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嘉琪的濒死经历

经厉:

那时我七岁,在睡梦中感到像铅球般压在我肚子上。 我告诉爸爸,我肚子很不舒服,几分钟后,我坐起来吐了一大堆血。于是爸爸扶我到浴室,因为我的房间很暗,他不知道我吐血,直到我又吐了。在浴室时,我感到要昏倒了。记得当时并不怕倒下,因为爸爸扶着我的关系,而且我从未昏倒过,所以也不知道昏厥是什么。但我有点记得坐车去医院的事,护士要我喝葡萄颜色的钡流汁,她们要给我照X光,可是我一直被呛着。她们对我说,不可以再把那东西吐出来。当她们把钡灌入我口中时,我试着不反胃吐出来,但是没办发,我还是又噁心地吐了大量的血。后来,她们才知道,我爸妈并没有夸张的说,我已经吐了很多的血。于是她们就停止给我照X光,也不再让我喝钡了。记得她们推着躺在轮椅床的我,到另一间病房。清醒的记得医生把我的手臂伸直,就给我一针。转过头去,另一隻手也被上了针。还记得医生,对我说了些什么,好像是些鼓励的话。

接下来我记得,自已飘浮在身体之上,我看见爸妈在 我床的另一边,被围帘挡着。妈在抽烟,而我爸看起来很沮丧,双手交叉放在腰间。我也看到我自已,不过大多数是在看我父母(就像一般七岁小孩,只关心注意自已的爸妈一样)。在灵魂出窍时,我不记得自已有身体。

我看见躺在床上的身体,但是我无发看到,那飘浮在上,观看周遭事物的我。后来,在那之后,每当我睁开眼睛,整个情景就变成木纹粒状,而且听到吵杂声。就像电视突然没频道般,同样的听觉和视觉感。在这之后,我所记得的,是已经回到身体内。清醒的知道妈在我身旁,她说如果我乖的话,她就唸书给我听。可是我时常,在昏迷及清醒之间,结果在医院住了一个礼拜。我在二十几岁时,又发生了溃疡之后,就比较了解它为何发生,及是怎么回事。做了肠胃镜后,发现我的颈部静脈歪了。可能是因为我睡觉时,习惯把手放在下巴和頸部之间。医生说,我常期把手指放在喉咙下,在常期轻微的压力下,使頸静脈弯曲变形,太接近食道。然而造成后来这样的原因,是我不小心吞了一块玻璃到頸静脈,它刮伤我的喉咙。另外在多年后,我给妈说我的濒死经历时,她告诉我说,当时她在点烟,医生对她大叫说,把它熄掉,而妈却不理他仍然继续吸烟。直到一位护士对她说,把它熄掉不然就请离开病房,这里有氧气筒,吸烟会引起爆炸。这样我妈才把它熄了,她说她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被医生咆哮,她屈服在他们施压下,才把烟熄灭(妈可是很倔强的)。当医生命令她的时后,也正是他要求需要更多的血,护士问说,你是立刻紧急需要吗?他回答说:是的,很紧急。妳要用跑的,而且要飞奔去血库,如果能在短时间有足够的血,也许我们能把她救回来。这都发生在我妈要点火抽烟时。我告诉她那时,也正是我灵魂出窍的同时,我也看到及听到,一切她告诉我所发生的事。我们证实确认,我看见所发生的细节,她很恐惧不安,因为我们分享了,彼此当时所经历共同发生的回忆,就是当医生告诉护士说,我已经死了。

背景资料:

性别: 男性

濒死经历发生日:1964年 在这次经历发生时,有威胁生命的事件发生吗?有遇到意外,不小心吞进玻璃,那玻璃碎片割伤了我的静脈血管,引起大量出血,也许是经由喝水,喝到玻璃杯裂的碎片?血流入我腹腔内,当我呕吐时,情形更糟,结果被紧急送去医院。还好医生要求马上输血,后来在照腹腔镜时,发现割破的地方,已经生痂。

濒死体验的元素:

你认为你的经验的内容:很复杂

有没有什么药物或药物,这可能会影响可以体验?不確定,我太小了,真的不知道。只记得输血的针头。那是医生给我双臂上的针。

这个经历堪比以任何方式与梦想?不像在梦境,我像一般小孩很好奇,想知道为什么会看到这一切,为何我在那高过病床围帘。后来才明白,那躺在床上的是自已的身体,而我却不在体内,我的意识比在梦境还好奇而且很警觉。

