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克里斯那 濒死体验

体验描述

早上四点钟,在加拿大一个沉睡的小镇,一个幻象中,我称为爸爸的祖父把我从熟睡中唤醒。爸爸喊着我的名字,穿越时空。爸爸在医院里很安全。我像往常一样醒来,起床,穿衣,下楼吃早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我母亲走进饭厅,歇斯底里地说,“换衣服,我们要去医院,爸爸掉下床把髋骨摔坏了”。在车里妈妈和我沉默着,她比平时开得都快。爸爸需要做髋骨手术。很多个小时的手术后,爸爸被送回病床上。我和他在一起,陪着他,直到他死去。他直视我的眼睛,喊出一个我从没听过的名字,“Tilly”,这是我死去祖母的名字,以前我从不知道她,还有16天爸爸就89岁,而我23天以后就14岁。

我觉得爸爸的眼睛可以看见我看不见的东西很奇妙,但是我确实看见(听见)爸爸向我呼唤,我们曾经忽视和恐惧的死亡可以是如此特别的事件吗?

两年后我母亲去世了。葬礼对我来说多么悲哀和脆弱,我会想念妈妈和爸爸,但是没人能够给我答案,而且成人世界回避我的问题。我问的所有问题没有一个人愿意回答,当我发现我们绕过问题时就更恼怒,“去找牧师谈死亡,而牧师不知道对我说什么,只能忽略我的问题”。没人敢向我指出精神王国和撒旦的接壤。我时常用洞见和预知帮助他们,比他们帮我还要多。

四岁半的时候,妈妈和我拜访朋友,我出去到他们可爱的后院里,跌入了鱼塘。突然我被举出池塘,当我向上看,有一个使人目眩的光束,那里有一个蓝眼睛、穿礼服、头发雪白的男人。我全都湿透了,我和这个叫Norman的人谈了一会,因为我经常称呼更高级的生命为Norman。Norman好像是一个天使。他也告诉我我有特殊的使命。

下面的事情是要回到房子里,出现在主人面前。当我站在Fred Webster身边 (他拥有本地的报业),我掉进鱼塘这个事实正如我脸上的鼻子一样昭然若揭。“我掉进鱼塘了,Fred, Fred”,我浑身湿透,挨着他站在餐桌前。

"你怎么从鱼塘出来的?它有5英尺深。"

"是天使来拯救了我,Fred。"

听到这里,Fred从桌边告辞,走进他的房间,拿起电话,对他的朋友说:我不管今天是周日,这里需要一些人赶快来把我的鱼塘填上,那个池塘要是再发生奇迹我可受不了。" 实际上鱼塘被填满了,我被擦干后,人们什么也没说。

我的下一个事件在安大略湖,和堂表兄弟姐妹们过七岁生日的聚会上,我在游泳,突然,我被冲到更深处,我简短而曲折的生命在眼前闪过,还有离异的父母。下一件事就是我知道自己没有死,但是在游乐园周围飞,很可笑,然后从死亡地球上飞向美国。我在接受人工复苏时重新进入身体了,似乎什么也没发生。我告诉一个姐妹发生的事情,她告诉我的姑姑,我就没在提起。

岁月在溺水事件和下一个濒死体验间流逝,现在我快30岁,一颗牙齿做根管处理。今天看起来非常平常,但是在1973年那可是新技术。从牙医那里回来,我和邻居说话的时候就感觉很糟。所以我进了自己的房子,在那里突然虚脱了,我要死了。邻居过来,叫了辆救护车。而我在体外,感到难以置信的精神自由,丝毫不担心接下来发生什么。我从L. Lansing密歇根飞到纽约,然后是芝加哥,以极快的速度。那就像我一想到地球上某个地方,就能立刻到那里,不用火车、船或飞机。我不知道自己出离身体有多久,突然似乎有什么在我奇怪的飞行情绪中警告我要被召回自己的身体了。

