得奇怪,因为医院的人都是穿綠色的制服。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只听到低沉“嗡嗡“的谈话声。可以看见他们很专注的讨论某些事情,而同时我也可能帮得上忙的事。

我被自已的“借口“和”逃避“方式,来避免我的责任感到吃惊,在同时间,我觉得又回到在濒死的状态中(我记得自言自语的说:哈!这就是在濒死中的感觉)后来却又认为,这整个情形好像不对,因为那恼人的逃避自已责任感,加上这濒死,并没有像书上描述的“隧道”和“白光“等的现象。我考慮了几分钟,於是告诉自已说:我应该回到身体内,至少罪恶感不会更深。由於下了决定(至少看来是这样的),我马上就回到体内,感觉全身疼痛。”罪恶感“没了,可是原来敏锐的視力,和高度的警觉意识也消失了。

回到体内后,我想了一下说: 我好想能再脱离身体?因为身上的痛,令我很不舒服。突然,我马上就从体中出来了,惟一不同的是,那些在我左边商量事情的一群人(灵),现在就在我眼前,灵魂出来时,也没有“啪”“的声音。同时,我视力又变的很敏锐,而疼痛也消失了。然而我为自已,没有完成该做的事,而有的罪恶又回来了。这一次,我很认真的思考,我是要留在这里,来面对那“罪恶感”呢?还是回到体内?经过很认真的考慮后,觉得如果自已留在这边的话,对那些要依赖我的人,是不公平的,於是我决定回去身体内。后来我试着再出竅,就是没有成功。

现在回想起来,在做血管外科手术 (在脉管里嵌入气球,使其膨胀来疏通阻塞的动脉)的当时,我才知道在濒死的时后,或许在还没发生濒死之前,我并不害怕死亡,也不想要以好行为,来讨基督教的神欢喜(或是任何神)。对我来说,虽然肉体上是很不舒服,然而这整个经厉和现象却是有趣的。在濒死时,我整个心里想的:是后悔没有把我的工作完成,以及应该不要让同事,有我那么多的工作负担。

背景资料:

性别: 男性

濒死经历发生日期: 1999年十一月。

在这次经历发生时,有威胁生命的事件发生吗? 心脏病突发,给我急救的医生说:我的心脏停止跳动,做了很多次的心脏急救,才使它又跳动的,(他们没有说多少次急救,才是急救的極限,而我也没问他们。)

濒死体验的元素:

你认为你的经验的内容: 正面的。

有没有什么药物或药物,这可能会影响可以体验? 没有。

这个经历堪比以任何方式与梦想? 正如我所说的,我以前有许多,如亲历其身的梦境,但是我明白这次不是梦,开始於我精神是清醒的,而我的身体却很痛苦。一般来说,我很熟悉这样状态的梦,我们的脑部可以,創造不同的意识形态,或是经历那境界的状态。濒死很类似活生生的梦境,以我的明白了解,濒死它并不是,在做梦的情境下发生的。

经验包括: 灵魂出窍

在你的知觉/意识从你的肉体分离出来的时候,你看到或听到在现实中发生的事么? 没看见我自已。然而,我自觉的意识是存在的。也许是另外某种形态,然而在我身体外的,仍然是我的。 而我没有机会(或想到),查看自已灵魂的样子。实际上,当时我根本不在意自已的外表。

在体验濒死经历期间你是否有着最佳的意识和警觉性? 我相信以上的回答,提供了很多答案。然而,在心脏发病的当时,我渐渐感的无力,以及头脑不清醒。惟一担心的,是不要在计程车内呕吐(可怜的司机,他很怕我会在车内吐, 我向他保证,这种事是不会发生的),我也很用心的,让司机知道,我不会这样做的。在濒死当时,我神智警觉很清醒,虽然同时我也对自已,没有完成该做的事,而感到自咎,其实我很清楚,我并不在意它的。然而我没有强迫感,以及我必须做些事来彌补。只有明白一点,就是我必须为自已的决定来负责,不管是好或是怀的。明白这一切,不是因为害怕,或是强烈的感情因素,而是我了解这个事实罷了。

