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恭泰W濒死体验NDE



描述经历:

事情发生时,我不确定我是几岁,而这一切发生在我们的新家,所以我至少是11岁。 那天我从一楼公寓出门时,突然听到背后有声音。我立刻转头瞧一下,但是没有人。实际上不完全记得那声音说的,大意是我现在的世界,比不上祂将要给我看的好。我自言自语说:胡说八道。于是我愉快喧嚷的跑下楼去地下室。快到楼梯底层,我往上跳了下,结果头碰到天花板。碰的力量,使我跌倒膝盖跪地,就昏倒了。我跌进很深的黑暗中,记得穿越像黑色水管内。后来有一股神秘力量,把我吸回来,但我抗拒它,因为我不想再经过那黑色水管。我往前行结果进入一片暗灰色空间。我不知道自已在那里,就东张西望,看见远处有一个人,往我这里慢慢走来。实际上我没有看到这个身影,因为这里没么都可看的。只是我感觉到有一个灰色影子在那里。我很确定有人在那里。我说:我迷路了,请你告诉我如何回去的方向?接下来只记得,自已躺在地下室的地上。耳朵听见很不舒服鸣响声,逐渐越变越强烈。后来这噪声停了,然后突然意识到,一股白色薄雾般东西。从我头中渗出来。看起来像长筒袜,在我稍微偏右上方飘浮。感到很不好意思,不想人们看见,这种东西从我身上出来。同时,很多像紗布般的东西,在天花板上聚集,我一点也没办发使它停止,整个过程一点也不觉得疼。突然,我发现自已不在体内了,这一定发生在渗出来的时后。看见地上躺了一具驱体,那一定是我的身体。我颤抖着想马上回去那温暖的体内,而我听见一个声音说:停止!在回去之前,看一下在身体之外的感觉如何。然而我不在意这声音所说的。虽然我看不到其它的人,只能看到自已的身体,而这个声音却在我附近。后来我又再听见它,这一次它诚恳的请求说:恳求你不要回去,真心的请求你。为什么不留下来看这新的地方,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你可以再决定回去呀!我有点犹豫,畢竟那声音说的没错。为什么不试一试?结果那声音很快说:试下你的意志,看是否你能发现自已能经历,以前没有经验过的事。结果这声音所说是对的。事际上我的思维很清晰,而我能很快又直接明白一切,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然后,又听见那声音说:如果你愿意脱离你的身体,你将会经验很棒的历程,看见许多有趣的事物,但是你必须赶快决定,快一点!于是,我在思考这整件事。其实决定权在于我,是要回去那被受限制体内,继续在世上生活,享受欢乐的时光,或是离开这副驱体,处于清悉的思维下。那声音很急的又问,我是否决定了。于是我放弃回去,并且决定留下来,我立刻明白,自已的身体就要死了,就是完全腐烂。我自忖:妈妈将会好难过的!

