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伊夫林 濒死体验 NDE

经厉:

我因为宫外孕而住院。内出血,而且血液中毒的迹象已经出现。在被送往手术室的路上,我被注射了镇定针剂,我请他们找一个牧师来,但是没有同意。这没关系,因为我已经下了决心,如果我即将死去,那我就接受吧。

“我把自己的生命交到你手里了,”我对上帝说。

在手术台上,护士让我从一数到十。当数到5的时候,我没有继续数下去,而是开始祈祷“我们的主。”我没有结束,因为我被吸入到一个黑色,有些光滑的通道里。

那是一个非常黑的通道,我感觉自己漂浮了一段时间。当我漂浮通过通道的时候,我注意到自己腹部的疼痛开始消失了。我看到通道的尽头有非常明亮的光芒。我非常舒服,死亡的念头不再困扰我了。靠近通道的尽头,我感到自己被光亮快速地吸了过去。

那些去世的人的脸,一些我能够认得,一些认不得的,开始喊道:“不,回去……回去……回去!!”然后,我听到一些喃喃的声音。

到达通道的尽头,我发现自己在这些人之中。我感觉很好。不再有疼痛,不再有担忧,而且非常温暖。我父亲也在那里。我们很高兴看见彼此,但是却被恼人的低语声所缠绕。几乎每个人都在说,“不!”空气中有非常不好的振动。

白色的光亮开始慢慢地变成一个穿着白色袍子的人的样子。当这个人走向我的时候,每个人都开始安静下来。这个人的脸非常明亮,微笑而且沉静。我甚至能够感到它的温暖。这个人不是非常高,大概是一般人的身高和体重,而且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我问道:“你是上帝还是耶稣?”我看到的是微笑的回应,“伊夫林,还没到时候…回去…回去。”我说我想和我的父亲在一起。他摇着头告诉我,“伊夫林,伊夫林…还没到时候…你必须回去。”其他围着的人说道,“啊/哦!”而且他们都微笑着。我继续坚持要留下来。但是那个人坚定地说,依然带着微笑,“伊夫林,你必须回去!”

我感到自己又被吸回了通道,疼痛又开始回到身上。有人拉我的手,我被从通道中拽了出来!我回到手术室,再次感到了疼痛。我感到自己想起来离开。我注意到护士们在挤压/抽动我的胸。我看到自己是“在手术台上的身体”。我依然在自己身体的外面,我想把护士们推开,我告诉他们停下来,因为很疼。但是,他们仿佛没有意识到我在做的任何事情。然后其中一个说道:“她开始呼吸了!她回来了!”然后,我发现自己躺在手术台上,我感到并听到了自己的呼吸。

背景资料:

性别:

濒死经历发生日期:1973年2月

濒死体验的元素:

在这次经历发生时,有威胁生命的事件发生吗? 手术中威胁到生命,但是并未临床死亡。

你如何认为所经历的内容?混合

你是否感到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是的。很轻易地从手术台上起来,尽管我的手腕已经被绑住了。我感觉自己很轻,身体浮起来了一些。我看不到自己的脚。

在经历的过程中,你是否有着最佳的意识和警觉性? 发生的时候,是在最佳的意识和警觉性的状态。

你的听力是否与平时有什么不同? 我听到吸的声音,喃喃声,奇怪的寂静。那个人并没有真的开口说话;通过思维进行沟通。

经历包括: 出现了去世的人

你是否遇到或意识到任何去世的(或活着)的人? 是的。在我到达通道尽头之前,我看到了一些不认识的面孔。在通道的尽头,我看到了自己的父亲,还有一些人和面孔,很多我都认识。他们看起来对我在那里出现表示惊讶。我听到他们在窃窃私语地谈论我在那里。

经历包括: 黑暗

经历包括: 超自然的光

你看到超自然的光了吗? 是的。光亮非常强,明亮,从很远的距离就可以看到,但是当我靠近了,却感到光明和一种温暖的的冷静。

经历包括: 强烈的感情色调

你是否突然理解了一切事情?关于宇宙的事情? 自从我的经历以后,有时候我可以提前看到征兆。比如,我可以通过他们奇怪的光,看出一个人病得非常厉害。同时,当我的家人或者特别亲近的朋友要去世的时候,我感到整个身体非常地冷,莫名其妙地虚弱。而且,我可以通过自己的愤怒或者愤恨来控制事情。我对他人特别的愤恨会让别人生病,有时候会死亡,或者有不幸降临到他们身上。

有没有出现你过去的经历场景? 我的过去在眼前闪现,无法控制

神,精神和宗教:

在发生经历之前你的宗教信仰是什么? 自由卫新教

濒死体验之后:

你的经历是否难以用文字来形容? 是的,那个发亮的形体…我一直想知道他是谁。

你经历的一部分或多部分是否对你具有特别的意义或非常重要? 最好的部分是见到了我的父亲,最糟的是我又离开了他。

你是否和他人分享过这次经历? 是的。别人要不就不相信我,要不就心存怀疑。

对于你的经历,你是否有需要补充的? 那次经历一直到今天都栩栩如生。同时,上帝(或者那个人)是通过心灵感应来交流的。上帝不是他,或者她。我对这一生心存感激。死亡对我来说不再是一个可怕的话题。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我感觉到了房间里其他人(不是活着的人)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