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 ??????????

Cynthia的濒死体验.

经历描述:

我的经历与通常的濒死体验并无类似,至于我周围的美丽光芒无需叙述,我的经历不同于我曾听到或读到的...我正给一个口径为22的手枪上膛,准备在家里保护自己,哈!我们和一个女儿的男朋友发生了麻烦,他威胁我们全家所以我上膛以备不时之需。我丈夫开卡车,很少在家。上膛后几个月,我忘记了这事... 一天晚上,洗完衣服,我想起子弹夹还在枪里,我想应该退下来作为安全防范。子弹夹不那么容易出来,所以我把枪指向左肩上的天花板。我还是不能拿出弹夹,我想,好吧,我从枪膛里推出来。我记得推出了一个,但是下一个卡在侧面了,我用手指清理,想移动它。枪突然击中手指,我向后退,它在我前胸左侧射出,严重伤害了肩部动脉和肩从神经。我突然大量失血,手臂从旁边重重落下,好像它不属于我的身体似的。我记得意识到自己生命危险了。我记得喊哦,耶稣。不是惊慌的呼喊,而是本能的救命。我开始感到冷,我猜那就是以前听说的体温降低,然而很快就好像我被抱着,好像一个婴儿,被我觉得是耶稣的安慰着。我开始感到温暖,尽管身体明显是冷得要发抖和摇摆。我看着整个事情,但好像我是从整个景象的上方观看。我记得事情的某些部分,比如警察来问问题,护理人员问问题,我女儿的哭声,然后我看到小孙女,她那时快要一岁。最惊人的感觉是最惊人的全然的宁静, 不管是意识里的,还是深入灵魂的,我的精神的。

此后我开始更能理解自己不能改变的事情,并且承受自己不希望承受的东西。唯一令我困惑的是,我并不感到留恋我的家人,我相处了27年的丈夫,然后出生的三个女儿,还有生命中其他我认为是自己存在的意义的人,他们不再是我的生命继续的理由。现在我为自己生活。我仍然爱着他们,但是我不会介入冲突,我宁愿平静,但是我不再是一个放在门前的擦鞋垫,我是一个人。我45岁,自从我回到学校,我不知道长大以后该做什么,哈,但是我知道我愿意帮助别人,不论什么事情。我还有15个学分就可以拿到学位,之后,我会进入一所滨州大学。

我不知道生活会带我去那里,似乎有一些看不见的道路需要我遵循,和一些没有道路的嘈杂声。我丈夫和家人认为我应该呆在家里照顾孙子辈,有三个孩子,但是我被驱使完成学业。现在我内心满足,无人可以知晓,无文字可以描述,现在我要用文字叙述我所发现的灵性的巨大宁静是多么困难,尽管看上去所有地球上的力量都反对我,我仍继续。任何关于此的洞察都是我热切期望的。我知道他们说我失去了56单位血,他们说更换了我臂状动脉的一部分,并给我大量输血,那些血液可以给我更宁静的精神吗?我知道这听起来不现实,很奇怪,但从事故的那一刻起,我感到自己像一个重生的婴儿被母亲用爱抚慰着,我全身、意识和灵魂流过一阵暖流...,我不再是以前的我,在某种意义上,我既疑惑,又狂喜。感谢你们倾听,再次,任何反馈和观点都被深切期待... 我所知道的就是一个医生说我命悬一线。每天我都为此感谢上帝。

我不介意匿名发言,但在我更好的理解自己的经历之前,我宁愿保持这样。我想你能明白。事故好似发生在昨天,尽管距离1995已经四年了。我感到左右的东西都更宁静,然而同时更超脱。我喜欢笑,喜欢让别人笑,我喜欢看小孩子玩,看花开,看日出日落。那么多东西,包括色彩,都显得更加生动,更重要,比以前少了很多琐碎。我能更清楚地感到情绪,有时也能感到他们的痛苦,情感比物质属性更强烈。但是我仍是一个沿着自己无法完全理解的新路径上找寻的婴儿。每一天过去,我感到时间失去,这时间可以用来完成更多的东西。我实在不知道等着我的是什么,但是我愿意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