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PAGE接近死亡的經驗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大衛H 接近死亡的經歷

經歷的過程: 

我的名字是大衛,我在夏威夷居住,現年32,是一個曾有接近死亡經歷的生存者。我從沒有向任何組織說及這件事。這件事對我人生有重大的改變, 有時我以為自己瘋了, 但現在我知道這只因為自己懷疑和拒絕接受這件事。

事發是在1990, 當時我住在加利福尼亞州北部的一個海灣。我剛從Squaw谷滑雪回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雪。不知道什麼緣故,我回來後就感染了咳嗽, 起初以為沒有什麼問題, 所以我繼續上班,我是Berkeley Host Marriott的侍者。當時是接近年尾, 在我住的海灣,天氣情況是相當極端的; 對我來說是很冷。我是一個忿怒的年輕人,我對上帝感到忿怒,因為我是一個同性戀者。我就是這樣去到那另一處地方。現在回想,我實在不應該再忿怒。我回到Maile姨母的家中時已很晚了。沒有人在家中。姨父和姨母可能去了朋友的聚會, 我妹妹仍在Oakland Sheraton夜班工作

到那時,我的咳嗽已變得很嚴重, 我覺得呼吸很困難。在那一刻,我模模糊糊地記起當我在Squaw谷滑雪旅館午餐時,有人提及患上肺炎。我穿著很暖的衣服。外面吹著很大的風,而我不斷在腦中聽見我父親的聲音對我說,兒子, 你怎麼了, 難道你不知道我們家中是沒有人患病的嗎? 父親在我腦中的聲音使我變得再次強壯起來。我站起來回答,父親,我知道了. 我穿上手套,冬天的帽和鞋,向著外面走,希望可以消除冷的感覺。行不了到我家附近四分之一的路程我已不能支持了, 我掙扎地站起來, 儘量不讓別人看到我的虛弱,慢慢地令自己走回家。我知道我快死了。面臨死亡時拒絕接受這事實也是自然的, 因通常這經歷都令人感覺是超現實的。

我回到我的躺椅,但怎也覺得不舒服。我終於回到我的房間躺下。這是這屋裏一間剩餘的房間, 類似衣櫥室裏的長通道。這房間擺置所有我喜歡的東西。這房間的佈置對我來說是一很大的安慰。在半夜中,我終於睡著了, 而我是在睡中被胸部刺痛弄醒了。我睜大眼睛恐懼地望著天花板。我張大著口但不能呼吸。我感覺窒息和在床上痙攣。那疼痛是無法形容的。我好像在失去視力,只能聽見聲音, 那疼痛好像慢慢地減退,好像由我腦中放出一些解除痛苦的天然藥性。接著下來我再沒有任何痛楚,但是我還聽見我自己踢向床邊牆壁最後那幾聲, 跟著下來就什麼也沒有了。

我心想,我仍然在這裡。或許我應該起來看看究竟發生甚麼事。我走向睡房門口,跟著停下來。我轉過身來,但看不見仍然在床上的我。我房間和本來一樣,但又有不同的地方。好像所有屬於我的東西散發著奇怪和美麗的光,一種藍綠色的光輝從所有屬於我的東西發射出來。我看見我行過和觸摸過而留下腳和手印同樣散發著光。我被這一切吸引住而暫時忘記剛剛發生的事情。我不知道應該留在這裡等候或是出發去冒險。

首先我嘗試把房門打開。我的手臂穿過房門,我感覺外面有些人沈溺於極度悲哀中, 好像什麼都不再重要。我感到恐懼, 所以我把我的手拉回來。我面向窗口看望, 看見樹枝在風雨中不停地打在窗戶上。我考慮回到我身體裡面, 但這好像已不是隨我選擇。那唯一仍亮著的電燈泡的光越來越明亮。我告訴我自己, 這是入口之處, 我決定朝著這光的方向走去。我很迅速地行, 我一生中的片段, 由我出生直到我的死亡,就在我面前轉播出來。