对我来说,我不後悔,因为我只是被身体包围着而已,在出窍的状态下,让我暂时感觉毫无重担。现在我能感受,以前未能感觉的自由移动。我直接穿越我家的墙,到天空中。在不远处,我看见一个发光的球,就是太阳。我被祂的洁白,不自主的要靠近祂,想直接进入其中。很快我发现自已被什么撞到,然后像弹弓般被射入黑暗中。我又试了一下,接果又被射入黑暗里。很快我明白了,当我要前进入那光时,有一层无形的障礙让我能接近,但却阻挡着我。我又试了一次,这次我在障礙前停止,以便能看那现在变红的太阳光芒。因为那无形的屛障,我必须在远处看,所以它看起来很小。然而我不满足,只能看那红色发光的太阳。突然那声音说:这里还有很多光!当我四处找寻时,在远处有成群的亮光,它们的亮度比地球的太阳还亮。我很想和这些光在一起!虽然它们很远,但我能立刻到达它们那里。可是每一个亮光都有一层屛障,每次我试着穿过它时,都会把我弹回去黑暗内。触碰这些障礙,令我很不舒服,因为每次我碰到它们,都会让我猛烈的摇晃。突然,那声音有说:对凖一道亮光,慢慢的接近它。我对凖其中一道特强的光,小心的接近它。看见一个非常光亮大球,那声音告诉我说,这是其中一颗,可以从地球看见的星星。我一直注视这颗星星,直到我不想再看为止。于是我回到黑暗中,开始想我现在处的境况,我不能一直永远待到黑暗内。一定有一条出路的,我四处张望,看见令一团奇怪螺旋状星群。想前出但听见声音说,它们都类似相同的,上去吧!我不清楚上面在那儿,但还是同样的试一下,结果成功了,因有由暗处能看见,在远方一丝发光的线,虽然很远,但我下定决心要去那儿。可是我只想靠近那条线边缘,因为我不知道它是否有障礙。我马上就到达了那里,这一次没有屛障挡着我。这是从另一个世界发出的光,(而地球却显的很暗),这个世界因为有光所以很亮。可是我没办发进入这个光明的世界。我绕来绕去,试图找到可进入的地点。不久我明白了,只有一种可能性:投入眼前的黑色深渊中。可是我有些犹豫。因为我没有勇气跳进去,可是突然,我又听见那声音说:没有退路了,你只能跳下去,快跳!快跳。然后,我就跳了进去。接下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清楚记得,自已以超快的速度穿越黑暗的隧道,以头倒栽式进入隧道。我整个灵在一柱像圆柱桶,或是水管道中,而我如膠囊般被射入真空管内。我的行动变的越来越快,直到我被抛出到很远的新宇宙中。那黑暗被一丝光芒取代(容我如此描述)。我猛烈跌碰好几次,直到在这个新天地才慢下来。记得我心想,为什么祂们要如此粗暴的对我? 当我觉得这新的宇宙接近我,同时那旧的世界也往后退,直到我完全被新的环境给包围。在被抛出黑暗,进入另一个世界时,那声音对我大声的说:这才是你的世界!你不属于我们这里!你必须留在那里!你不是想要回来吗?我转头看见一片黑暗的世界,是当我被抛出隧道时,带出一道黑色的痕迹,然后被裂开的缝给吸干净。当旧的世界关闭后,我立刻就在新的世界了,我深信是我唯一进入出口路线。但我没有其它的选择,那黑暗的世界不见了,而我跟这个新世界又无法割捨。我自忖:那卑鄙声音!它逼迫且出卖我,进入这个新世界,我无法回去了!就这样结束完了!我发现仍然可以呼吸,而不会窒息而死。于是我尝试呼吸,但是马上发现,我根本不需要空气,就可以存在。只要我在这黑暗地方,我永远不需要空气。如先前我说的,周遭一切是暗灰色。虽然光很亮但却看不清楚。这最后的冲击,对我来说印象深刻。虽然我在这个新的地方,但我对它一无所知。感但非常孤单,被人设计,感到自已渺小微不足道。宽广之内没有任何其它的灵。我为我的处境界痛哭,不知道要怎么办,深感悲惨。嗯!不过我至少能自由移动。但我该去那里呢?这里没有一个人,一个也没有。尽管如此,在远处仍有声音!事际上,我听到两种声音。听见祂们说:嘿!看那边有一个年幼的灵!看呀!是一个很年轻的灵!他来这里干嘛?其实这个地方,没有是声音的。只要思维一动,我立刻就能知道祂们在说什么。我说的这种以思维传达方式,很吸引人,实际上不需要用言语沟通。这太令我吃惊,但它是可以清楚的表达,没有疑问可言。我一直抱怨,自已被强迫来的,而且在这里我也不认识任何人。那声音靠近些,而我还是看不到祂们的人影,我只能感觉祂们的存在,这对我来这没问题的。现在明白在这里,我可以跟这些灵沟通。这些灵对我来说然虽陌生,但祂们却很和善。祂们迫切的要我,回去原来的地方。我觉得自已不属于这里,是一件荒诞的事。而且,纵使我想要回去,虽然这有些不可能,但我要如何回去呢?就算我找到回去的路,我完全不知道自已所属的世界 - 地球在那里。后来我感觉到,他们要强行令我离开这里回去。我很生气并心想:没有人能使我离开这里。我有权留下来,因为我是这里的一分子。那两位灵明白我所想的,因为我再也听不见祂们声音了。然后其中一位护卫领着我(我不知道是以何方式),去我没去过的地方。另一位离开去求援,试图要知道这种情形,祂们要用什么方式处理。结果我去了一片有许多花的草原上。那草原很棒,可是我明白这只是草原的幻觉,多少是我想像出来,是浮空在上的世界。那灵叫我在草原上玩,但我不能,我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做(指在草原上玩)。突然我注意,在天上远处有一点白光,以飞快速度越来越接近。它像一粒非常明亮的球。我想要遮住眼睛,但我不需要。尽管它是如此明亮光辉,却一点不会令我眼花。不久,这光停在我右上方的距离。它就像在地球的太阳般大,可是非常明亮。