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雅瑞安丽亚 濒死经历NDE



描述经历:

凌晨两,三点时,我服了流质石蜡试图自杀。然后就上床睡觉,至少我是很单纯的如此想。不久,我醒来并吐了,接着我把自已清理乾净。然而我身体承受未有过的疼痛,于是我打电话给911。我记得自已被送到医院,还告诉医生说:救护车的司机很粗鲁(我很清描淡写的告诉医生的)。我记得医生回答说:先救妳比教训救护车的司机还重要。我告诉医生我喝了流质石蜡,想请他给我些止痛药,然后我就昏厥了,显然我是立刻被送进医院的。我全身发紫(缺氧身体变蓝),但我不知道是否是临床上已经认定的死亡。可是我确实知道,自己昏迷了三个星期。在这三个星期间,我经历活在另外的一个人生。当时,父亲想在三种不同性格中作选择(选择经历者出生的格性),基本上他有三种可选择的个性来决定我:一个是美貌但愚笨,第二是永久性的残障,第三是现在的我。他选了第三种,因为这样改变了一切。我以第三者,观看他的选择的部分。而其它的经历,则是以第一人经验的。简短的说,当时我才14岁(令人害怕吧!) 不知如何,我经历了一见钟情,结果我遇见我的先生,在另一时空,我们结婚了。他是我母亲二表哥的第三个儿子,也是我的表兄。以人类学家来说,我们的血缘应该是没问题的。他比我年轻许多,有五尺十一寸高。血缘来自苏格南Erie湖家庭。他家族三代以海运和造船事业闻名。所有船舶是木头造的,虽然后来有玻璃纤维问世。家族以木製艺术著名,因此,曾经被要求为某人雕一件巨大的记念物。当他父亲和大哥参战后,我先生接手家族事业 。他父亲和大哥在潜水艇上服役。他们失踪多年后才被找到。他们一切都平安无事,但我不能确认,他们的精神状态是否正常 。

家族中的气氛很不和协,所到之处,看不见一个快乐的人。於是我们决定要离开这里。他父亲是我所见过最讨厌的人,而他母亲是位沉府深的白痴。他们都憎恨我。我从心底不明白为什么,而且仍然不了解,他们对我的敌意。加上我先生在造新船时,发生意外失去一隻手臂。这件事发生在我遇见他之前。(我很难想像,他是残障,虽然他坚定的认为这是事实,当我躺在他身旁时,并没有独臂的问题,但显然的独臂是实情。)

我的婚礼很棒,虽然举行时有些匆促。我可没有怀孕呀!我记得,如果我们曾想先上车后补票,那么他的家庭,就会同意我们结婚。他的兄弟姐妹都参加了我们的婚礼。我的婚戒是他母亲的。

他问我说:我是否能接受他母亲的戒指?我知道那隻戒指对他来说意义重大,我说”好的“当然没问题。整个礼堂佈置,是用马蹄兰和白色十字架来装饰。尽管他家人对我的敌视,然而我们是真心相爱,加上他家人很敬重他,於是为我们举办了,如梦幻般的婚礼。伴娘的礼服是我见过最美的 -它们不是从店里买现成的。是橙粉红色女士襯裙,上衣有着三分长袖,连身芭蕾舞裙,前面镶着宝石项圈,裙后连着V型南方式拖长裙尾。我的礼服也和她们的相似,因为在我嫁给先生前,我是寡妇(我在今世也是寡妇),所以礼服是奶油色的。他穿着明亮如鸽子般白色的礼服,这是当时流形的样式。可是同时,它又有些深灰色,也许接近黑色。无论如何,这两种色彩在他身上都很耀眼。

最美的是在婚礼结束后,他深情的一吻。爱怜,渴望以及充满承诺。我明白自已的期待,可是从未怀疑,一个男人能在呼吸并短时间中,把现在和将来传达尽致。一切都在他和我之间,不管未来将是如何。我直言,自已从来没被如此的爱,或是被爱过。这令我无法忘记,而我也不愿意把它忘掉。

