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德蕊濒死的经厉 NDE

经歷:

我在一次致命的车祸中,经厉了濒死,头部严重受伤到没发呼吸,又因为重度昏迷,必须靠插管来维生,自昏迷中醒来后,我脑海记忆里,十分清楚在濒死时所发生的一切,当时我身处的地方就是天堂。

我记得那个地方到处充满白色亮光,甚至穿过我的身体,我也看着那白光流过我的手,而我的手是透明的,可是这所有发生的事,一点也不令我感到奇怪,我也不觉得是件大驚小怪的事,当我和这位重要人物一起行走时,他面部表情发出攝人的光辉,是无法用世上的言语来形容,我马上就知道他是耶稣,虽然他没有说,但是我知道他是。

记得和他一起走时,应该说不是像在人间般的走,比较正确的形容,是我们飘浮在一个离地面以上,很寛广空旷处,整个地方非常纯白又光明粲烂,也看到像植物般綠的颜色,还看到水雾旁边的一切被光環所包围着,那水真是很乾净。记得在那个花园散步时,很想弯下腰,喝一口从小溪流下来的水,当我用手瓢水时,它就从我手中流失了,而且手还是干的也没有湿,就在我想喝这水时,耶稣走着就停下来看着我,可以感到他看我的眼神,想喝水的意念被打消了,实际上我根本没发把水捧到嘴里来喝,我无法形容当水流过手中时的感觉,但是我干到一股强烈的欲望,是想去体验一下,这个花园是什么样的感受,同时,我和这位天上的灵交谈时,不是经由言语的沟通,他的面容发光,他对我的感觉,也反映在他光辉的脸上,他宽恕的爱,对我的关心和爱,和无法用文字形容的安详,我被告之,我可以选择回去人间,再多过几年尘世间的生活,或者留下来和耶稣一起在天堂,我们俩都知道,要我回去,会是件困难的事,因为我告诉神说,如果要回去,我希望过着能帮助自已和别人的生活,但是只回到一具躯壳内,是没有意义的,他看我的眼神,令我感到他的爱和喜悦,当我在写这个经厉时,透过回想,我又感到那时愉快的心情。

后来,我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当时在医院的时候,我看到老公坐在我身旁,握着我的,对着我的身体说话。整个情形是这样的,我的身体躺在病床上,可是我的灵魂却在另一度空间,观看这一切,我有一股强烈的念头,想要回去和老公再多过几年,希望能够帮助他明白人生,神听到,也了解我的祈望。

接下来我就回到身体内,有医护人员在照顾我,当护士碰到我的身体时,我就知道她们在想什么,她想知道我是否会活下来与否,我也知道,她们在想是不是在照顾一个已经死的人,记得我试着大声的说:看呀!我还活着呢! 我还要继续活下去。如果她们认为我仍然在体内,或者她们认为我会活下来,我就比较放心信任她们,很明显地,我可以读她们的想法。在天堂,灵和灵之间是以意念来沟通的,在尘世间有时我有点挫折感,因为人们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或是我不明白他们要什么。如果人们没有经歷过内心的沟通,也就是灵界的交流,是不会明白灵与灵之间,神秘的互换意识,能够以意念沟通,是件很深远且被祝福的事。

这是完整的版本:

经验描述:

在一次致命的车祸中,经厉了濒死,停止呼吸而且昏迷时,被迫插管, 靠呼吸器维持生命。从昏迷中醒来后,记得非常清楚,我在天堂时,所发生的一切,那是个充满亮光和薄雾的地方,周围四处都是光,它渗过我的身体,记得我看着我的手,那光也穿过我透明的手,但是对所发生的一切,我一点也不吃驚。我和一位像天使般的人散步,他满脸发出不可言语的荣光,我知道他是耶稣,我认出他是家人也是朋友。他也没有告诉我他是谁,因为没有这个必要。当我们行走时,不对,应该是这样形容:我们是飘浮在这个花园上,离地一个竹竿高的空中,在整个花园之上是白色的光芒,也看到綠色的植物,看到水周边有着白光环,水中发出气泡般的音乐,一连串水的歌声,并且水非常乾净,我想弯下腰瓢些这美丽花园中的水来喝,当我捧着水要喝时,那水从我手里流了下去,而我手还是干的,并没有湿,就在我试着喝水时,耶稣停下来看着我,我看到他看我的眼神,我想喝水的心情也被打消了,虽然我根本无发喝这一口水。我无法形容当水从我手流过的奇妙感觉。同是我感到,这里有些不同的地方,我有一股欲望,就是想了解这个花园,在我们交谈时,不是经由口说而用意念,他脸上散发出荣光,对我的感觉也反应在他的脸上,在我的身旁我感到,他宽恕的爱以及在乎我的存在,那种无法形容的平静,我被告之有两个选择:一是回到人世间,继续过我的生活,另一个是,我可以留在天堂和耶稣在一起,我们两都知道,要回去会是很挣扎的,我告诉他说,如果能帮助我自已和其他人,我愿意回去。他明白我不想,再被困在一俱行屍走肉,又无法沟通的身体内生活,他眼中充满了对我的爱和欢愉,就如同我现在想到当时的情景时,又重新感到的快乐一般。

不清楚这是如何发生的,我回到医院的病房时,看到老公握着我的手对我说话,唯一不同的,我是从高处往下看他,也看到我的身体,可是我不在体内,而是在高处,看着我的躯体,当我看到这个情景时,我有着很强的欲望,我要回去和老公再一起生活,如果我能和他沟通及帮助他,耶稣明白我的心事,接下来,我就回到我的身体,旁边有人在照顾我。我记得当护士触摸我时,我知道她们在想什么,经由她们碰我的身体,我可以知道,她们心在想,我会死还是会活下去,同时我也知道,她们在照顾我时,是否以一个将死的人来对待,我记得我大声的说:看着,我还活着呀!我在这里,我要活下去。如果她们把我当个活人照顾时,我就感到比较放心。很明显我能看透她们的意念。在灵界时,沟通是透过意念,这也是我和耶稣谈话的方式,很简单地用意识来传達,用口来述说很困难,也很挫折感,有时被别人誤会,人们誤解你的意思。

世上所谓的灵魂伴侶,是指两个灵魂之间的沟通,那是种很微妙的经验,我相信在经厉过濒死后,我有这属灵的天赋,在我生活中,它也深深地成为我的祝福,我也认为要和人在灵里交流是很重要的,而我能做的就是用写的来沟通。我脑子必须先準备好,要如何在灵里与人交流,你也可以在家写的,而且不会被打扰。我们外在表现,显露出内心的世界,我觉得容易被琐碎的小事干扰,所以很少看电视,除非是正面的报導。现在常听不同的音乐,也倾向于天上的永生的追求。我的濒死改变了我,使我爱好公义,痛恨邪恶。实际上我很感谢这个濒死的事故,虽然我的肉体改变了(指说话和视力都不再清楚),可是同时,我灵里面却有很大的成长,自从昏迷醒来后,我持有的态度是追求平静,我知道为什么我还活着的原因,我从灵界回来是有目地的,要见证灵界是存在的,而且是个美丽的地方,而耶稣就是他自己所说的耶稣,是我们的长兄,在天堂,大家都知道,他是我们友善的兄弟,就因为我已经知道,这些知识和信仰,它对我有深厚的影响,以及很想和别人传达这个信息,这就是我濒死后回来的目地,是要和愿意听的人分享。

为要回答第27的问题,我想完整的回答它,可是你们的问卷调查不能让我复制再贴上,所以我在这儿回答:

以一个曾经脑部重伤,接受复健的病人来说,我的经验可帮助照顾类似我情形的病人,我先自已介绍,我是个注册护士,在发生意外时,我正带16岁的儿子去驾照所去考驾照,因为他第一次没通过,这是他第二次考,所以希望能拿到他的第一张驾照。他从驾照所出来,在回家的路中,儿子开到一个,他以为是四面停车的十字路口,他就以先到先停的车就可以先开走(四面停车是先到的车就先走,她儿子以为是四面停车,可是实际上,是两面停车的标示,沙石车没有停车标示,所以不必停,就可先直行),结果被一辆在本地装满沙石的卡车撞上。我儿子认为沙石车必须先停后,才能再开走,却不知道它是在快速道,不需要在马路口停。后来就因为我和其他人在这马路口,发生同样的车祸,现在所有的沙石车都改到另一条路行驶。那辆沙石车撞到我新车(三星期前才买的)的驾驶那边,我们两个都没有繫安全带,警察说因为儿子没繫安全带,反而救了他(卡车是直接撞上驾驶这边,儿子受到撞上的冲擊离座,而躲过车撞的力量)而我若繫了安全带的话,我就不会伤的那么重,卡车把我们拖到80 英尺后,我们是由救护人员将车切开,才被救出来,我完全不记得,车祸发生的一切,只记得在驾照所,儿子在考路考,我在打电话给安宁病房的老板,(我是安宁病房的护士,有时去病人的家看他们,有时候在家庭照顾的护里中心),我真是挺忙的呀!儿子被车祸撞昏迷,又得了肺炎,叻骨和左边锁骨断裂,他记得由救护车送去医院的。而我伤得更重,在车祸当场,还是去急诊室时,就已经需要做人工呼吸急救,胸膜积血(血凝),要紧急开刀,为了解病灶而做下腹部的手術。医院也通知了还在上班的先生,老公也通知我上班的公司,并请他们找别人代我的班,两边上班的护士们赶来医院看我,她们看我的病厉后,才知道我伤得非常严重,死亡离我很近了。

安寧病房的牧师邀请其他的护士们,到教堂一起为我祈祷,我知道她们有参加,因为后来,有收到她们签名和留言鼓励我的册子,在我住的病房护士们,也在同一时间,一起聚集为我祷告,我父母在犹他州的摩门教中,发起所有西部分堂在同时间为我祈祷,祷告是可以被触摸到的,也是地球上正面的力量。 车祸三个星期后,有人问我,当我醒来时,第一件想起来的的事是什么?是那无法用字形容的力量,就是他们对我的关心,和向神祈求我的康复。我能感到神对我的爱和仁慈,这个经验,让我后来经厉了在天上花园的神。现在我明白天堂的情境,耶稣的一生,和救赎的意义,就如我生五个孩子时,抱着他们时那真实的感觉般,每当我想到神时,想见证神的心在内心中鼓动着,仍然记得他在花园时看我的眼神,我想到那眼神时,让我感到他的爱,就令我兴奋过度。自从车祸后,我比较情绪化,许多人认为我变的很幼稚,我是单纯情绪上的无知,我很诚实,想说就说,但从不说无情伤人的话,可是每次经由我观察结果,所说的都很令人吃驚,他们也不知道如何来面对我。

我先生非常保护我,他同时很吃驚我对事情的反应,他说:我现在说话比较直接,也变单纯了。我会每天祷告,随着灵的感动,知道要和什么人说话,那些人因为事和物分心了,有的人不会听我的劝导,以及他们的动机是否正确。我在康复中心待了一个月,我从昏迷中渐渐清醒的,后来我去医院复健中心住了两天,他们说我每天必须要接受物理治疗,语言和职业疗法,这些治疗帮助我恢复,因为先生每天要上班,我父母就从犹他州来帮忙照顾我。考量我父母和我们住在家里的方便,加上我的同事,会来家中为我做复健,所以我们决定回家,所有的复健都在我家做,从在家中行走,运动,和复健师一边走一边接保利龙球,来练习身体受伤的部分,有时左手带一个园球来复健,职能复健师方面的复健就更複杂了。 我有不少训练记忆的复健,以及手和眼平衡的练习,在这两样运动之间,与其躺在床上,叫别人来扶我去上厕所,不如我自己做些整里家事的工作,家人很同心地帮我,每天早上在家中水疗后,爸爸会给我发酸的肌肉按摩,然后我们会一起去散步,同时复健师也来家中为我做复健。 我侄子住在Laughlin,可是他的伙伴住在Vegas,我去他合伙人那里复健,每星期去三次连续三个月后,现在只需要一个礼拜一次。我父母待了一个月后就回去了,我就开始自己照顾自己,教会的姐妹轮流排班来陪我散步,因为这样,我结交很多有趣的朋友,实际上,我如果做太多重复动作时,如打字,我左肩就感到很痛,同时左手也会发麻。

