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德博拉 濒死体验

经厉:

最开始的经历出现是因为车祸,我从医院出院回家。我在父母的家中住,这样他们可以照顾我。那天有人来看我,同时我在使用三面支撑的助行器。我感到有些恶心,就起身去卫生间呕吐,但是当我站起来的时候,就昏厥了过去。这时我进入了一个黑色的区域,并不太像一个通道,它感觉不是“封闭的”,而更像一个很大的,黑色的空间。在我和我先生谈恋爱三个月后,他的父亲就去世了,因此我从来没有在他父亲生前见过他,而他就在那里迎接我。我参加了他的葬礼,但是从来没有见过他或和他说过话。然而,他在另一个世界迎接我,并握着我的手。我同时也感到了其他生命的存在,但是分辨不出来他们是谁。

在黑暗的尽头——就像往很远的地方张望那样——那里仿佛是一座山,在山的后面是非常非常美丽的光亮(我们现在的知识无法形容或评价出这种光亮的美丽)。我特别想走到光亮的地方去。

我不记得和任何人有过交谈,但是我能够听到家里人正在试图叫救护车到公寓来。我同时也可以听到我的父亲和丈夫在争论,我的母亲非常焦急,在换衣服准备陪我坐急救车到医院去。我没有任何渴望或希望回到他们那里,尽管他们正在为了我而恐慌,为我担心受怕。我只知道一切都会好的,他们也会没事的。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宁静和解脱感——就仿佛所有的忧虑和责任都不再存在,或毫无意义。我知道我和上帝在一起,我不想再回到我的肉体和家庭里。我再一次回看那个光亮,而下一个瞬间我已经回到自己的身体里面。我浑身都感到麻胀——就仿佛你把自己的胳膊压得太久,血液不流通,然后你开始做些伸展,血液又重新流回去的那种麻胀的感觉。

救护车到了,把我带到医院,开始进行宫外孕手术。当我到达医院的时候,我的身体里只剩下一品脱的血,我几乎因为大出血而死去。这次经历之后我对我的上帝非常的生气,因为我不理解为什么我还要回来。现在我明智了一些,知道这里依然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做,等我结束以后,我将回到更高能量的爱里面,那就是我的上帝。

背景资料:

性别: 女性

濒死经历发生日期: 1973年8月

在这次经历发生时,有威胁生命的事件发生吗? 有 遇到意外 分娩中 当时可能在孕期,我并不能十分确定。走过人行横道的时候,有人闯红灯撞到了我。我被送到医院。因为内出血,我差点儿死亡,后来被证实是宫外孕。这可能和我通过人行横道的时候,被车撞上没有任何的关联。没有人知道。不管怎样,在我出院将近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实际上一直在出血的状态,后来被紧急送回医院做手术的时候,身体里只剩下一品脱的血了。

濒死体验的元素:

你认为你的经验的内容: 积极的

有没有任何药品或药物有可能会影响你的体验? 没有

这个经历是否和做梦一样? 我的经历从任何角度来说,都不是做梦。我甚至尝试告诉一个天主教徒我的经历,而他告诉我那是因为恶魔作怪。他自己没有机会经历这一切实在是太可惜了,因为它会改变他思考的角度。毫无疑问地说,因为那个原因,我现在再也不去那个教堂了,或者任何一个教堂。

经验包括: 灵魂出窍

在你的知觉/意识从你的肉体分离出来的时候,你看到或听到在现实中发生的事么? 有 有。这并不像在平时的状态下我们的感受或知觉。我在黑暗当中,没有可以落脚的地面,好像没有这个必要一样。我的家庭给我的感觉仿佛是从电视或者收音机里听到他们,有一定的距离。我同时也感觉到我通过了那个所谓的入口,我丈夫的父亲拉着我的手来迎接我。

在体验濒死经历期间你是否有着最佳的意识和警觉性? 整个经历过程中,我是“失去知觉”的。

你有否感觉到时间加速或者减速了? 一切事情好像同时发生,或者时间像是停止了,失去了意义 时间并不存在。有一种感觉好像时间并不重要了。

你是否听到任何非同寻常的声音或噪音? 我并不记得有任何声音或者噪音。

你有进入或经过一条隧道或围墙吗? 它非常黑,就像一个“空旷”的场地——并不完全像通道,因为它并不存在真正的界限。那种黑暗延伸下去,而光亮就在黑暗的尽头。

经验包括: 看到死去的人

你有没有遇到或发现任何已故(或活着)众生? 有 见上述描述

经验包括: 一片黑暗

经验包括: 超自然的光

你有看到超自然的光吗? 有 有。我看到了光亮,如果用平常人的眼睛去看可能会失明。它非常美丽,优雅和闪耀,超出了人类所能够理解的文字的表达。一旦回到我们的身体,当时看到并处于这种光亮之中的光明或情感用语言是无法描述的。那是一种只能在灵性状态下看到的光亮,不能用人的肉眼去看,因为那是无法被理解的。

你是否觉得像进入了一个非尘世的世界? 没有

经验包括: 强烈的感情色调

在经历期间,你情感是怎样呢? 单纯的爱,平静,和智慧。我知道一切都会好起来,不会有问题,没有痛苦,没有忧虑。我同时对尘世间的家庭也不再忧虑,因为我知道他们都会没问题的。对他们没有牵挂,或者不需要和他们在一起。我不想回去,那是一种仿佛飘在云端的感觉,有清风吹过,或躺在一只充满了爱的有力的手中,是一种完全的愉悦,对其他不再有任何渴求。