你有否感觉到时间加速或者减速了? 我确实没有时间的概念,可是空间却是完全不同:我自已,空间(是广大无边的)以及一群人在抢救我的身体。也许是不同的形式,我跨越在两个不同空间中,一个在我后面,另一个我可以观看四方。从物质的角度来说,我可以说,在濒死时,我对时空的感觉,是内在的感官而不是外在的。

你是否像是知道了在别处发生的事情,就像有超自然能力一样? 因此, 我猜测自已,发生了短暂临床定义的濒死。记得同事后来告诉我说:急救人员很兴奋的告诉她,他们把我救回来了。我没有看到,他们有特别做了些什么。那令我注意的时刻,好像是对个人的目的比较有兴趣,也是件很自然的反应,而对实际的行动,反而没那么有兴趣。据我了解,自已在观看他们內心的行为,而不是外在的表现。

你有进入或经过一条隧道或围墙吗? 没有

你有没有遇到或发现任何已故(或活着)众生? 有的,我相信,那些我在不同时间和角度所见到的人 ,是医院抢救我的人员,而同时我的同事也包括在其中。我没有遇见灵或是超自然的神出现。相反的,我感到个人的孤独感(这是我在专注的时,比较喜欢的情形),以及自已做决定和判断的主权,在我沁入独自我的时后,特别不喜欢见到其他的人,来打段我的思考。

经验包括: 一片黑暗

你有看到超自然的光吗? 不确定,容我澄清,我的经历,没有像一般濒死时,有白光出现,然而,我先前已经提到过,那些医护人员,好像发着暗红色的光辉。我的视力是非常正常,而我却没看见白光。好奇的猜想,这红色光辉,是不是就是书上描述的光环?(如果真有其事的话),又有可能是代表某种情绪高亢状态?

你是否觉得像进入了一个非尘世的世界? 没有

经验包括: 强烈的感情色调

在经历期间,你情感是怎样呢? 我相信这一点,已经在上面提过了,但是我要加一点,就是自由的感觉,可是这也有可能,被当时的心情影响。我没能完成工作的罪恶感,使我感到不愉快,或许同时,也妨碍我灵魂出竅的状态。我认为这种感觉,最后可能会更强烈或是被克服。我没有绝对的答案,就是自觉认定它会的,而我却不喜欢这样情形的。同时我也不感到害怕或是兴奋。好像这一切,只不过是延续另一种状态(或是到达最高点),是很自然且合理的。然而令我很驚讶的是,(在濒死中)我并没有惧怕感。

经验包括: 学到特殊的知识

你是否仿彿突然理解了一切事情? 我自已对濒死的看发,是被正面肯定的,然而有些部分是无发表达的。而且觉得“自我”的观念,在死后仍然延续的,这点也得到答案(然而这状态是永远的呢?还是多少有时间的限制,那我就不知道了)对我来说,能得到如此有限的的答案,却也是“特别的知识“的一种,而且是许多人,没有机会经历的。至於”信心“,它不是必要的,甚至是不讨人欢喜的事。实际上,信心给我的印象,就好像是小孩的玩具般。我不是以驕傲的口吻来说它,因为对我来说,信心不再使我个人感兴趣,或是有关连的。

未来的片段有否浮现在你的脑海中? 没有,相反的,我感到很清楚“现在“的状态,就是时间没有被分为过去,现在,或是将来。所有发生的事,都连接到一起 :就是”现在“,一切都在同时进行成为一体,而时间不是被分开的。

你是否到达了一个边界或是有形宇宙的尽头? 不确定,除了当我发现“灵魂出竅“时的两种样子外,我觉得我不需要,以肉体来行动。我一直忙着在想,这是什么情况?以及要如何做决定。然而,我感觉到如果我决定,不马上回到肉体的话,那我就回不去了。因此,我想有人会问说,我是否面对某种”障碍“,如果我穿越它的话,那将又会是什么的情境。然而这只是自已想像出的”屏障“,而不是实际真的从一边到另一个点。而是觉得到了某种瓶颈感,但是那种是内在的感官,而不是外在的实体。

