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邦妮 V 濒死经历



描述经历:

当时我二十岁初头,发觉有可疑的癌细胞。结果在子宫颈处,发现癌症初期的病变,被要求接受一种“子宫颈环锥切”活体细胞手术。通常这是个小手术,可是手术后,必须遵守不能洗澡,不能行房,以及提重的东西,是为了避免手术处受到感染。可是不能体重东西,对我来说比较困难,因为我有个才会走路的小孩,加上我们在屋内烧木头取暖。手术后几天,我一个手钩着小孩,另一隻手拿着取暖用的木头。当晚睡觉后,而醒来时发现一小滩血。我起身时,地上都是血,我换上月经棉,但是一下子就用完了。后来用婴儿的尿布,然后是毛巾,最后连厨柜中的玻璃杯,也用来接体内流的血。终于我意识到,自已将会流血不止而死。于是打电话给救护车,又在人烟稀少的路口放一把手电筒,然后跟邻居打个招呼,请她帮我看下孩子。不久救护人员到了,他们记录我的资料后,就开始一个小时去医院的车程。去医院路上,在还没有失去意识前,我已经流了几乎全身一半的血。我不知道自已,是将要死了,还是已经死亡。我只知道,自已在救护车内,从那冰冷流血的身体,处于惧怕且混乱印象深刻中,到无发想像洁白又温暖的地方。没有适当的字来形容,那光发出金黄色,并且细腻的温和感。不能说祂包围着我,而是我成了太阳,好像慵散的一天,如在乐园般的满足。所有一切成为一体。这是我从未感觉的超越喜悦。我在此地舒适的晒太阳,虽然我自忖:我就要死了。当我在想自已的死时,同时又想到我的一生,可是我并没有真正在想呀!一切都在同时发生,在这舒适又美丽的光中晒太阳,想着自已死和生的感受,突然想到并且担心女儿。当急救人员在我鼻子前,晃了下含阿摩利亞剂瓶后,我的灵就回到救护车内了,我给他们我父母的电话号码。终于我们到了医院,他们在缝我破裂子宫颈血管,并拆除氧气罩。给我抽血,并把它送去实验室化验。我的红血球很低,于是他们给我输了两个单位的浓血红素。我想到自已几乎要死了,而同时我却不想死。我对他人的濒死很感兴趣,想这个现象是脑细胞随意触发的情境,还是真的是天堂?如传说中的光辉,隧道和向你招手的人影。感到驚奇的是,我比较倾向于相信“脑部缺氧”而不是“天堂”的说法。那被欢迎,在光辉中,充满温暖喜乐等情境,呈献在人奄下最后一口气时,会是多么仁慈的事。 

背景资料:

性别: 女性

濒死发生日期: 1986年二月四日

濒死发生当时,是否有威胁生命的状况发生? 有,手术后大量出血,接着失去知觉。在修复破裂血管后,查验红血球(血中红血球的百分比)密度及血小板(红血球内带氧蛋白质的数量)的水平,显示我大约失去体内一半的血容量。

濒死经验元素:

你如何評估自已濒死经验内容? 正面的

是否服用任何禁药或药物影响你的濒死经验? 没有

濒死过程是否像梦一般? 超现实的境界,心中充满好奇和平静。

经验包括: 灵魂出窍

你感觉自已脱离了身体吗? 不确定,没有感觉到有身体,而我的身体很冷又发抖。而出窍的感觉很愉快温暖,但却感受不到身体,不觉得要看自已的身体,反而在注意救护人员的行动,而我是在另一个地方。

在濒死时,那一个时段,你的意识和警觉处于最高峯的状态? 我呈无意识状态。我以为自已昏迷了七分钟,但是实际上还不到一分钟之久。

感觉时间是否加速还是减慢了? 所有事物好像都在同时间发生,或着时间已停止,还是一切都没有意仪了,所有一切都同时发生。时间变的不重要,觉得自已在此状态有些时后,但是灵(意识)没有出来太久,可能少于是一秒吧!

请比较在进入濒死那一霎时,你的听觉是否与平时不同。 听见自已说:我要死了。

是否穿越或通过隧道? 没有

是否遇见或感觉到任何去世的灵(或是还在世活着的灵)? 没有

经验包括: 非地球的超自然光

是否看见非地球上的光辉? 有,像太阳般的金黄和白色,很美。

是否进入另一个非地球的世界? 显然是一个神秘或是非地球的领域

经验包括: 强烈情感的状态

在经验中你的情绪感觉如何? 平静,温暖,好奇,喜乐等感受。有些担心当时年幼孩子的未来。

你是否突然明白所有的知识? 有关整个宇宙的事情,我明白自已在世上的目地,并不再怕死亡。

经验包括: 人生回顾

人生的过去是否出现眼前? 整个濒死经验不是连续,或是直线的。那像是所有事情都同时发生。很难用言语来描述明白的。

是否看见未来的情景? 没有

经验包括: 碰到界线

是否到达一个界限或被建筑物所限制? 有,界限似乎是个决定点,我决定回来照顾女儿。

是否到达一个边限或是一个无法折返尘世的回转点? 我遇到一个不允许我前往的屛障,或是很不请愿的被送回来,挂念孩子是主要原因。我不后悔自已的决定,到现在仍然不后悔。

神,精神和宗教:

在濒死前你相信那个宗教? 不确定,自幼在天主教家庭长大,但当时并没有实质的信仰。我认为自已仍然不相信。

你现在信什么宗教? 没有

是否因为濒死经验,改变你的价值观和信仰? 有,我比较在乎日常生活上的快乐,不要被事情的不完美而感到失望,让每件事变的简单,对他人亲切友善,多欣赏注意及感激身边美好的事物。

在宗教之外,关于我们在世的生活:

在濒死后,你的人生观是否有改变? [没有答案]

你的人际关系是否因为濒死而有特别的改变? 濒死是我决定学护士的原因,同时也帮助我照顾安宁病房的病人。然而我仍不去教会,但是我追求灵性,我也相信神的存在。

濒死之后:

你是否在面对死亡的态度有改变? 对死亡的态度

濒死是否改变你对生命目的看法? 生活的目的性

你的濒死经历是否难以言喻? 有,因为人的言语表达有限。比如字像美好,喜乐,和爱都不足以来形容所发生的情境。

在濒死后,你是否拥有在濒死前,所没有的通灵超自然感应,不寻常或其它特别赋于的能力? 没有

在你的濒死中,是否有一些或多件元素,对你来说是特别而且意义重大的? 最棒的是那安宁,欢愉的温暖,以及清楚明白要回来尘世。糟糕的是回到身体内的震撼和冰冷。

你是否曾经与他人分享你的经历? 有,直到最近,我把濒死张贴在时使用的日记网站上,我也不明白,自已为什么不愿和人分享。可是我时常会想到我的濒死。也许我是要等女儿长大后再说吧。

在你人生的任何阶段中,是否曾有重复濒死时的某些片段? 没有

你是否还要增加其它濒死时发生的事? 经历时的震撼吃惊并不好受。

是否有其它的问题能帮助你更能阐述你的经验? 谢谢你提供这个平台,我可以看他人的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