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 ??????????

Charles E的濒死体验

经历描述:

我是艺铃电台的忠实听众,每周在路上开车时都听。我喜欢作为观众看戏,它帮助我反思自己的经历。我的经历不但不恐怖,反而让我明白,我们不是寻找精神经历的人类,我们是有力的精神存在,在进行人的体验 

19926月,我结婚20年了。和高中的初恋情人结婚,我深爱着他。但是爱是盲目的,不知道谁这么说,但这话不假。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但我的妻子已经处于发展多重人格的初级阶段,这是由于她先前经历的无法处理的困难。 

结果,我发现自己在极度被滥用的关系中, 并不知不觉地非常可怜,但我对她的爱让我没有意识到我的处境。我那时正经历着关系中非常有压力的时期,无法适应她的多重人格,并未发生的事情自责。多亏她认为她和孩子们离开我会更好。我拿了所有可以拿的东西,并开始祈祷希望上帝把我从我处在的这个地球上带走,并带给我基督在他的教导中允诺的死亡的宁静。

你也许听过老话"小心你祈祷什么就会应验什么"? 对我来说,那是真的。只用了三个月祈祷,上帝就回答了我... 

一天晚上我外出回家,吃过晚饭以后,突然心脏剧痛。我十四岁的大女儿说我的脸色太苍白,坚持要把我送到医院! 第二见我知道的事是我妻子也赞同。那天晚上我计划上床,让妻子早上7点叫醒我。第二天一早,当她准备上班,我突然意识到为了准备第二天的行程,我不会在家睡觉,我没有允许她们把我带到急救室检查。 

同一个晚上晚些时候,我去了急救室,医生告诉我他允许我做检查,将在第二天进行。我告诉他我第二天准备跑步,并且感觉良好。嗬嗬,当然我势单力薄只能服从他的要求。 

大约早上1点我被带到一个私人房间。那天我对整个折磨很烦,开始看电视。早上3点,护士长近来训斥我不该熬夜,她关了我的电视,告诉我为了明天的检查必须睡觉。她还给我装了个心脏监控仪,说他们很忙不想忽略任何人,然后关灯让我睡觉。我放弃了,决定睡觉。我知道我快崩溃了,身体上和情绪上,而且别人看来也是显然的。 

我一直是个基督徒,属于卫理公会教派,但除了我的精神信仰外,我没读过任何帮我准备自己旅程的东西。 

在睡梦中,我发现自己被巨大明亮的光卷入。第一个念头是我需要保护眼睛,但是很快意识到那不是普通的光。没有任何人类语言可以描绘那种感受,温暖,归属,宁静,特别是爱。欣快是我想到的词,但仍不能很好地描绘那个感觉。爱也不能。因为我们认为自己知道爱是什么,比如母亲对新生儿的爱。如果乘以千倍,也许就接近了,或至少方向正确。不用说,我立刻知道我回家了,并且不想离开!当我被告知现在不是留下的时候,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并且要照顾我的女儿,我觉得非常难过。当他提到我的女儿,我想起了对他们的爱,知道他是对的。然后我被告知当睁开眼睛时,不要害怕,要冷静,按照医生说得做,4天后就可以回家... 

我醒来看见护士长就在眼前。平常,这会让我非常震惊。但有一种包围我的宁静,所以即使看到另一个护士给我注射局部麻醉,我也没有惊讶。然后有一个男人破么而入,拿着电击机。他们似乎正在经历一个紧张的时刻。我看着护士长问他们是否准备电击我。她看上去很惊讶,然后笑着说不,我已经是个好孩子了 

早上6点,我心律失常,警报响起。他们到门口前,我已经不行了。护士长救了我,更令人们尤其是其他医生惊奇的是, 我没有检查出任何心脏损害。后来医生说这本身是一个奇迹。她解释说我有一个很强壮的心脏,所以心律失常时,它一定收缩到足够血液流过,而进行了自我保护。当然,我自己很怀疑,仍然记着那个梦,但那是一个梦吗?我努力相信,但后来发生的事情逐渐证实我经历的绝不仅仅是梦。 

他们把握推进急救室,进行导管插入术,发现两个奇怪的阻塞。左前动脉有85%被阻塞了,后面的主动脉95%被阻塞了,但是右前面完全通畅。几乎没有薄片在我的心脏周围,动脉就像被人用非常细的线打结在一起。医生强调要我冷静,以免经历在一次心力衰竭,否则我就要失去三分之二心脏,而必须进行心脏移植了。让每个人惊讶的是,我非常冷静。实际上,我把这当成是一次度假,只是感到有趣。 

我感到能写一本书,关于我如何住在医院里,被稳定病情,然后转到另一家医院经历抢救。长话短说,那个梦四天后我被放回了家。我感到必须告诉我妻子那个梦,但是每次想提到的时候,反而说的是其它事。那时候,她已经不忠诚,开始计划如何离婚,当我告诉她我被告知自己必须照料女儿们时,我猜她从那时开始感到上帝在她那边,因为不知原因的感到我的地狱强化了。

传奇到这里结束了吗?不!一年以后,因为我妻子从未停止,我又一次到了同样的境地。我被告知有时心脏手术要好几次才能解决问题,因为人们经常再次阻塞病灶。我被告知那再普通不过,并且开始如前一次一样难受,我知道又阻塞了。我想只要忍受一小会儿,就可以回到我的精神家园,而我仍感到深处地狱,没有其他办法出来。在我不行一年以后,我们在湖边,我被发光震惊了!我坐在折叠椅中,靠近露营地,我妻子就在营地门口,站在我后面,当闪电击中地面,枝杈击中我的左手,穿透我的胸,从右手出来,击到野餐桌上。我想一个霓虹灯一样被点亮,不过只有腰以上、下巴以下的部分,我的右手手指尖起了水泡。我妻子几乎精神失常,因为她像死一样的害怕闪电,而现在,我必须说这绝对引起了我的注意。但是你可能以为是她被吓倒了,而不是我。我暂时丧失了手臂的功能,极度疼痛。但是到了从闪电之后的第三天,我必须回到医院因为我的心脏医生要做另一个导管插入术检查心脏情况。他很惊讶的发现没有任何薄片,而且也几乎没有上次手术留下的疤痕。他不能解释我的心脏惊人的情况。妈妈说上帝之手治愈了我。我同意,但是从那开始我从未因为妻子再次让自己沮丧,因为我喜欢户外运动,我不想再次让他(大写,这里指上帝译者注)不高兴! 

所谓的梦后来更明白了。两年后的圣诞节我离婚了,大女儿告诉我这是我得到的最好的圣诞礼物。你知道,她是对的!

她离开了我,我停止了抚养她。现在她21,结了婚,而我仍在抚养最小的女儿。还有,由于离婚而离开后三个月,我停止了胃药,八个月以后,我停止了心脏药物,医生摇着头说,我不再需要那些了。高兴吗?嗯,不完全。但是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但是仍然期待我被允许回家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