当我飞进医院的时候,看见身体在医院里,看上去像一具尸体。

“她有了心跳脉搏,我想她会稳定下来,然后我们观察一段时间,她就能出院。”是一个我从来没见过的男医生的声音。现在我回到自己的身体,在一个医院的场景中,躺着思索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这个经历之前我非常害怕死亡,害怕过早死亡,仅仅是死亡,就会让我很困惑,而且对目前对待死亡的方式感到生气。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濒死体验。它似乎不是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我所经历的事情,我称它为死亡现象。

1976 年7月6日,我离开了密歇根的E. Lansing到加州的旧金山住。我在街上死了,在我的身体上空盘旋,没看见光的隧道,没有和亲人的重聚,高烧至105华氏,停止了心跳。我在Valencia和集市街的拐角。向后就倒了下去。我仅仅是在自己身体上方盘旋,然后回到了人体中。我被带到旧金山总医院,途中又死了一次,然后回到身体里……

作为死去的身体,那真是很闹腾, 我掀开床单,坐在轮椅上离开这个极度冰冷的房间。我仍然穿着里面塞了好多钱的Givenchy鞋子, 我本来要离开家去打抗生素的。我在门厅里走动,一个护士上来以为我需要量体温,她不敢相信我105度高烧还能到处走,所以她拿了一个电子体温计。我决定离开,打了一辆出租,去了长老教会医院(Presbyterian Hospital)。

到了医院我想见自己的医生,但又虚脱了。我记得在房间里接受了心脏注射,然后我知道被送到旧金山总医院新区,听到我会在不经同意之前接受脊髓麻醉。我昏迷不醒,一个人在新区里,但是可以听到音乐,蒸汽风琴的音乐。我可以看到Burgess Meredith弹着巨大的蒸汽风琴。我又渐渐离开了,又一遍一遍的醒来,看见Burgess Meredith在弹同一架蒸汽风琴,但是没有一对情侣在房间尽头的床上配合的做爱。

头疼,我尖叫着醒来,又很快被一个非常强壮专横的护士压下去, 我从没这样头疼过,小时候患过偏头痛,然后非常的神经质,吃了葡萄柚就好了。8岁时我骑车失控,撞到卡车边上但没有受伤。全都没有在E. Lansing密歇根把我的黄色小货车报废了这样戏剧化。

烧退了,我没有得脊髓型脑膜炎,出院后第二个月我又发烧了。烧退后,我在14个月中有12个月发烧,除了2月和8月。如果超过103华氏度,我就叫出租,在UCSC的一个房间接受观察,让每一个在职的医师不知所措。我脸上开始长皮疹,眼白变红,人开始脱水。

从我1976年7月6日的严酷考验开始到1978年有一段时间,我使用了针对哮喘的酒精治疗。我开始饮酒,然后蒸桑拿,能够感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我的血压出奇的高。去了Presbyterian医院后,我开始可以听见声音,感觉奇怪,然后就在自己上方看着医生再次给我进行心脏注射。

我停掉了哮喘药,开始服用普通的抗抽搐药物,缓解后又出事了。我再次发烧,但与前几次大大不同,也与我又过的几次濒死体验完全不同。

我流经一个隧道,看见前面有光,我到了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我的身体,意识和精神从未有过的宁静。

当我在UCSC,在一个能看到美景的房间,进入昏迷,又一次死亡了。

我向上看,一个医生正慢慢取我的血,血进入了一个非常大的容器,是铁锈的颜色。他不停的抽血,我很快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不是因为晕血。当看见医生,心里感到宁静。

当我回到自己身体里,脱离了在地球飞行器上的“危险时刻”,我的心跳不正常,我再也不是原来的我了。

我并不知道会被叫成另一个名字。我很警醒,无法说话,我觉得还是呻吟比较好。没有人能听懂我的话。我右手抓住笔想开始写,但是却只是空看着它,它掉落地上,发出砰的一声。我努力移动脖子,感觉好像瘫痪了,不知道在”L" 的哪里,不知道自己是谁。我准备好起来高兴的到处跳舞,而不是我所知道的死亡,"烦躁的人生"电视节目明星说“这是多么反抗的发展”,他没开玩笑!

