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 ??????????

George的濒死体验

经验:

距离我的濒死体验已经有9个月了,尽管如此我并为仔细研究这个经验... 它一直在我的精神视野中。我不认为自己经历了普通濒死体验... 混合着那些铃声和汽笛声。在读了网上发表的更加耸人听闻的经验后,我很庆幸自己的体验不同寻常。不论是否有价值... 让我来陈述。

我的濒死体验在一次抢救过程中发生。1998年月14日,我第四次心脏病发作... 紧急抢救救了我,但还需要其他治疗。进一步的工作几周后进行,也就是五月份。我冠状动脉上安装的两个起搏器状况良好,我记得医生手术后告诉我妻子下周一就能上班,当然是个玩笑话。但是,当我回到病房后,有些失常,我有心脏病发作了... 所以我被紧急进行导管插入和另一轮抢救。

似乎几个小时我都在刀下。而且即使麻醉药物也不能抵挡强烈的疼痛... 但是死亡的念头从来没有发生。我完全信任我的一生的能力,和自己的坚强。最后一轮抢救就要结束... 从一个未知处之外,我感到一阵奇怪的电击流过身体,也许从心脏来。我不能动了 ... 不能移动,呼吸,甚至改变视野的位置和深度。

我想起不能呼吸的惊恐。我知道我必须,我想要,但是我不能...没有痛苦。我不能移动眼睛,我只能用眼神呼喊医疗组救我。我看见一声开始在我胸前上下按压,我能听见空空的震击噪音 ... 但什么也感觉不到。我从未觉得在身体外面,但也绝对不在里面

某个地方,几秒钟内似乎是一个永恒的来世... 我渐渐理解,我要死了。我的视野模糊了,也意识不到周围发生了什么。最初我为家庭担心,然后是绝对的哀伤,我在也见不到妻子和女儿了,然后所有的东西就都黑了。我不想死,我不想离开她们!

记忆中下面的事就是桌子的震动... 喘气和抓住想呼吸。我又疼痛了... 极端的疼痛,在全身。我不能定义如何,为什么,但是在我努力求生时,一直意识到我被从别处刺入自己的身体。我不记得在那个别处的时间感... 就是不同于我在躯壳里经历的时间的概念。我记得想到这肯定是快要出生的感觉。

到此为止,似乎我已经从自己心脏问题中有效的康复了。在四五月份我承受的心脏损害强迫我42岁退休。医生说我必须避免物理的和精神的对心脏的压力,如果我还想活的话... 结束我作为一个材料管理专业人员的事业。现在,我是女儿的全职爸爸,并且希望是妻子更好的丈夫。只要坚持服药,并且注意心率,我就没事。

我不害怕死亡 ... 我知道那没有痛苦,而且当时间到了,甚至会有解脱感。我没有看见特别的东西可以说,也确定并没有因为濒死体验就距离神圣更近。有几次我趋向于酷爱这个世界,感觉自己滑回了原来的A思维。但是我总是回到在医院房间里,当最坏的事情结束后的清晰感觉...一个难以描述的感觉,知道我们是谁,为什么我们在这里,我们从哪里来,和我们要去哪里。

John Lennon是对的... 你需要的东西只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