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Bob A NDE

描述一下经历:

[注:此濒死经验包含血腥的画面]

[Jody注:这是我所知道的个案里比较令人惊异的.我想在此对Bob的分享表达深深的谢意。尽管因读写障碍而难以填写我们的表格,并一再对此致歉,但他向我们发电邮表示他确实想和我们分享他的经历。我难以表达在他这么一个特别和属灵的人之前,我感到多么的卑微。能够采访并和其他人分享他的经历,是一份莫大的荣耀。]

你可能会猜想我为什么会拥有一座教堂吧?在我小时候,我经常和祖父母在一起。他们住在密西西比河畔一座1896年建成的校舍里。1984年这座教堂被出售,我就买了下来。我爷爷常骄傲地说,“我有一间学校,你有一座教堂,我们家可是市政厅了”。

一天当我在教堂的屋檐上翻修时,奶奶为我带来了午餐。我从屋檐上爬下来,歇一歇息。我雇了妹夫帮我清理拆下来的垃圾。当时我急着回去把油毛氈铺好,就离开了在前门台阶上吃着午餐的奶奶和妹夫,爬回屋顶上。系了几天安全带,我以为我不会出意外,于是这次就没系了。还好没系,不然中途突然停下的话可会把我的背拉断。

我把站在脚下那块木板的钉子拔起,没意识到木板将会倾侧。我还记得从边上摔下去时对自己说:“可能也没多高”,就这样从屋顶上跌下来了。接下来的事是所有其他经历都难以比拟的,因此非常难以用言语解释。当我着地时,那感觉就像被一列时速一百里的火车将我从身体内撞出来。

我记得我站了起来,四处张望,见到一切都是绿色的。浅绿,深绿,各种深浅不一的绿色。教堂是绿的,密西西比河也是绿的。我以为我的头断了,所以双手紧抓着头,仰天跌了一跤。当我身子着地时,脑子闪过我一生人的画面。这就像一列知识的火车以光速飞驰着。每一节车厢都是我生命中好的和不好的的经历,从还没出世在妈妈身体里到现在为止。我是唯一一个对我的所作所为审判的人。我记得对小时候用树枝虐打青蛙的事难以释怀。最后一格画面是我妻子和两个分别长二岁和四岁的孩子。

回顾一生之后,我听到奶奶对着我祷告,因此我也跟着说:“敬爱的主耶稣啊,如果你让我把孩子抚养长大,我会用我余下的一生事奉您,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祷告,阿门!”

我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我注意到我胸部被下巴撞得青一块紫一块,但是我不明白。我几天前刚拔了智慧牙,忘了告诉医生们我还在抚养止痛药。

令人感到惊异的是我前一天刚让我妹夫移除了教堂周围的地板。他清理的一干二净,除了一片离地面大约一到一寸半,下面有木材和石头支撑着的夹板。这片夹板足够作为缓冲,救了我一命。

这次意外后,我就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认识那个人,但我们的兴趣和嗜好完全不一样。而这次濒死经验最不平常之处,是我之后获得了超自然的精神才能。其中最显著的是和耶稣建立联系还有祷告的力量。

回到家之后,我找到一份在定制家居的兼职。一个星期后的同一天,我从六尺高的地基上跌了下来,摔得我手臂脱臼了,于是又被送到医院去。这次,他们对我上半身做了X射线检查,查到了多处损伤。因为这是份兼差,保险公司拒绝赔偿。我告诉他们我一个星期前从教堂摔下来,而这些损伤应该是那时候造成的,但也没用。纪录上说我是双脚先着地的。

我记得我坐在床上祷告:“敬爱的主耶稣,有谁会要一个不识字的独臂木匠?”然后一个天使过来告诉我说,我将会成为一位老板。天使没对我说谎,至今我已经接了三十个案子。每一次我祷告,他们都会回应。

