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珮蒂濒死的经厉 NDE

经厉:

我的濒死发生在1953年二十岁生产时,生了接近五个小时之久,我几乎要死了,我急需要输血,可是在这个小镇却无法供应,於是医生决定由救护车把我送到二十五英里的Nashville,当时已经是深夜了。老式的救护车很像灵柩车,我先生害怕我在半路就会死,所以不敢陪在我身旁,於是我母亲伴着我坐车前去。濒死发生在他们决定,如何送我去Nashville时,当时医生以为我已经昏迷,实际上我听到,他们所有的对话。当葬仪社的负责人来后(他也是救护车的司机)和他们商量我的事时,我闭着眼躺着那里,却看到他的脚,鞋带没繫好,也没穿袜子,我很担心他会被鞋带绊倒而跌跤。

他们推着我经过侯诊室,我听到他们的谈话,我婆婆一直说:看她眼睛翻白,她已经死了啦!同时我变成什么都看不到,眼前一片漆黑。当他们把我移到救护车时,我已飘浮在身体之上,我听到自已痛苦的呻吟,整个过程,我看着那具躯壳想着说,希望她保持安静(不要一直叫),就好像眼前的躯体不是我的一般,她痛苦的叫声令我分心,很希望她安静点。听到母亲对着那躯身说,我们快到了。救护车响亮的警报声以高速前驶,快要超越前面的鉄道时,我心想它应该开慢些,我一点都不觉得疼痛,但是我的身体还痛的苦叫。到达医院时,急救人员已经在那等我们,然后五名男救护人员,把我推到升降梯,直接送去产房,在这时后,我浮在天花板上,往下看所发生的事,好像看电视般。那种感觉真好,好到无发用言语描述,只能用寧静详和来形容,对我的肉体和新生儿却毫无留念。对那些由侯诊室送我进产房的人,也不在意他们此刻在做什么。当我在房间飘浮向下看时,突然我往前行,对我来说那不像隧道,一回儿,我又快速向后再往上飘,在一片漆黑中,前面有一点白光,我好想快点到达那光里,全程只听到“旋涡”般的声音。第二天在重症病房醒来后,医生坐在我旁边,我好兴奋的告诉他,我驚奇的经厉,他只是对我笑,拍拍我的手,和我谈孩子的事,他说我要有心里準备:婴儿因为在产道太久,头部被挤压成尖形,恐怕脑部已受损(在这一切开始前,我已经难产快一个星期了)。嗯!结果我儿子的智商是160.

他在复活节的星期天出生,却在25岁时因为驾驶飞机去机阿拉斯加无人区时,飞机失事而亡故。他在意外死亡前,也有几次与死神擦身而过。濒死经验如何改变了我呢?濒死发生以前,我是位在传统教会,很严格的主日学老师,濒死以后,我明白事实和信仰是不同的,一夜之间,我变成玄学的追求者,好像反渗透原里般,没有从课本中学,只是很自然的有这些知识。最初,我只是想和人们分享,这奇妙美好的经厉,直等到人们传说,我因脑部受伤而不正常,却不是我的孩子受伤(因为她向人讲濒死的情形,被人认为头脑受伤,所以变的不正常)在慕迪医生(是研究濒死的先驱)出书之前,我一直闭口,不言濒死的事。由濒死得到的结论是: 这世上没有死亡,它只是一种意识形态转变而已,由于这个观念,在我失去儿子时,给我很大的安慰。我一直为自已,还有爱儿子的人,感到伤心难过,但是我知道,他离去时是没有痛苦和伤心的。他女儿在他去世后两个星期出生,我是多么希望,他能看到她,后来我明白,他确实是有见到她。(注:因为这位母亲的濒死,让她知道,人死后是能看到在世亲人的,所以她才如此说)

背景资料:

性别: 女性

濒死经厉发生日期: 1953

在这次经厉时,有危害生命的是发生吗? 分娩时难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