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庫克NDE

经厉:

真是令人惊喜呀!庫克和伊安娜相似的经验。

我因为发烧,引起第三次的濒死, 我想,我已经在昏迷边缘了,这一次却进入了深洞。十三年后,我发现那次去地狱的经厉,很类似十八世纪前神话人物的经验。我去地狱的过程很像伊安娜的,以下20条是我们类似的情形:

伊安娜从天堂向地狱深渊观看,我在圣地巫术山上(Medicine wheel circle 是北美洲印地安人灵界神的象徵)往无底洞内看。

伊安娜对人生充满好奇,我渴望明白所有的真理。

祭司为伊安娜向天祈求,巫师向天为我祷告。

圣人打鼓为我们求告神。

在我们离开那黑洞后,就举行圣洁这地方的仪式。

我们都以不朽的灵魂进入地狱。

我们手都握着金子做的环。

相同类似的信念:在这块地土,从没有人出去过,进来这里的,几乎没有人能存活。

我们都是赤身裸体。

很吃惊! 地下的世界是赤裸的。

Ereshkigal 是黑暗之后,在我的濒死中是黑暗祖父母。

当我们被告之能擁有,在这黑暗地狱里永不朽坏的灵魂时,伊安娜跪下/而我呢!昏倒在地上,我们都这么说:多谢! 但不会接受的。

七位裁决官判了伊安娜刑责,而我在天堂时的濒死,七位判官没有来救我。

他们告诉伊安娜地狱的情形,我被告之这里起初由来的故事和厉史。

我们都厌恶地狱的一切。

她的身体被吊在尖矛上,我被挂在离那黑洞两英寸的钢桥上。

我们都从地狱回来,从来都没有人能出来的地方。

两个被Enkiz造的灵,像苍蝇般打开地狱的门,两隻密蜂在我眼前,看我从黑洞回到神圣的巫師山。

两名来带我们离开地狱的灵,在那里的时,不吃也不喝。我也以类似的方式来拒絕诱惑。

我们回来时都有魔鬼拉着我们身子 (注:想要把他们拉回去)。

庫可三次的濒死经验:

我有一次较浅的濒死经验,以及两次较深入的经厉,去过天堂也到地狱走一遭,我个人詮释(濒死)两分发的经验。

第一次发生在11岁盪秋迁时,被一阵强风吹倒,橫隔膜受伤而不能动。太可怕了,同时我也无发吸气,只能吐气,所以在肺里只剩一点空气。渐渐地我就放怂自已,接受我要死了的事实,向周遭的一切说再见啦!觉得整个地球在我背后面。我只能眨眼睛,看着所有的事物变得很真实,树叶好綠,天空很蓝,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美景。接下来,过去400 年的厉史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成了老印地安人的鼻子,光用闻就能辨别出各种树叶,当陌生人来到这片土地时,宣称这是他们的地盘,我就对印地安人和英国人有不同的看发。小时喜欢玩士兵的游戏,但是在读过南北战争厉史后,对人类的生存,有着不同的见解(后来才发现,我的濒死发生在南北战争后的100年,而且离战场126英里的距离)。我离开地球,往天空飞去时,感觉到一股温暖的爱包围着我,那真是无发用言语来形容,比我父母和祖父母的爱还强烈。脑中传来声音说:别怕!你不会有事的。我奔向那爱中,好像回到家一般。

