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怡莲的濒死经厉 NDE

经厉:

当时我照往例去医院开刀生产,记得我麻醉后进入熟睡,应该不会留下任何记忆的。然后我听到麻醉医师沉稳的报告我血压情形,突然,我在身体右边的天花板上,认出那躺在手术台上的躯体是我,也看到外科医师,他一边听鄉村歌曲,一面把我的伤口从左缝到右边。他是亞州人,对他的音乐爱好觉得很有趣,同时周遭所有的事物,都变的五彩滨纷。我再三看着我自已,确定那是我,却以很客观的态度看待它。我心想她是否饿了,或是需要些东西? 不,我一点都不饿,在这种状态感觉真好,没有烦恼,也不在乎任何事。听到血压一直下降,我知道如果我不回去,就将会死的,然而我真的不在乎。接下来,我听到“25…”。突然我往下降,好像被吸到旋涡中,一片漆黑,一点光都没有。过一会儿,我看到远方有光。对那光感到好奇,也缓缓地向那光移动,当我离那光约30-50英尺时,光慢慢从门口内变成火焰,有一个黑且不祥的影子,站在门的右侧。他看起来像是魔鬼,手不断的向我挥摇,招手要我进去,我变的好害怕,从他背后火中,有灵魂发出痛苦呻吟(不是因为痛引起的,而是发出内心的呐喊)。我想赶快逃走,可是却没办发。

后来在我左右出现两个灵魂护卫,在他们的導向下,给我力量向前移动。我却想往后远离那门,可是发现我没有身形实体可以向后退,感觉一个吸铁,把我往那屋内火中吸去,于是我大叫说:让我死吧! 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我要求让我的灵魂死去,重复地说:让我死吧!我寧愿死,也不想进入那火中。后来我发觉,我已经回到我体内了,可是我不想回来呀! 我想回到先前,那无忧自由的状态。医生和护士摇着我,叫我的名字。现在我可以说话了,我一直喊:让我死!我听见他们抢救我的情景,最后,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说:妳生了个男孩。我回答:再给我18年,然后我就可以离开了。

第二天,麻醉医师来看我,他仔细的看着我说”妳记得所发生的事吗?我点点头表示“有的”。他问我是否愿意谈一谈,我死命摇头说“不想”。 他阴沉的告诉我说,当我愿意谈这件事时,他会回答我的疑问。我只是看着他 (没表态)。

1983年我又怀孕了,因为1981年生产时发生的事,我很担心它又会发生,让我无法回来,照顾我的孩子,于是我和医生谈这件事(濒死经验),他听完我讲的,就把我的医疗记录调出来,当他读我的记录时,就自言自语说“哦!不可能,哦!不可能的”,从他的反应,确认我当时手术上出了问题,我问他,那在25下面的數目是什么意思?他回答说”昏迷指数是25/0“

后来那位医生(就是看我医疗记录的)认为我的情形,是因为麻醉用药不当引起的。发生在我身上的濒死,不是“一场恶梦“,那是真的,因为我的血压骤然下降引起的。我被告之,那种麻醉剂已经停止使用了,我以为它叫”Kennington”但也有可能是叫“Ketamine”(注解: 氯胺酮通常用在动物麻醉,很少用在人手术上的,它有很严重的复作用,能引起膀胱纤维化)。那帮我看记录的医生,确实地告诉我说”真的,有很多人因麻醉引起“恶梦”的“。请不要误会,我不是要来求证,在生产麻醉过程时发生的濒死经验,相反的,我对个经厉深感惊恐(害怕)。现在我的人生有很大改变,对神的同在十分敏锐,我和祂之间有很明确的责任和义务。

背景资料:

性别: 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