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珍妮佛濒死的经厉 NDE

经厉:

很高兴看到人们分享他们的濒死经验,我最近常想,我应该再仔细地回忆下我自已的经厉,也许它是我存活下来的关键。

1978 年八月,家中在蓋新房,已经差不多完成一半了,母亲在树叢中,捡她要装璜家里的木桩,而我呢,在空屋内和邻居的小孩玩耍。那天约好了石匠来家中,查勘焑囪和地下室地情形,以便计画如何在近期开工。在每一層楼的焑囪口,通常是用木板蓋起来的,怕有人不小心跌下去。,石工在他量焑囪的尺寸时,把焑囪口的木板蓋挪开,后来就再没有把木板蓋还原(蓋回去)。地下室的地面也被压平,準备可以舖水泥了。我和隣居的朋友,在地下室上面的二楼玩捉迷藏,我走下楼正要嘘声说:“哈!被逮到了”的时候就掉到焑囪口中,记得当时我还自言自语的说:飞的感觉真好呀!同时也感到快速往地面下掉的恐懼,大叫声惊动在树林的妈妈。后来她告诉我,我落地时是頸部和背平躺在地上的。

事情发生时,我记得在一个黑暗陌生的地方,只看到针头般的光线,起先感到很冷及害怕,后来我慢慢的像风般地向那光移动,当接近光时,渐渐的看到一个小隧道,可以感觉到隧道的质感:有点像泥土般厚的墙。当我快接近那光辉时,它散发出无比的温暖,那是我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我在那光前停下来,应该说是飘到一个像人的形像前,因为我是面对着强光,所以看不清楚他的脸。

光伸出它的手,好像要拥抱我一样,我也想被那光环抱着,经厉它完全的接受和爱,那种感觉,是世上没有任何事物可相比的。几乎快进入那光的手臂中时,忽然听到妈妈叫我的名字,而且是这整个过程中,唯一听到的声音,我有些犹豫,看是否这个灵也听到她的叫声?我有点生气,在要进入光中时,为什么妈吗这时后喊我?那灵的手收回去,后来又伸过来把我慢慢地推下去,回到那黑暗又冷的地方。我从来都不知道,我是那么强烈的想留在那光中,现在我知道了,那是因为,我情愿回到那个地方和无条件地被(他)接受,我知道回在人间后,再也不会感受到,在那光中的美好了。我很渴望等待回去的那天,然而在世上,我还有未完成的事。从隧道中回来时,看到我的长发因速度飘到我脸前(逆风回来的),回来醒后,我很生气也很恐慌,发现我平躺着,口中含着大姆指,妈妈坐在我旁边懼怕的哭着,好像她再也看不到我了般。 响着警报声的救护车从25英里开来,我感到肺部灼痛,呼吸也很困难,当医护人员把我移到担架上,捡查我的情形时,背部感到十分酸疼。那晚,我后来被送到儿童医院的重症病房。

此后我再也没有想过我濒死的经验 ,直到14岁时听到别人也有类似的情形时,才明白自已也经厉了它。那隧道,那光芒仍然记忆犹新,好像是发生在昨晚似的。确定它不是夢,因为夢很快就变模糊,经过几个小时后就忘了。很多医生说,濒死是因为药物引起的,可是当时,我是个八岁健康的小孩,在出生后,就再没有去过医院,直到发生意外的那一天。后来我出院时,他们坚定地告诉我父母说,我可能一生都会摊痪,又因頸部重伤,将造成脑常期的受损。相反的,我一点淤伤都没有,身体发肤毫无损伤,也没有不良的副作用,而且已经大学毕业了。

如果需要我详细地说明我的经厉,请告诉我,乐意回答任何问题,很感谢你们提供的濒死研究,实际上濒死也渐渐普遍被社会接受了。同时,我们这些经厉过濒死的人,仍然会继续爱(人)及明白我们存在世上的重要性。

背景资料:

性别: 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