我一直盯着这像太阳般的光,心想为什么这光是如此的光芒(那在黑暗地方的光与这里的光不同)。突然,我发现祂很仔细的在查看我。结果祂展开,一道光并直浇到我,听见它对我咆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如果你不说老实说的话,我会毁灭你的。我回答说:我不晓得为什么会在这里,而这是实情。这件事让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爱,纯洁, 无比的爱浇灌下来,而且感觉不可言喻的温暖,我整个灵魂或是本质被这样的爱所包围。祂把我举起来,并且亲吻我的嘴。这道光的特质,那种永恒且深刻的爱着我,而且越来越强烈。我好高兴!我要永远留在这爱中。如果我没说实话,这位生命的源头会消灭我的。并且我非常清醒,所以不必害怕任何事情。渐渐的那爱减弱,我感到有些不太对劲,某种因素使得光很难,再继续爱我。祂起先不想告诉我原因,可是最后,祂不想再保持静默,于是祂很快的说:你有口臭,需要洗个澡。我以为是洗个像地球般的澡,那种整个身体㓎入水中的澡。祂很直接的告诉我会不舒服,但我可以要求停止,如果我觉得难过无发忍受。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我愿照着那光灵所说的做。我闭上眼睛,就被举起来放入一道红光中,感觉不到任何东西。我不知道,自已在这种状态有多久。我被急劲翻转空抛,好像在洗衣机里面般,我大叫说:我觉得这应该够了?马上,我被放下来了,而那爱及温暖也停止了,可是我还在这个光中(或是圆体中)。突然,太阳消失了,而我看见月亮出现,我到了另一个世界。眼前除了月亮外,其它一切都是黑的。但非常清楚,而且比地球那里的月亮更灿烂,没有丝毫的黑暗在其中。月亮被微小发光的星星围着。我一直注视这闪闪发亮的月亮,突然一股奇怪的感觉,从我的左眼进来,并深入到脑底部。我好奇这种情形,因为我能清楚用视力比右眼弱的左眼看月亮,同时在一瞬间,我发现在我眼前出现,所有在地球上,我有疑问的答案。我很兴奋试着寻找这个地方是在那儿,然后我可以告诉地球上的科学家,他们应该来这非常特别的地方看看。我仔细算在左边月亮旁发光小星星,为此地点定位。然而在数算当中,才发现它们不是星星,而是小月亮。当然我只是看左边的月亮,我越看就越多小月亮出现,一个接一个,并形成一条直线。想要给这地方定位可能没希望了。接下来我感觉很冷,并且打颤发抖。这让我想起地球那边的太阳,虽然有时后很热,但却很温暖,总而言之,它是赋于生命的暖。我很急着的要回到,明亮且有朝气的太阳内。同时我才发现我用左眼看月亮,而右眼是闭上的。所以我想睁开右眼,但是没办法。于是我想离开这里的月亮,因为我对它没兴趣了,我想回去那光明有活力的太阳那里,很努力的试,但都是白费劲。甚至感觉头很难受的疼。然而突然,那月亮和围绕它旁边的小月亮都消失了,我又看见那非常亮的太阳。同时那太阳开始往后移动,并且变为深暗红色(像小点般),然后开始移动的很快。我曾经一度,看见那在左边发亮的太阳,而右边则看见红色太阳,两个太阳跳动着,由左向右,又从右到左。感觉那太阳要和我沟通,自忖太阳在上面是不能说话,而是以动来动去,来表达它们的思维。然后停止不动,那明亮的太阳在小红太阳前面。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明白这一切。我认为这整个情景很好笑,并且非常有趣。可是实际上一点都不好笑。我突然觉得,我该移到光明的月亮那里 ,我记得在那里很难受的痛,并且很冷。突然我明白,在眼前是洁白发光的月亮,而那红色太阳,使月亮处在安全范围之内,而实际上只有一个太阳,这是太阳要告诉我的信息。后来那光体用人对人般的方式和我谈话。祂把我放在高山顶上,我必须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我问他为什么祂要摧毁我,祂说在这里有恶魔存在,是强大且狡猾的灵,它们是祂的敌人,祂一直和这些灵争战。祂又说我必须给世人警告,这些灵的存在,我马上点头表示赞同。祂说这些鬼诈的灵要利用我为饵来欺骗祂,但祂必须保护地球和黑暗处。在祂的世界中,祂比较容易防备,因为在那里邪灵是没有力量,并且在黑暗处也没有势力。我明白在这种情况下,在我底下能眺望一片延伸发光的云。突然一道比洁白世界还亮的闪光出现,迫使我向上看。接着一声大响声,但我很镇静。在水平线那儿,我看到烟火自云突出,慢慢形成磨菇状。它越变越大,越变越亮,整个情境令人惊叹,但是突然这一且都消失了,我听见那声音说:看这里!我转头一看,听见大叫声,看见火和烟几乎快要接近围着我。我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突然光哭着说:我要尽我一切,防止这种情形再发生! 然后一切就结束了。那光又开始谈祂的敌人,然而我对刚才发生的事,仍印象深刻。所以我自言自语:哦!祂又要提那件事了!然而祂让我知道,这种情形发生已经很久了,那黑势力越来越强大,如果继续这样的话,就没办法来预防,然后会失去这一切。祂说如果敌人成功的进入祂的国界的话,就会失去这个战场。不必疑问的,祂有强大的力量去撃退敌人,不然老早就输了。但祂真的很怕失去这场战役。在知道祂需要我的帮助时,我感到跟祂的关系有亲近些。我决定要帮祂就回答:好的,但是我要如何帮呢?祂回答说,唯一的方法,就是我回去地球,告诉人们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我听了之后很吃惊,祂如此要求我回去,因为我并不想回去。