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印度医生临死亡经歷

经歷

你好,谢谢你们真 誠的认同,我是个非传统医疗(另一类疗法,整体医疗)的医生,有三十年行医的经验,以下是原文所描述我的经验,我现在要寄给出版社去发行。如果愿意的话,你可以将我的电子邮件,加在你的网页中。让所有对濒临死亡,有相同看法的人,都来讨论这个对人生非常重要的事。这也是好几千年来,全印度人对濒死的看法,请接受我真诚的问安。

我们印度人,有着很老舊的传统思想,是从七千年以前,由先贤圣者,他们相信生命的整体思维。

从来没有做过一些普通的试验,或是客观的对人脑部,研究下意识的思想。每一个人的经歷都不同,就如像两个手趾头般,它们彼此也都长的不像。

一个经歷濒临死亡,而改变的灵魂,好像是超越自然一般的理论,是件重大突破的事。这就好像普通人们形容压力,或是精神上的原因一般,关于精神意识,如同进入量子科学领域中,现代科学也还没有个规範。

以前我对这样的超越自然的现象有存疑,直到在 1969 年经歷了濒死,因为身染了痢疾,所引起的大出血,使我面临死亡边缘。我突然离开了我的身体,飘浮在天花板上,往下看着我的肉体。在那个状态中,我及时明白我在想什么,我想到我的母亲。我看到她为了赶火车,正慌慌张张地在月台上跑。

后来我很幸运的康复后,我也確时地证明,当时我看到我母亲的同时,是她在收到我病危的电报后,在好几百里外的月台上跑着赶火车。

任何一个濒死经歷,都有令人吃驚它的客观和真实性,意识怎么能超越时空?意识是个超自然的状态,好比就如量子学理般,科学还没有达到理解的它的地步。诚如莎士比亚说的:在天空下,有些真理是做夢也想不到的!

详细的经歷:

它发生在1969年的九月,这个印象深刻的濒死经验,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我甚至能够在舜间,回想到三十多年前所发生的事。当时,我是个三十七岁充满活力的年轻人,我是个不可知理论的信徒,对宗教抱着怀疑,且对任何不能称为正统科学的质疑。

我家刚搬到在印度 AndhrapradeshEluru,因为坏境不乾净,我得了爆发性严重痢疾,由於生病,不能为自己看病,於是,就请我在医院的朋友医我的病。尽管很猛烈的服抗生素,来对抗痢疾,但它还是非常頑固,我不仅大量失血,还开始发烧了,几星期后,我的健康情形每况愈下,我的脉博变弱到几乎没有。

在满月的第三天凌晨,医生被找来,因为我的情形很糟,又昏倒在地上,当医生在检查我的心跳时,突然我离开了我的身体,从天花板上,我往下看着我的肉体,可是能见度很低,好像有一层厚烟雾把我和周遭的環境分开来。在我还没离开我的身体前,那在我身上的疼痛消失了,接着下来一阵安详和沉着的平静。我突然明白,我已经死了,我的天呀!我心想,我这一死,把还年幼的孩子及家人,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也没有提供他们,足够财力的支援。能见度仍然很低,一切看起来像雾般。但是那种看得见,又好像不是用眼来看的,听也像不是用耳朵听的。我存在一度的空间。我听到下面有女人在哭,她的先生在和别人的对话。我突然有一个奇特的想法,人生真是荒诞,想到明天一早,屍体就要被火化了,这就是人生吗? 对于死亡后可以看到,一连串无止境奇景的机会死亡本身变得没有意义了。又好像泡沫在海上漂浮着(会消失)

那么什么是死亡呢?死亡是進入一度空间,我很平静且客观地在想着,我的头和身体躺在下面,好像我与那俱屍体无关。進化论赋于物质(指人类)很高度的意识,好像死亡却把它夺走了。

当我在沉思时,我感到有人在,那是种无言语的沟通,它告诉我说:如果那是我想要的话,我可以选择回到我的身体,而且一切也都不会改变,在那警要關头,我得到了一个问题的答案--關於人生的谜,它深深地吸引我般,我看到很美的星星在我眼前流过,在所有分乱骚动的中心,是一道光辉,每一个星星,好像是个微小的思维,它和宇宙的意志互相包容连合,那光芒的亮度如同太阳。

眼前的景像消失了,我看到医生对着我的脸说:真是奇迹,我无力地微笑着说我没事的。在我濒死的时候,只要我愿意,我可以自由地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我是万能的而且无所不知。

当我想到我的母亲时,我就看到她在数百里外,在月台上奔跑着赶火车。后来我回到我的身体后,痢疾好了,而且不到两天,身体就恢复正常了。我母亲后来告诉我,当她收到电报知道我受了重伤,她就到Vijayavada车站,瘋狂地跑去查寻去Eluru班车的时间。濒死经验,是不能用一般客观的角度来看它。我知道经过濒死后,我的性格变得很正面,也不再自大高傲了。

背景资料:

性别 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