回到生活中是不容易的;学习走路,说话,阅读和书写非常琐碎,也是一种折磨。用右手写字的课程很可怕。能学总是好的,但是跟不上我的速度。我学得很快,速度太慢,过于体系化,而且痛苦。我的意识飞驰,没有东西能跟得上。

我是一个饥渴的重学者。慢慢的,事情开始不再“正常”,但是我本来也不知道什么是正常。我有幽默感,很多的幽默感,那实际上是我最好的外表,也似乎是我回来以后唯一的外表。我的幽默感激怒了所有人。在旅行之中,我知道你必须大笑;只有最聪明的人类物种具有幽默感,他们也是进化程度最高的。

我会失去所有东西,但是实际上是别人生气、难过和愤怒。他们也同样喜欢用审判眼光看人,死板,贪婪,就像疯狂的野犀牛一样狭隘。

这是回到行星地球上多么好的见面礼。

我被带去看精神科医生,一个在旧金山的女医生。

我打了紧急电话给她,我请她接电话,说这是紧急电话,而且加上如果你想见我最好考虑清楚,我知道你不想,我也不确定自己想在你那里肯定。这不是玩笑。确实有用,她意识到我从小就有“一些什么”,我以为其他人有这种能力,看见景象,特别的听觉,觉醒,理解,可是我发现自己才是特别的。我仍怀疑那些搞科学的人,如果他们不能证明这个物质世界上存在的东西,他们怎么会相信。

幽默感是最伟大的礼物,笑的能力,是能够原谅和生活在一个更好世界里的能力。

我不能忍受候诊室,他们缺乏幽默,全无声音,等医生的人不和任何人说话。这是什么规则?集中注意力在自己的病痛上?在她的候诊室里的人中,Loretta只安排了我。我说我知道你有其他病人,Loretta, 你是担心我把他们治好了?那天我确实让她大笑起来。怎么做的?我说,“你很快要离开这里”,她说她永远不会离开旧金山。再见,Loretta。我没找到工作,没解决问题,我一个人在这个石头一样冰冷的城市,40度的天气,在汽车上拥挤,必须用穿靴的脚去开门,认识的缆车司机比公共汽车司机还多。我活下来了。怎么做的?我没有钱,没有工作,认识了这个要从房地产行业退休的女人,我成为她的手和脚、司机,而她给了我栖身之地。至今为止我爸爸仍在谈论我换过的地址的数目,但他总是搞不清楚。

我不明白社会安全,税务,失业救济,和劳工补偿。

有一次我正在做产品销售演示,我被要求列一个分数。“什么是分数?”我问。被我问的人说,“小可爱,你是刚着陆这个星球,女孩子气还是什么?” 当然我说,我是刚登陆这个星球。

我几乎要在洛杉矶上一个脚本撰写课,去参加Mork and Mindy演出。我在医院里,确实和Robin Williams说过话,付了100美元课程费用,但是没参加。我想这个演出没有我也很成功。我损失了100块。

和濒死体验一样可怕,这个经验似乎是精神转化的动力。直到第五次濒死体验,和蝴蝶有关的濒死体验,濒死体验的完整意义才呈现在我眼前。

在我到达这个水晶驱动的天上的光的城市Paralandra的时候,我被教授“心说”。心说是一种不用语言的交流;他仿佛是通过渗透,把信息用以太传输能量的方式从一个生命体传到另一个生命体。一个生命立刻有了另一个生命体的想法,概念和思想。回到行星地球以后,我意识到一个叫C.S.Lewis的科幻小说家在一本书中也写过Paralandra。所以我把名字改成Psuedolandra。Psuedolandra是一个迷幻的地方,但是不是游乐园,她闪着荣耀的光辉,并充满着活泼的蜡笔色调的色彩。