我难过的几乎要哭。突然祂问说:你想知道未来你会变成什么样子吗?我抬头看着祂,高兴的说:好呀!我很想知道。祂说:你会成为一名老师。多少我有点失望的回答说:当老师?祂说:试着想在人间的老师,告诉我,他们是什么样子。我在想像,一位老师站在讲台前,给学生们上课。那光说:不!不是那种老师。然后我想,在大学教课的教授 。那光又说:不!不是那种老师,你将会给大学教授上课的老师。我听了很惊奇,但不相信祂所说的。并且我觉得那会挺困难的,我想像人间的地图,我看见未来的生活是到处奔跑,在人间从一所大学,到另一所大学,教大学的老师们。而那光又说:不!不是那种学校。他们会来找你的。我问说:来我家吗?祂说:是的,试想那种情形。我试着想像地球的房屋,在客厅看见我坐在椅子上,面对一位被人尊敬,却不严肃的教授,在给他上课。可是我没把这个工作做好,我感到害羞不好意思。我说:我不认为自已有那么聪明去教大学教授。加上我有语言障礙。祂回答说:你将成为另一类的老师,接下来我会给你解释的。祂停顿一会儿,我往上看见,自已躺在医院的床上,被一名医院工作人员推着经过一道长廊。我有些紧张问说:我病了吗?那光说:不!你只是有点迷糊不清。你将被带去医院,在那里他们会给你打针,让你沉睡。于是我不再担心,那光又说,给我解释,这另一类老师的定意,你将在类似睡梦中教学。然而那不是你所知道的睡眠中。当你在这种状态下,你能听见并且能讲,他们会来你这里问你问题。我很惊讶但同时也担心。于是我问说:这个过程我会感到痛吗?祂回答:不!不会伤到你的。我开始接受以后会成为老师的事。我问说:我也能从他们学到经验吗?祂做了个不确定表情。我问祂另一个问题,我清醒时也能教他们吗?祂说:不会的,你醒时一定能和他们谈话的。但你在睡梦中教他们更重要。祂给我展示,我在一间屋子内,和一些人谈话。事际上我没看见自已,而也没看见那些和我说话的人。尽管如此,我确定那是我,因为我现在就在那屋中看这一些。看见一个矮桌子,墙上的书,两扇窗户前的窗帘,被一阵微风吹到起。突然屋子消失了,那光说:在成为老师前,你必须把一切发生的事写下来,包括任何一个细节,然后写一篇科学报导。我说:当然会的。那光说:我怕你将会忘记这一切。我摇摇头表示不会的 。祂说:你连自已怎么来这里的,你都无法告诉我。我不信祂说的,试着回想在地球上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我很吃惊,自已无法想起来。光又说:别担心。这有一本书能帮你,实际上是两本书,但第一本比较重要。并且你将会有很多书的。突然,那光变的很兴奋说:你将会是第一个成为这种老师,在你之后会出现更多,像我一样的老师。可是我听后有些失望。尽管如此,那光要向我显示,什么是首先的意思。祂问:你觉得如何?在你的世界有多少人? 我试着会答:也许有四千万?祂说:不对,还要更多。你不能光算活着的人。算算那么多曾在世上活过,后来又死的人,你就会有成千上万的人。让我们回归过去,一直到最早为止,告诉我你能回到多久以前。我试着说中古世纪?“不还要再早些”我说“耶稣诞生”“不!还要更早些”于是我仔细想着说“那是亞当和夏娃时代?” “不,还要早些”“再更早些时后,想想你在历史学到的知识”。我想了想,于是脱口而说“石器时代!”祂有些失望的说“你应该知道的,但石器时代可说的过去的”。祂接着说,在那时代地球上没有多少人。但可自由去他们像去的地方,也没有边界限制他们迁徙。我说:那太棒了!在想像中,我脑海出现,被边界分隔的欧洲地图。我没太多时间想这一切,突然我看见当时在地球的人类。我往下看到一群人,有男有女,他们身穿皮毛衣服,围坐在火堆旁。看见一位女士身后背着婴儿,一个男人站在这群人前说话。另一个男人站的比较远些。突然听见一阵大声又失望的咆叫,那站在群众前男人发出不愉快的声音。我不清楚他在说什么。接着这一切消失了,那光说:我翻译他说的给你听,但你一定要专心听着。我当然想知道他说什么,因为我很想知道他在说什么。于是我开始仔细听。而那光却说:你这是专心吗?你应该要再集中心思听着。我很惊奇他会如此说,因为我起先觉得已经够集中了。可是他要我更仔细听着。那光说:我们再试一次!我闭上眼睛用心的听。而光还是不满意。祂说:我觉得没有用。然而突然祂语气变的很温柔,靠近我轻声说:要你专心听的目地,是因为以后你应该能清楚听懂任何事情。所以你需要仔细听这个男士要讲的。然后祂压抑内心的失望,换了另一种声音说: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你还不行的话,就不需要再试了。于是我下定决心,努力试着听,我闭上眼睛,专心试着明白,那位站在前面的男士所讲的。突然,我能明白他所说的。“他说:现在我们有证据。你自已听见了。我们所怀疑的是真的。他经历那么多困难的路程回来,证实我们的疑问。他们想要拒绝我们,而这是我们不能忍受的,我一再的告诉你,现在是我们反击的时后。我们不能一直等到他们变的更强壮,因为他们现在还实力还弱。而这是事实。不管怎样,请想一想未来!我们现在必须攻打他们”。他的演说令在台下听的人印象深刻。我对他完全被他深深感动,并且明白他为什么被迫要攻打敌人。突然,我听见站在另一边的人说:我都是跟动物搏鬥的猎人,我不喜欢和因看见我们,就逃跑胆小的人搏鬥。如果身为猎人如此做的话,会感到自尊被伤害。我们猎人和动物搏鬥,这是更危险的事。