以下是我写的诗:

等着!等着!我祈望我的祷告被垂听,不以自己的想法,来猜神的心意,只是安静等待神的回应,我把早上的时间给神,为要听他微小的声音,不祈望他会为我做什么,而是他给我机会,来完成我应该做的,这样对我来说,是最好的事。当晚霞来临时,天空黑的如同晨光,我等候神的柔声,天际有着一丝玫瑰红的光由云端透出,金橘色的光像伞般由树旁四射出来,穿过树叢,进入又冷又暗的地球,黑暗散了,全地充满太阳温暖的光,我感觉到像玫瑰红的爱,他温暖的灵,就在凌晨时出现,我等候他回应我祷告的时后。在早晨我预备自己来聆听他的声音,看到阳光自运層透出,我的灵就喜悦,灵命也因每天观看日出以感恩和等候神话的心而增长,每个早晨以这种心态对待,是多么美的情境。等待!这是我经过濒死后和朋友分享写的第一首诗,同时也和教会的姐妹们分享,她们在我复健时陪我一起散步。我在1997 年十一月出院的,这首诗是1998 年母亲节发表给他们的。 朋友,谢谢你们。

第二首诗:

我在一个深雾的花园和上帝一起行走,我告诉神,我要回去尘间,完成我的任务,我也坚信因神的帮助,我可以面对各种困难和诱惑,耶稣也答应我,我不会独自面对这些挑战,他的灵永远会和我同在,为我加添力量,给我鼓励,耶稣说他会差派使者去帮助听他的人,耶稣也告诉我,他对我有种强烈的爱,他知道经由他的帮助,我会回去(天堂)找他的,相信和靠着他所应许的,我回道尘世,由昏迷中醒来,在不可能中,我开始为回到世上奋斗,耶稣答应他的承诺,我带着他赐的保惠师回来,他们给我所需要的帮助,就是你,谢谢你是神的僕人,把自己倒空来接受他的灵,我知道自已对神的承诺,经由他的帮助,他所应许我的也会实现。你也是神的力量,他也是你的神,多么美的关系,谢谢你们! 我的朋友。

背景资料:

性别: 女性

在这次经歷发生时,有威胁生命的事件发生吗? 有的,遇到车祸,我头部受伤,呼吸停止必须做人工呼吸,因为随时会停止呼吸,所以戴了一两个月的呼吸器维生。

濒死体验的元素:

有没有因药物可能影响你的体验? 没有。

这经验是否像夢境? 有的,在那境界我是透明的,水流过我的手,并由意念来沟通的。

在你的体验濒死经歷期间,你在那段时间有着最佳的意识和警觉性: 我昏迷中,在这(天堂)所发生的事,从昏迷醒来后和复健时,才慢慢想起来的。

你是否感到时间加速或是减慢? 我知道自已到了天堂的花园,也明白在和谁说话。我飘浮在病床上看着我的身体,和听到老公对着我身体说话。

你有听到一些和日常不同的声音吗? 没有。

你是否有超自然的能力? 我告诉老公说,在医院时,我看到他握着我的手对我说话,后来他告诉我说,他给自已说,在我昏迷时,一定要一直握着我的手。

你有进入或经过一条隧道或围墙吗? 没有。

你有没有遇到或感觉到任何已故的人或是灵: 有的,耶稣,在我出生前就认出他,我是个灵,我们一起在天堂,他是我的长兄,我知道我是神的孩子,耶稣是我的兄长,我们是以意念来沟通。