在我被第一次介绍给ZAR之后,我被带到一处封闭的走廊,只有房间里的光渗透出来。第一个房间是原谅的房间,这里人必须放弃所有对自己或自己对他人的诽谤。只有他们感到自爱、纯净,放开了地球租客的所有“罪恶”概念,他们才能离开。有次在这个房间里,有个人一直等到所有必需的对灵魂的振动调整都完成才离开。

因为没有地球上可以衡量时间概念的标准,事情的发生好像一个人被干洗,或者震动的空气浴。

人不是真的走入房间,而是被引入,好像在空间漂浮一样,尽管一个人看上去在空间里很实在。当被认为合适的时间到达,一个人就简单的从一个房间移动到另一个房间。

我们地球社会上左脑统治的概念就是由这个经验产生。右脑概念在回到地球后占了优势。明显的使用右脑成为最常用的方式,与右脑概念相关。我向你保证,右脑思维在濒死体验中非常重要。在现实国度,我看到学校,银行,政府和大多数系统是如何用左脑思维的,这也是“物质科学”确立的原则。这些左脑概念强烈立足于“物质世界”。物质世界的尽是些吝啬鬼,冷漠,没有爱心,不关注无情的东西,看上去像机器人在自动模式生活。

有个房间展示未来事件。在一个人进入又离开房间回到地球,通常他和其他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或者其他自然的调整到类似振动频率的人联在一起。

那里并不只有一个房间,一个概念,其他人也出现在这些房间中,但是他们不被香味、服饰、或其他自我中心的特征注意。一个人的能量水平好像悄悄话一样细微,叹息一样温柔,花一样安静。

我总是遇到数字3,比如三个1。这无缘无故的经常发生在我身上,直到我住在一个三个5的街。这是我第五次濒死体验。在这之前,我被计算机系统排除在外,我失去了所有的东西,我指一切,我的房子,车,孩子甚至差点失去了自己。我25年没有看见自己的孩子。

私下里我觉得一个房间的原谅都不足以使我进入更高层次的意识中。

一个又一个的房间提供了使灵魂纯净的区域。类似一个知识概念的大学,那里仿佛是进行一项工作,不仅仅是一个义务,而更像一个希望在各方面成为更好的人的追求,与平时的事物截然不同。当我的灵魂从身体中升起,我感到不可形容的翅膀包裹着我,好像我被放在自己的私人火箭里进入太空,速度快得难以置信。我没空思考,没空回头向地球说再见。我能听见好像女性的温柔声音,向我保证不会有事的。突然翅膀打开了,我被放在一条轨道上。蝴蝶消失了,在我眼前是一个水晶城,有着蜡彩,但有着明亮的色调,蓝色,黄色,紫色,白色,绿色。我向前移动,似乎被拉过去或者用磁石吸到一个终点。那里没有门,但是我好像已经到了。我向周围看,看见一个男人身形,没有脸,但很有权威,他的名字是ZAR。我被称为QUASAR(类星体)。没有给我真正的纸,但是我带着看不见的纸(液体水晶纸)进了一个房间。那里有很多房间,我从一个飘到另一个。

我似乎有一个没有身体的身体,没有物质的物质,有形状和形态,但是没有重量。我能看见我有一个典型的身躯,但是感觉不像我地球上的身体。我意识到自己还要回到地球。我被“心说”通知区规划并调整振动。我能听见微弱的音乐,柔软得几乎注意不到。对耳朵非常微弱,看上去有调整我的共鸣。我看见文件,房间和不是门的门。在看不见的豪华轿车中我被带着游览。我看见另外一个无脸的人坐着,我们一起游览了城市。我称它为Paralandra,后来称为Pseudolandra。

那里没有时间,但是有一种能吸收时间的感觉,似乎时间是有着自己频率的恒星电波。我很放松,不害怕。我非常希望看见自己的爸爸,但是他不在。我听到一个声音,从空无中对我的头脑说,“她准备好回去或起飞了”,这就是我翻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