许多勇敢的猎人,因为打猎而受伤,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预备自已,并且愿意冒险,因为我们是猎人。我决不与弱者搏鬥的。至于我呢,我对他所说的不认同。畢竟每个人必须和自已的敌人争战。我不认为,打猎比与人争战还光荣。可是我不能继续想这件事情,因为被强迫注意,在脚下的地开始在移动了。起先很慢但后来越来越快,直到我无法仔细分辩一切。然后移动又突然停止。我看见眼前一片草地,在远处森林边有着高大的树木。突然我被放在树林里。虽然我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我知道自已在森林中,就是在村庄的中心。我听见有人在说话,听见有人说:我们不可能永远逃躲。我们逃了多少次了? 许多,许多次逃离这个村庄。而每次我们选择逃走,但这一次不同!这次我们不再离开这里!我们要留下来!我不能再像以往般逃避。我感到害怕及恐慌。村民想要像以前般逃走。但是这一次,他们下定决心,要坚守并把它解决。可是他们仍然很害怕。有些人说:敌人吃肉!想像一下,“吃肉”!加上他们在野地筑了火柱。他们围着火跳舞血浴。然而最槽糕的是:他们喜欢吃肉。马上想到的是,最后他们也会吃我们的肉。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坐在草屋中,而一直重復的说:我好害怕!我非常怕!我是多么的惧怕,太怕人了!我能感受到她的担忧。她的惧怕越来越强烈。她一直说“我好害怕,我好害怕”。她的恐惧引起注意我。起先我想:她为什么那么害怕?她一定是歇失底里,有什么好怕的?不过我已经深深的陷入,她那感受害怕的境界。我不能再忍受了!我自忖:我希望现在她就停止所有的担心。因为真的令人很不愉快。突然一切都消失了,那光对我说:如果他们不完成该做的,就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这是事实,一切都照旧,没有改变。然而这个的结果是,又回到会有更多人死亡!祂强调“人死亡”和“又”等字眼。我对关于光所说的“很多人将会因这样而死亡深感不安,于是我问:又要?因为根据祂们的意见,我将会看见,第一个在地球上的人类。而那光回答说: 千千万万的人类。我对祂的回答很吃惊,同时也感受到,光深受失去许多人而难过。我不确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但突然我听见一阵如雷响生气的声音控诉人类,包括我本人,把祂在地球上的花园给毁了。祂大声咆叫:我给你门人类造了这么美的花园,而你们却把它全部给毁掉。人类污染水和空气,把一切都破坏了。起先他们的破坏性还不严重,只要任何他们手能及的,全都被破坏了。虽然人类一直在找另一个居所,可是他们只有这地球可住。你自已看就知道的!如果人类继续破坏地球的话,总有一天地球会消失的。我听后完全不知所措。接下来一会儿,那光问说:告诉我,你不知道要如何,给你世界的人说这事。我回答说:可是你刚才已经告诉我如何做了! 但祂坚持说:你这个无知小孩,不知道怎么去做的!所以我问祂:因为年幼且无知,我当然不知道要如何告诉地球上的人类。结果令我跌破眼镜,那光以直率生气口吻说:当时间到了,你会知道如何做的。由于我不想永远离开祂,于是我问祂:如果我回去告诉人类你说的事,我可以永远待在这里吗?祂说:不,你必须回去那里继续生活。虽然我仍不知道如何回去,但我一点都不怀疑是否能回去。如果那光要我回去地球生活,不管是要多久,还是如何回去,我就是必须回去,那光有绝对完全的权力。尽管我还是不明白是为什么。我一直请求说: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不要回去?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被允许,留在你温暖的爱中?那光回答说:没有人能一直留在祂身边的。可是我仍不死心,如果不能留在祂身旁,我当然就回去,留在那光明世界,因为已经有两个灵在那里。但光说:不行,你必须回去继续你的生活!我问:那为什么这两个灵却在这儿?那光说:这两名灵也不能永远留在这里的。他们在这个地方是要学习。并且祂开始强调爱及学习的重要性。祂要我做祂的学徒。祂是我的老师,而我是学徒。可是我还是不明白,想要留在这光明地方,跟爱和学习有什么关系。实际上我必须承认,我不喜欢那光,但是我愿意学祂要我学的东西。关于这学习之事,那光说:祂很灰心,于是移到远的天边,距离远的,让我无法感觉祂的存在,因为祂的光芒消失了。立刻我感到寒冷及痛苦。然而其中一名灵体,要我仔细看某个地点。实际上,祂要我不要动,只是眼睛盯着那个地方。我就照着祂说的做,眼前出现的是,四面八方涌来的人生回顾,非常清楚明显 。我惊呆了!它们像电影般移动的很快,呈显我以前在地球的人生。我立刻明白所发生的一切(细节我记不得了,因为这只是个实验,看我是否能明白所看见的)。那灵体一直问我是否了解所看的一切。我不耐烦的回答:当然明白!因为我被祂的问题弄的有些烦(在和灵体沟通时,我还是以地球的方式用口和他说话。这点和我跟光沟通的方式不同)。因此那灵又让我回顾自已的人生,但重点在当我在地球生活时,我灵魂的特质。起先当我回顾以前的生活时,我很高兴看见先前的世界和自已。我认为比任何事情都有趣(我不在觉得沮丧)。但是第二次人生回顾,是以前的生活重点在某些情况,例如我对爱,恶劣的,甚至憎恨的感觉。对我来说,这一切很明显,而且在第二次回顾,我知道自已将要看见什么。一切从头开始。

