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ERF Home Page 接近死亡的經驗 分享你的接近死亡經驗

安娜丽莎D濒死经历NDE

描述一下经历:

先容我介绍在濒死前的背景,所以你能了解,整个发生的事对我的影响。我现在是26岁,濒死发生在1998年四月,当时我22岁。原因是受压力刺激,引起精神错乱。在我年幼时,我深受父亲和祖父虐待,而且是被迫从事,儿童色情和妓女行业。多年下来,我酗酒,服毒并饮食紊乱。在濒死发生同时,我试着过正常的生活。19岁时戒毒和改变饮食,可是这些并没有使我更好过些。反而我开始抽烟成瘾,因此我很难来面对我的过去。在无法面对过去的情况下,我便没法正常生活在”现实生活”中。我相信是情绪和身体状况,这两种力量把我撕裂成两半。其中一个麻烦,是因为受压力刺激后,造成无发入睡而失眠。很恐惧睡觉,因为恶梦与睡眠的关系,以及长期被虐待的原因。於是我便睡的越少。从五小时到四小时,甚至少到只有一小时,这是如果我能入睡的情况下,而时常我根本无法睡。我身体就这样每况越下,在这种情况下,我变得没有生存意志,加上我减少饮食及饮水,和七天没睡觉的状态下,严重失去健康,於是被送进医院。医生也没把握,我是否能活下来(她当时没告诉我,多几年后才给我讲的)。

我只记得自已在医院病房,突然自已被一道类似金黄白色的光包围着。那光在远处就很明亮,觉得这光和窗外的景色重叠着。然后,我被吸引往那道光前去,感觉从未经历过的平静和爱。整个情境很欢愉。当那金黄白色的亮光包围着我。感觉很真实,觉得好像一股冷水涌流,穿越我的心,十分兴奋。这是我第一次有这么棒的感觉,真不想它停止。在这如痴如醉的状态下,好像时间已不存在。所有知识完全不保留进入脑海中,并感觉被爱,一切疑问都明白了。然后听到护士对我大叫,我的意识在天花板一角看着她,她很气愤,我可以感受她在想什么。她扶着我的身体,试着给我服药。而我的肉体却没反应,最后我还是回到体内,但不记得整个情形发生的先后。这时奇怪的事发生,整天我在死亡之中盘旋 (第一次濒死时,是接近中午)。我很难过必须要回去体内,而同时我知道别人心里在想什么。看着祖母,知道她过去所遭受的痛苦,她因为堕胎感到内咎,以及她如何试着忘记它。也感受人们负面的情绪,基本上我知道,他们内心的想法。连在墙另一边的父亲,我也感到他负面的思想。还有在等候室,其中一名女士,她内心十分沮丧。这一切很令我驚奇,同时也有些害怕。我仍然试着爱每一个人,而悲伤的是,不是每个人会接受的。唯一我无法感受的,是我母亲(她已经透过自我疗法,治癒她内心的问题),还有一位叫麦克的男护士。从他们的心里,我感受爱和迫切希望我快点恢復。

我记得试着说服人们,有关吸烟不是神要我们做的事,因为那会伤身体,同时也会令神难过,而我们本来是如此的美且神圣。后来我妈形容,我在经历濒死之后,变的像嘻皮般的小孩(她一直是这样认为我...很敏感)。我像这样有一阵子后,又变回以前负面的心态。我仍然不能面对,过往痛苦的经历,它们令我印象深刻。所有经历的内疚,痛苦,隐藏的愤怒都涌进心头。而这次它们会把我情绪淹沫,完全吞食我。我开始觉得,我所经历的一切(指被虐待),是那么不值得。於是我想到自已那些恐怖又恶的意念,就又陷入以前,如揪心般忧愁的状态中。

在那时我经历了第二次的濒死。而这次的经验,十分令人害怕。当时我躺在床上,突然眼前一片漆黑,没有亮光,一切空虚。不是我在黑暗中看见了什么,而是它就出现在我面前,并且我知道它在那里(指空及黑的状态)。突然有灵在我身旁,但不记得有多少,感觉祂们在我四周有一阵子。祂们在等这一刻出现, 这些灵拉着我,带我去一个完全绝望的地方。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可怕的空洞。事实上这种状态,就是与神隔绝的情形。我再次慎重的强调,那是空虚的可怕,无法形容那种“空无”的痛苦。对我来说是真实的恶梦。那些灵告诉我说,这是我的错,使我全家注定,会在此空虚的情境。要再描述这件事挺难的,那就是一种完全恐惧的感觉。我不记得如何回来的,但在发生当时,却似乎是身处在永恒的状态中。

