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PAGE接近死亡的經驗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神圣的灵光

苏珊博士

我的经历

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星期六早晨,身处德克萨斯州的我,不禁回想起了1955年伊利诺斯州的那个冬日 - 站在新家厨房的水槽旁边,我思念着自己在空军部队服役的丈夫。一个星期前,他刚被派去英格兰执行一项为期三年的任务。而我的那两个宝贝小女儿,6岁的凯茜和18个月的凯萝,此刻正在我身边嬉笑玩耍。再过几个星期,我们就要远赴重洋,去和我的丈夫会合了。生活是多么美好啊,而我们又是这般的幸运!两年前我曾经是一个无神论者,而现在,我成为了一名基督徒,并拥有一个基督教的家庭。

死神摁响了门铃

正当我站在厨房里的时候,突然,一种剧痛狠狠地刺透了我的腹部,使我顷刻倒地。一小时之内,我都无法用足够的力量站立起来。我始终牵挂的是两个孩子,于是便呼唤父母前来帮助。作为一个护士,我意识到相当严重的事情正在发生,并拼命思考着这种剧痛的来龙去脉。一个星期以前,我曾到空军基地医院看医生,因为我有种感觉自己像是怀孕了。经由一番检查之后,这位妇产科大夫否定了我的看法,告诉我没有怀孕。但我并不相信他。躺在床上,我能清晰地感觉到我的症状所告诉我的一切。我的确怀了孩子,但胎位却不正常,也就是说胚胎在输卵管里发育了起来,而不是在子宫里。这就意味着我所经历的疼痛,原是由于随着胚胎的不断成长,致使输卵管遭到顶起和破裂。血从而源源不断地流出,流进了腹部。我们的牧师也来到了,和我父母一起为我祈祷。

死亡之后的生命

去往基地医院的路上费尽周折,疼痛万分。抵达之后,尽管医务人员已经得晓我的症状,可我和父亲仍被通知先作等候。当我最终被抬上检查室的一张手术桌上时,我已经感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流逝消失了。然而我的念头还是萦系在两个小女儿身上,她们将会遭受些什么,又将有谁会爱护她们和照顾她们呢?

我的听觉仍然灵敏, 能够听到检查室里的每一句话。当时有两位内科医生和三名助手在场,正在用尽一切方式获取心跳和血压,我感到了他们深深的担忧。正当这个时候,我开始缓慢地向天花板飘浮而去,停留在了那儿,定睛观察下方发生的一切。下面的手术桌上躺的是我僵硬而无生气的身体,一名医生正在对另一名刚进屋的医生说:你到哪儿去了,我们到处在找你。现在太晚了,她已经死了,任何心跳和血压都没有了。而另外一名医生说,我们怎样才能通知她丈夫这个坏消息,他一个星期前刚去英格兰执行任务。我从上方目睹着这一切,暗自想道:对呀,你们怎样才能通知我丈夫这个坏消息呢,问得可真好。你们考虑得可真是周全哪。我记得自己此刻的所想:怎么这时候我还能幽默起来?

我看不见下面手术桌上的自己,以及房间里的任何人了。突然,我察觉到有一种无所不包的灵光的照射, 疼痛立刻消失了,我的身体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展与自由。欣喜与满足充盈了我,我的耳畔响起一种只能天堂里才有的,最优美动听的音乐。我暗自想道,原来这就是天籁之音啊!我感到了一种超越人类理解的安宁。我向这光芒望去,体悟着这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真想永远沉浸在里面不离开。在我的面前有一个神圣的存在体,那是耶稣基督,上帝之子。我并没有直接看到他,他在圣光之中以心灵感应的方式向我告知了这一切。我沐浴在满溢的上帝之爱中。他对我说,一定要回到年幼的孩子身边,尘世间尚有工作等待我去完成。尽管并不想离开,我还是慢慢地回到了现已被放置在另外一个房间的,自己的身体里面。在那个房间里,医务人员正在准备最后的抢救。我的意识回归了身体,只听见医生对我说着,我的心跳恢复了,为使输卵管里的异位怀孕和出血能够清除,他们将对我进行一次大手术。此后我开始了数小时的昏迷。

床边的神圣来访

上帝又给我传达了另外一道消息。这一次,我并没有离开自己的身体。手术结束之后,我躺在床上静静休息,而这时我生命中最奇妙的事情发生了。那道灵光重新回来了,充盈着整个房间。基督耶稣在光亮之中显身了,是那样的妙不可言,他的爱和仁慈无处不在。基督耶稣向我显现的是他的肩膀至头顶部分。他依然用心电感应的方式对我说:记住我所对你说过的话,记住我对你的显身,这对于你和你以后即将从事的工作,会是一个持久的安慰和启示。现在,你再也没有畏惧死亡的必要了。

接下来的日子

接下来的几天,总有很多医务人员找尽各种理由来造访我的病房。医院里的新鲜事藏也藏不住,很快,每个人都得知了我先是被宣布死亡,然后又活了过来的怪事。妇产科大夫来看望我时,注意到放置在床头的圣经,便询问我的宗教信仰。我知道他也听说了我死去那段时间基督的神圣莅临,因为我曾告诉过我被宣布死亡时在场的那些医生。在我完全康复之后,我把整场的对话都告诉了医生们,他们表现得相当惊讶。

几天之后,我离开了基地医院。当车快要驶进家中时,我看到两个宝贝女儿把小脸藏在窗户后面,远远地向我们望过来。我在心底暗想,上帝啊,感谢你让我回到我的孩子身边,感谢你让我今生有幸成为她们的母亲。真是永远难以忘怀窗户后面那两张可爱的小脸。

往后的年月

后来,我和女儿去了英格兰和我的丈夫会合,我也实现了从事教育的梦想。我的濒死经历开拓了我整个生活,以及在主日学校工作的新深度。回到美国之后,我的家庭不断成长,而我也继续自己的教育工作,在大学里教授护理学。我一直心怀感激自己的重回尘世,被赐予第二次生的机会。所以我的时间应该更明智地使用。 现在的我已经退休了,作为一个晚期癌症患者,我已经度过了一个非常充实美好的人生。我的濒死经历在43年以后,仍然栩栩如生地活在我的内心,灵魂,以及精神之中。上帝的仁慈和爱是不灭的。

50年代,医学界对于濒死经历这样一种现象并没有投以过多的关注。于我来说,我的濒死经历是神圣的,一直把它深深埋藏在心底。起初只和我的丈夫及父亲分享了它,然后是我的孩子们。70年代以来,相关的书籍开始不断涌现,我发现原来有一大群拥有相似经历的人们。然而,很多人都提到的生命回顾、以及隧道经历,我却并不拥有。或许我的生命回顾,在当我变成一个基督徒、向基督忏悔自己过错的那个时刻,便已经发生了。今天我们的社会信息发达,死亡相关的研究课题正在稳步深入,这些都让我感到了欣慰。

NDERF编者按:感谢苏珊和我们分享这件使人深受启发的经历!在所有的濒死经历中,有隧道体验的仅占百分之三十。我认为,濒死经历给予我们的恰是我们最需要的。而你以你自己的方式,已经历经过了一次生命回顾。于是它不再成为一种迫切需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