(我不知道自已为什么来到地球上,因为我只能专注在爱或是恨之间)。起先我很高兴,关于我对爱和恨的反应,并没有发生什么事。然后人生回顾又开始快速转动,但这些回顾都不需要我负责的。而我愚蠢的说:嘿!没有什么大事的!哦!那回顾是我和双胞胎妹妹吵架(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事吵架。),但我立刻看到自已很丑陋的一面。我告诉光灵说:这是你必须能理解的!好吧!这样说是很遭糕的事,然而这是人类在地球上的表现!你不能为这样事只怪是我的错!(那光灵一点都没有责怪我在地球所做的事)。然后回顾转到,我在世间的恶劣行为。可是我仍然找各样的理由,后来我感到光灵有些不耐烦(当然是对我愚蠢表现)。突然回顾快转到,我无法看见任何片段,然后就突然停止了,我被提问对质,关于自已非常坏的行为。我的坏行为在眼前特别被突出,那真的是令人恐惧!我简直无法相信那是自已!我终于承认这一切!

这种行为的灵,是不配留在光中世界的!我根本没有权力要求留下的!我真是颓废,并且垂头丧气。我要回去人世间。是的,没有其它方式可以选择。然后我看到光在天空中消失,我听见一声大笑并且说:他真的认为他能留下来!然后那光灵就走了。另外一位灵把我带回来地球,但我不知道是如何回来的。我只听见当那灵把我放回体内时,有一声噼啪声音,好像你扣上饭盒盖锡金环,咔一声般。当我睁开眼睛,我记得自已张大口哭着说: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然后我起来向楼梯走去,我好奇想着,是否还有路可以再回去,接着听见一个声音,对我大吼说: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另一个声音说:你必须把你母亲杀了!于是我往楼梯上爬,再兴奋的往下跳。我只感觉到头上有些轻微肿,但并不特别痛。