我回到医院及体内,我试着告诉人们有关我的经验,可是他们认为我疯了,我给未婚夫说这事,我无法不提这件事,而两星期后,他离开我了。我身体受了重伤,而精神却正常。这第二次濒死负面的影响,它持续三年之久。我放弃所有的信仰,虽然不再信任何宗教,而内心却很怕,自已注定会在那可怕的虚无中,并且已经有很多人去了那里。然而现在,我不再相信这种信念。经过第一次正面经验,它与我第二次濒死经历的不同,乃是当时意识状态不同而已。第一次时,我明白自已被爱,所以我预备好平静的死去。在第二次濒死时,我内心深处的惧怕,呈现在我眼前。第二次经历时,我感到人生没希望,也没人会来帮我。我相信如果自已请求帮助的话,就会被救的。不幸的是,我觉得神没法救我,所以我就留在那可怕的状态中。

背景:

性别: 女性

濒死体验发生日期: 1998年四月。

经历发生的时候,是否有威胁生命的事件发生? 有。正在生病,起因是失眠,缺乏饮食和水分,身体进入休克状态。加上精神压力造成失常(根据诊断的结果)。常期被虐待结果失眠(使自已深恐惧怕睡眠),曾经有过七天没入睡,加上长期不进食饮水。引起身体休克。

濒死体验元素:

你如何评价经历的内容?正面的。

有没有任何药品或药物有可能会影响你的体验? 没有。

是否有任何药物或药品会影响到你的经历?你的经历是否像做梦一样?没有。这是很真实的经验,和世界比起来,人世间似乎像梦一般。

经历包含:灵魂出窍

你是否感觉到知觉或意识从身体脱离开?有。我没注意我的身体,但整个过程感觉不错,而且轻如羽毛,可以自由飘浮。

在经历的过程当中,何时到达了知觉和警觉度的最高程度?很警觉,比平常还警觉。第一次濒死时,我立刻明白所有的知识,第二次发生时,我也十分警觉。

时间是否感到加快或减慢?一切是永恒,而且是同时发生。没有顺序,没有开始或结束。

请将你在经历中的听觉与经历发生之前平时的听觉能力相比较。没有。

你是否像是知道了在别处发生的事情,就像有超自然能力一样? 知道我的祖母曾经堕过胎。

你是否进入或通过了一个通道?好像我被一道光带走,然后去见另一个光源。那光在远处就很明亮。我不能正确的形容那是隧道,还是围墙。它像是一道发光的道路。

你是否遇到或感知到有任何去世(或活着)的人的存在?有。第二次濒死很可怕。看见怕人的景象,鬼怪这些东西。我知道这是视觉因为害怕造成的,或是从别人来的(怕被虐待),它们在我头上盘旋,要掳获我。还有其它可怕的事,但我不记得了。

经历包含:一片空白

经历包含:一片黑暗

经历包含:超自然的光

你是否看到不同于尘世的光亮?有。那光是黄金色,又有些黄白的颜色。 你是否进入到另外一个非尘世的世界?显然是神秘或非尘世的领域

经历包含:强烈的感情色调

经历包含:学到特殊的知识

经历过程当中你的情感是什么样的?第一次经验,感到无比的欢乐和看见美景,非常高兴,比欢喜若狂还快乐。觉得自由,无重状态,以及永恒的爱。第二次觉得空虚和恐惧,感觉被抛弃,憎恨及害怕。

你是否突然之间好像明白了一切? 一切都可以理解,所有都被那光源爱着。这爱的源头就是创造宇宙一切。祂无所不在,也在万物之中。人们之所以痛苦是不认识祂,现在我明白,耶稣在世所传的信息(我会如此说,是因为天主教的背景),圣经中的圣灵题到的就是这个光。祂在我里面,也在每一个人里面,祂是如何克服所有恶势力。那光单纯且美丽。

你将来的生活场景是否出现?我也知道圣灵的光和神,祂们已经在这世上。同时相信人们会觉醒,明白这个事实。没有特定的未来向我显示。我只是被默示,最终神的爱,会在世上显明,而只有祂的爱,才是人们该寻求的。

你是否到达一个无法回转的边界或地点?那光用意念来与我交流,祂要我见这光,我了解真理后,在世上与他人分享。根据这些,我知道会回来世上。这也是我濒死的目地。

神,精神和宗教:

在经历之前你的宗教信仰是什么?天主教。

你现在的宗教信仰是什么?非正统新纪元派信仰。

是否因为你的经历,你的人生价值和信仰产生了变化?有。在濒死时,我是天主教。可是濒死后,我认为宇宙唯一的就是爱。我的信仰不被限於世俗教义,现在我深信神是一种能量,但是祂会以不同形式的爱来安慰你。仍然我有时后心情很好,而有时后却心情底落,有些日子我感到不平衡和孤独。当我试着为过去经历疗伤时,心情底落的日子,就越来越少。我知道自已不完美,可是我尝试以爱来过每一天,尽可能和遇见的人分享爱。常常思想濒死给我的啓示。重要的是与人分享,我在濒死时所得到的爱,让他们知道,他们并不孤单。每个人都应该知道,自已是特别,以及善良的一面。可是常常,我吃惊大多数的人,不太认同这个事实,这点令我沮丧。我觉得如果每个人,能明白这些事实的话,那这个世界,将会是美好的,不再有战争和仇恨,只有爱在其中。当我和朋友分享我的看法时,他们告诉我,说我太幼稚浮浅,於是我便失去他们的友谊。讽刺的是,这些朋友,是和平及人权的支持者。可是我知道,若是没有和神连接,当我死去时,必定迷失在空虚里。