经验包括: 学到特殊的知识

你是否仿佛突然理解了一切事情? 关于宇宙的一切事情 一切都会好的,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一切都会像它应该的样子。

未来的片段有否浮现在你的脑海中? 没有

你是否到达了一个边界或是有形宇宙的尽头? 没有

你有否到达了一个边界或是没有回头路的地方? 我碰到了一个不允许我穿过的屏障;或是非自愿地被送回尘世

我不记得有任何的讨论。我记得自己对回到肉体有很大的犹豫。我真的不想回了,但是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被送了回来,所以我相信大概有一些讨论,侭管我不记得了。

神,精神与宗教:

你有你的经验之前什么宗教如何? 只是相信有一个上帝……不管应该怎么叫他吧。

你现在有什么宗教? 自由的佛教徒——天主教……相信有更高的能量和比我们或个人更高的目的。

你的价值观和信仰在经历之后有什么变化? 有 他绝对让我更关注灵性的自我成长的道路。有时候会非常非常困难,但有的时候回报会非常非常的多—但是永远是灵性上的。

关于我们的尘世生活的宗教之外的:

经历之后,你的生活是否因为它而出现了特别的变化? 我觉得应该感激生命中宝贵的瞬间。每天向那些你爱的人表达爱意。鸡毛蒜皮的小事只是些小事情。没人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就被召唤进入到那个灵性世界里去—只需要一瞬间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生命。如果可能,要永远做能让别人感觉好的事情;甚至对陌生人的简短话语都可能会改变他们的生活,他们的一生。而且也许,他们可能会参照你的榜样,把爱传播给其他需要爱的人那里。爱的礼物,不论它看起来有多小,其实是非常的强大。

你的人际关系有因为你这次的经历而改变吗? 经过这么多年,而且作为自己不断学习的结果,我已经在上述很多方面有了改变。我能够看到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改变将会依序产生,进行灵性上的成长,并能够帮助他人在灵性的道路上找到回归,或者前进的方向。

收获后: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工作或者学习。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更加敏感,有治愈或者灵媒的能力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对家庭,朋友或社会的感情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对死亡的态度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生活的目的性

你的经历是否难以用语言形容? 有 是的。我们,在这样的存在空间里,没有能力去完全理解等待我们经历的真实存在意义。我们只有在这一次生命历程结束之后,才能够获得这种能力。我们的语言和灵性的能力,用通俗的话说,在理解上还处于“幼儿园”的水平。我们,在人的层次上,不可能领悟,感受,理解,看到,并把我们现有的内在用一种不复杂的,纯净的方式,和光亮中最纯洁的,最极致完全的爱完全的融合在一起。

根据我自己的经历,这绝对不会是大部分人所说或认为的邪恶在作怪,毫无疑问的。好几年我没有对任何人提及这件事。我对上帝不让我留下来感到非常生气。我知道在经历的过程中身在何处,并不想离开。然而,现在我有了更好的理解,对这次经历所给予的能力,并感激我能够继续地活下去。

经历之后,你有否得到精神上,超自然或是其他特别的才能? 有 作为一个按摩理疗师,有些人说我有了治愈的能力。有一些情况吸引了我,但是我把它归功于更高的能量。我把自己看作是他的能量所赋予的工具,传达给那个人,他们的需求,不论那些需求是什么。有一些上岁数的西班牙人把我称为治愈师。我把它归功于更高的能量,使一切成为可能。

在你的经历里面,有没有一部分或几个部分对你来说特别有意义或重要呢? 请说明一下。 我的亲身经历中最好的部分是感受到了完全的宁静和安详,并看到了上帝的爱的光芒。最糟的部分? 无法完全理解就被送了回来,最起码在那个时候会想为什么?

你曾经与其它人分享过这次经历吗? 有 有。当我分享当时的感受的时候,大部分人会很惊奇。我相信对有些人来说,可能会影响了他们的信仰,开始对上帝到底是什么有了一个更广阔的视角和理解。

在那经历之后,有其他的事情(例如药物)使得那次经历的一些片段在你的生活中再重现吗? 没有

你还有任何关于这次经历的事情想提供吗? 有一件我想说明的事情:作为人,我们会对一个新生儿的出生进行庆祝。我们开个庆祝会,邀请家人和朋友一起见证新生儿的来临,这个很明显是一个美丽的礼物,被赐予我们,来抚养(以我们最大的能力),用爱的方式。为什么当我们对爱人,朋友或甚至一个陌生人,在他们即将死亡的片刻谈论他们的感受的时候,却如此的困难?他们害怕吗?我们为什么总是逃避帮助他人转换或出生进入到另一个世界的责任,而那个世界是更好的,充满了爱,宁静,愉悦……灵性的自由?我觉得对那些正在逝去的人转过身去,回避他们,忽视他们选择谈论那种感觉,不论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是非常错误的。我们不应该回避或改变话题,去谈论天气或者其他的。这些人值得有他人来分享临终前的感受,或者你如果愿意,是他们重生的感受。作为新生儿,他们并不是真正的理解进入到这个世界,对他们来说出生的过程一定充满了恐惧,经过在母亲的肚子里的九个月,而现在他们必须离开。对他们来说有多害怕——我们却如此快乐。

请提供改善这张调查表的任何建议。还有任何可以帮助你交流的其他问题吗? 此刻我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够继续努力,去寻找到那些具有这些体验的人们,一起分享。上帝保佑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