关于我自已:

我出生在1942年,未婚德裔男性。在我的经验后,我很迷惑也不明白,发生在自已身上的事。我不知道接下来会是如何,我没办发跟任何人谈这经历。我顺从那光所交代我,要写篇科学报告,但我没办法这么做。简单说我不知道要如何开时。然后突然一个声音告诉我说,我必须先学另一种语言,就这样而已。每天晚上我都感到非常痛苦,这情形已经有两个星期,当有一天晚上,那光灵来了并且说:我必须忘掉所有的事。不然我往后的人生会非常悲惨。于是我放松自已,往床另一边翻身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我一点都不记得任何事。接下来的25年,我随意生活,染上酒瘾,不再上教会,不相信神,也不信另一个世界存在。可是我变的很喜欢学英文。然而我最大的改变是1980年,在圣诞夜前夕。电视在播有关濒死的报导,其中有提到光。突然敲醒了我,我是有看见那光。感谢神,我没有记得当时所发生的一切。当然那也有可能会把我消灭!我称这为保罗和掃罗的经历,因为我和他有类似点。掃罗眼瞎了三天,后来成为使徒,而我是面对自已内心恶魔的战士。然而这一切是正面结果,我立刻戒酗酒的毛病。负面的影响是在1981年,我试图自杀,第三次几乎成功了。酗酒后果我在1986年发生胃破裂,结果我差点就死了。医生把我整个胃和其它的器官拿出来。顺便告诉你,我并没有癌症。畢竟那光所说的是正确的。尽管所发生的一切,我仍不愿意错过,我人生的任何一部份。从1980年圣诞节后,我又开始和那光建立了关系,藉着内心争战,经由眼见和耳听等方式。现在我要把所经历的公诸于世。从1980 到1981年,我还不能把我的经验用德文写下来,现今也没有德文翻译版,因为我内心尚未从那光,也就是耶稣那里,得到认可把它们纪录下来。