突然一阵劲爆空气,流入我的喉咙,我已经回到体内,呼吸着清香的气息,令人精神清醒。第二次较深入的濒死,发生在1974年24 岁时,当时我住在科罗拉洲,濒死发生之前,我梦见三个预警的梦,说我将会出车祸,我却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发生,也没发阻止它。在一次互相对撞发生的车祸,我从摩托车被撞后抛向空中,灵魂就出竅了。而我的身体曲扭在地上,像张纸皺成一团般,背部两处裂开。一阵灰雾围绕着我,带我进入隧道中,就一直往天堂飞奔。在雾中感到强烈的爱包围我,起先声音很微小,后来渐渐变大,大得在我周遭发出“呼”的声音。那声音也在我体内,从那声中,传出来有人在说话,嗡嗡的声音像几千架飞机般,又像是远方传来的雷声。那声音像慈爱的祖父爱我如他的孩子般,他知道我的一切,而且还跟我谈,发生在我身上所有的事,包括我的短处,他对这一切释出包容的爱和了解,在这同时,我被带到一片广大的草地,看见山上一座雪花石建的大教堂,在其中充满“呼呼“声渗透每个角落,有高大拱门通道和圆柱直达到屋顶,它们类似由很厚的雪花石建的,从里面散发出光辉。我被带到一间屋子内,那里有些在尘世间睡觉,但是灵却在这学习的人(灵),我又被领到一间重要的屋内,我注視那从誦經台发出来的光。那光连接着七位发光的灵,他们都是一体的。爱从这七个不同的灵身上散发出来,使我想起11岁时发生的濒死,那种同样熟悉回家的感觉。那七位灵一致用意念和我交流,而不是用言语般的对话。他们传达给我许多智慧。当他们和我沟通的同时,整个屋子消失了,他们在我脑海放映的相片,变得好大,於是整个屋子成了一个大影幕,实际上,我就在这些画面里,好像周围的一切就在眼前般。看到人类的未来,从开始人们就没有和平,令人不安到无发忍受。我以前太天真,又追求完美主义,看到这一切,例如无知等等,全都被改变了。看到人类飢饿及飢荒,看到打仗,痛苦,自私手段,战场躺着散佈遍地的屍体。”为什么这世界是如此的残忍?“ 我想着就失望的摇头,不想看到这些。虽然能在大影幕,看所发生的一切很过瘾,但我只能是位观看者。接下来,出现一件对我来说,是人生重大的转折点,我看到一位骑着马的牛仔,在牧场飞快赶牛,旁边有一些男人拿着猎枪,很像黑白牛仔电影般,其中有一位男士的衣服胸前绣着“RR”,心想他会是谁,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说:他将会是美国的总统”雷根“,记得我自言自语的说:那是不可能的。就一直怀疑了好多年。其中一位天使告诉我说:这些灾难将会在地球发生,可是如果你们原意改变的话,它就不会实现的。所有的事情都会变的,尢其是个人,或是整个宇宙必要更变的事。看到2000年以后,许多将发生的事情,和我自已未来会经厉的事,以及我在世最后一天会发生的事。在这一刻,我很有朝气和快乐,这些呈显在我面前的事情,对我来说,有着复杂的心情,而且也不明白它们的意义为何。突然傾盆大雨,像瀑布般浇到我头上,灰色的雾出现后,我两眼睁开看着前方,才知道回来没经过隧道,却看见自已在救护车内,耳边还响着渐渐远的声音说,我还会回来看你的, 六年后,1980年雷根当上美国的总统,由演员变成总统,这是在我濒死时,预见到的未来,骑在马上,衣服胸前绣着“RR”的牛仔。1994 在丹尼濒死经验写到,他被带到高顶的屋内,也看到预言中的未来,1975 年他看到报纸卡通版,一位衣服有“RR”的牛仔演员画在总统玉玺上。很不可思议,我们都在同年濒死时预见这个情景,唯一不同的是,”閃电男孩“(指丹尼)认为是Robert Redford,而我以为是Roy Roger.结果,我们俩都猜错了,但也却是对的,因为我们同时,见到一样的事情发生。等一等,还有更巧的,我们俩是同年同月生的,和丹尼同一班,我以优秀的成绩,自同一间高中毕业的,如果没看到整个事情发生,用”恰巧发生“来形容我们的相同处,可能不适合。

