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芭拉芭濒死的经歷 NDE

经歷:

我四十一岁时,因肝脏衰竭,突然引起了胃部大量出血,有十二袋血之多的数量(即十分危急),我记得,我被扶到床上,全身体疼痛,也非常虚弱,那时我已经待在医院两个月了,根据医护人员的估计,我已经是末期了,但我对四周所发生的事却十分清醒,同时也明白我的情况很嚴重:心情沮丧也很擔心,在家我有四个小孩,他们还需要我的照顾。突然有一股刺眼的亮光照着我,心想没有人能帮我,那光又加强了,接下来,我身子感觉不到痛了,我用手按一下我的侧腿,我看的非常清楚,我全身接上不同的医疗仪器,最后我感到不能弹动和一股冰冷。

然后我看到整个病房,包括医生和其它的人,我为他们感到难过,同时我变得很聪明,行动也很自由,看到我先生走進医院的时候,往下看到自己身体,它看起来好小又很陌生,我怀疑这是我吗?我由脚往下以高速度滑行,每当我抬头往上看时,看不到通道的尽头,突然我被平静的安详,温暖,和爱包围着,这现像十分吸引人,也深感到强烈的爱,但我不害怕,我觉得有被爱和回家的感觉,那爱围绕着我,我仍然有意识知觉,虽然没人告诉我,但我很自然地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好像我还有很多事要完成,无论如何,我必须把它们做完,我感到有点累,也不想离开这里,不久,我又感到疼痛了,而且变得更劇烈,我知道我回来了。

我下个意念是我知道我会没事的,可是它们(医护人员)并不知道,我试着告诉他们,但是我太虚弱了,后来我被送到加护病房,我不想再回忆那件事情。直到回家幾星期以后,发现我没办法给别人说这件事,而且每次告诉他人时,我都会哭。我每个星期会去看医生,后来我鼓起勇气,决定告诉他,他摇摇头说:我们认为你死了两次。自从这经验后,我知道我变了,我常想着:我己经不再是以前的我,我就像是另外一个人了,我无法能解释怎么会变成这样。一年以后,我才恢复正常,在那一年中,我必需待在家休息,每当我醒来时,面向上躺在床上,因为我是自己一个人住在楼上,通常我需要别人来扶我起来的,有时候会发生,我的灵魂离开身体:我坐起来,用手扶自己的身体起来,可是再看一下,我的肉体仍然躺在床上,我赶快躺下,保持不动的状态,我很怕这样的情形再发生,我也不敢告诉别人。

以上是二十年前发生的事,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它很特别,这种经歷是不能用人类的语言来形容的,以及这(濒死)对经歷的人来说,是存有很深情感的,但对某些人来说它是沮丧的,或是被别人认为自己发瘋了,我感到比较能容忍很多事情了,不过整个来说,好像有些人很难理解我的经歷。你知道吗?我忘记告所你,我的濒死经验,让我觉变成一个完整的人,就是我自己,同时我学会比较会隐藏我的感情,同时也有一套新的人生价值哲学,谢谢你们耐心的听我的经歷,我是个护士,曾经修过三年的艺術,在生病之前也没有服任何药物,濒死时也没有“回顾一生”发生。

实际上这是我第一次讲出我濒死的经歷,包括魂离开身体的情形,我也发现,在那里没有审判。我自幼就在天主教家庭长大,耳儒目染,知道死后会按人在世的行为而判罪,时常会感到罪惡感,如果让神不高兴,就要承担罪的后果,我深感以人们的行为是很没救了,但是相反的,我没有受到审判,并感到超越信仰的爱和包容,我没看到任何灵体,却感到强烈的温暖和爱,那一股和睦及喜悦。还有一点,我验血报告结果一切正常(肝指数测验),第二天我排尿也正常,自从那天起后,所有检查结果都正常,我以前有发生过肾衰竭,一天只排一西西的尿,这些都在住医院时发生的,现在我的体重也从一百四十磅,减到八十九磅。

一年后我回去上半职的班,仍然很廋且脆弱,有时还会疼痛,医生说我的骨头变窄了,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我也不避諱告诉你们,当我回去上班后,每个我照顾的病人,他们病好得比较快,是不是很不可思仪?老实说,刚开始我只是试一下,后来我发现是真的,我常被派到重症加护病房,好像那些很严重的病人比较没那么痛苦,或是走的比较平静,我的同事也这么认为,我开完笑的说:是呀!那是因为,我魔术般手的觸摸。很谢谢你,我只加了这些意见,我很诚实的把整个发生经过告诉你,希望对你们濒死研究上有帮助,这些只是额外的的資讯,觉得它们能帮助你们的研究。

背景资料:

性别: 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