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琪怡濒死经历NDE

经厉:

那年我18岁怀第一个孩子时,因为发现有肿块,于是做了乳房活体採样手术。上的是局部麻醉,所以我很清醒周遭发生的事。这只是个简单的手术,术后当天就可以回家。好像麻醉量不太强,我可感到医生切开肿瘤,把它那出来。医生也感觉到我不舒适,他问我是否能感觉他在动手术,我回答是的。我猜想他不相信我说的,因为他并不在意,我告诉他的感觉。 接下来我所知道的是,我感到自已在旋转,同时觉得很热,那热到全身甚至到脚趾。然后到无发感觉到自已身体。在我眼前一生回顾就立刻开始,好像快速看电影一般。同时我发现,我和那躺在手术台上的“我”分开,然后就飘浮在半空中。整个过程,我听见医生护士们的谈话,听到医生说:”你们快点,她快不行了,我们将要失去她了”突然一切谈话变得含混不清,我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只能看见他们很紧急的抢救我。

当我飘向那像庆祝舞会戴的帽子般巨大隧道时,立刻一阵驚恐袭向我,进入隧道口很宽敞,可是它的尽头却很小,射出一丝几乎令人失明的光。在隧道的底端出现一名女孩,她穿着像隧道发出洁白光的袍子,站在那里等我。她皮肤没有颜色,看起来就如那光一般,可是有脸和手。不记得她是否有腿和脚,因为被袍子盖住了。她知道我很害怕,於是伸出手拥抱安慰我。她让我知道,我不会有事的,突然一阵安详围着我。那种安宁是我从来没感受过的,是很平安的感觉。

我一直转身看躺在手术台上的自已,但是她告诉我别再担心这件事。她告诉我说:一直往前去,因为她要带我去一个很棒的地方。於是我就继续向隧道尾端前去。在其中并没有听到一点声音,也没有说什么。我们彼此能明白互相在想什么,不需要用言语来沟通。 我告诉她我的名字,她说我要去的地方,是不需要名字的,我有些迷惑不明白,但因为她很友善,所以就我相信她。当我们越接近隧道尽头时,因为那光感觉有点热,我们彼此笑着互看。

然后有两名和她穿着一样袍子的人出现,他们热烈欢迎我和我打招呼。每个人使我觉得回家一般,我很想跟他们在一起。

我渴望一同和他们前去,同时我也不在乎身后的一切,知道在世的家人,晓得我跟这么友善的灵在一块,会了解我所做的决定。突然其中一个和我打招呼的人,看着我对我说,我必须回去,还不能跟他们走,因为我的时间还没到。我感到伤心因为我不想回去。然后又感到一阵迷惑和犹豫不决,我面对决择是要回去,还是留下来和他们一起。我内心深处是不想回去的,因为不觉得有必要回去,也不再需要任何人以及任何东西。祂保证当我完成任务回来时,祂们会欢迎我的。祂也很明确说明,我可以跟祂们回去的,可是对我来说,那并不是最好的决定。祂又说当我从这隧道口出来后,就无发再回去人间,我就必须永远和祂们在一起。而这对我来说,那是再好不过了。那欢迎我来的女孩,她不希望我回去,可是那位灵看她一眼,似乎要她安静,好让我自已做决定。我无发听见他的意思,但可由脸上的表情得知。每个人都对我微笑,于是我往后飘回去,直到我看不见祂们为止。我离开了隧道,感觉被吸回到体内回到手术台上,医生把我叫醒了。

我必须告诉他人,有关我的经历,因为当下我告诉妈妈,有关这件事,她完全不认为我的经历是真的,说那只是我虚构的幻想,告诉我必须把它忘掉,也不可以跟任何人说起这事。她说我只是幻想这些事,而这一切都不是真的。可是我知道,这一切发生的都是真的,就如当时和她说话般一样真实,而我不能假装一切没事。到如今我依旧觉得,它就像发生在昨天的一样。

濒死机构问: 当妳遇见其它灵的时后,是否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妳第一个孩子是女孩吗?

琪怡回答:是的,当遇见另外两位灵的时后,是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感到已经认识祂们。是的,我第一胎是个女儿,她叫凯亚菈是俄国人的名字,这好像是经由意念告诉我这个名字的,我不懂俄文或是认识俄国人。

我也有类似通灵的能力,但我不认为我是灵媒,我能看见未发生的事,以及经历多次似曾相识的情境,地点和事情都很熟悉。未来要走的路也向我显示,因为受了妈的影响,我是不太相信这些。我也知道将会遇到那些人。这预知事情的能力,对我来说是很不可思异,但又不觉得它奇怪或令人不舒服。能预见未来的事,好像是一件很平常的事般。你能理解吗?这些事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