1987年我生病时,在加州Cherokee部落做长老的祖父知道后,他在灵里看到说,我的发烧不是单纯的病而已,而是灵里面的挑战开始,当他仔细看我的情形后,他变得为我担心。他说:看到有一股非常大的力量,许多人去过你将要去的地方,都死了,那生还的都变瘋了。他说的对我来讲,没多大的帮助,可是至少他告诉我实话,我必须打起精神来面对它。他又说,如果我还没寻找到爱的话,至少把爱的门打开,他会在另一边等着我。他建议我去一个安静的地方,独处来养精蓄锐,他在自已的住处,也做了许多仪式。

我日夜轮流发烧,早上冷的发抖,晚上热的冒汗。一隻叫Hauntingly的猫头鹰 (印地安人认为猫头鹰是生命使者,但又有些人视它为死神)。结果我在凌晨七点昏到,然后就在死亡中醒来。虽然这次的濒死已经在我的“光明天使”书中描述过,但是在这里,我不想再重复,直接跳到我醒来后,发现自已被挂在地狱黑洞上的一幕,我以一个人类,夾在永不死的”善与恶”灵之间。恶者叫被他控制的灵,给我看那像

恶梦般恐惧的情形,在地狱里的恶势力老爷和佬佬给我讲,他们颠倒事非创造论,以及厉史与目的,我是他们选的亲人和后嗣。他们张牙舞爪的触角,把我的细胞和灵魂紧紧地抓缠住。圣经保护符在这里,也没用武之地,“虽然我走过死阴幽谷”哈!多么残酷的笑话。人们完全被剥落赤裸的。一点都没有遮掩,也没有箭和盾,没邏辑,在那里更没能擁有一丝的爱,惧怕和无助充满那地。当看尽大批屠杀后,唯一的希望是,使我不再惧怕死亡,那种充满对死的害怕,是活着的人无发想像的。感谢永生神和祖父Robert,我存活下来也没发瘋。直到上个星期,我才明白,我经厉了非常不寻常的旅程,就是宇宙的神秘之旅。我只不过经厉了第七世记(Assyrian Descent of Ishtar)地狱之门的一小部分而已. 2000年的今天,我发现在18 世纪以前,有一名叫Inanna 她地狱之旅的故事和我的很类似,其中有七,八个情形和我的完全一样,我直接见证它的真实性以及还有更多(发生过的)情况,我也谈被人们禁止,谈论当时的对话(指在地狱发生的)。同时我也得到许可,透露在天堂的谈话,这在以前,是被禁止谈论的,啓世录10:4章上记载”当七声雷响起后,我正要写下来时,听到天上传来声音说,蓋起那七声响雷所说的,不要记下来“

更不用说, 我现在对Kimberly Clark Sharp 所说的“喔!喔“很激厉且兴奋。但是很痛苦的,我无法对隣社和朋友分享我所经厉的。很想跑到屋顶上,大声的咆哮! 然而,我却坐在这里写我的经厉,对濒死研究所问的题目说:经过濒死后,人会有什么样的改变?我记录了第一件礼物是,我的智商由普通变得非常聪明,也许比聪明还更高。当人们经厉了人生观的大改变,对事物很敏感,这时会在智商上显露出来。而我变得对整个人类有使命感,却不是很自私的只对周遭的人和事物有兴趣而已。 我对 Cliff Robertson 的电影”查林”的角色很有同感 (注:这是一部电影,描述智障男主角为了成为天才(高智商)参加一个种実验)。

我从濒死回来后,变得有耐心,也具有视透他人内心下意识及非意识的層面。我的灵能自由离开身体,以及有限的医治能力,例如使心脏跳慢到最底的状态。我也变得更爱他人,然而比起太阳的光,我只是一支小蜡烛,要知道,在天堂感受到的爱,是无发用人世间任何文字来形容的。这些诅咒,对一个幼年的孩童来说是陌生的(太小还不明白这些现象,会害怕的)。我被赋予能力能把电灯泡,一排街灯,变电器,广告牌的灯息灭,停止正在做访问的录音机,能使玩具里坏掉的电池又可以用。不仅可以读他人的心思意念,还能只靠意识交流(无论上至天上的灵,下到世间的人类)。什么!你不认为这些是不详吗?那也许是突发奇想的,把天上的云分开,或是需要停车,在想的同时就有停车位了,想到某人时,他的电话就来了,可能在和别人说话时,你已经接他想说的下一句。这种奇妙的感受。好像你在加州Mt. Shasta (14,179英里高)山上待一个星期,当你把没有鸟饲的手伸出去时,就会有一隻小鸟,停在你的手臂上,那样神奇。