我这一辈子都有读写障碍,学校里一向来只考得D等和F等。高中时我遇见我的妻子,当时的作业有她帮我写,这样才毕得了业。令人遗憾的是,许多人能读能写,却很少对造物主祷告。我不会试图改变我的这个缺陷,因为它我得到更高的领会。我通过祷告翻开我的书本,而上帝总会把我带领到正确的那一页。

一年之后,我和奶奶谈起当时的情形,提到我跌下来后四处走动,看到所有东西都是绿色的,然后双手抓着头躺了下来。奶奶说我从屋顶上摔下来后就再也没站起来,直到医护人员来到把我抬上救护车。我猜想她应该是上了年纪,记性差了。我知道我当时在周围走动了一会,于是我拨电话给当时也在场的妹夫。没想到妹夫说的却和奶奶一样。然后我也注意到一个细节:我不可能一边一只手紧抓着头,同时又仰躺在地上。但是我知道我当时这样做了。我想当上帝将我送回我的身子时,我不需要肉身的手。

附注: 上帝赐予我一位好妻子,到现在她还在为我输入文字,帮我克服我的障碍。自从我十五岁遇见她,我以为她是一位天使,我想将这一页献给她,感激她不管发生什么都同样地爱着我。

祝你拥有美好的一天,因为这是个选择。

背景:

性别: 男性

濒死体验发生日期:1984。

经历发生的时候,是否有威胁生命的事件发生? 有 遇到意外 很难解释当时的经历,只能加以比喻。这有点像一列时速一百里火车所造成的冲击力。

濒死体验元素:



你如何评价经历的内容? 正面的

有没有任何药品或药物有可能会影响你的体验 ? 不確定

是否有任何药物或药品会影响到你的经历?你的经历是否像做梦一样? 不是

经历包含: 灵魂出窍

你是否感觉到知觉或意识从身体脱离开? 有 我看不到自己

在经历的过程当中,何时到达了知觉和警觉度的最高程度? 我没发觉我的身体在地上,因为当时我正站着四处走动,并且觉得自己没事。唯一的不同是所有东西都染上了绿色,就像戴了一副绿色镜片的墨镜。有一股能量流过我,我看不到奶奶,只能听得到。

时间是否感到加快或减慢? 一切事情好像同时发生,或者时间像是停止了,失去了意义 所有东西都眨眼而过,这一生的历程。如果要向另一个人一格一格传达的话,可能需要好多个“地球年”。信息的流动是通过光传送的。

请将你在经历中的听觉与经历发生之前平时的听觉能力相比较。 我只听到我奶奶。

你是否进入或通过了一个通道? 没有

你是否遇到或感知到有任何去世(或活着)的人的存在? 没有

经历包含: 超自然的光

你是否看到不同于尘世的光亮? 有 所有我看到的东西像染上了绿色。

你是否进入到另外一个非尘世的世界? 没有

经历过程当中你的情感是什么样的? 空白

你是否突然之间好像明白了一切? 关于宇宙的一切事情 对,我知道上帝允许我回来,我会将我的生命奉献给祂,并成为两个孩子的好爸爸。

经历包含: 人生回溯(想起以前在自己人生中发生过的事)

你过去的生活场景是否出现? 我看到了我一生中的每一个举动,一格接一格的,所有好的和坏的。并没有所谓的审判,只有我对每一个事件的感受。比如说,在回顾一生时我记得对小时候用树枝虐打青蛙感到难过。最后一格画面是我妻子和孩子。然后我听到奶奶对着我祷告。我也跟着祷告。在那一刻我领悟到祷告的力量,并将我的信念都交托个耶稣。

你将来的生活场景是否出现? 世界的将来 当时并没有,之后才有。我会通过成真的梦得知未来。

你是否到达一个边界,或建筑物的临界点? 没有

你是否到达一个无法回转的边界或地点? 我碰到了一个不允许我穿过的屏障;或是非自愿地被送回尘世 我对上帝祈祷希望祂让我回来,而祂也确实做到了。

神,精神和宗教:

在经历之前你的宗教信仰是什么? 不确定 长老会,但不经常上教会

你现在的宗教信仰是什么? 我只信奉耶稣和圣经,我并不上教会

是否因为你的经历,你的人生价值和信仰产生了变化? 有 见上

关于不同于宗教的尘世的生活:

在你经历之后,生活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见上

你与他人的关系是否因为你的经历而发生特别的变化? 绝对是。如果没有这次濒死经验,我婚姻可能会失败。当我回来后,我开始学习圣经,那拯救了我的婚姻。我尽全力好好的把孩子带大。耶稣,圣经和祷告现在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濒死体验之后: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工作或学习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更加敏感,有治愈或者灵媒的能力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对家庭,朋友或社会的感情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对死亡的态度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 生活的目的性

你的经历是否很难用语言来表述? 不确定 我在意外之前服用了止痛药

经历之后,你是否具有了在经历之前所没有的任何超自然,非同寻常的,或其他特别的技能? 有 我可以在睡梦中看见未来。我可以通过祷告并倾听回应来知道一些事情。我也懂得萨满教的东西,而这些从来都没人教过我。但是我也被告知,这些是家族流传下来的。我有很多跟祷告和接触治疗相关的经验。我最近帮忙办了一件牵涉到一个小孩的谋杀案。我也秘密参与了一件有关前世记忆的事情,并解开了从内战时死去而造成的隔世不忘的怨恨。我见到了屠杀我们营队的那个家伙。最后,宽恕才是答案。

你的经历中是否有一些或多个部分,对你来说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最好之处是知道我可以陪着孩子,最坏的则是想到我陪不了孩子

你是否曾经与其他人分享过这个经历?

在你生命的其他时间里,是否曾经有任何事情重现经历中的某些部分? 有 那次经历的三年后,我见了一位催眠师,想了解我是不是真的在我身体周围走动过。奶奶和妹夫告诉我说我着地后动也没动过,直到被送到医院。我可以发誓我有动过,因为我当时是站着的,并且在周围走动。催眠时,我重历了当时的情况。我看到自己在三百尺外的云中看着自己从教堂屋顶跌了下来。

对你的经历是否有其他需要增加的情况说明? 精神能力

治疗

有一位女士在怀孕三个月时出血。第一次,我给了她一条念珠,叫她向耶稣祷告。虽然孩子保不住,但是出血停止了。第二次,同样是怀孕三个月的时候出血。我一样到了念珠去,并且和她一同祷告。这次保得住孩子,而出血也停止了。

我哥哥

有一次回家路上,遇见一宗摩托车车祸。我觉得我不得不停下来为摩托车司机祷告。随后,我发现那位骑士原来就是我哥哥,他的伤严重得我连他样子也认不出来了。通过我的祷告,他现在还活着。

员工

我有一名来自爱尔兰的员工。他妈妈已经病入膏肓。他想回去探望他妈妈,但却没钱买一般的机票。于是他只能买需要提早预订,比较便宜的机票。他不断问我什么时候订才好。我则告诉他我没得到任何回应。过来半年,他又来问我。这次我说是时候买了,于是他买了机票,回去和家人聚了三天。而他妈妈恰好也在那时候去世了。他很庆幸能够回去,并且在回到美国后向我表示感激。

轮回

我有一次很深刻的经历,我看到我是一名美国内战时联邦的士兵。我鞋子已经破烂了,我脚上大拇指可以感觉得到冷风从鞋子的破洞吹进来。我十分疲累,剑也不见了。我走过一个小峡谷,想看看在安提耶坦战役之后有没有人还活着。在那之后,我有一次开车去探望亲戚时,突然有一股奇怪的感觉觉得我需要寻找一件跟内战有关的事物。我兜到一座印第安人的博物馆前。尽管并不明白为什么我到了那里,我还是停车下来。当我走过一座印第安人的帐篷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我向馆长询问那座帐篷的事,他说有一个名叫Larry的人坚持把它纳入收藏,并且帐篷是内战时期的。