你有否到达了一个边界或是没有回头路的地方? 我碰到了一个不允许我穿过的屏障;或是非自愿地被送回尘世。我相信以上的解释,应该是十分详细了。

神,精神与宗教:

你有你的经验面前什么宗教如何? 我以前是很虔诚的基督徒,但是多年后,对我来说,它渐变成没意义了,最后还非常排斥。当经厉濒死后,我觉得许多佛教的教义,比较合理。可是我并没有太投入任何宗教。

你现在有什么教? 我觉得我变的比较相信宗教“相对论”,比较能接受自已内心的感受(容我用这样形容),而不是”企业般的信仰“,因为它渐渐让我看见,那不全是有说服力的。种而言之,我的信仰建造在东方的思维(佛教,道教,或是印度教),而不是西方所接受的教义。可是我也不完全接受任何信仰。

你有你的价值观和信仰后发生的作为经验的结果您体验什么变化? 有的,我深信那些犹太-基督-回教,它们相信一生及一死,而死后将会有衡量式的审判,这些对我来说,都和我所经历的完全无关。然而我自已觉得,自已在这种对我来说是陌生,且模糊矛盾的信仰中释放出来,因为我从来都不在意这些。但是我怕被某些力量利用。反而,我内心深感到,想研讨一些东方的信仰,例如:佛教和其它任何对死亡后,自心的“审判”信念。而“自心的审判”对我来说,是比较合理的观念。总结,我比较信任自已的直觉,好像这些概念,已经就在我内心中般。然而对别人来说,将会是如何,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也不认为,知道还是不知道,对我而言是重要的。我深信濒死经验是因人而异。 我的濒死经厉,和所读过的濒死,正好相反,我对善意,没有强烈的憐憫和博愛的感觉,(也没有恶意的感觉)。

不像别人所描诉的经厉,我发觉我的经验很特别,而且十分个人化。是自我认知及改善,而又不牵涉到他人,这种现象,可以解释为,在我还没学习到如何帮助他人前,我必需先知道,什么是人们所需要的才行。

经验包括:看到非尘世的生物

关于我们的尘世生活的宗教之外的:

是在因为你的无损检测你的生活变化如下:增加。

请大家讨论可能发生在你的生活后,你的经验作任何修改 :如同以上所提到的,我现在专注在,我所认为的“成熟思维”,同时也认真地炼习“身经其境”的做梦状态,因为我相信在其中,我能更掌控我活生生的梦境,就能很有效的,主导濒死状态的情势,这情形在某些藏人所信的佛教是很接近的。我也很费心的,要把“濒死的我“和”肉体”环境的我,以及成长的“我“分清楚, 我相信后者,只是被真的“我”所占据的临时角色,只是个经厉,而最后会死亡的(很像当我两岁时的我,可是现在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必须学到,这个”真的我“是利用这个人的角色,来学习成长。可是这俩个”我“却是不同的。在佛教的定义中,我要分别由意识和想法等集成肉身的”我“与那真的”我“,而这具肉身就是我用来表达今生的”我”

你的人际关系有因为你这次的经历而改变吗? 我发现,我对今生不那么重视,然而很讽刺的,我对今生的“价值”却很看重。 也就是说,我对日常生活中的,快乐,难过,和无趣看为没那么重要。有时当事情发生时,我只认为,那就是要发生的,於是把它处理罷了。可是在灵里要沉着泠静是很重要的,同时要藉着在灵内学习和成长,这点在对我来说(精神的),是很难来形容的。我猜想我应该这样说,我认为现今的“生命”好像是在教室里,充满了功课,是要预备自已,过一个很有效律生活的独立个体。然而功课本身并不重要,可是它们必须要充满有实验性的价值,我做功课主要不是“功课”的本身,而是他们能然我学到什么,而不是只得到分数。我也要明白,那从我身体出来的灵,我如何以正面的态度来面对,并且我必须知道什么才是“正面“的思维。

收获后:

你有没有遇到的,因为你的经验转行?工作或学习。你有没有遇到的,因为你的经验物理变化?敏锐感,医治能力,或是预知能力增加。

你有没有遇到的,因为你的经验物理变化?对家人,朋友和社会的感想。

因为你的经验,你有没有遇到变化的决心/在你的生活的目标?生命的目地。

你的经历是否难以用语言形容? 没有

经历之后,你有否得到精神上,超自然或是其他特别有的,在过去的两年中,常在梦里,梦到有关我的同事,以及在当时发生在他们生活中的事,仔细到非常细微的事情。起先我只是以开玩笑的口吻说出来,可是很多时后,他们对我梦的结果很吃惊。通常我感到“清晰的梦境”是很普通,而且感觉比较有满足感。 在那常常是一种特别的感觉(在当时和空间),而又好像不在那境界。那感觉不太好,有点类似精神分裂般,被分为两部份。实际上,我的感觉是较“完整”和先前感到所谓的“生和死”或是“今生“和”来世“的分发是不同的。反而,我觉得是一种,一隻脚各在一个”世界“,以及彼此(指两个空间中)共同存在的和谐。然而,我发觉在我心中的安详,以及要確保内心的镇静(例如:对责任避免过度反应),这些是所得到的,很重要的特别礼物。我也深信,佛教所教的哲理:在死亡最后階段时的想法和”热忱“是很重要的, 因此我尽量避免有”妨碍的情绪“,那会造成和”责任罪恶感“的感觉,也是我在濒死时,所感受到的。

在你的经历里面,有没有一部分或几个部分对你来说特别有意义或重要呢?确认人死后的生命,是在我濒死时,最令人驚叹的部分,糟糕的是在发现,自已的意识在灵魂出竅时,对当时的想法是有很大的影响。但是也许这也是好的(指濒死又回来),因为我学到,透过正面学习,才能确保下次真正死亡时,能不被再遣送回来。总而言之,明白死后生命,就好像蛋糕上的糖霜,而蛋糕本身,是我的意识需要努力做好的,所以我想,这是我濒死中最棒的经验。

你曾经与其它人分享过这次经历吗? 有的,我比较警慎和什么人分享,因为多数人对濒死是没兴趣的,更不用说,他们会相信我所说的。基本上如果有的话,至少他们的反应是正面的。但是我认为,我的濒死经验对我个人来说,是很重要的学习经验,而对别人是不相关的。觉得除非他人也经厉过相同或是类似的经验,才能在认知和感情上与我共鸣,可是决对不可能是相同的体验(或体会濒死)。很重要的一点,这种经验不是藉由听别人来的。举例来说,有些人因为听到濒死的经验,而感到振奋有趣的话,这种情形也许不会带给他们好处,反而会受到伤害。

在那经历之后,有其他的事情(例如药物)使得那次经历的一些片段在你的生活中再重现吗? 没有,僅供参考,我一直避免药物,因为我不喜欢我的意识,被不明东西占据或是偷窃。如果有人告诉我说,服用某些药物,就能使自已重复濒死状态的话,我是不会做的。以我自已为例,我相信,我的濒死或类似的情形,是因我个人自然发生的,要不然就是它完全不存在的。

你还有任何关于这次经历的事情想提供吗? 我不觉得自已的濒死,是和大家相同的,相反的,我比较相信个人的经厉,那是根据他们的信仰和思维所集成的。有一位或是多位神,把灵魂抱在怀里,那可能是短暂的现象,如在藏人死亡之书中,所描述的一般。我真的不知道实际情形,就算我知道,对我来说,那是也不重要的。觉得当我们进入死亡的那一刻,或许对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无论是自愿或是非自愿进入那境界,我们将会发现,那是自已所创造出来的死后世界。

请提供改善这张调查表的任何建议。还有任何可以帮助你交流的其他问题吗? 觉得这份问卷很详细,可惜我的能力和智慧不足,无发完全回答,这些睿智的问题。感谢让我有这个机会,说明我的濒死经验,但仍有些不足。感谢有这个机会,希望你们能用得到我的经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