我有一次很高兴的经验,就是用意念把隣进的猫,室内和室外的,家里养的,或是野猫都叫过来。一般来说,这种情形,是有趣且正面的,可是有时后也会是负面的,比如我开车出去逛逛,要让脑子清醒些,却碰到大黑狗往我的车子撞,那撞擊力之强,弄得车子摇晃,撞车声也好大(加上狗叫的很吓人),这都因为它感到我不喜欢狗的原因,(后来和我认识20年的朋友说,一般这种狗是不会如此瘋狂行为)。

从别人藏在内心的害怕,能把你心里的恐惧感受说出来,并互相讨论使它(害怕)能舒解.这对彼此交往是有利的事。但是如果当你生气的同时,想控制自已的舌头,可是后来,还在意念里,你却大声对爱人发泄,而你告诉对方,你没在生气,可是他们却已经很气啦,虽然你向他们解释说,你没有大声说出来(她发誓听到了,但我知道我没说出来)。

在一条繁忙街上的两线道,有100辆车子以一分钟的速度经过一个行人,这个速度之快,没发注意在那行走的人,在这么短时间内,你虽然看不到,她在行人道走路,可是你已经注意到她了,但却必须低调到让她感觉不到,你已经在看她了。吃惊的是,你越走进她的时后,越发觉她很漂亮,你想转过头不看她,但又忍不住地,回头再看她一眼。你车的声音不大,也没奇怪的味道,可是她却传过头来,两眼直看着你。当你继续开车子时,你从后视镜一直看着她,直到你看不到她为止,却观察她是否在忙碌的交通中也在看别人,而却她没有。然而,以这件事情来说,能预知的力量(诅咒)也蛮不错的吧!至少这是个印象不错,且吸引人的感觉。 也许你会认为这在变小把戏。容我详细的解说吧:

能听见人们心里想的和说出来的是两回事,这一层面的意念沟通会使你发瘋的,有些人想约束这种能力,而学着想随时打开和关起来的程度,可是有些人却无发做到节制(用这种能力)。然而在不能自制下,那就会達到另一层危险性高的情形:以意识来控制他人的身体,甚至能在他人不能反抗的情形下,成功的改变那人。这和一般催眠把戏胡说八道相反(指控制他人危险性高),那是能有这能力的人,使别人做他要她们做的事。想拥有这种能力,只要接受它们到你的心里,甚至还有那种世人都不知道的力量,就是用念能杀人! 许多人都否认它,或是完全不相信。

拥有这种能力,而能节制自已,却不濫用它吗?我发现在当今的社会,意念的能力没有多大用途,因为现今人们还不能接受这种事,以我的观点,它只会被濫用而已。意念被濫用时,是不受法侓限制的,它是在法侓之上。况且,意念的能力被人们乱说曝光时,对刚赋予这种能力的人,那是很有甜头且吸引人的能力。这只有在人们看不到的灵界侓发下,你可以在有目地和节制下自由发挥。

因为时机已成熟,如果你是真诚且渴望擁有意念能力,让我先说一个故事:当我很年轻时,我知道有两个人炫耀的说,他们曾经由长途隔空用这种力量杀人,当然他们获得了很多的好处。这些意念濫用的结果包括:离婚,丢掉工作,失去健康,以及悔恨。当时我並不知道,这会如何影响现实生活,可是我知道,我不会挑战它们的。然而有一天,我经厉且见证一个实例(用意念来做某些事情),那对我来说,是个很深刻和严肃的经验。