经验包括:灵魂出窍

在你的知觉/意识从你的肉体分离出来的时候,你看到或听到在现实中发生的事么?有,我浮在半空中时,并没有身体,没有手臂,脚,腿等。 只知道我能看见围帘以上。我只是个单纯意识而已。在某个时段,还没往上飘之前,我发现和自已的肉体面对面看着。后来我换了位子,可由上往下看自已。如果我有腿的话,那我的灵魂就站在躺在病床身体的头旁边,那正是我面对的方向。垂直站在身体头的部分,我看的见自已的身体,但是看不到那出窍灵的驱体。

在体验濒死经历期间你是否有着最佳的意识和警觉性?当我看到整个病房,两张床和一个围帘在其中时。

请你必须马上之前的经验,当时的经验,你每天的听证会上比较您的听力? 没有节目频道,而电视是开着的那种声音。

你是否像是知道了在别处发生的事情,就像有超自然能力一样? 我妈抽烟,医生对她大声斥责,以及我父母当时的坐姿,妈靠近门口,爸坐在墙边。

在经历期间,你情感是怎样呢? 好奇,也期待接下来会将是如何?而不是很感情化。

神,精神与宗教:

你有你的经验面前什么宗教如何?不确定

你现在有什么宗教?重新得救的保守基礎基督徒。

关于我们的尘世生活的宗教之外的:

是在因为你的无损检测你的生活变化如下:增加

请大家讨论可能发生在你的生活后,你的经验作任何修改:因为我太小,所以认为大家都有类似的经历。

你的人际关系有因为你这次的经历而改变吗? 不太确定一些想法,它是否会发生与否,可是现在却有点担心,害怕有些事情真会实现。然而有时我却很笃定,某些事一定会发生,而且是在我放松不想任何事时,我就能十分确定,感应到的预言就会成真。

收获后:

你有没有遇到的,因为你的经验物理变化?增加感觉灵敏,医治及预知的能力。

你的经历是否难以用语言形容?

经历之后,你有否得到精神上,超自然或是其他特别的才能?有,在长大成人后才有的。有人说是母性的本能,我能知道将会发生改变人生的事。例如,知道一位朋友将发生车祸去世之事,在电台广播出车祸人名之前,我就知道那个人是我朋友。有时后我会感到危险或是不安时,结果就真的会发生事情,我也常梦到将要发生的事情。

在你的经历里面,有没有一部分或几个部分对你来说特别有意义或重要呢?请说明一下。很幸慰的是我们死后,会以灵魂方式继续存在。我相信耶稣,但我必须见到祂才能确认。可是我确实知道我有灵魂,因为它在我的身体之上,清楚看到自已的身体,以及我父母在房间另一边,被围帘隔开陪在我身体旁边。

你曾经与其它人分享过这次经历吗? 有,我有一位比像姐妹还要好的朋友,她女儿即将要生产,她想知道宝宝何时会生。我们只聊了很普通的家常,包括她女儿生产的事,就在我们谈话完挂电话后,我立刻知道,朋友的外孙将会比预产期晚两个星期出生,而且会在我的生日那天出生。我打电话给她说这件事,后来真是如此发生了。

接着下来,一个月之后,她女儿韩娜发现在脑颈部有肿瘤。手术后昏睡了四个月,接着又大量出血,输了三十二袋血(是因为在她昏迷时,医院给她注类固醇,引起胃溃疡造成出血)。在她手术时,就无发控制出血情形,医生已经要放弃救她了。朋友想起我预言她外孙出生之事。是那么凖确。所以她来问韩娜的事,问她是否会没事,还是要让她离去?我很强烈的感觉她会没事的,我知道朋友说,她会平安度过不会死的。在我告诉朋友后,她给医生说不要拔管。几个小时后,医生把出血控制了。当麻醉退了后,她令大家吃惊地醒来了。她活下来了,一直到现在还是好好的,没有后遗症。这都归于我朋友信任我的结果。

你还有任何关于这次经历的事情想提供吗? 没有,只是好奇为什么每个人看到光和隧道,而我见到的是长颗粒般的情景,和像刮东西的杂声,好像电视开着但没有节目频道的情景。

以上的问题和你所提供的资料是否能准确并且综合地描述你的经历? 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