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荄儿T 濒死经历NDE

描述一下经历:

我因为阴道长息肉,需要动小手术,用电烧把它切除,於是上了麻药。手术结果很成功,但医生告诉我说,我手术完后咳嗽的很历害。当他捂着我咳嗽的嘴时,同时我就无发用鼻子呼吸。记得最后一咳,就把自已的灵魂咳出身体外,看见他们在枪救手术台上的我。接下来我经过一片漆黑,但这部分记得并不清楚,只记得自已突然飘浮在一片透明,几何形状的恒河上面,有不同的多边形,但是没有圆形或是三角形。它们发出温和的光:淡黄色,粉红色和浅篮色。看着眼前这条无止尽的河,而同时我也在其中。突然心中感到一阵难过,想起我的父母和哥哥,觉得这个地方好陌生,而他们将永远看不到我了。我不想留在这里,我怀念物质的世界...那里我可以看见,桌子是桌子,椅子就是椅子等等,这些眼能看到的东西。反而,感到要永远停留在这无止尽的地方,我觉得好孤单。那好像是被限制,在一个无止尽永恒里,其中只有意识和情感。而我记得这一切(思维延续,濒死时没有我的人生回顾),我心中忙着思考,想要如何回去物质世界。我一直很不喜欢独处,也许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有些恐惧。

我注意到,在我上方某一点,如果我穿越那个点的话,我就永远不能再回去了。那个点没有明确的标示,但是我知道它在那里。我能看见那个点后面的情境,就跟我现在处境一样,那种很孤单的感觉。突然一股力量,把我从屁股推回体内,先感到脚刺痛,接着手有了感觉。当我张开眼睛时,先看见天花板,在墙与墙接合之处,形成三角形状,墙是淡绿而天花板则是暗绿色。医生来查房时,他告诉我整个医院,因为我虚倞一场。他说我的脸变紫,双眼突出,於是他从我的皮包,把我的护照拿出来,凖备告诉大使馆,通知我家人我死了。在这次经验后,我和父亲的朋友,他是位哲学博士,以前是墨西哥和利马市的夫子,谈过我的经历。他说那不是一场梦,如果是梦的话,他可以给我解释的。另一位心理医生兼作家,他也说我的经验不是幻觉。回美国后,我时常患上呼吸道感染,最后做了鼻子整形,是鼻中隔偏曲矫正手术,於是就不再被感染了。后来我疯狂的,到处参加不同邪教和宗教,为了要寻找答案。买卡巴拉的书(是希伯来文,解释永恒的造物主,和有限的宇宙之间的关系),然而我的搜寻似乎是被指引。我也经历灵里奋兴成长,然后接着灵命沉寂。现在我知道,我有属灵导师。我知道当祂们在指引我的时后,或是有时候,突然会遇到一些我要遇见的人。在濒死发生后不久,我变得能知道,以前不可能知道的事,这完全是直觉,或是具有某种能力,以意识与某些人沟通,但不是所有我遇见的人。举例来说,当我住在委內瑞拉克拉克市时,参加一位参议员家的宴会,他的儿子是我的朋友,在宴会中,我觉得这种肤浅聚会很无聊,於是到议员的书房浏览书籍。对书名叫“Seth Speaks”是珍诺波写的书很感兴趣,当我朋友看见,我在看这本书时,他就送我这本书。Seth在书中解释许多现象,现今在量子物理圈内都引用他的理论,因为Seth在物理学家知道有蜁学论之前,他就已经解释过它了。我的护卫天使差派一位朋友,结果现在,他成为我的好朋友和指导师,化学师,数学师,以及最重要是量子物理师。当然,他跟我其它的学者一样,是意大利人,很幸运他通常一年来访问我们两次,有时后他教导我学习,以及给我解释高深的理论。有一次朋友的哥哥打电话给我,邀请我参加一个周末的“控制意识”课程,整间教室都是医生,牙医和教授等知识份子。在课程之中,他探讨灵魂的指导师时,我举手问:他们是谁?大会的主持人对我有些成见,每次我题问题时,他都很不耐烦。甚至有时后,他会很直接的羞辱我。坐在我后面的女士,试着为我说话及保护我,她问他说:她或许对这一方面是新手,所以不知道!结果他回答说:是谁呀?是这个小女孩?她会不知道?我要你们来认识,这位小女孩是谁。如果你们每个人都坐下,好好看着这位女士,你们会不认识她吗?她知道的知识包括玄学,及深度知慧等等,几乎是百科全书。课堂上我学着从他那儿得能量,学习用手和意识来医治,我们甚至试着进入另一度空间。这些技巧是透过催眠,和经由视觉自我暗示等方式。我很少用我的医治能力,当我用它时,双手会变很热,有时在医治当时,我会感到疼痛进入他们体内。 以下使我所学的,以及说明我的经验:

当我离开身体时,我仍然有思想和意识。因此我的灵是以一束能量离开(意识和情感)。我无发告诉你,灵魂是以多快和能到达多远。但我确认的是,我跨越到另一度空间,离开物质世界,进入某的地方,那里只有思维和能量。每一个我看见的光就是一个灵,我浮在一片充满灵的河上。卡巴拉的神是“Ein Sof” 希伯来语翻译就是”永无止尽“。换句话说,卡巴拉的意思是”神是无限的“。好啦那么!无尽是什么呢?就是所有灵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每一道光是神的一部分。永恒!是思维和情感的能量 ,这两种是永恒及无所不能。现在我明白,为什么我们说某些人被“啓示”。

那我在那里呢?在天堂还是地狱?实际上,你去的是同一个地方。如果你和其它的光有交集,那么,你就不孤单,你就在天堂。如果你无发跟其它的光相连的话,那你就迷失在永恒中,只有你自已,没有其它人,只有你的意识和感觉存在。对我来说,那就永远孤独,灵被限制在这种状态里!如果这种情景不是地狱的话,那我就不知道,地狱将会是什么样子。现在我相信“爱 ”才能让你与他人相连。 这好像是一条和别的灵交流,并且是成为神一部分的公式(回归於神)。我明白在经历濒死前,自已的生活是匮乏不足。不幸的是,我仍然又会过像以前的生活,当我再寻求时,同时也就会成长。直到1986年,我才有所改变,1987年我遇到我的丈夫,我们在1988年结婚。我的生活及价值观完全改变了,反而我自已的家人,却还不很了解我。当耶稣说,神是无所不在这是真的,那条光河连结所有的灵。我们是神的一部分,而神就在其中。犹太教说,听呀!以色列,我们的神,祂是唯一的神!在卡巴拉书上题到,灵魂来自神,经由在世的玈行后再回归神,如果你描这条路程,你将画成一个数学的符号,那就是“无限”的标製。犹太教中,我们被教导不能直呼神的名,而且 “tetragramaton YHVH”(希伯来语没有母音)因为没有母音,所以是无发用言语读的。事际上在生活中,我们时常就已经在唸YHVH。它代表我们每一次的呼吸。当我们不吸气时,就没有吸YH,同时也没有VH呼出,那我们就死亡了。我还有另一个问题:如果我以前没来过这里的话,那我怎么会知道,不能跨越那个点,要不然就永远不能回去人间。我可以选择往前去,然而我深知,我不想越过这个点。可是如果我从来没来过这里,那我为何会知道呢?那个跨越点并没有记号,而我也不记得曾经来过此地?我的结论是,我以前一定曾经来过这里,但是当我出生时,就忘了这一切。我还是找不到其它的答案。我曾经问一位在巴西圣保罗,资深的灵媒,也是位夫子说:我为什么要回来?他说:因为神的怜悯临到你身上的原因。我仍觉得在世上的目地还未完成。我的经历太多,无法在一个晚上写完。最好是想了解的人打电话给我问个清楚。

背景:

性别: 女性

濒死体验发生日期: 1973年

经历发生的时候,是否有威胁生命的事件发生? 有,在手术中。鼻中隔偏曲矫正手术。医院没给我让鼻涕变乾的药,而且那时我抽瘾很大。因为麻醉时,他们给我 Ketalar 给我麻醉。后来医生确认我已经死了。

濒死体验元素:

你如何评价经历的内容?正面

有没有任何药品或药物有可能会影响你的体验? 有。Ketalar的副作用,是会引起知觉脱离肉体(减少疼痛),因此通常给严重烧伤,或是重伤的病人服用。

是否有任何药物或药品会影响到你的经历?你的经历是否像做梦一样?这经验令人害怕的是,完全不是我所知道的情况,也无法想像。那是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经历包含:灵魂出窍

你是否感觉到知觉或意识从身体脱离开?有,我已经在上面描述过了。

在经历的过程当中,何时到达了知觉和警觉度的最高程度?整个濒死过程,我很清醒、思维清楚,但感觉很难过。

时间是否感到加快或减慢?一切事情好像同时发生,或者时间像是停止了,失去了意义。我看不到与人世类似的景象,我明白自已在另一度空间,我眼见不是用眼看,而我所看见的是宇宙般的泡沫。我处在永恒内,而我却想要逃离它。我也不知道这经验经过了多久。在那状态中,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有我自已思维的对话。

你是否像是知道了在别处发生的事情,就像有超自然能力一样? 经由不同的宗教,记载事情在书中,例如:Seth的书,拉撒路圣经,和卡巴拉。

你是否进入或通过了一个通道?不确定,我从上往下,看见医生在为躺在手术台上的我止咳,然后就进入很短暂的黑暗,马上觉得自已来到永恒光的河中。

你是否遇到或感知到有任何去世(或活着)的人的存在?没有

经历包含:超自然的光

你是否看到不同于尘世的光亮?有,我飘浮在一片光海中。

你是否进入到另外一个非尘世的世界?显然是神秘或非尘世的领域

经历包含:强烈的感情色调

经历过程当中你的情感是什么样的?十分难过和渴望对物质世界的鄉愁。

经历包含:学到特殊的知识

你是否突然之间好像明白了一切?关于宇宙的一切事情。十分确认知道,那就是无法再回去人世的分界点,虽然我能从这点看见永恒。

你过去的生活场景是否出现?我很清楚,我不能跨越那个点,但这只有神知道为什么!这个经验使我觉醒,主动的寻求了解濒死的答案,接果我从这经历所学到的,彻底改变我的生活,而且变的更好。