我去到一個充滿風暴的地方。可能當你是在忿怒中去世,就會去到這樣的目的地。我記得在這地方, 我所思索的事情都有回響, 這令我感到很煩惱。這絕對不是一個舒適的環境。在這世上從沒見過的暴風雨在面前一一展露出來。大大小小的火山噴口隨時都可以噴出蒸氣和熱力。有時, 靈魂出現在蒸氣噴焰中, 跟著就四處漂&#****7;, 失落地在尋找一些他們找不到的東西。

其中一個從噴焰中出來的靈魂是一個女性。她令我驚懼。她穿著古代的服裝, 衣服撕裂, 而她顯得很骯髒。她沒有腳, 所以好像在空氣中漂流。她慢慢地走近我。當她接近到我可以碰到她的時候,我選擇通和她溝通。

我問她可否告訴我這地方的名稱。她沒有回答我。但她繼續接近我,好像想傷害我。我知道在這地方, 所有思想都是衆所皆知,是不能隱藏任何計劃。所以我很嚴厲地對她說,你是誰? 她把部分覆蓋著面部的遮掩打開, 只露出頭骨。她的顎是張得很開的, 好像脫離了原來的位置, 她完全地從她長袍的升起, 飛撲過來咬我靈魂軀體的左肩。那痛楚比死亡還要更大。她在空中飛撲準備再咬我的軀體,我跪下向上帝求助。

那女靈魂把手放在頭上, 跟著回去那噴口內消失了。其他接近我的靈魂也同樣地消失。但我繼續向上帝求助, 求他饒恕我在世上不對的行為,求他再次接納我, 帶我回家, 遠離這陌生的地方。

在這一刻,我發現我的聲音不再有回響。我呼叫上帝的名字, 我的呼喊聲到達地平線的頂點, 而上帝的名字演變成為光和聲音。其他的靈魂表現出畏懼,上帝的名字對他們似乎不是一種安慰。這對我來說是可悲的,但亦令我感到快樂,因我知道上帝已接受我的道歉,地平線上的光已向著我的方向展開。

他的光是何等美麗, 是文字所不能來形容的, 就好像上升的太陽,他自己也好像太陽一樣從山後面向着天空升起。愛灌注入我内裏每一部份, 使我的靈魂獲得新生。行星也在他的光下改變。我看見一些山撕裂開湧出瀑布。在我頭上的黑雲極迅速地消失。上帝來了; 他的光是溫暖和令人快樂的。我在那時感到無比的平靜。

漸漸地他的光照亮了大地, 草原從地上生長出來。大樹從地面湧現。不同種類的雀鳥在天空中翱翔。所有上帝創造的生物都從森林中走出來好像來和我打招呼。這是最盛大的回家歡迎。這經歷的總結,我只能說是快樂和歡笑的眼淚。他的光極之地亮。我完全地被這白光籠罩着。上帝把我擁抱着一會兒。他的光越照越亮, 直止我幾乎什麼也看不見。

這時刻,我感到是我返回地球的時候。望著上帝,我問他,主啊,我可否留下? ,他說,你在地球的時間還未結束。回去,做一個好的少年, 因為還有很多事情你需要學習。在我回去地球的路程上,我無數次感謝上帝。重擊一聲!!! 我就回到我的身體。我不知道這樣形容是否正確, 但這是回到自己身體的感覺。

我的而且確回到自己身體, 所有機能都操作正常。我的呼吸器官完全沒有障礙!! 我感到震驚和混亂。這些是我回到自己身體後所想起的字。接著下來是否定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我邏輯地懷疑自己是否吸入太多含有大麻葉毒品的香煙而錯覺幻想出這樣離奇的旅程。答案就在於我周圍的證據。我在屋中四圍走, 發覺我的外套和手套都抛擲在不同的地方, 像是曾經有過一番掙扎。電話仍然是按定在911,而接線員把我叱責。我回到房間內我的背部是靠着牆壁。我慢慢地坐下等待太陽出現。

這是其中一個我所見過最美麗的上,天空是燦爛的粉紅色, 陽光環繞着地平線。直到現在, 每當生活太緊張的時候,我就會停下來等待日出。很多時我仍然看見上帝在太陽中向着我微笑。這給我安慰, 因我知道當我完成人生的課程和工作,我可以回到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