我联系了Larry,并在当天晚上有了一次长谈。我发现他像我那样,也有过内战时画面回放的经历。我不清楚我们间的关联,但是不知怎的我们被拉到一起。他邀请我出席纪念盖茨堡战役一百三十五周年而办的情景重演。结果我出席了,并试着找他。我第一次询问的地方没人认识他。接着我向上帝祷告,而被指引到邦联营地中间的一处。Larry并不在,但是他哥哥却在。他告诉我Larry因为对羊毛外套过敏而没法出席。这过程当中,我又经历了很多回放。

当我回到家时,我马上给Larry拨了电话。我跟他说我已经原谅了他,是他下令把我的营队歼灭,并取走了我的剑。电话中Larry的情绪一下子释放开来了。这非常让人感动。原谅是永远都不嫌迟的,不管这一世或另一辈子。

Katie

我被要求利用我精神方面的才能帮助警方找寻找谋杀凶手。我感谢上帝允许我把孩子带大,还有我所感受到的恩宠。

上一次是明尼苏达一名失踪少女的案件。我当时在俄亥俄工作,我哥哥拨电话告诉我这件案子。当他告诉我那少女的名字时,我看到了凶手的样子还有他犯案的经过。我哥哥叫我通知警方,而我也那么做了。警方说有需要的话会找我。

几个星期后,我哥哥再次打来问我,我说我已经通知警方。他说要拨到一个特定的号码,我也跟着照做。我问他们这是不是被谋杀那少女的办案热线,他们说是。

我告诉接听的那个人我所看到的一切细节,包括凶手捅了她七下,奸污她,再用链锯肢解了她,并在他家的烧烤炉把她烧了。第二天他用一个挖洞器把骨灰埋在一处泥淖里。

那位女士哭了起来,说她是被害人的妈妈。她求我帮她找回她女儿,并说她愿意付任何数目的钱。我说我不收钱,任何不用付钱得来的东西,也必须是不收钱给予他人的。我让她寄来她女儿的一件衣服和一只袜子。

我不间断地看了九百里路的车。我来到了离凶手家两个街区的一个地方。能量在一处砾石路口处停止了。我又拨了一通电话到那个号码,接听的是Pat,被害人的哥哥。他说我只离凶手的家两个街区。我叫他过来,带我到凶手屋前的车道。我感受到毕生以来最坏的能量!我觉得想吐,手臂上,颈上的毛发都像要立起来了。

我用相机拍下了周围的照片。Pat对这间屋子对我造成的影响感到震惊。我见到了案发时的拖车,院子和烧烤炉。我说这个人就是凶手。

当天稍晚的时候,我下载了拍下的照片,并感到十分惊讶。我拍到一个有角的魔鬼,还有一张Katie脸部的照片,左边只剩下颅骨。我拨电给Pat,让他过来看看。他同样地震惊,并说:“你可以让我妈看吗?”第二天,我们向Pam,被害人的妈妈,展示那些照片。当我们走进屋子里是,Pam不停地哭,并说:“我恨上帝,让这惨事发生!”我那时已经懂得怎么回答了。我说:“这案子跟上帝无关。”我让她看着照片,“上帝有角吗?这是撒旦干的。”几个星期,几个月后,Blom被判谋杀Katie罪成。没发现尸体,但是在他的烧烤炉里发现了一小片颔骨和一只牙齿。

令人难过的是,我见到了利用Blom的身体感案的魔鬼。当Blom的身体失去了利用价值,它跳了出来,并在车道上等待另外一个脆弱的灵魂以便操控。问题的根源并没得到解决。警察们不能把魔鬼关到劳里。我为Katie建了一个网页,底下有两张照片。一张从轮胎痕之间可以看到有角的胶状物。另一张右边白色篱笆后面可以看到Katie的脸,左边是颅骨,很吓人,但是我仍为上帝工作,感谢祂允许我抚养孩子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