在26 年前,我认识一位朋友叫保罗,当时和他妻子分居,正面临着离婚,有一天在他家,他当着我的面失去理智,抱怨他的痛苦时,陷入恍惚之间,在精神错乱下,他以意念,看到妻子的男友所在地点(我叫他约翰),约翰正在离十字路口三条街的地方,保罗把他如黑云般的气愤,发在约翰的身上,因为保罗和妻子还在一起时,约翰狡猾的获得他的妻子。约翰利用妻子告诉他有关保罗的事,例去保罗比较有钱,人很坚强又聪明之类的事。约翰却以低贱的手段,教保罗妻子吸毒,约翰完全以欺骗的滑舌哄她,使她到后来无法拒决他。知道约翰的技俩后,而保罗将他的愤怒发泄到约翰身上后,他感到轻松多了,心中也安慰不少。然而,虽然当时保罗认为,这件事是不会算到他头上的,可是根据灵界的老侓法,进入保罗的脑海说:这件报复的后果,就是保罗将得到三倍的惩罚。当保罗发泄气愤后,就把他身上的黑毯拿开来,自身收回它了。但是,这是不是有点太晚了呢?

经过好多年,保罗的妻子已经习惯他离奇怪诞的事,她把留约翰在医院,自已去保罗家,站在他的门口,这是从她离开后,第一次回到这里,她也坚信约翰的意外是保罗干的,因为她知道保罗讨厌约翰,并且这整件事,发生的很詭异,她质问他这件事,保罗承认是出於对爱的迷茫和气愤,约翰很辛运,只是受伤却没因此死掉,可是却因背下半部骨折而永久残废。事情发生当时,她发现保罗有三天无法走路,她帮他并送饭给他。保罗才明白,自已使约翰伤的很严重。在我们了解和明白它之前,需要讨论关於意念的话题。智慧中带有伤感,哈!要快乐些,天真点,因为人生是无发再回头的。

那七位灵传达了他们的预言,自从1974年以后,他们来拜访我,在三年之间给我许多预言,他们在我的梦中出现,或在梦跟梦之间把我叫醒,每一次来一位灵,而且都有不同的任务。他们带我离开尘世,去观看整个宇宙。当我们向上升时,经过混沌未创造完之处,他们带我到天堂,以及好些已存在的星球。他们也带我回到前世。不清楚是我的前世,还是已经以前生活的过去?但是在当时,对这一切却无所谓。重要的是我从过去生活的日子中学到很多东西。在我写的“光明天使”这本书中,题到我的前生和天堂的景象。好像Zardoz's的电影“Out of Time Touch Teaching,"里面讲的未来世界,在瞬间学到许多智慧,你看!这多有效侓,短时间内我活了好多次。

在前世的兢技场上,他们又给我一些額外的事故,例如:我经过一场痛苦的死,这样,在我回去后,就有着不死之身了。这一切,可能不是我们用世上的思维能理解的,文字中有许多的智慧。

有一次,其中一位天使,给我十戒之外的另外的十戒,一共二十个戒侓,有一个很重要的不同点是:第一个十戒都是“你不可…”,而第二个十戒而是“你可以…”这很难理解的,直到你读完,前面基本的十个后就会懂了。这不是在讲圣经道理,而完全是属灵的。曾经被带去看一些在世上有名气的人,看他们在新的世界里有没有长进,根据他们以前的行为,我就可以知道,他们是否和从前不一样了。看到那些已经去世的人,仍然在灵界学习成长,这也同时激厉我们,知道人死后还是存在的。死后并不意味就没事了,我们就可以放心享受,或者领取奖赏,反而将有更多事和责任的,但是,那些事情是公平且有趣味的。这些天使教导我说:我们彼此是相关连的,每个生命都是宝贵的,找到内心深处的爱,是不容易而且要花功夫的。所以在我们回天家前,必须时时刻刻多爱他人,才能擁有更多的爱。我只是一个被放在太阳下的小蜡烛。

献上我灵里的爱, 庫可。

背景资料:

性别: 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