你有看到超自然的光吗? 有的,那光无处不在,水也其中发光。

你是否觉得像进入一个非塵世间的世界? 是个神秘的地方。

在经歷期间,你感觉如何? 我感到被爱和保护,想要和人分享我濒死的经厉。

你是否仿佛突然理解了一切事情? 我已经知道一切该知道的,来自强烈的力量,就是耶稣是真实的,并不是一位人们对他没信心的人物。

你过去的生活片段是否回到脑海中? 在我回答是否定前,我答案是有的,因为那时候,在我记忆中,一生的回顾比较有关自已的隐私,而不愿意分享。是的,我有回顾我的一生,耶稣和我一起观看的,我们彼此互换意念,那是很令人惊奇的经验,实际上,记忆的重点是要释放些生活上的经厉,包括好与怀的,其中经由感觉知道,神也感受到我们人生的哀伤和快乐,当第一个回顾展开时,我必须探讨以前所发生很私人的事情,让我感到不方便谈论。现在我有了自信心,比较能和陌生人分享,有时后我的生命回顾反应出,自己和当时所爱的人发生负面的事,现在我觉得有必要保护它们。在濒死时,我得到承诺,当我需要他时,神的灵会一直与我在一起。刚开始时,我不相信在日常生活中,神的灵会与我们同在是真的,可是,那确实是真的,现在我渐渐地,对我的前世和灵命不再沉默了,发现神的灵一直与我同在,并且指引我度过以前所经厉的难关,也就是说,分享我的人生回顾时,我会比较婉转和小心。现在,在网路线上,我可以自信地回答人们的问题”是的,我有人生回顾”我知道神总是保护我远离恶人,因为我仍然是很天真无知,希望我能一直保有这天真无瑕疵,但是我相信,神的灵会带领我,让我知道要与谁分享和需要跟他们谈些什么。

未来的片段有否浮在你的脑海中? 没有。

你是否到达一个边界或是有形宇宙的尽头? 没有。

神,精神意识舆宗教:

你的价值观和信仰在这个经验后有什么变化? 有的,有强烈与人谈信仰的感觉,以前我没有一点兴趣和别人谈信仰。

关于我们在世上生活的宗教之外的经验:

请讨论下在发生这经验后,你有做任何修改吗? 我的人生目标先后次序改变了,我变的比较快乐,心中寧静,专心祷告,神的灵会和我同在,并引导我前面的路。

你有没有因你的经验而有的实值改变? 有的,在我的教会我是个诗人,也变成比较好的教主日学孩童或成人的老师,常被邀请去教导或是演讲分享,因为车祸头受伤后,我讲话都表达不清晰,看东西也看不清楚,可是他们仍然邀请我。在受伤和濒死前,我教8岁的孩童主日学,现在还是在教他们。虽然我言语模糊不清,我自认为是个奇特的老师呢。我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在準备教材上,是要尽能力成为主的器皿,让神来的能力做工,觉得自从濒死后,我有从天上来帮助我的特殊管道。

经验濒临死亡经歷后:

你的经验是否难以用语言形容? 当我谈到过去我必须克服情绪上波动的回忆。

在这经验之后,你是否得到精神上,超自然或是其它特别的才能? 我能看穿人们在想什么,他们的目的为何,知道谁可以接近,那些人却不可以接触。

在你的经厉里面,有没有一部分或几个部分对你来说 有特别有意义或重要? 请说明一下。感到精神奕奕,当回顾我一生时,和耶稣一起交换眼神和意念。负面的是,我昏迷时,照顾我的护士在想,我是否还会不会再醒来。

你曾经与他人分享过这次经歷吗? 有的。

在这些经歷后,有其它的事情,例如药物,使得那些经歷的片段在你生活中再重现吗? 没有。

请提供改善这问卷调查的认何意见,和任何可以帮助你交流的其它问题吗? 能够让人们复印再贴上的功能,而不需要用打字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