在这尘世间,我并不认识这个叫“克任”的人。事实上,今年(2002)我已经寡居15年之久,也没有想再婚的欲望(不是对婚姻制度有疑问)。当我回到现实后,我为了离开“克任”,而感到伤心。我仍有着不寻常的感觉,幻想当我在街上转角处,而他就会在那里。现在我在这现实里,有时他好像很真实的出现在这里。我必须转头看看,确认他是否在不在。 想到世界的事物时,有后,我好似近入第三种情境内。在经历濒死后的三个月,我自忖:必需确认那一个境界才是真实的。起先试图要回到那里的诱惑很强烈。然而这不是我人生经历的结束,但是没有那个女人,不渴望那种爱的。有时这欲求太强烈,令我心都碎了。

背景资料:

性别: 女性

濒死发生日期: 2000年九月二十四至十月十七日

濒死发生当时,是否有威胁生命的状况发生? 企图自杀

濒死经验元素:

你如何評估自已濒死经验内容? 正面的

是否服用任何禁药或药物影响你的濒死经验? 没有,我打了镇静剂点滴,可是没有其它药物能诱发幻觉的。这点滴蛮舒服,也没有副作用的。

濒死过程是否像梦一般? 不是的!没有梦般的特质。那是相同性,连续及容易明白的生活,而且是合理的情境。我没有理由去怀疑此件事的真实性。这已经发生两年之久,而仍然像回忆并不像梦中。

经验包括: 灵魂出窍

你感觉自已脱离了身体吗? 有,我和自已,也许更年轻小孩时?

在濒死时,那一个时段,你的意识和警觉处于最高峯的状态? 没有。其它人证实说,我有稍微反应下。别人告诉我,我有给他们我银行号码,但我不记得这件事。

感觉时间是否加速还是减慢了? 所有事物好像都在同时间发生,或着时间已停止,还是一切都没有意仪了,不是一直是如此的。可是在我濒死后,我才明白在三个星期中,自已活在另一段短暂的人生。乔治布希在十一月(2000年)当选总统后,我才请醒的。和现今的尘世比较,在那境界的时间很短暂。

请比较在进入濒死那一霎时,你的听觉是否与平时不同。 没有

是否能知道在其它地方发生的事? 许多事情,大多数后来都被证实,有关乔治布希会当上总统(他在2000年当选美国总统)。

是否穿越或通过隧道? 没有

经验包括: 出现已经去世的人

是否遇见或感觉到任何去世的灵(或是还在世活着的灵)? 有,在我必须离开先生时,有位男士,或是灵体,又可能是指引师,祂给我解释一些事情。祂用意念与我沟通,用简单又自然我们能接受的方式。祂说以人类种族来讲,我们是製造自已的困境的原由。我们在世的目地,不是要製造窘迫,也不是要逃避这些不利的情形,而是要越过它们,好像视它不存在。这好像是真实的地球,而它只是个幻觉而已。换句话说这种真实感,只是我们拥有且投入的假像。祂又说的非常清楚,我仍需要学习,在回来尘世后,我必须为灵界做见证。现在我回想,这像是要了解非常难懂的人生预修科目,无论是在尘世,或是在另一度空间,都是有关人们的互动,以及人类特殊赋于的本质。

是否看见非地球上的光辉? 没有

经验包括: 一个非地球的景色或城市

是否进入另一个非地球的世界? 显然是一个神秘或是非地球的领域

经验包括: 强烈情感的状态

在经验中你的情绪感觉如何? 我恋爱了。并且与妈妈和好,现在我更明白许多事。感到被爱的感觉。无欲就是空不是吗? 当时有位灵陪着我,这让我觉得很安心。

经验包括: 特殊的知识或目的

你是否突然明白所有的知识? 有关整个宇宙的事情[没有答案]

人生的过去是否出现眼前? [没有答案]

经验包括: 预知未来

是否看见未来的情景? 世界的未来[参考以上答案]