背景资料:

性别: 男性

濒死发生日期: 1953年

濒死发生当时,是否有威胁生命的状况发生? 遇到意外,是的,发生三次, 在经历濒死及灵魂出窍25岁后有两次。以后就再没有发生了。

濒死经验元素:

你如何評估自已濒死经验内容? 復杂

是否服用任何禁药或药物影响你的濒死经验? 没有,

濒死过程是否像梦一般? 不是的,不可能像做梦。

经验包括: 灵魂出窍

你感觉自已脱离了身体吗? 有的,我无法解释那种状况,因为从没想死后灵会存在。

在濒死时,那一个时段,你的意识和警觉处于最高峯的状态? 超自然,意识分明,清悉,直接。以意念沟通,直觉,视觉交换信息。

感觉时间是否加速还是减慢了? 所有事物好像都在同时间发生,或着时间已停止,还是一切都没有意仪了

请比较在进入濒死那一霎时,你的听觉是否与平时不同。

是否穿越或通过隧道? 有,请参考以上所述。

是否遇见或感觉到任何去世的灵(或是还在世活着的灵)? 有无发形容他们。他们在那里?我不知道。你知道他们吗?不,我不认识他们。彼此有沟通吗?请参考以上所述。

经验包括: 一片空虚

经验包括: 一片黑暗

经验包括: 非地球的超自然光

是否看见非地球上的光辉? 有,请参考以上所述。

是否进入另一个非地球的世界? 显然是一个神秘或是非地球的领域

在经验中你的情绪感觉如何? 感觉復杂

经验包括: 知识或目的

你是否突然明白所有的知识? 有关整个宇宙的事情,在那里拥有绝对且无限的知识。

经验包括: 人生回顾

人生的过去是否出现眼前? 请参考以上所述。

经验包括: 预知未来

是否看见未来的情景? 世界的未来,有一次所发生的事,就如预见时一样。我生病住院了。第二个预言,是成为一名老师,但还没成真。

经验包括: 碰到界线

是否到达一个界限或被建筑物所限制? 有,请参考以上所述。

是否到达一个边限或是一个无法折返尘世的回转点? 我遇到一个不允许我前往的屛障,或是很不请愿的被送回来,请参考以上所述。

神,精神和宗教:

在濒死前你相信那个宗教? 对宗教怀疑者

你现在信什么宗教? 基督教

是否因为濒死经验,改变你的价值观和信仰? 有,在经历濒死一星期后,有灵出现告诉我,要把经历的一切忘掉。不久在1980 年圣诞节前夕,我的濒死和灵魂出窍,全都涌入脑海。一共花了4-6星期才完全记起。在信仰上,我由对宗教怀疑,变成坚定信仰耶稣基督。

经验包括: 非尘世间的灵

在宗教之外,关于我们在世的生活:

你的人际关系是否因为濒死而有特别的改变? 我生活简单,放弃做了六年的工作,改做志愿工。

濒死之后:

你的濒死经历是否难以言喻? 有,很难描述。关于经验本身很难形容,好像在另一个世界般。

在濒死后,你是否拥有在濒死前,所没有的通灵超自然感应,不寻常或其它特别赋于的能力? 有,能直接看中午的太阳,而不会伤眼。我以前时常这样做,因为心中很渴望能再见到那光。 当这盼望消失后,我就不再看太阳了。

在你的濒死中,是否有一些或多件元素,对你来说是特别而且意义重大的? 最棒的是:爱和光。槽糕的是:离开那光的爱。

你是否曾经与他人分享你的经历? 有,最近与人分享,他们很坦白的说不相信我所说。

在你人生的任何阶段中,是否曾有重复濒死时的某些片段? 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