你将来的生活场景是否出现?世界的将来。对未来的事很敏锐,现在已经发生的事,在十年或十五年前,我已经告诉我先生了。这种现象十分怪异,而我就是能预知这一切。有时后话就很自然的脱口,然而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

你是否到达一个边界,或建筑物的临界点?有,那无法回尘世点,是一个看不见的界限。我不想也没有跨越那边界,我明白一但过去后,我就不能回来了。而且我也看见,在另一边的世界,就跟我现在处境一样。可是我真的很想回来。每次我描述那情景时,就很害怕:那是个陌生境界,没有人来安慰我,没人指引,一个也没有!我就一直飘浮,在一片充满光的河上。

你是否到达一个无法回转的边界或地点?我碰到了一个不允许我穿过的屏障;或是非自愿地被送回尘世。有,我急切的要回去,我很怀念尘世。

神,精神和宗教:

在经历之前你的宗教信仰是什么?我信仰背景是犹太人保守教派。但在濒死发生时,我是无神论者,相信人死后就没了,没有死后世界,我也深信如果这些不能用科学证明的事,都是不存在的。

你现在的宗教信仰是什么?事实上自由派是卡巴拉结合所有灵魂及信仰,混合为一的教派。而我是这“一”中之一。我所了解的事物,不是透过眼见,那境界是多角透明及温和的色彩。我浮在永生河上,感觉身旁有着轻柔的压力。在这永恒中,要永远迷失的情境,使我觉得很难过及孤单。

是否因为你的经历,你的人生价值和信仰产生了变化?有,我已经说明了,可是这个问题,我还需要时间做些研究,才能详细讨论。

关于不同于宗教的尘世的生活:

在你经历之后,生活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我不再叛逆。同时也能面对自已独处。及孤单。

你与他人的关系是否因为你的经历而发生特别的变化?我对神的了解和别人不同。我接受宗教所说的,马丽亚是因圣灵怀孕。然而我的看发是整个宇宙和其中所有的。我相信世上所有的宗教,最终都归於同一个的真理,而且是唯一的真理。我们不能各别拥有它,反而我们都在这“一”里面。这世上缺少的,是了解和彼此容忍。然而,我不能接受,某些宗教对某些人传递憎恨的信息。尤其一些宗教,宣扬他们的教义是唯一真理,如果人们不信他们所信的,就是异教徒必定死亡,没有永生。我们都是神的一部分,就如我们身体内的细胞一样。彼此互相关连,而唯一能使我们,合而唯一的就是爱。这是宇宙间互相构通的标凖模式。没有爱的话,我们就不能彼此构通,更不用谈和神在一起。我尊重每一个人的信仰,但不信传教这事。因圣灵感孕之事,我们都对它深信不疑。教会长老教导我们信此宗教,这是很难改变的,虽然好似合乎邏辑。人们会改变的话,只有他真的相信,而且是合乎理性的信仰。可是一般的宗教信仰,是不合邏辑的,他们只是盲目相信而已。

濒死体验之后: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工作或学习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更加敏感,有治愈或者灵媒的能力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对家庭,朋友或社会的感情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对死亡的态度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生活的目的性

你的经历是否很难用语言来表述?没有,到现在我仍能够详细描述,当时发生的情形。我所看见的,是超过任何物质世界的事物。然而还是不能用世上的言语来形容。我相信在阅读大量的书,以及接触不同的宗教后,我就能解释,在濒死时所看见的及身处的境界。实际上其中以卡巴拉的观念,是最能解释量子物理学的。 经历之后,你是否具有了在经历之前所没有的任何超自然,非同寻常的,或其他特别的技能?有,直觉性增加,预见警告,和某些能以意念传达的思想,并且能用意识去医治,可是我很少用意念医治。我只在被医生已经放弃医疗的病人身上做。其中一个例子是,一位因心脏动脉瘤而昏迷的妇女,因为我的意念医治,她从昏迷中醒来,和她医生所说的整好相反。我说她不会有事的,而她真的醒了。

你的经历中是否有一些或多个部分,对你来说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这个新环境,是好也是坏。完全陌生的地方,对我来说很可怕。

你是否曾经与其他人分享过这个经历?有,我只跟那些人愿意接受我经验的人分享。

在你生命的其他时间里,是否曾经有任何事情重现经历中的某些部分?没有

是否有其他的问题可以询问,来帮助更好的交流沟通你的经历?实际上在开头描述我的经验时,已经回答所有的问题了。有些问题对我来说是重复的,我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回答简节,而我就是其中之一,所以你得到想要的资讯。我一直在找像你们这样的机构,能把自已的经历告诉你们,所谈的是根据研究的结果。我父母不相信我所说的,他们也不信濒死这回事,可是我明白,我的濒死是真的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