是否到达一个界限或被建筑物所限制? 没有

是否到达一个边限或是一个无法折返尘世的回转点? 我遇到一个不允许我前往的屛障,或是很不请愿的被送回来,我只能说件事实,就是当我在那段另一种人生时,我的离去深深的伤到我的丈夫“克任”。这件事我仍记忆尤新,能很详细的描述它。我不记得,有被提供清楚的选择,而就被决定了。决定后,我就直接进人被认为的另一种人生。然而要强调选择的理由,我仍然有时会感到为什么“我怎么会选择回来?”我试着说服自已说:那是因为,是第一个念头出现脑海中,而当时也没其它的想法。或许那只能说,是一种本能的反应。直接的反应说明,那是我能掌控的范围。离开那个境界后,与“先生”的经历依旧清晰,虽然我还处于昏迷状态中。对於失去的那段“人生”,我很后悔,并很深感罪恶,并且觉得伤心。在另一个经历中,我丈夫“可任”有短暂出现,他告诉我说“他明白我的决定,并且原谅我的选择”。而讽刺的是,我知道他并不明白这其中原因,他永远也想不到,实际上我为什么会离开他,那是因为我被禁止透露他的一切。记得在离开前,曾与他父亲争执。我知道自已将离去,至少那时也告诉他了。他父亲对“克任”及其它的子女很不友善,我告诉他说,如果我离开这里,他应该感激的,但是如果,他继续这不友善态度的话,毫无疑问的,他一定会失去所有孩子的,这将是他自已的错,而且他会孤单到老。我感到这一些,都有它的目而发生的。我相信要回来的决定,是基于一个正确的选择。它不尽是我在那空间的目地,而选择本身也是用来衡量 – 当时我的灵所处的状态。因此,我其实是没有什么选择的。容我澄清一件事实,就是我不相信地狱的永火,以及硫磺的存在。同时我的经验中,没有显示这里(指另一个境界)是令人恐惧的地方,或着它根本就不存在。行为正确才是所有事实,互相连结一起的概念。比如去扰乱蜘蛛网的一部分,使它摇动一下,就连远处的网都会受引响。有些事情的发生,是需要些干扰的。

神,精神和宗教:

在濒死前你相信那个宗教? 不确定,基督教:美国圣公会教会的异教徒:不要猜疑议论!我接受“众生合一”的槪念。包容性如佛教,但我也视达赖拉麻为同仁。

你现在信什么宗教? 自由派,没改变

是否因为濒死经验,改变你的价值观和信仰? 有,[没有答案]

经验包括: 非尘世间的灵

在宗教之外,关于我们在世的生活:

你的人际关系是否因为濒死而有特别的改变? 我变的不再在乎了。在朋有当中,我有超越的成就。然而现在,我採取的态度是:他们必须做他们应该做的。

濒死之后:

你的感觉情绪是否有改变? 对家庭,朋友或社会的感情

你是否在面对死亡的态度有改变? 对死亡的态度

濒死是否改变你对生命目的看法? 生活的目的性

你的濒死经历是否难以言喻? 有,很难说出来。我们家一直有预知的能力。我不想在特殊情况下,和一群人开玩笑挑战这事。

在濒死后,你是否拥有在濒死前,所没有的通灵超自然感应,不寻常或其它特别赋于的能力? 有,非常直觉的。

在你的濒死中,是否有一些或多件元素,对你来说是特别而且意义重大的? 回到地球。

你是否曾经与他人分享你的经历? 有,起先我很少谈到它。现在当我分享经验时,人们尽他们能力了解,而我知道它是真实的。凡是理性的人,他们不会听过以后,说它是幻觉。我也从未住过精神病院。 在你人生的任何阶段中,是否曾有重复濒死时的某些片段 有些人对我的经历冷嘲热讽,但我很清楚,没有比经历此经验还重要的。如今梦想还能再拥有,曾经有过的事物。以我的观念更近一步来说,我不接受浑沌世界的理论。觉得是因为人类时常看不见事情的关联,所以预知结果的能力就给剥夺了。如果你认为超心理学能做的,很自然的就能以现在的情况,延伸这些技能,去推测未来的事。所以就不再有浑乱的事件发生。然而问题是,“当知道现在最终的结果会如何后,就能阻止负面的行为吗,尽管它是你想要的?”就算给你一些很愚蠢的,聪明的,或是最棒的一天时,你还是会觉得不确定。我认为地狱的存在,因祖先留给我们的原罪,及强调其它负面的概念等只是个托词,而它们代替了真实的本质和自由意识(根据因果关系的真象) 就如那位灵所说的,“我们人类自已才是所有问题的源头”。在这个广大众生的地球上,也许不只是这么单纯的,但确实是人类纷乱的原由(指人类自已)。

你是否还要增加其它濒死时发生的事? 也许有些不同,但是我告诉医生关於我的经历,他对身体方面的奇迹很感兴趣,如奇迹的发生及我的恢復情况。而对我其它经历却不觉得重要。

此问卷中的问题和你所提供的答案,是否能综合反映你的经验? 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