关于不同于宗教的尘世的生活:

经历包含:看到非尘世的生物

你与他人的关系是否因为你的经历而发生特别的变化?有一点 我必须学习,是接受每个人的本来面目。由於我有神秘的力量,能直接触摸人们内心深处,有关那些干扰他们的事情,通常我会让他们,试着自已解决这些问题。觉得如果能使一个人,明白他善良的一面,而且他是被爱的,对我来说,这就値得了。我很感谢神让我窺看了死后世界,明白每一个人在这世上,必须要完成自已的使命。我日常生活也改变了,我试着享受微不足道的小事,如聆听动物,花草和石头等等。试着每天对他人友善,以及善待自已,并活在当下。在信仰上也有改变,现在我参加,美国印地安人的聚会。但不只限於某宗教,因为所有教派,都会回归到同一个源头。以前我的信仰,只局限於天主教,而且也不确定自已要做什么。现在我知道自已的任务,是要成为老师,教导孩子们,明白自已的天赋,价值,爱及个人的独特性(因为自幼被虐待过,而就是这经验,使我从事教育工作)。

濒死体验之后: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工作或者学习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更加敏感,有治愈或者灵媒的能力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对家庭,朋友或社会的感情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对死亡的态度

经历之后,有没有在如下领域出现变化:生活的目的

你的经历是否很难用语言来表述?有。这经验深刻美妙。文字是无法形容的,第二次濒死极度恐惧,那也无法用言语描述的。

经历之后,你是否具有了在经历之前所没有的任何超自然,非同寻常的,或其他特别的技能?有。不管我如何试着避免它,还是无法逃避濒死后的现象。过去三年之中,我曾经看见“鬼”,以及遇到离奇超自然力量。在旁边没有任何东西,及不可能有人的情况下,感觉有东西碰我。有一次我心情很沮丧,竞接到去逝阿姨的电话!我也曾做过先知的梦。而每次闪电,我会像吸铁般被它吸住。就在去年 ,在几英寸的距里,我几乎被闪电击中好多次。一般是两英尺的距里,但最近的一次是几英寸。医生开玩笑说,我的头中一定有金属片,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有时后感觉能量穿越全身。能感受动物及花草的情绪。有时能意识到人们身旁的灵,逝者想要指引亲人,或是要传达信息给他们。我身体也改变了,变成不能吃肉,一吃就会胃酸。腌过的食物,令我呕吐。我只买有机食品。必须运动,要不然就会陷入忧郁中。无法消化任何有害的东西。

你的经历中是否有一些或多个部分,对你来说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最棒的是,那永无止尽的欢愉和知识。槽糕的是,第二次的濒死,必须永远在地狱,那没有希望和恼人状态中,令人难受的感觉,人们是无法想像的。

你是否曾经与其他人分享过这个经历?有。与人分享后,接到不同的反应。被第一次经历吓到,直到现在我才与人谈它。我第一个分享的人,是前未婚夫和一位护士。未婚夫在两个礼拜后,就离开我了,那位护士说我得了精神病。我被送进精神病院,第一个大夫诊断是分裂情绪障礙,给我高量剂控制情绪的药,后来他撤回他的诊断。结果换另外一位医生,现在我是受压力刺激引起精神错乱,加上因为在22岁时,发生的意外引起的忧郁症。跟一些朋友分享我的经验,有一位说我做了无知的梦(这人是无神论者)。另外一位,只是礼貌的听我讲,但她完全不明白我所说的。只有母亲相信我,我的经历使她更坚信爱,及死后的生命。 其它还有我很熟的教授,他相信我,因为他也经历过两次濒死。我现在的復健师,也相信我,认为我没有发疯,她认为我之所以回来,是有目地的。实际上,今晚我要在诗友会上,谈我的濒死。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或许我会多讲些。

在你生命的其他时间里,是否曾经有任何事情重现经历中的某些部分?有。有一次我试着解开,以前被虐待的过去,心中感受到,类似第一次濒死回来后的感觉(虽然经历濒死,已经是过去式了)。当心中有爱时,所有能力都增强,例如我能感受一些事情,那是平常感觉不到的。当神的爱教导我,我就有能力给别人。这种感觉很棒。

是否有其他的问题可以询问,来帮助更好的交流沟通你的经历?我认为你的问卷很详尽。